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星月河沙厂风波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一章星月河沙厂风波

()萧朝虎常年生活在生死边缘,听力比之一般的人要强上很多,刚才因为和黄晓英说话,没怎么注意,可一听到门外场地传来的声音,就知道星月河沙场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黄晓英这些年在社会上也经历了不少事情,一见萧朝虎站了起来,也赶忙起身向门口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外面就传来了声音道“老板娘,不好了,出事了".听到这把急促的声音,萧朝虎也变得好奇了起来,如今还没过完年,星月河沙场怎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还没来得及思索,门外就奔过来一个身影, 视线所及处,一个年约三十六岁左右的中年汉子,一身是血的脚步踉跄的跑了进来,狼狈不堪,身上沾满了灰尘和血迹,他一进来,就喘着大气道:“老板娘,大事不好了,老板被人打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一听那中年汉子口中吐出一番这样的话语来,黄晓英再也平静不起来了,正所谓一夜夫妻百ri恩,更何况这些年来,陈宏对她还是很不错,如今,一听到自己的夫君被人打了,黄晓英便变的心慌了起来,连忙追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老陈怎么会被人打了呢”。 那中年汉子显然也不是很清楚工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只见他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工地上忽然来了四两面包车,面包车里下来了二十几个汉子,一下车,就冲着老板去,当时我们也有好几个兄弟在场, 一见那些不是好人的中年汉子走下车,向着老板走来,我因担心老板,就前去阻拦,可没想到的是,那些人根本就不说话,直接就动手打人,我一看事情不妙,挨了几拳后,就立马跑到这里来报信”。 听完那前来报信的中年汉子的话后,黄晓英再也控制不住心忧陈宏的安全,招呼也不跟萧朝虎打声,就直接往事情发生的地方跑去。依照萧朝虎的xing格,别人只要不惹到他头上去,他看见也只当做没怎么看见, 可如今,事情发生到黄晓英头上来了,萧朝虎也只得跟着向前走去,毕竟黄晓英刚才和他聊的还不错,在加上黄晓英还是彭清清的父亲彭正东的同学,眼见人家都欺负到自己身边人来了, 萧朝虎也做不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地步了,是故,他也跟在黄晓英的身后向着事情的发生地走去。星月和沙场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场地上的工人没有一百多,也有数十人, 可这些人大多数是周围农村的普通百姓,家里面有着父老妻儿要赡养,虽说工地上的人数比之那从面包车走下来的二十名凶神恶煞的汉子要多上很多,可是因为担心对方后面的报复,是故没有几个人敢上去动手的, 等萧朝虎和黄晓英来到事情的发生地时,整个工地上的人都涌到此处来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大声说话的,地上也倒了好几个人,陈宏正是其中的一个,二十来个凶神恶煞的人正站在他旁边,陈宏一身是血的倒在工地上, 黄晓英一见自己的夫君倒在地上,满身是血,心中一痛,竟然也忘记了害怕,立马扑身前去,把陈宏抱在自己的怀里,眼泪一阵湿润,晶莹的泪珠就沿着白皙的脸庞滴落了下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在陈宏的脸上。 陈宏虽然长的不咋的,但他运气很是不错,找了一个这么美丽却对他好的女子,那群从面包车下来的中年汉子显然没想到,在工地上,还有一个这样貌美如花的少妇,眼见这个年轻的少妇哭的梨花带雨,在场的所有男xing心里没来由的冒出一个这样的年头,要是有这样的一个女子,如此对待自己,今生自己就没有白活一场了, 那群人凶神恶煞的汉子自然也不例外,像他们这种混迹于黑暗中的人,刀头舔血,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影响他们的心境,可忽然间,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子在自己身边哭的梨花带雨,竟然一下子忘记了动作,只懂得目不转睛的看着。 此时的陈宏,心里一阵感动,原来还以为黄晓英不怎么在乎他,一直在心底里有点怀疑,毕竟是个男子,心底里的逆鳞就是生怕自己的女人红杏出墙,再说,自己的老婆长的如此的漂亮,而自己却长得如此丑陋,直到此时,自己的老婆如此当着上百人的面,扑在自己身边,陈宏直到此时,这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自尊在作怪, 黄晓英轻轻的用那白嫩的右手抚摸着陈宏的脸庞,温柔的在他耳边道:“还疼吗”。