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于伽蓝雨中度情劫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五章于伽蓝雨中度情劫

()萧朝虎拉着萧若雪的小手,像个小孩子似的道:“刚才我没想明白吧,如今我想清楚了,真的不希望你嫁人,你要是真的嫁人了的话,我可真的不知道在以后的ri子该怎么办’。 看着萧朝虎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了盼望,萧若雪心里一软,本想应承下来,可接着一想,为了能让萧朝虎在以后的ri子里走的更远些,自己确实不能如此莽撞的应承下来,这样对自己对萧朝虎都没什么好处,这是现实生活,并不是书中的风花雪月。 萧若雪把萧朝虎拉在自己身边,这才神sè庄重的对萧朝虎道“虎子,你长大了,你有你自己应该走的路,我也有自己的人生轨迹要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陪你一辈子的,父亲母亲抑是,姐姐也是,你将来的妻子如是,我们都会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变更,逐渐老去,生老病死,谁也逃脱不得,今生,你我有缘,于万千大千世界,亿万人群苍生中,让我成为你的姐姐,看着你一路走过来,姐姐很是幸运”。 对于这个问题,萧朝虎也不是不明白,还不过心中还是过不了那道坎,人生一世,草木一chun,在时间这无敌的巨人面前,谁也奈何不得,抵挡不住。 好了,好了,见萧朝虎无jing打采的样子,萧若雪推了推萧朝虎,想把他赶出厨房笑着对萧朝虎道:“今天你也上了一天班了,应该也累了, 还是快点去房间里睡一会儿吧,厨房里活还是让姐姐我来忙吧”。 萧若雪发话了,萧朝虎也不敢再怎么说,只好有点郁闷的走出了厨房,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待萧朝虎走远了,萧若雪忽地轻声笑了起来,这个小弟啊,还是那么的少不更事,如此眷恋着自己,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ri子总是在匆忙中缓缓流淌着,转眼间,萧朝虎就在星月和沙场工作了一个礼拜,这个礼拜来,在陈宏和黄晓英的悉心指导下,萧朝虎学到了很多东西,对建筑这一行业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再也不是那个刚接触这一行业什么也不懂的菜鸟了。现在的他至少能分辨出河沙的各种种类和混合搭配的成sè好坏。 九六年的元宵佳节,萧朝虎本想在家里陪着姐姐萧若雪过,但奈何萧若雪因为担心萧朝虎和彭清清两人之间没有多余的时间相处,所以很不客气的就把萧朝虎给赶出了家门。 没办法,既然姐姐萧若雪发话了,萧朝虎也不敢拒绝和反抗,于是只好有点不怎么自然的走出家门,向彭清清家里走出。 chun节过后,萧家村上空中的天气便逐渐好转了起来,萧朝虎沿着小溪流边缘向着彭清清家里走出,想起即将见到心中所在乎的人,萧朝虎心底里便热切了起来。 这一个礼拜来,因为一直忙碌着去习惯河沙场的运作,萧朝虎也没曾再去找过彭清清,但好歹也从萧若雪那里听说过,彭清清曾来自己家里面有过几次,只因自己因为在星月和沙场忙碌的太晚,所以这才没曾和彭清清碰过面。 溪水欢快的流淌,间或还可以看见几条小鱼欢快的蹦跳着,露出水面,以图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小溪蜿蜒着贯穿整个萧家村,替萧家村注入一抹清新和活力。 萧朝话沿着小溪一直向彭清清家走去。此时天sè还早,间或还可以见到路边小草头上沾染着晶莹的露珠,刚刚升起的朝阳,沐浴着整个萧家村,使得整个萧家村如同置身于陶渊明所写的桃花源记中那让人心动不已的世外桃源。 萧朝虎也被眼前的景sè所吸引,开始逐渐放慢了脚步,但再远的距离还是有走到尽头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彭清清家门口。因为前次萧朝虎也曾来过这,所以,这次,彭清清家里面养的那两条狼狗见着来的人是萧朝虎,便没再发出恐怖的狗吠声,而只是淡淡的打量了萧朝虎一眼,便没在有什么动作,依旧懒懒的匍匐在干燥的地上,晒着太阳。 彭清清家的大门并没有关,萧朝虎也没怎么敲门,就这样走了进去,那两条狼狗见萧朝虎走了进来,懒洋洋的站直了身子,再次瞧了瞧萧朝虎一眼,似乎是没从萧朝虎身上感觉到有什么威胁,于是又如刚才那样,匍匐着蜷在地上。其中还有一只狼狗轻轻的摇了摇自己的尾巴,似乎在讨好萧朝虎。 萧朝虎看到眼前的一幕,觉的有点好笑,萧朝虎走了过去,轻轻的在那只摇着尾巴的狼狗上抚摸了一下,那狼狗见萧朝虎如此对待他,便把它那硕大的头在萧朝虎手上蹭了蹭,剩余的那那条狼狗不知是因为嫉妒,还是怎么回事,便站起身来,跑到萧朝虎身前,用头去蹭萧朝虎的另一只手。 看着眼前这两条狼狗如此可爱,萧朝虎便也感觉到有点心不平静了起来,像他这种人,常年在生死边缘上打滚的人,见多了尔虞我诈,yin险毒辣,卖主求荣的各种形形的人,看惯了表面一套,心里一套的场面。 如今忽然间碰见这两条如此可爱的狼狗,萧朝虎心地里忽地冒出来一句人不如狗的话来。