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略输一筹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两百一十九章略输一筹

江南的女子,与之北方的女子相比,在性格上有着很大的差距,少了一份豪迈却多了一些北方女子没有的优柔,这份独有的气质赋予给年轻貌美的女子,却更能让男子在刹那间失神,为之倾倒. 女子年轻时,再怎么娇柔装作也是最可爱的,可要是到了人老珠黄,再怎么去掩饰怎么扮可爱卖萌,也会给男人一种面目可憎的感觉。 即便从小就和姐姐相处在一起,比之一般的男子,萧朝虎更能感觉到姐姐萧若雪的喜怒哀乐,更能体会到她心中的酸甜苦辣,但以前是因为年龄过小,即便感觉到了,在心里以为那也是理所当然的,随着岁月这把锋利的刀一步一步的割开时间的缝隙,当年那个只会躲藏在姐姐萧若雪身后的小男孩也逐渐长大了,加上这些年边境血雨腥风,征战四方于铁血中锻炼出来的意志,已经让萧朝虎的心智和性格有着很大的变化。 那就是在战场上,稍微一点不留意,就会与死神擦肩而过,多少情同手足的兄弟就那样为了当初在闪耀的国徽下发下的誓言而从未退后的兄弟饮马境外,永远的停留在异地,那种埋骨他乡的孤苦和心酸的无奈感,并不是每个生长在红旗飘飘的和平年代的少年男女所能体会的到的。 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萧朝虎忽地在心里暗暗的道:“假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我真能站在这世俗人间的顶峰,我定不会让任何人让你受到半点委屈,就是姐姐嫁人后的夫君,也不容许他半点委屈到姐姐,即便被姐姐埋怨一世,只要有我萧朝虎存于这世间一天,无论诸佛神像还是世俗权力,挡在我之前的,我都让他烟消云散。” 那么多年的朝夕相处,萧若雪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上一头的男子,望着他那深邃的眼神,人还是当初的那个人,可是相对如今的萧若雪来说,在她心底里还是希望小弟还是当初那个简简单单的小弟,但萧若雪也知道,人,这一辈子,终究要长大的,总会有那么一天,自己这个最亲近的男子终究会陪着另外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子,也会有那么的一天,自己只能在远远的视线注视中,看着自己这个最在乎的男子手牵着另外的女子的手带着自己的小侄女或小侄儿在夕阳下散步,如同当初的父亲和母亲一样恩爱。 不过到那个时候的自己,将何处何从,自己的人生又将怎么样去度过呢,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情之一字最伤人,这个情字并不是只说的是男女之情,覆盖的范围何其之广阔,正因为这些让人说之不清,理之难理的情绪,才让人这种动物站在世间万物的生物链的最高端,谱写了无数为之源远流长,后世听之为之倾心不已的故事。 想到这些,萧若雪的情绪似乎变的有点不怎么开心,但由于她掩饰的很好,咫尺之间的萧朝虎也没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但也从萧若雪的眉目中察觉到姐姐的情绪不怎么高,果然不错萧朝虎所料,没过多久,萧若雪就说道:“姐有点累了,就先不陪你了”。 见萧若雪如此说,萧朝虎也没办法,只好让萧若雪离开,看着姐姐萧若雪离开,萧朝虎也没在说啥子,有些事情不是随便开导下就能解决的,毕竟每个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不一样,有些东西只能由自己去解决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两句话原本的含义并不是用来形容男女之间的感情,只不过,因为这两句话中所蕴含的意味太过深邃和引人遐思,最终在各个王朝更替中深华出另一种别样的意味。逐渐成为男女感情之间最无奈的一种伤害。 未曾参加军队,经历过铁血和战火的洗练,在异性方面萧朝虎从未有有过特殊的优势,从小学到高中,从来没有过那个女孩子对他透露出仰慕的爱意。 可在从萧朝虎下定决心,要于这万丈红尘俗世中替自己最亲的姐姐萧若雪搏一世繁华和一世无忧后,萧朝虎的异性缘逐渐开始蔓延,回来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身边就出现了两个在以前自己从来没想过能和自己走在一起的女子。 对于彭清清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孩子,萧朝虎起初只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小妹妹来看待,可不知为何,在和彭清清相处并拥有两人之间甜蜜的记忆后,萧朝虎就从心底里开始把彭清清当做自己的女朋友来看待。 至于张秀怡这个曾和自己同窗过的女孩子,在高中阶段,萧朝虎对她的记忆并不是很明显,但自从在母校宝庆一中和她重逢后,在听到张秀怡向自己透露心声后,于不觉中体会到当初自己曾对毛云雁的那种刻骨铭心的单相思后,萧朝虎便逐渐开始慢慢的和张秀怡走在了一起。 那个曾一直印刻在自己记忆深处的美丽倩影毛云雁,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消散在内心深处,这段时间来,已经逐渐不再出现在萧朝虎的梦里了。 辞别姐姐萧若雪后,萧朝虎不知为何,忽地想起了自己好几天没见着彭清清和张秀怡了,对于男子来说,心中一旦想某个女子的时候,就会觉的最好能马上就出现在自己所在乎和心仪的女子面前。 以前没曾向彭清清表白前,萧朝虎即便几年没见着那个曾一直跟随在自己身后乱跑的小丫头,心里也不会有啥想法,但现在却不一样了,毕竟现今的彭清清是自己名义上的女朋友。 做为彭清清的男朋友,几天没见着人家了,心里也着是有点想念,于是萧朝虎便从自己的家里走了出来,在自己所住的家门口打了辆摩的,向着宝庆一中的校门口跑去。 这个时候的宝庆市,经济条件已经逐渐开始复苏,更随着改革大开放的这阵风,不少的人已经从正式的工厂里面走了出来,自己靠着不错的头脑,于这阵改革开放风中开始富起来了。 如今的宝庆市,随着田伟民为首的党和政府班子的努力,街道上是一天一个模样,短短的半年多时间,宝庆市里的人流量就超越之前的百分之八十,民风也逐渐了起来。 街道上跑车的摩的和出租车的人也越来越能侃了,萧朝虎所住的地方到宝庆一中的路程差不多二十来分钟,以往的时候,萧朝虎都没觉的有什么,但今天不知为何,却碰着一个很能说话的主。 一路上,开摩的的司机便在短短的二十来分钟,基本上把整个宝庆市的人文风俗,以及黑白两道最新的小道消息,说的个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