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年少轻狂真受罪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六章年少轻狂真受罪

()如此唯美的情话,彭清清还是第一次听到,女孩子大多数是细腻的,萧朝虎这话,不管是真还是假,但他能为了讨好自己,煞费苦功夫来奉承自己,彭清清也不会那么不知趣的去探根就地。 好了,见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原谅你了,不生你气了,彭清清主动的握着萧朝虎的手笑着对萧朝虎道。 看着在前面欢喜的像得到心爱玩具似的彭清清,萧朝虎忽地发觉其实该怎么样讨好女孩子也不是很难,只要自己舍得下面子,放的下身段,挑些小女生爱听的话去诚心讨好她,凭借自己曾在部队学会伪装的技能和自己深厚的古文化功底,趁着恰当的时机说些动人的情话,还是很有希望一辈子把彭清清给绑在自己身边的。 就因想着以后怎样去讨好彭清清,走着走着,两人之间便隔开了一段距离,彭清清转过身来发觉萧朝虎隔着自己有好长的一段距离,就停下身子,待萧朝虎走近后,这才问道:“怎么啦,为何走着走着你就走不动了呢”。 萧朝虎看了看近在眼前的如花娇颜,憨憨的笑着对彭清清道:“这不是紧张么,第一次去你闺房里,心底里有那么的一丝紧张啊”。 由于刚才萧朝虎表现的还很不错,再加上这段ri子也没怎么有机会和萧朝虎有单独相处的时间,彭清清一时高兴下,这才答应萧朝虎把萧朝虎带到自己的闺房里去。 现在忽地听到萧朝虎这话,彭清清凭着女子特有的第六触觉很明显的就发觉到萧朝虎肯定是暗中曲解了自己的意思,想起不一会后,自己即将和萧朝虎独处一室。彭清清忽地感觉到有那么的一点不好意思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和萧朝虎曾单独相处过,可是那时的自己只是很单纯的把萧朝虎看成自己可以依赖的亲人,根本不会有其他不单纯的念头,可如今是不同以前了,现在的自己名义上可是萧朝虎的女朋友了。 要是真的在自己的卧室里发生点什么事情的话,那可真是羞死人了,想到这,彭清清不由得给萧朝虎打预防,笑着道:“萧大哥,你可不要想岔了,我叫你去我卧室只不过是想让你帮我辅导一下高中的数学,到时你可得给我安分点啊”。 这是那跟那,自己随口一句,只不过是客套的胡诌,根本没有想趁着这个机会占她便宜的意思啊,自己倒没有想岔,她却反而想岔了,再说自己看起来真的有那么的好sè么。 萧朝虎听了这话,在心里不由的郁闷了一把,心中刚才没有想歪,可彭清清这话从口中说了出来后,由不得萧朝虎想歪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子,谁都会曾在梦里想过和自己最心仪的人能发生点亲密的事情,萧朝虎当然不会例外。 心中虽然如是想,但嘴里可不能说出来,这个道理萧朝虎还是懂的呢。 我怎么会想歪了,能和你单独在一起,你能不给我脸sè看,我已经谢天谢地了,那里还敢奢求其他的呢。萧朝虎委屈的说着道。 凭借以往在部队练就的伪装功底,萧朝虎此时的表情真的看起来,真的还是有那么一点让人感到怜惜,那种似乎即使被投入到万千人海中,可他身上流露出的忧郁气息还是很容易被人察觉的到。 彭清清当然不明白此时的萧朝虎是自她面前装可怜,以其更能得到她的好感,见萧朝虎说的如此伤感,不由的心里一软,说话的语气也变的柔软了起来道:“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 说完后,主动的把小手交到萧朝虎手上,萧朝虎握着彭清清的小手,脸上虽然还是装作的被伤害过的样子,但心底里却已经笑开了怀,看来幸福还是要自己去主动争取,如若自己刚才不在彭清清面前扮可怜,那里能得到如此可以牵着彭清清小手的待遇呢。 彭清清的闺房坐落在二楼的一个幽静,偏落的地方,整个房间占地约三十平米左右,房间里开着两个窗户,一南一北,透过南边的窗户可以看到村千的小溪流静静流淌,视野甚是开阔,可以把萧家村一半的风景置于眼前,因为面临小溪,风从小溪上方吹过来,空气很是清新。 北边窗户背靠着萧家村后的山林,视野也很是不错,能看到山林中的花草树木,此时因为还是元宵,加上前段时间下过一场大雪,虽然在太阳的照耀下和萧家村村民的劳动下,各家各户门口已经开始见不到什么大片的雪花了,但因山林里没有人工的破坏,透过窗户还是能看到不远处的山林中白雪一片。漫山遍地都是雪景。很是美丽。 