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于风雨中为你祈祷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三章于风雨中为你祈祷

()听了陈宏这话,萧朝虎笑了笑,道:“陈老板,客气了,没什么,现在我可是在你手下讨饭吃,如果你要是真的想感谢我的话,那就多给我点薪水,毕竟,我也要养家活口". 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话也不用那么明白的说了出来,陈宏当然也明白,是故,陈宏便不那么忐忑不安起来,而是恢复了原先的xing子,自来熟的对萧朝虎道:“萧老弟,说笑了,以后,只要有我陈宏在这星月和沙场一天,萧老弟,有什么建议都可以跟我说,我看萧老弟也不是什么平凡人,以后,如果我河沙厂要是还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我希望萧老弟能帮衬我下”。 和明白人说话,不用那么转弯绕圈子,萧朝虎点了点头道:“既然陈大哥这么看的起我萧朝虎,我萧朝虎也不是那种不上道的人,该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好”。 工地上的人都散开了,剩下的只有萧朝虎和黄晓英了,萧朝虎替陈宏夫妻解决了如此棘手的事情,黄晓英夫妻当然很感激他,黄晓英也是明白事理的人,陈宏越看中萧朝虎,黄晓英越高兴,虽然黄晓英此时还没弄清楚萧朝虎的底细,但也知道,能有如此身手的人,又参加过军队,身上所蕴含的真正能力又怎么会小了,和萧朝虎搞好关系,对他们俩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正所谓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后的事情又有谁能说的清楚的呢。 能够得到陈宏夫妻俩的看重,对萧朝虎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个人的能力还是很有限,没人帮衬,想做事,真的很难,和陈宏搞好关系,对此时的萧朝虎有很大的好处。 得到萧朝虎的肯定回答,陈宏终于把那颗快要跳到胸腔的心给放了下去,虽说如今的他在这方圆百里,是有点名声和威望,可他也有自知之明,宝庆市这么大,有钱的人海里去了,像他这种靠河沙厂发家的人在宝庆市排名都排不上去,再说他发展的毕竟不是很快,资金回收能力紧张,生意上的事情,他倒不怎么担心,可是他们这种干和沙场,跑运输送货的人,也多少接触到社会的黑暗面,也知道社会上有那么一群生活在血腥和杀戮中的人群。得罪了这种人,不要说经营权动不动就被人以黑暗手段夺走,甚至有时候连自身的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如今在见识了萧朝虎那恐怖的身手后,又得到萧朝虎的肯定回答,此时的陈宏似乎年轻了几岁,身上充满了干劲,连身上的疼痛似乎也轻了许多,人也jing神了少许。 人就是这样,jing神好了,话题也多了,平时有很多的话憋在嘴里也不会说出来,可一旦心情好了,再加上遇见一个可以聊的来的人,很多隐藏在心中的事情就会慢慢的从嘴里倒了出来。 眼见陈宏兴趣正致,萧朝虎也没推辞,只是静静的听着,没过多久,萧朝虎就从陈宏口中知道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 自盘古开天,女娲以身补天来,数千年中国古老文化流传以来,封建社会,官府占据白道,江湖草莽人士占据黑暗,到太祖爷戎马半生,数万万将士抛头颅,洒热血打下九百多万平方公里江山下来,多次严打社会上的不良人士,以期希望给数万万平民百姓一片安宁, 但自古以来,黑白就分明,先烈们再怎么打击涉黑团伙,也没能从根本上解决掉。每个城市都有她繁华的一面,但也有她黑暗的一面,宝庆市当然也不例外。 宝庆市地下势力上虽然以李杰的红星帮独占鳌头,但宝庆市毕竟是一个地级市,好歹下面也管辖着七八个县,数百万人口,如此大的人口基数,那隐藏在黑暗中的财富又怎能是一个李杰所能独吞的了。 像星月河沙场这么小的一个场子,李杰当然不会放在眼里,但他不放在眼里,可有人却把她放在了心上,看中星月河沙场的是宝庆市的一个小帮派,叫天狼帮,名字虽然很霸气和威风,但也只不过是宝庆市的一个三流帮派,下面有着三十来个不做事的汉子。 这些年来,随着李杰,冯安华等大多数有着自己产业的地下势人士的不断漂白,混迹于街面上的小混子可就没那么的好混了,失去了自己的产业后,天狼帮的老大杨占军就把视线投放到建筑这一行业上来了,大的河沙场和建筑工地都有着白道官面上的人和地下势力照应着,依杨占军的势力根本吃不下去。 城市里的黑暗财富早就被李杰的红星帮和冯安华的中兴社给瓜分了,杨占军的手也掺杂不进,所以他就把眼光投到了城郊没有白道官面上人照应和地下势力大佬掺杂的星月河沙场上来了。 弄清楚了事情发生的整个来龙去脉后,萧朝虎也放下了心事来了,虽然他当过兵打过仗,手中也占有了上百条人命,但他毕竟只有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人脉,对着李杰和冯安华那种盘踞在宝庆市十数年的地下势力的大佬们,萧朝虎还是有那么的底气不足的,但现在知道,打星月河沙场的只不过是一个有着二三十人来的三流小帮派,萧朝虎就觉的没那么的担心了。 