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一辈子就这样陪着你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四章一辈子就这样陪着你

()萧若雪见自己的弟弟萧朝虎难的正经一会,便也顺着他的语气道:“小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你也知道这个家就是这个样子的,nǎinǎi年龄大了,你也逐渐长大了,以后也会成家。但我们这个家里的情况实在不是怎么好,如果现在不节俭点,那以后你讨媳妇的时候就会因为物质条件而觉的尴尬了,你也不希望你以后娶进来的媳妇跟你一起受苦吧”。 古人说最难消受美人恩,这话放在哪个朝代都说的过去。萧朝虎又不是不明白,在这个红尘俗世,芸芸众生中,钱财是个谁也回避不了的问题,没有权利,没有财富,什么都是浮云,为了能让自己所在乎的人过上好ri子,又有多少人铤而走险,犯下了弥天大罪。 不在其中,不知其味,心中虽然觉的萧若雪说的很对,但他还是继续着自己的意见道:“姐姐,那你可就小瞧我了哈,不骗你,只要你相信我,我保证可以在一年内给你找着个弟媳,至于你说的那些物质条件的话,我也可以给你透露点,钱财可真的难不倒我,你以后就等着做阔太太吧”。 什么阔太太,难听得要死,萧若雪小声的低骂道,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但因萧若雪是笑靥殷殷的跟着萧朝虎说的,萧朝虎也没感觉到有什么难过的。 听到萧朝虎如此有底气的保证,萧若雪不由得生出好奇心道:“小弟,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说,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从小到大,萧朝虎还没见过萧若雪如此好奇的表情,再加上他也像从自己姐姐这里学点手段去怎么讨好彭清清,于是便也不怎么隐瞒,便把彭清清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的事情告诉了萧若雪。 不声不响,自己的弟弟萧朝虎便这么快把彭清清给哄到了手,萧若雪一时还是有点不怎么相信。彭清清,萧若雪当然是认识的,小时候,彭清清也曾很依赖于她,只是后来,随着各自年龄的增长,彭清清又去宝庆市一中念书去了,两个人便不怎么见面,但偶尔也会见那么一次面,毕竟大家都生活在萧家村,而萧家村又只有那么一丁点大。 看着出落的越来越水灵的彭清清,萧若雪有时心里面还没来由的羡慕下,那时的她还在想,像彭清清这长的又漂亮,家里面条件又好的女孩子,以后定会找一个富裕的家庭,谁知道,世事就这么的无常,彭清清竟然会看中自己家这傻小子。 能找到彭清清这样的女子做自己的弟媳妇,萧若雪当然是万分的满意。听完萧朝虎这话后,萧若雪更加便放下了心事,笑着道:“小弟,长这么大,我还真没想到你还会有如此本事呢”。 萧朝虎得到萧若雪的夸奖。有点憨憨的笑了笑讨好似的道:“还不是姐姐你教的好,要不是有你,又怎么能有如此好事落在我头上来呢”。 看着萧朝虎依然如从前那样像个小孩子似的和自己说着话,萧若雪心底里忽地觉得自己的付出一切都值了。这些年来自己又当妈又当姐的付出,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小弟能过的幸福么。 顿了顿萧朝虎又道:“姐,问你个问题啊”。 什么事情啊,你说,姐听着呢? 为了能够更好的和彭清清有相处,萧朝虎也只得厚着脸皮向自己的姐姐萧若雪求教道:“一般青chun期的女孩子容易喜欢上什么样xing格的男子”。 还以为自己的弟弟有什么难为情的事情要询问自己,没想到是向自己来讨教怎么样讨好女孩子,如此看来,小弟还是真的蛮喜欢彭清清的,也是,自己弟弟今年十九岁了,也快二十岁了,在农村里,二十岁的男子,有的都已经有小孩子了。 萧若雪看着小弟那希冀的目光,柔声的解惑道:“女孩子吧,少女阶段喜欢的是那种阳光,幽默,有担当的男子,这个时候的女孩子正处于心理和身体上逐渐对异xing充满好感的阶段,你若是真的能够在这个时候得到女孩子的感情的话,一般你只要不是对那个女子很苛刻的话,那女子便会心甘情愿的一直陪伴着你”。 得到姐姐萧若雪破悉少女情怀,萧朝虎这才发觉自己可真的一点也不理解这个年龄阶段女孩子的心思,如若自己不是从小就和彭清清相识,再加上这么些年来,彭清清也一直很粘自己,凭自己这不会讨女孩子芳心的xing情,自己就是再怎么努力,也不会看到什么希望的,老天还真的对我很不错,这也许就是老人们常说的,有些缘分,上天早就注定的。 