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秋风咋起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两百一十六章秋风咋起

树欲静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世事如何,真的很难料,张汉添真的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叫陆浩去暗地里去给萧朝虎的女朋友出出气,给杨仁义一个教训,可那里知道,原本一件很好办的事情却被陆浩弄到如今这地步, 陆浩在自己还未曾发迹的时候,就一直跟随在自己的身边,这些年来,风里来雨里出的为自己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于情于理,张汉添也不想陆浩出事.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情,可真的要去做的话,却没那么容易了,这件事情弄的张汉添一点办法也没哟,迫不得已,张汉添只得把这件事情跟萧朝虎说了,毕竟到了这个时候了,张汉添也只能把希望给寄托在萧朝虎的身上了。 萧朝虎在接到电话知道陆浩的事情后,即便现今的自己并不怎么想混这趟浑水,也不想这么早就和张家父子来个你死我活的正面碰撞,但现今事情已经发生了,心理面再怎么歉疚,怎么痛恨陆浩不会做事,但毕竟陆浩是为了自己的事情这才落入到市重案组的那些人手里了。他萧朝虎也不能不管。 萧朝虎挂了电话,看了一眼还在静坐的萧若雪,默默的从衣服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后,吸了起来,看着那不断正在上升的烟雾,脑海里一直在快速转动,希望能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把陆浩从重案组里弄了出来。 与此同时的陆浩这个时候也静静的坐在市重案组的一个牢房里,因为他是被张隔亲自给打过招呼的,所以也没曾和其他的人关在一起。 这是他第一次走进牢房里,在走这条路时,陆浩心中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真的事情到了临头,被关进这个狭隘的闹房里的时候,身边没一个人,这种孤单寂寥的感觉还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一旦无所事事,就会胡思乱想,很多已经被遗忘的事情在这个时间里却很清晰的闪现出来。 自己刚出道那次和张汉添以及另外一个兄弟也曾经历过比这还有凶险的局面。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当年自己和张汉添差点走上了一条血腥的不归路了,事情是这样的,当初因为三人经济条件,迫于无奈,三人竟然走了一条可以让自己终生不得漂白的黑路,三人前往岭南省,带着数十斤冰毒和人交易,但却在岭南的某个城市里,竟然被人黑吃黑,差点回不来了,在一个偏僻的巷弄里,被某个城市的黑暗势力给堵死了,三人驾着一辆小车在被堵的路上,为了脱身,只得用身体撞开挡风玻璃,同时被撞的头破血流,要是普通人遭到如此状况,就是没有晕了过去,也会暂时失去了自主的力量,但张汉添,陆浩以及杨之毛三人所经历过的事情和所承受的磨难,根本是普通人根本无发想象的,三人只感到刹那的瞬晕,立马就恢复了知觉.在那对方的枪支还未来得及再次响起时,三人就以肩膀撞开挡风玻璃,滚到外面的巷道里去了,连忙找掩体掩盖着自己的身体. 三人相识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可是这两年来,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接触和想象的,血腥和杀戮在他们看来,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此时已经被那些黑道中的人给围住了,在自身生命随时就会丢弃的情况下,他们三人心里那里还会把对方当作活生生的人来看待,于是想也不想的就从身上掏出手枪回身反击,枪声一响,顿时这废弃的庄园上方夜空中再次弥漫着硝烟和火药的味道.那些黑道中的人那里会料到在这些势力差距如此大的情况下,张汉添,陆浩,以及杨之毛他们三人还会做困兽之斗,彻底反抗,一时疏忽下,走在第一线战斗的黑道中的小弟的脑袋下就被张汉添,杨之毛,陆浩三人的枪枝火力给打成了窟窿,在还没来得及作出什么反应时就死不瞑目地倒了下去. 那些混黑的人见自己相处了这么久的兄弟就这么无声无熄地没了,在怒火的驱使下,再也顾及不了自身的安全,全都拿起枪支向陆浩,张汉添,杨之毛的藏身之处射去,在这么多黑道中的人的牵制下,密集的火力顿时一下子就把陆浩,杨之毛,张汉添三人压的抬不起头来,情况异常危险,一旦等待对方调集其他的人手过来,自己这三人在对方的火力威胁下,那就真的再也离不开此处了.张汉添见状,就向杨之毛,陆浩使了一个颜色,示意两人分头走.在如此密集的火力牵制下,三人自知在此处,多待一秒钟,自身就多一分危险,两人连忙点头.张汉添,陆浩,杨之毛三人所出的是一个小巷口,这里由于没有什么人居住,早就荒废了,到处都是垃圾,空气中弥布着腥臭的气味,偶尔还有几只讨厌的蚊子在这飞来飞去,陆浩粗略地扫视了一下眼前所处的地理形式,像他们这种生活在血腥和仇杀的人,一双眼睛在环境的锻炼下,早就磨练成火眼金睛,只是淡淡地一扫,陆浩脑海里便闪现出一幅地图出来了.巷道的尽头有一堵三米高的围墙,围墙上密布着细碎的玻璃,在淡淡地月夜夜光中幽幽的发光,像是一个吞噬生命的猛兽,而反观其他的地势,出路全部被厚厚的围墙给抑制了出路.眼见形式如此之紧,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自己能够活着回到自己着紧的人身边,陆浩也顾及不了什么了,带头往那插满细碎玻璃的围墙跑去,利用自身的速度和惯性,陆浩左脚瞪在地上,微用力,右脚踩在围墙上,身子向前一躬,右手毫不犹豫地打在那碎玻璃上,整个身体借助右手的力量,干脆利落地翻了过去,落地时,因为右手被玻璃弄伤,影响了身体的平衡,落地时却以一个极不雅的姿势,狠狠地摔到在地上. 也许上天真的不忍心让陆浩葬身于此,再次给了陆浩一个重生来过的机会.围墙的这边,场地非常宽阔,入眼处,是一条极其空阔的主道,成十字形,远远地延伸到其他视野不及的地方,不只是因为时间已经进入了深夜,还是密集的枪声惊碎了普通人的神经,人们全都躲藏了起来,是故,整个街道看不见半个人影,只有那昏黄的路灯,发出幽幽的黄光,落寞无力地照在街道上,使整个街道看起来就像陷入了无穷的黑暗轮回中去了.看着眼前的情景,陆浩只得拼命的向着前方跑去,也许真的是天不负苦心人,那一次,陆浩,张汉添以及杨之毛这才有了机会带着自己的性命活了下来。 自从那次后,张汉添就真的把陆浩当作自己的生死兄弟来看待了,这也是为何张汉添为了萧朝虎的事情第一次就让陆浩去处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浩这才从自己的记忆中回复了过来,看着牢房里那简陋的东西,暗暗叹息了一下,自己对自己说道:“当年那么危险,自己还是活了下来,这一次,希望自己也能够活下来,和张汉添以及那些兄弟打下一个大大的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