萧朝虎笑了笑,对陈宏道:“陈大哥,你放心吧,这事情我心里有数,闹不起什么大的风浪来的,你还是把心思放在怎么发展星月河沙场上面吧,至于杨占军这个人,你给我一个礼拜的事情,我帮你解决掉”。 萧朝虎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和容易给人承诺的人,既然他现在答应了,他就会把事情放在心上,并且会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情给解决掉,毕竟像他这种人,知道夜长梦多。事情没有尘埃落定,说不定,就会有意外再次发生。 陈宏见萧朝虎把事情拦到了自己的身上,也没再说什么感谢的话,和人相处,来ri方长,自己是什么杨的人,相处久了,萧朝虎就会明白,最后,陈宏给了萧朝虎一个运输队队长的职务,这个职务虽然薪水不是很高,但毕竟zi you,也不用每天都来星月河沙场报到。 对于这一职务,萧朝虎也很满意,毕竟他来这里是想学点东西的,如果要是每天都在跑运输的话,他就没有什么时间来熟悉,星月河沙场的运作。 在黄晓英的带领下,萧朝虎很快的就熟悉了河沙场的各项运作,中午时候还在黄晓英的再三劝说下,去她家里面吃了顿饭。 因为是正月,还没有过元宵,陈宏考虑到工地上的人大多数家里面都是有小孩和父母的,所以也没怎么要求工人留下来加班,而是到了五点半钟的时候就让工人们下班了。 工人们都下班了,工地上也没有什么人了,萧朝虎也没什么心思再待在星月河沙场了,于是就和黄晓英道了个别,就转身想离开,可还没待他移动脚步,黄晓英就把他叫住,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包递给了萧朝虎。并笑靥盈盈的对萧朝虎道:“钱不多,就是个意思,你也不用拒绝,今天是今年的第一次开工,这也是一种风俗习惯”。 萧朝虎本来不想接的,可听完黄晓英这话后,觉的也是,于是伸出右手来接过了红包,笑着对黄晓英道:“那我就谢谢姐姐你了,同时也祝愿星月河沙场在姐姐你和陈大哥的带领下,生意兴隆,争取半年后再开一个分厂”。 大过年的,谁都希望听到吉利的话,当然,黄晓英也不例外。 别过了黄晓英,萧朝虎开着他辆刚买的货车上了路,慢慢的向萧家村开去。 回到了家里,姐姐萧若雪已经置办好饭菜,热气腾腾的饭菜很是诱人,菜肴虽然简单,但家的温馨却弥漫在空气中,萧若雪一见萧朝虎回来了,就从四方桌子上站了起来,向萧朝虎走去,笑着对萧朝虎道:“小弟,就等你了,快过去吃饭”。 萧若雪本来就长得很漂亮,加上今天又穿了新衣服,整个人如同沐浴在阳光中,艳丽逼人,萧朝虎笑了笑,:“姐,越来越漂亮了哈”。 听了小弟的话,萧若雪心里如同吃了蜜似的,笑着道:“小弟你真的长大了,也知道来打趣姐姐啦”。 萧朝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憨憨的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整个萧家村,上到八十岁的大叔,下到十岁的小孩子,那个人不知道你是我们萧家村的一朵花啊”。 依照萧朝虎的xing子,原本的他也不会这个样子,可如今回到了自己家里,再加上和彭清清相处了一段时间,木纳的xing子也开始发生了改变,也学会了讨女孩子的欢心了,两人说笑着坐上了席位,一家人温馨的吃了一顿饭,饭后,萧若雪忙着收拾碗筷,nǎinǎi和往常一样,吃过饭后就回到烧着木炭的炕头上去了,萧朝虎安置好nǎinǎi后,就到厨房里去帮萧若雪的忙。 萧若雪见萧朝虎进了厨房,就闲话家常问道:“工作还顺利么,和同事相处的还好么”。 萧朝虎先是提了一瓶热水,倒在木盘里后,这才笑着回答道:“还行吧,老板对我还好,给了我一个运输队队长的职务,手下也管着七八辆货车呢,现在你小弟我好歹也是个底层领导了哈”。 听了萧朝虎这话后,萧若雪心中充满了安慰与欢快,像她这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女子,骨子里还充斥着在家从父,成家从夫的古老观念,如今这个家,只剩下萧朝虎这个男丁,萧朝虎能得到别人的赏识和重用,这比什么都重要。 这些年来姐弟俩的相依为命,那种感觉又怎能用言语能诉说出来万分之一的呢?萧朝虎即便不是一个感情很丰富的人,但ri子相处久了,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在时间的作用下,变得柔和温顺起来。 萧若雪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萧朝虎还是能从眼前这女子的眼神里看出了她心中的欢喜,可一想到这些年来姐姐萧若雪为了这个家所付出的太过沉重,萧朝虎思索了片刻,这才劝说道:“姐,以后这厨房里的事情你不要再来做了,好不,你看,你经常做家务,手中都粗燥了起来,要是人家看到你手上那厚厚的茧,你叫我这个做弟弟的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