卧室里铺着地龙,木炭炽热的燃着释放着暖气,房间里甚是暖和,彭清清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很随意的把外套给脱了下来,挂在房间左脚落的衣架上,露出她那尚未成熟但却青chun逼人的身材来。 被衣服勾勒出的身材如是惹眼,那微微鼓起的胸脯,还有那纤细的腰肢,房间里那缓缓流淌的女子气息,不断的刺激着萧朝虎,萧朝虎看了一眼,就赶紧把视线投往到另一边去了,心中赶紧默念着不动根本诀,用以来压抑主自己那即将快腾升起来的。 可没想到,就这么巧,视线所及处,竟然见着的是几件女子的贴身衣物,那几件薄薄的衣物在阳光映照下甚是耀眼,映照的萧朝虎的眼睛都快花了。 唉,自己真的是越来越没用了,自制力也越来越差了,尽管此时萧朝虎不断的暗念着不动根本诀,可yu望这东西,即便自己暗念不动根本诀,也没啥子作用了,视线虽然没有再向彭清清身上落去,可脑海里却总是在不断闪现着这几件小物件穿在彭清清的身上的情景来。 房间里就这么大,除了一张铺着粉红sè绣着可爱动物的被套的床,还有一个梳妆台外,加一张书桌和一个衣架外,就没其他的东西了,连找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此情此景,萧朝虎觉的很是尴尬,只懂得呆呆的站在那,眼睛却不由自主的一直瞪着那几件小女孩子贴身衣物猛看。 换下鞋子穿上毛茸茸的棉拖鞋后的彭清清,转过身来后,入眼处的情景使得彭清清羞涩不已,只见萧朝虎傻愣愣的一直瞪着自己的贴身衣物猛瞧,嘴角边溢出好大一片水渍。 在想些什么美好的事情呢,你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留口水,真不知道你会不会知道害羞,出于女孩子应有的矜持,彭清清故意装作无察觉的道。 偷窥人家内衣,被当事人抓个正着,萧朝虎即便脸皮再怎么厚,也难得那么的脸红一回,赶忙解释道:“没啥事呢,只不过是见你在忙,我闲着不知道做啥,想起了一些曾在部队里发生过的事情”。 很明显,萧朝虎此时在心xing修炼上还没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话虽然说出了口,但萧朝虎自己都能察觉到这很明显连自己都欺骗不了,怎么能让彭清清满意呢。 可出乎他的意料,彭清清不知为何显然是相信了他的话,而是如平常那样对他道:“萧大哥,你先去我床上坐一下,我去外面拿张小马扎过来,再让你帮我补习一下数学”。 看着彭清清那纤细柔弱的身子消失在自己的实现范围中时,萧朝虎这才明白自己此次前来的真正原因只不过是来帮彭清清补习数学的。 彭清清的房间里虽然说靠近书桌边有一张椅子,但既然彭清清开口让萧朝虎坐在她的绣床上,萧朝虎自然也不会拒绝,像他这种单身了十九年的年轻男子以前从没有个这样的机会,光临过除了姐姐萧若雪外其他女孩子家的闺房,更不用说有如此的待遇能坐在女孩子的绣床上。 彭清清家里虽然在物质上比萧家村大多数村民要富裕很多,但自小因为受到家里面长辈的潜移默化,彭清清的卧室布置的很是简单,朴实无华,但却能很好的诠释出女孩子那独有的气息。 绣床上收拾的很是干净,被单是粉红sè的,枕头也是,连铺在下面垫的被棉絮也如是,床的角落边卧着一只约七八十公分的纯白sè玩具大头熊。 萧朝虎一坐在床上,那独有的女子气息和香味便扑鼻而来,充斥在萧朝虎鼻腔中,刺激着萧朝虎那刚刚勉强压下去的那似已差点着魔的冲动。 萧朝虎苦笑了一声,暗叹,自己可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越来越没出息了,最后只得无奈的站起身来,向那书桌傍边的那张椅子走去。 不是萧朝虎不愿意再坐在彭清清的绣床上,而是照这种趋势下去,萧朝虎担心万一自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邪念,在这房间里做出对彭清清不怎么好事情来。 唉,血气方刚的男子真的很受罪,萧朝虎坐在椅子上心里忽地无奈的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正因为自己很是在乎彭清清,所以萧朝虎每次和彭清清相处,既觉得很愉悦,又觉得很矛盾,那种想见到她又不想见到她忐忑心情真的很让他为难。 欢喜的是和彭清清相处时,看着她的如花容颜,耳边传来她的喜笑盈盈,时间似乎过的特别快,忐忑的是如今的自己似乎越来越对彭清清的身子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