姐,你心仪的男子是什么样的呀,贸然之间,萧朝虎忽地插嘴问道 见萧朝虎问的如此坦白,萧若雪难的如此羞涩一回,低着头默不作声,但脸颊上的红晕却如同东风吹开千万棵树,同时绽放出最璀璨夺目般呈现在萧朝虎眼前,那一刹那间的风情是却是那么的让人怜惜。 犹如奔走在江南烟水迷茫的路上闺中少女久久等待守望着那迟迟未归的心上人般,ri复一ri的伫立高楼远望。 如此美丽的女子,却把最宝贵的青chun年华浪费在自己身上,这么多年来的悉心照顾,无数个riri夜夜的付出,只为了让自己过的好一点,在人生的道路上走的更远些。 自己实在是亏欠她的太多,真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去偿还。 流年似水年华,青chun逼人,人生最美丽的时段,那会有少女不怀chun,萧若雪也是一个女子,又是一个这么如此朴素,纯洁,善良的女子,在她人生最美丽的时刻怎么会不去想她那可以陪伴她一生的人呢, 只不过是这些年来,迫于生活的压力,她把心中的所思所想全部压抑在自己的芳心中。未曾刻意去追寻,如今突然之间,被自己的弟弟问个措手不及,一时之间,倒也拿不出姐姐的威严,来压制萧朝虎。 看着眼前被自己问个措手不及,羞涩不已的女子,萧朝虎倒觉得有点好笑,这些年来,他一直被萧若雪以母亲和姐姐的双重身份压制住,不敢也不忍有丝毫的去反抗,一直生活在萧若雪护着的双翼下,那里曾有这样的机会看着姐姐羞涩不已的模样。 难的有如此的机会,萧若雪因为芳心零乱,不好意思出口说话,萧朝虎也不急,只是静静的看着萧若雪,此时心中所想的就是如何把萧若雪这一刹那间的风情永远的镌刻在自己的记忆深处。 两个人静静的站着,也没怎么说话,一个美丽动人,羞涩诱人,一个身材高大,满脸正气,这画面要是落在旁人眼中,定会不得不说,好一对金童玉女。过了片刻,萧若雪这才勉力调节好自己的心情,以姐姐的身份不满的道“小孩子家,咋这么没大没小了,我是你姐姐,怎么能这样跟我说话呢”。 因为心乱了,所以此时的萧若雪说话说的有那么的不伦不类,前后不怎么协调,但因长时间迫于萧若雪姐姐的身份,萧朝虎此时也硬气不来,只得讪讪的道“姐,我不是关心你么,你要是真的不喜这个话题的话,那以后我就不再说,好不". 人这一生,总有那么几个人值得自己用生命去捍卫和守候的,对于萧若雪的感情,萧朝虎也说不上很明白,似姐弟关系么,又好像不是,这种感觉,根本就无法来用言语来形容。 这么多年来,习惯了萧若雪待在自己身边了,习惯了她的声音,习惯了她呼出的气息,习惯了她在自己耳边一言一语,如若真的有那么一天,她嫁人后,不能待在自己身边,那样没有她在身边的ri子可不知真的该怎么过。 以前还没曾刻意的去思索这个问题,如今,忽然间被自己在不经意间问到这个问题,萧朝虎忽地感觉到人生前进的道路不再怎么平坦了起来,想到这个问题,萧朝虎便觉得心情开始昏暗了起来,神情也没先前的欢悦了。 是啊,如今姐姐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了,待在自己身边也几年了,以后她要是嫁人后,相夫教子,守候在她身边的便不是自己这个弟弟了,而是她的夫君和孩子呢。 我该怎么办呢,以后没有姐姐在身边的ri子,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眼见萧朝虎片刻间便转换了好几个表情,萧若雪还以为自己刚才把话说的太重了,伤害到了自己的弟弟,于是萧若雪赶紧解释道;“虎子,姐不是那个意思". 沉浸在混乱思索中的萧朝虎根本没听到这话,后来还是萧若雪推了推他,他这才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醒悟了过来,本来,依他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没有人近身到他身边而不被他察觉的,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太过在乎,心智乱了,这才没感觉到。 萧朝虎看了看正一脸关心看着自己的萧若雪,连忙道:“姐,我没事,只不过是忽然间想到以后你要是真的嫁人了的话,我就不能待在你身边陪伴着你,感觉到心地有点凌乱罢了”。 听完萧朝虎这话后,萧若雪这才放下心来,刚才她见萧朝虎眼神涣散,双目无光,脸上表情却在短暂的时间里变换了好几次,还以为萧朝虎忽然间中邪了,心中正忐忑不安。 眼见萧朝虎只不过是担心自己以后不能和自己待在一起了,萧若雪就笑着开玩笑道:“虎子,你若是不舍的姐姐嫁人的话,那姐姐我以后就不嫁人呢,让你养着我咋样啊”。 这话刚从萧若雪口中道出,还未曾落下尾音,萧朝虎便满脸兴奋的接口道“姐姐,是真的么,你真的不嫁人么,就一直陪着我么”。 你呀你,刚才还巴不得姐姐早点嫁人,现在倒可好,却如此不舍姐姐离开你。萧若雪笑靥盈盈的看着萧朝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