第一百一十四章李杰的那些故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一十四章李杰的那些故事

这几天,李杰从宝庆市黑暗势力的第二号人物的位置下退了下来,很多事情便没有以前那么忙碌了,作为一个男子,只要一闲下来,心中就开始有点想起以前很想但现在却不怎么去想的事情来了. 当年的很多往事在心中回忆的多了,感情便比以前要真实的很多了,很多发生的事情就好像在昨天就发生过了似的。 那个时候的他在东北刚刚建立起势力,鼎盛的时候比之现今自己前不久在宝庆市混的还要风生水起。那件对自己影响了半生的悲催的往事如今又在记忆中闪现。 在东北某市的一个废弃的工业园区,要是在往日,这里的夜晚可将算是某市最安宁的一个区了,可不知为什么,在今天晚上,这里的夜晚却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沉静了许久的夜色忽地被一辆辆的刹车声给惊碎,那一排小车在离这个废弃的工业园区约一千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废弃的工业园区,由于废弃,因而缺少了管理,进而导致这里的道路变得很不顺畅,工业园区的周围便不能让小车通过。 迫不得已,这群似是黑道中的人只好把车停靠在这,车刚停好,行走在最前面的一辆车便走出来了五个男子,带头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剃着一个平头,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身高约一米七。 接着鱼贯而下的四名男子,也是同样的打扮,那四名男子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是那种经常混于黑道中的人,那带头的男子走出来,并没有立即指挥手下的那数百名弟子马上进攻,而是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红香烟。 叼在口中,点燃火后,先是猛烈的强吸了一口,吐出大口的烟雾,视线投往黑暗中的不及处,然后叹了一口气对离他最近的男子道:“川哥,你看这里的夜色多美呀,就好像不是在人世间是的,我真的很是不忍心打破这里的宁静”。 那名叫川哥的男子循着这个带头的男子视线看去,同意地说道:“帮主说得是呀,这一年来,我可还真的没有时间仔细地去看这美丽的夜景呢”。 那名被这川哥称作帮主的男子忽地转过身来,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这名叫川哥的男子肩膀道:“川哥,我想家了,想我那漂亮的女友了”。 社会上混的人,总会有那么几个难以忘记的人,谁又不想家,谁不想一直陪在自己喜欢的女子面前呢,欢喜着她的欢喜,悲伤着她的悲伤呢,可自己却为了自己的那个梦想,这一年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经历了无数次的厮杀和搏斗,流了那么多的血,牺牲了那么多的兄弟,站在身后的数百名帮众从没流过泪,可当于这个美丽的夜晚听到自己最尊敬和崇拜的帮主说出这番心底话,我想家了,想自己喜欢的女子了,这些跟在他身后的数百名铁铮铮的汉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任凭大颗大颗的泪珠循着他们那黝黑的脸庞流了下来。 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一年来,原本以为和青狼帮合作可以很快地就把虎帮从j市扫了出去,可哪知事实难以预料,在自己和虎帮做战之最关键的时刻,青狼帮竟然毁掉了承诺,伙同虎帮前后攻击自己这群在j市新生的社团势力。 这一战,由于青狼帮是倾尽全力,加上又加上李杰以为青狼帮是来帮忙的,疏于防范,被青狼帮偷袭个正着,害得自己这方损失惨重,损失掉近几十名兄弟。要不是,自己的那些小弟用身体筑成了长城,来保护着李杰这社团中的高层人物。说不定这一次李杰和他的兄弟真的就栽在这里,永远翻不了身了。 李杰看了看在场的数百名帮众,那些自己熟悉的兄弟以及那些刚进来的青年,见他们的脸庞上全都布满了泪水,了那坚强的眼神却充满了不屈的斗志。 今天晚上注定就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因为,在今天晚上这场战斗将会改写j市的黑暗势力割据和划分,通过这一年来的努力和布置,经过无数次的厮杀和黑道火拼,李杰终于带着自己兄弟上位了,成为j市黑暗势力中的第三把手,不知似乎是即将为惨死的兄弟报仇,还是什么,李杰于这时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场差点让自己遗憾终生的事情中去了。 “帮主,青狼帮背叛了我们,暗地里下黑手,偷袭我们,如今我方人马损失惨重,兄弟们陷身重围“。自己的一个心腹兄弟一身是血地站在李杰面前,脸色悲戚地说道,手中的砍刀正不断地淌着敌人的鲜血。 此时,和虎帮火拼了近半个小时,李杰这方本已经损失了不少人手,每个人身上都多少带点伤痕。体力都在迅速地消耗,那里还禁得起和敌人的新力军抗衡。 李杰心里虽是很着急,可并没在脸上流露出来,只是那么回身一看,视线所及出,全都是敌方的人,粗略地估计了一下,敌方那方将近有三百多人,而且全都是新力军,显然是对方想趁此机会把自己这方一网打尽。 跟随李杰来此的社团兄弟虽说有四百人,可经过刚才和虎帮的激烈火拼,虽说自己这方占了很大的优势,可也损失了近百名兄弟,加上刚才青狼帮的偷袭,如今留在自己身边的兄弟有战斗力的也只有两百来号人,这可是李杰这些年混迹于黑暗势力中的全身家当了,就是在平常情况下,以一敌三,无论李杰怎么自负,也不敢能说自己一定会赢,更何况,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弟兄身上大多都带着伤,叫自己拿什么去跟敌人抗衡。 看着不断惨死在敌方手中的兄弟,李杰后悔的半死,要不是自己主张和青狼帮合作,怎么会陷入如今危险的困境里呢,自己死了,那并不要紧,可悲的是却要这么多兄弟陪着自己一起去死。 我真的很不甘心,为什么老天你就这么不公平呢,我犯的错,应该由我李杰一个人来背,可你为什么要祸及我的兄弟呢? 李杰虎目圆睁,奋不顾身地拿起手中的砍刀向对方的阵营冲去,要死也要和自己的兄弟死在一起。 可还没待迈出步伐,就被身边的川哥和徐云给死死抱住,徐云泪流满面的嚷道:“帮主,你要是阵亡了,那我们惨死于这的兄弟的血不是白流了吧”。 不待李杰回话,徐云就放开了川哥,对着川哥大声地说道:“川哥,我把帮主交给你了,你一定得答应我,把帮主安全地送出去”。 说完后头也不回地拿起手中的砍刀,带了一百来号兄弟毫不犹豫地往青狼帮和虎帮的阵地冲去。 李杰同样泪流满面地对着川哥的背影大声地嚷道:“川哥,你放心,只要我李杰还有一口气在,这次能够从这里离开,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记忆似乎于这一刻定格了,那鲜血淋漓,断肢残腿的画面一遍一遍的在自己的脑海里闪现,如放电影般,李杰叹了叹气,双目有点湿润,差点落下了泪,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心疼,那么多兄弟还有自己那个最在乎的女子,现今自己相见也想不到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没再有机会再回东北去了,可在遇到萧朝虎后,在见识了萧朝虎和他手下的破军,七杀后,李杰心中有开始活络起来了,说不定自己借助萧朝虎的影响,终有一天自己会带着这边的兄弟重新驾临东北,把自己当初曾失去的东西给夺回来呢。 想到这里,李杰级在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紧跟着萧朝虎的脚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把萧朝虎或张汉添交代自己的事情给做好,李杰笑了笑,风起了,那一天不会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