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没那种命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两百一十五章没那种命

在萧朝虎得知到陆浩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动用了枪支是到了第二天的下午的时候,这件事情闹的有点大,即便如今的张汉添已经成为了宝庆市黑暗势力中的第二号人物,可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情给压住. 直到这个时候,张汉添这才发觉自己的背景以及白道上的关系是何其之差,根本就无法同冯安华这种混了十来年的人打比,底蕴上也差的很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张汉添发觉自己根本做不了主,黑道上的事情,只要有那么的一点动静,整个黑暗势力中的有些头面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中知道,这种消息传播的速度是一般的人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如此重大的要案,再加上陆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用了枪支,又没有那么残忍把在场的所以人给屠杀掉,这才给自己留下了空隙,让别人有了机会,使得他根本就无法解释。 消息传到张家父子那里,张家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机会,只要把这局棋局下的好的话,说不定就可以把萧朝虎手中的那点黑暗势力给打压下去,最好的结果,就是把陆浩后面所站的张汉添也给牵扯进来,进而给萧朝虎一份大礼物。 像张家父子这样的底蕴,在宝庆市内,只要他想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只是那么轻轻的一动嘴,陆浩后面所站的势力就一目了然的展现在张家父子的台面上。 在张家父子的施压下,陆浩动用枪支的消息刚一出来,市公安局的就出动了警力,动用了两辆警车,全副武装的就守在路浩所住的的地方,毫不费力的就把陆浩给逮捕了。 在陆浩被市公安局的那些全服武装的警察面前,陆浩手下的兄弟心中虽然很是担心和愤怒,但面对这十来个市公安局的那些警员的时候,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是在现实生活中,不是在演戏,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政府做对,毕竟谁都有父母亲人在身边,最后,陆浩手下的兄弟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陆浩被市公安局的人给带走。 陆浩出事后,张汉添得知后,立即动用手中能够动用的关系和人力去疏通,怎奈此件事情是市政府二把手打过招呼的,那些官面上的人也不敢随便做主,让张汉添的人接触到陆浩。 奔波了一个上午,也没有啥进展,即便在李杰亲自出马,找了不少关系,也没能接触到陆浩,但好歹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是张家父子动的手脚。 到了最后,张汉添实在是没办法搞定这件事情了,这才通知到萧朝虎,而萧朝虎在得知陆浩出事后的时候刚好正在家里和姐姐坐在一起,替萧若雪解释如何修炼不动根本诀,几天没见到萧若雪了,现今看着萧若雪坐在自己面前,修炼不动根本诀的模样,容颜甚是秀丽,比之起初在萧家村的时候要漂亮了很多,在修炼不动根本诀后,萧若雪的皮肤也要比之前好上很多,吹弹可破。 女子年轻时,再怎么娇柔装作也是最可爱的,可要是到了人老珠黄,再怎么去掩饰怎么扮可爱卖萌,也会给男人一种面目可憎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身在其中,是体会不到那些隐含的韵味和风情的。 即便从小就和姐姐相处在一起,比之一般的男子,萧朝虎更能感觉到姐姐萧若雪的喜怒哀乐,更能体会到她心中的酸甜苦辣,但以前是因为年龄过小,即便感觉到了,在心里以为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可随着岁月这把锋利的刀一步一步的割开时间的缝隙,当年那个只会躲藏在姐姐萧若雪身后的小男孩也逐渐长大了,加上这些年边境血雨腥风,征战四方于铁血中锻炼出来的意志,已经让萧朝虎的心智和性格有着很大的变化。 男子只有在经历过风雨后,才能拥有那种独特的气质的,金钱和权势只能够带给男人一时的骄傲,但气质和才气却能让男子的魅力成倍数增加。 萧朝虎这几年来所经历过的事情好似一本传奇的小说,有这血风腥雨,杀戮成海,但却没有侠女刻骨铭心的爱念,即便没有女子点缀在这故事中,可毕竟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使得萧朝虎的有了另外一种很吸引女子的魅力。 那就是在战场上,稍微一点不留意,就会与死神擦肩而过,多少情同手足的兄弟就那样为了当初在闪耀的国徽下发下的誓言而从未退后的兄弟饮马境外,永远的停留在异地,那种埋骨他乡的孤苦和心酸的无奈感,并不是每个生长在红旗飘飘的和平年代的少年男女所能体会的到的。 萧若雪静静的坐在那,那种无言的气质很让萧朝虎为之心动,萧朝虎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忽地在心里暗暗的道:“假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我真能站在这世俗人间的顶峰,我定不会让任何人让你受到半点委屈,就是姐姐嫁人后的夫君,也不容许他半点委屈到姐姐,即便被姐姐埋怨一世,只要有我萧朝虎存于这世间一天,无论诸佛神像还是世俗权力,挡在我之前的,我都让他烟消云散。” 自己年龄小的时候,姐姐萧若雪为了自己吃了不少苦,也没有机会去上学,只是默默的在自己背后为自己付出,现在的自己已经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势力,以后的日子还长着,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和照顾眼前这女子。 萧朝虎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萧若雪,直到自己家里面的电话座机响起来的时候,萧朝虎这才从姐姐那秀丽的容颜中把视线收了回来,向着大厅的那一直在响的电话走了过去。 接起电话后,萧朝虎这才知道电话是破军打了过来的,这段时间,破军和七杀一直和张汉添待在一起,一直在替张汉添训练他手下的那些兄弟。 这个时候破军打电话过来,萧朝虎隐约觉得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