神sè也温柔了起来,便轻轻的逗弄起这两只狼狗来。不一会儿,庭院里,一个人,两条狼狗便如同相处了数十年般融洽了起来。在庭院里欢快的跳跃着,照着萧朝虎的手势做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偶尔,两条狼狗便如人类小孩子得到大人夸奖般笑出声。 听到自家狼狗在下面欢声的笑叫着,彭清清便放下了手中的那让自己很头痛的高中数学来,随手从旁边的衣架上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自己的身上,从自己的闺阁里走了出来。 还没走到庭院里,透过开阔的空间视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还有他那爽朗阳光的笑声。彭清清忽地见着这个身影,心地里本来是十分的欢悦,可一会儿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忽地流露出一阵羞涩,脚步便这么忽地停住了,只懂得静静的站在那,看着庭院里那个熟悉的人和自己家里的两条狼狗在一起欢笑喜悦着。 萧朝虎的耳力何其灵敏,即便是隔着一段距离,视线又因树木的阻挡,见不着彭清清的身影,但萧朝虎还会从那空气中传来的香气中扑捉到彭清清所停留住的地方。 伊人芳踪近在眼前,此时萧朝虎那里还顾得和近前的两条狼狗玩闹,撒开脚步就向彭清清所停留的地方走去。 看着眼前那熟悉的人越来越近了,此时彭清清忽地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肝在蹦蹦的乱跳着,想移动脚步向自己的闺阁里跑去,奈何似乎,此时全身似没半点力气般,根本移动不了脚步。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穿过庭院中的一片人工移植的小树林,萧朝虎眼前忽地便闪现出一个靓丽青chun逼人的伊人身影来。她就那么的静静的站在那,什么也不做,脸上也没施半点淡妆,如云的秀发就那么的披在肩膀上,厚实的冬衣依旧掩盖不住她那纤细的腰肢和青chun活力的身材,脸颊上点缀的那点羞涩,映照的连初生的朝阳也为之黯然失sè。万千鲜花于此时与她处在同一地方,也会被映衬的如同残花败柳似的 如此美貌的女子,自己真不知道是修了多少世的善缘,这才让自己与今生和她能相见和相识,并祈求到她的青睐,应承自己做她男朋友。萧朝虎在心里暗叹一声,我的乖乖啊,吕布兄,想来你的貂蝉也不外如是把, 其实此时的彭清清因为年纪小,身材还没长开,眉宇间还只是小女孩子似的,更不可能有那成熟女子那因岁月而锤炼出来的万种风情。但落在萧朝虎眼中,却比天仙还要漂亮,这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罢了。 被萧朝虎这样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即使自己已经曾亲口许诺答应做她女朋友了,但彭清清还是觉的不怎么适应。 萧朝虎却顾不得这么多了,一路小跑的跑到彭清清面前,两人隔着约五个毫米的微距,再次闻到彭清清身上那熟悉的香味和她呼吸出的气息,萧朝虎忽地脑海了如同短路了似的,千言万语本想跟眼前的伊人诉说,奈何话到唇边,竟然无法吐露出半句来。短暂的沉默后,气氛似乎变的有点尴尬凝重了起来。 出于女孩子应有的矜持,再加上彭清清也曾主动去找过萧朝虎几次,可萧朝虎却从来没怎么来主动找自己,彭清清的小心思里便有那么一点的不高兴来了,小心思里自然而然的认为萧朝虎不怎么重视她,于是就有那么一点淡淡的冷漠对萧朝虎道“你来找我,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还没待萧朝虎回应,彭清清就转身想离开,萧朝虎虽然不怎么明白彭清清是怎么想的,但他也不是一个傻子,知道要是就这样让她离开了的话,那么以后想再恢复到以前的关系就真的有点困难了。于是胆气一壮,开始胡诌起来,只希望能够把眼前这一关给过了。 只见萧朝虎向前移了半步,刚好拦住彭清清的去路,让她正面对着自己的脸,这才道“清清,还记得我向你表白的那一次么,就像现在一样,我在心里大声的呼喊着你的名字,可你不理我,那时的我是多么的伤心多么的难过,你沉默的那一刻,我感觉海浪呼啸,天地震颤,听不到半点声音”。 无论是以往的胡诌还是此刻的真诚,萧朝虎说起讨好女孩子的情话来,语气,表情,以及有些僵硬的身子和在部队培训侦察时所练就的功底,全部配合起来,无疑有种打动别人的魅力。 彭清清又不是什么傻子,凭着女xing的直觉可以判断出此话的真伪来,一时便有点触动,声音便柔和了起来道:“那你为何不来找我”。 听到彭清清的语气柔和了起来,萧朝虎便知道自己蒙对了,顿时便放下了心来,继续说着那不着边际的情话来“除去你我曾经的误会外,我可以拍着我的良心作担保,当着你的面,我可以肯定的说一句,清清,我是那么的真心在乎你,将你视作纯净的梦中情人,我的每一个梦里,都曾出现过你的身影,于梦中和你手牵手走在落满白sè梨花的树林里,空气里尽是芬芳,可惜梦醒了,却什么也不是,你说我怎么会不在乎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