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辱人者人恒辱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二章辱人者人恒辱之

()像他们这种没什么正当行业的人,一旦失去了帮人家收烂帐的活。凭他们好吃懒做的xing格,在这芸芸众生中生存下去都有点难,危机到自己的生存,那群前来接收星月和沙场的人可就没这么好脸面了,听完黄晓英那番话后, 那带头的中年汉子再也控制不住道“cāo,给脸不要脸,什么人啊,兄弟们给我cāo家伙,给我好好的教训这不知好歹的,让他们知道我张汉添的厉害”。 听到老大发话,跟在他身后的二十多名混混个个手提兵器向萧朝虎涌了过来,这群人虽然嚣张跋扈,但好歹还知道轻重,手中拿的武器也不是什么杀伤力很强的管制刀具,而只是一些钢管,棍子内的东西, 毕竟像他们这种混于黑暗之中的人,也心知道,一旦出了人命案,谁也逃不了,至于伤人残废,那出点钱,活动活动下,即便被抓了进出,还是有希望从里面出来, 望着那群汹涌像cháo水般涌过来的人群,萧朝虎心中并不怎么担心,一群乌合之众,伤害不了他什么。 望着那群气势凶凶的人群像流水般向萧朝虎涌了过去,二十多把钢管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宣泄出来的破坏力让常人心惊胆寒。在场的 有些胆子小的人根本不敢睁开眼睛。生怕入眼处的血腥画面会让自己晚上做着噩梦。 黄晓英虽然对萧朝虎很有信心,可当真的看着那群拿着武器的混混向萧朝虎涌去时,还是没来由的惊叫出声来。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她那里见过如此画面。惊叫声还没来得及从空气中消失时,入眼处的画面又发生了改变,只见萧朝虎向前一步,砸向他身上的钢管就落空了,萧朝虎一个左勾拳,一拳轰向那拿着钢管砸向他头上的小混混,对方人多,萧朝虎也不敢大意, 虽然说他根本一点也不把这些不入流的小混混放在眼中,但他也知道,双拳难敌四手,乱棍打死老师傅的道理,自己身手虽然了得,但毕竟只有一个人, 真的要是让对方近了身,自己毕竟还是人,没有脱离人的机能体质限制,一旦被对方近身,自己再好的身手也是白搭, 所以他并没有想跟对方打持久战,而是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对方打趴下,那个小混混身体根本无法抵挡住萧朝虎拳上的劲力,众目睽睽之下,被萧朝虎拳中带出的劲气,身子打着旋转,跌往一边, 落地时,全身骨折,身上没有丝毫的力气,萧朝虎一击得手,顿时便放开了手脚,脚步不断的移动, 砸向他身上的武器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那群混混在他的手中根本没人能抵挡住一个回合,不一会儿,星月和沙场的地面上就躺下了一地人, 转眼之间,二十个前来接收星月和沙场的小混混只剩下那个带头的中年汉子了, 那名叫张汉添的中年汉子显然也是个厉害的人,眼见形式别人比自己强,他便停下了脚步,望着萧朝虎道“今天我认栽了,星月和沙场这事我张汉添保证以后再也不插手, 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们”。 听了这话,萧朝虎忽地笑了起来道:“你也是社会上混的人,怎么没一点眼光,不留下点彩头,你就这样要我把你放过,你是不是把我萧朝虎想得也太天真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留下让我满意的彩头,那就不要再走了”。 听了萧朝虎这话,张汉添心中充满了无穷的恨意,所谓打人不打脸,萧朝虎这话,可真的是蹬鼻子上眼,彻底的践踏着他那微不足道的尊严了,心中虽然充满了恨意, 但表面上张汉添根本不敢流露出来,而是继续求饶道:“那你要我留下什么彩头,只要我张汉添能够拿得出来的,我一定拿出来,让你满意”。 萧朝虎先是看了看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黄晓英,然后,接着在把目光停留在张汉添身上才道:“给你个机会,你去找我姐,只要她愿意让你们走,我就放你们走”。 你姐,大哥,我根本连你也不认识,你叫我怎么去找你姐, 张汉添心里如是郁闷的想到,思索了半晌,接着张汉添就明白了过来,解铃还须系铃人,眼前这美丽的少妇可不就是自己今天遭受惨烈丢失尊严的根源么。 张汉添在心里尝试了许久,终于勉强的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当着在场的上百人的面,来到黄晓英面前,献媚的道:“大姐,小人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掉”。 大姐,你叫谁大姐呢,我有你说的那么老么。黄晓英听了这话,本来自己的老公被人打得动弹不得,心疼的不了,早就对眼前这个叫张汉添的男子看不顺眼了,如今再听到年龄比自己还要大,却还叫自己大姐,于是更加生气了,扑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此时的张汉添心里如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尴尬的真的想找个地缝给钻了进出,自己好歹在道上也是有点身份的人,如今,当着自己小弟面,被人一二三再而三的践踏着尊严,威信早就在不觉中消失殆尽了。 侮辱人者人恒侮辱之。