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各怀诡异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两百一十八章各怀诡异

在萧朝虎的吩咐下,没过多久,李杰以及破军,七杀三个人就走进了会议室,没有了刚才那帮人在这会议室里,整个会议室就安静了很多,萧朝虎在看到自己所召集的人都来齐了,心情便比刚才好上了很多,神情也么刚才那么严厉了. 萧朝虎掏出自己身上携带的香烟,给在坐的几个人都发了一只,陆浩的那件事情早已经发生了,现在再怎么担心,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张汉添也想通了,便也没说说么,就从萧朝虎的手中接过香烟,四人便在这会议室里抽了起来。 此刻的萧朝虎这边正在商量解救陆浩,但离萧朝虎这么不是很远的一个地方中,身为宝庆市政、黑暗势力中的第一把手,此刻也因陆浩被抓的事情不得安宁,毕竟消息是怎么透露出去的,自己这方的人是最大的嫌疑,当初自己下面的宋明明可是亲眼见到陆浩掏出枪支击杀了杨仁义的,以前的时候,冯安华可能不怎么把张汉添放在眼里,可现今的局势不一样了,张汉添上位上的这么快,并把和自己身份地位差不多的李杰拖下马,这个时候,不管冯安华怎么去想,此刻的张汉田都是他必须要面对的对手,如果他再轻视张汉添,结果很有可能就像当年那帮人轻视他一样,后果便是连命都可能没有。 不过冯安华能用短短几年时间走到今天这位置,不是侥幸,而是靠着真正的实力和手腕,所以接下来自己和张汉添的交手将变的持久和瞬息万变的。 月夜轩是冯安华专门修建的一座宅子,地势很是要好,背山靠水,每次只要一发生什么大事,冯安华就会召集自己手下的心在这个地方召开紧急会议,不过,每次能来这里的并没有多少人,来的大多数是跟着冯安华的嫡系和心腹,此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冯安华也没例外,依旧召集自己的手下前来这里开会。 这家风水豪宅占地不小,有数栋,这栋整体全部是中式装修,月夜堂设在冯安华的别墅楼下大厅,古色古香,屏风紫檀,黄花梨木椅木桌,中间有块龙飞凤舞的牌匾,上面书写月夜堂三个大字,这三个字还是冯安华在刚修建这坐别墅的时候,向国内一位书法大家求的字,下面是个巨型的关二爷雕像,整个月夜堂气氛很是严肃,但又让人感觉阴森森的,所以整栋别墅除过冯安华几个人男人,一般就是冯安华的女人都不愿意来。 “都说说吧,这件事情是怎么了,为何陆浩枪杀杨仁义的这件事情会会传的这么快,竟然传到了市公安局去了,我不是严格要求不要把这件事情传出去的,你们说说到底是哪块出错了?”穿着灰色唐装的冯安华先是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下手位置的宋明明,然后这才把视线看向其余人,颇有些生气道。 本以为这是自己这方和张汉添那边最好息事宁人的最好的机会,却没想到功亏一篑,虽然现今的他在势力和人脉上比张汉添那边要高出很多,人手也要比张汉添那方多很多,退一万步来讲,死了一个杨仁义,根本就不会影响到什么,自己也不怕张汉添,但这件事情不是自己吩咐下去的,即便现今自己这方没什么损失,可冯安华的心中有的不舒服,毕竟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很多事情似乎不在自己的掌握中。 作为一个上位的人,心中再怎么阔达,可也绝不会容许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像他们这种混黑的人,走错一步就可能万劫不复了,更不用说在自己的一庙三分地里,政令下去,手下的人阳奉阴违,剃着一个平头的的唐四天也很恼怒,作为冯安华的军师,这些年在他的辅助下,冯安华能混到现今的地步,大多数是他的功劳,很多的事情要不是的他的意见,冯安华早就没眼前的风光,说不定现在还呆在一个不怎么被人注意的地方瞎混呢。 在宋明明把陆浩枪杀杨仁义的事情告诉了冯安华后,刚开始的时候,冯安华还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的内幕透露出去,好好的打压下刚上位的张汉添,可最好在唐四天的劝说下,放弃了这个很诱人的想法,反而很严厉的下了封口令。严禁这消息不得传出去。 这么多年来,每次自己处在风口lang尖中的时候,都是自己的军师唐四天给他指明前进的道路,所以在听说了唐四天的话后,冯安华还是答应了。 冯安华看不清楚这里面的厉害,但作为冯安华的军师,唐四天却很清楚这其中的风险的,自从张汉添和李杰那次火拼后,迅速上位,唐四天就安排了人去仔细探查张汉添的底细,随着知道的消息越多,唐四天就越觉的害怕,张汉添的底细很容易查处来,即便是张汉添身后的萧朝虎的底细也很干净,只不过是萧家村的一个普通的人,身边也只有一个漂亮姐姐萧若雪和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 起初的时候,唐四天还没觉的有啥着紧的,但在得知破军,七杀竟然是萧朝虎叫过来的,至于破军和七杀的底细再怎么去探查也探查不出来,到了这个时候,唐四天的心里面就已经开始认识清楚了自己这方根本就无法和张汉添那方相提并论了。 在这年头,能够有破军,七杀这么厉害的外国人在身边守护的人能平凡的了么,正是因为看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后,唐四天在得知陆浩被市公安局的人带走后,心中很是愤怒。 要是他能做的主的话,唐四天早就把这透露消息的人给揪出来送给张汉添了,但此刻的他虽然在冯安华这边身份尊贵,但手中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权利,他的权利全都来自冯安华,离开了冯安华,什么事情他都做不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心中很是愤怒,可没办法,他也只得控制住自己的怒火,语气平静的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出了,现今我们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再参与进去了,必须得找个机会和张汉添那方把关系弄融洽,要不然的话,弄到最后,我们即便能够把张汉添踩下去,可我们这边也落不到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