陈宏听了这话,强忍着疼痛,安慰的道:“不疼,小英,你先扶我起来,这么多人看着我是一个男人,会觉得不怎么好意思的”。 黄晓英听了这话后,这才反应过来,脸上一阵羞涩,耳根都红了起来,赶忙把陈宏给扶了起来,待陈宏在黄晓英的帮助下,站了起来,那群从面包车下来的汉子这才忽地明白了过来,自己是来砍人和教训人得,不是来看热闹的,要是自己的大哥知道自己这么不中用,竟然被一个漂亮的少妇迷得找不到东北,那自己回去后的下场可就悲惨了, 想到这里,那带头的中年汉子向前走了几步,隔着约半米的距离对陈宏道“不要给脸不要脸,我老大给你的限期已经到了,你要还是不给我一个答复的话,我可就真的每天都来你这,让你的星月和沙场开不下去“。 黄晓英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但她这些年来也在外面闯过一段时间,也不是被人吓大的,只见她出言道"你们快给我走,否则我就报jing抓你们“。一听黄晓英说出这话,那带头的中年汉子忽地哈哈笑道“大姐,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啊,我们可是黑社会,你知道黑社会是干吗的么,我可告诉你,我们被抓进出了,过段时间我们又出来了,对于进派出所,我们早就习惯了,可要是让我们出来了,就没得有好ri子让你们过”。 这中年汉子的这一番话说了出来,黄晓英便觉得手足无措了,对于黑社会,黄晓英当然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黑就有白,像这种混迹于黑暗之中的吸血虫,黄晓英和陈宏他们这种个体经营户根本拿他们没办法。那中年汉子见自己这番话把黄晓英给吓住了,更加嚣张跋扈了起来道“限你们明天就把星月和沙场的经营权给我交了出来,否则不然的话,下次可不是这么回事了。 九十年代的人,大多数的人还是很淳朴和善良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们眼中,守着本分过ri子,只要还是没被人逼得活不下去,他们就会选择回避,借以来逃避不该发生的事情, 像现在发生在他们面前的事情,他们并没有选择联合起来反抗,而是选择了回避,萧朝虎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虽然有点失望,但也没觉的有什么意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怪不得他们, 可不知为何,看到眼前这一幕,萧朝虎总觉得心里面有点堵,萧朝虎说不上是一个好人,但也有自己的底线,普天之下,芸芸众生,像这种不平的事情海里去了,他想管也没能力去管, 可是如今,当着他的面,看着自己熟悉的人被别人欺负的说不出话来, 思索了许久,最终萧朝虎还是选择了出手,毕竟如果自己不出手帮忙的话,他也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关,萧朝虎向前一步,来到黄晓英和陈宏的面前,笑着对黄晓英道“姐,这是怎么回事”。 黄晓英虽然见过不少世面,也在尘世中体会过不少的辛酸和无奈,见识过不少人情冷暖, 如今被一群混混逼得说不出什么话来,而在场的数十人却没有一个站出来给他们夫妻俩说句公道的话,心中多少有点想法,如今见萧朝虎主动站出来,站在自己这边,女人总是有点感xing的,见自己才认识没多久的人站了出来,口中虽然没说什么, 但心地里还是对萧朝虎有很大的感谢,那群混迹于黑暗中的人,一见萧朝虎站了出来,还当着自己这么多人的面唧唧歪歪的在明知故问,显然是不把他们这群人放在眼里,个个被气得半死,这明显是在打他们的脸, 黄晓英先是看了看那群明显被气到得混混,接着把视线停留在萧朝虎的身上,这些年来在社会上摸爬打滚,识人的眼光总还是有点,再加上 曾听自己的老同学彭正东提过一嘴,说萧朝胡曾在部队里当过三年兵,如今再见萧朝虎主动的站了出来,想把事情拦在自己身上, 心中虽然担心萧朝虎的安全,但也知道,今天的事情的解决关键还是在萧朝虎身上,于是她也没怎么拒绝,而是心中自有一番计较,那就是依靠萧朝虎来解决眼前的困境,星月和沙场,是她和她老公陈宏的一番心血,一年多的付出,说不心痛那就是假的,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以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夺去,放在谁身上,谁都会恼火, 是故,当萧朝虎站了出来,黄晓英就赶忙道“还不是这个和沙场惹得祸”。那群前来接收星月和沙场的混混都不是什么好人,再说如今自己这边有二十来人,而萧朝虎只是一个人,刚开始因为见萧朝虎虽然年轻,但萧朝虎一站了出来,那股气势还是有点摄人,也没怎么敢乱动, 可如今,被萧朝胡这么不放在心上,脸面都被丢光了,那还顾得上其他,像他们这种混迹于黑暗中的人,脸面是他们看的最重的了, 要是没脸面和威慑力了,以后再怎么能在这宝庆市立足呢,一旦别人知道,那他们可真的没脸面在这条路上混了,也在没有人来请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