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像张汉添这中混迹于白与黑边缘的人,发生如今这样的事情,张汉添早就预料到过,预料是预料,到当真被人家当着上百人的面糟蹋着自己的尊严,那种被人侮辱到极点的感觉还是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 可是。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即使被人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打自己的脸面,他还得无力的勉强自己把自己的右边脸给别人,那中憋屈到极点的无奈感如同盲人饮雪,冷暖自知。 可为了能脱身,张汉添也顾及不了自己的脸面了,只见他再次挤露出一丝笑容,陪着万二分的笑脸面对着黄晓英道:“我真不是那意思,姑娘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显老呢,要怪就怪我,从小到大,不学好,书也没念过多少,不会讲话,你就不要跟我这个没怎么念过书的一般见识”。 黄晓英虽然心痛自己的老公被人家打了,但也知道以自己目前现在的势力根本就无法给自己讨回公道,再说,现在,这群混混也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作践自己的尊严,笑脸讨好自己,自己要是真的抓着不放的话,吃亏的毕竟还是自己。毕竟这个世界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听完张汉添这话后,黄晓英思索了良久,决定最后还是就这么算了。只见黄晓英先是看了一眼萧朝虎,见萧朝虎向他点了点头后,这才把目光视线转移到张汉添身上道:“只要你以后不再来我星月河沙场找我们的麻烦,这事情我看就这样算了,你觉的如何”。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再说,在看到萧朝虎那恐怖的身手后,张汉添肠子都悔清了,早知道,星月河沙场有这么一个猛人在照着场子,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过来,到老虎身上拔毛啊。 他虽然混迹于黑暗,打架斗恶倒是家常便饭,这么长时间来,也见过一些身手好的人,可那些自己本以为很厉害的人和眼前的萧朝虎比起啦,那倒是差的海里去了呢,原本以为一个人打十几个人,那只是电视电影中才能够出现的,可当真在现实中看见这种一个人单挑自己二十来个人,最后,自己这方却损兵折将,惨败的不chéng rén样,这才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坐井观天。 眼见黄晓英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张汉添怎么还会不识趣呢,他赶忙低下头,恭敬的道:“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哦,对了,你们是不是和杨占军隔了意见啊”。 说完这话后,他就转身向着那群跟随他一起过来但现在却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小弟们走去,像他们这种人,在社会上混,总得要遵守那不成文的规矩,无论在那种情况下不能透露出自己雇主的身份, 但张汉添在见识过萧朝虎的身手后,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把藏在心里面的话说了出来,毕竟宝庆市只有这么大,山不转水转,后面的事情谁也控制不了,说不定那天自己就会求到萧朝虎身上来,所以,在临走时,他还是说了出来,卖了一个人情给萧朝虎。 萧朝虎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离开的张汉添一群人,像他这种混迹于各种大城市的人,论见识,现场中的人没有那一个比他眼光要开阔,本来他对这群只知道欺负普通人的社会杂子没什么好感的,但最后,张汉添卖的那个人情,还是让萧朝虎高看了他一眼,这些混黑的人,势力不怎么样,但为人处世,见风使舵的本领倒还真的不怎么差。 待张汉添那群人上了面包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范围中时,陈宏这才在黄晓英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对他下面的人道:“没事了,都散了吧”。 陈宏已然发话,在场的工人除了那几个受伤的外,其外的在各自的带队领班的带领下,各归各位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去了,待那些工人回到自己岗位,陈宏这才安排一辆面包车把那几个受伤的工人送去医院去了。 萧朝虎眼见也没自己什么事情了,便没心情待在原地,转身就想离开,可还没待他走远,陈宏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道:“小兄弟,麻烦你等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萧朝虎停了下来,陈宏在黄晓英的搀扶下,走到了萧朝虎面前道:“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你,大恩不言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