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七章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可一想到如今彭清清的年龄和她那保守的观念,如若自己未曾能和她携手走进婚姻的礼堂,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和她在身体上有进一步的发展。 按照如今民政局的规定,男子二十二岁,女子二十岁才能结婚,如今今年自己已经二十岁,可彭清清才十七岁,照这样下去,即使彭清清愿意在三年后同意嫁给自己,愿意同自己走人婚姻的礼堂,那自己还得等她三年的时间。 三年时间,一千多个riri夜夜,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么长的时间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到时不知自己是否还会有幸陪在彭清清的身边,萧朝虎如是胡思乱想着。 彭清清卧室的门没有关,是故,彭清清一走了进来,就看见萧朝虎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发呆着,而不是照自己所说的坐在自己的绣床上。 心里虽然有点疑惑,但也没说什么,于是就径直走到萧朝虎身边,开口道:“萧大哥,马扎我搬了过来了,该帮我补习功课啦”。 好听的声音里夹杂着女孩子向心仪的男子撒娇的语气,萧朝虎听到了,心中兴起淡淡的欢喜,赶忙从椅子上站了起自吹道:“清清,你萧大哥可不是我自吹,当年,我在宝庆市一中念书的时候,理科成绩可以说是在全校名列前茅的,要不是我去参军去了,凭我那时的成绩,虽然说不一定能考上国内最好的学校清华北大,可那什么复旦大学,,以及我们的省府大学云中大学,我可真的是没怎么放在眼里”。 其实这话,萧朝虎说的也不是很夸大,当年的他确实在学校的成绩很厉害,自从修炼不动根本诀后,萧朝虎的智力和记忆力都成几何倍数的增长,他退学时,连学校的校长都给惊动了,只不过后来校长迫于军队高层的压力,这才同意让萧朝虎退学的。 但这事因为过于保密,没有几个人能够知道,除了宝庆市一中的校长郭平和学校的一两个高层知道外,便没有几个人知道了,就连萧若雪也只知道小弟萧朝虎的学业成绩很不错,但也不知道究竟好到什么地步, 如若真的知道萧朝虎成绩在全校都是最拔尖的,可以轻易的考上国内的名牌大学,萧若雪肯定不会同意让萧朝虎退学的。毕竟在农村里,能够收到那一纸象征荣誉的录取通知书,那可真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至于那时的彭清清还在念初中,自然也不会知道萧朝虎的真实情况,还以为萧朝虎又在自己面前向自己脸上贴金。想让自己更加崇拜他。 彭清清笑了笑“我知道了,知道萧大哥你很厉害,如若不然,我也不会让你来给我辅导”。 能得到彭清清的肯定,萧朝虎自然而然的便开始大吹特吹了起来道:“像数学这门学科,只要你能弄懂出题人的目的,找到解决问题的知识点和套用定理和公式,就能很轻易的把题目给解决出来”。 说完后,从彭清清的书桌上拿起一套高考数学试题模拟题再次对彭清清道:“为了能让你知道你萧大哥的真正实力,你萧大哥就露一手,你从这里面找一套高考模拟试题,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做一套试题,你再拿标准答案来给我评分”。 见萧朝虎说的如此有信心,彭清清也想见识下萧朝虎的真正实力,于是就从高考数学模拟试卷里抽出一套燕京海ding区的模拟数学试卷给萧朝虎。 然后自己就坐在刚从外面拿进来的小马扎上,一双大而美丽的眼睛就看着萧朝虎解数学试题。 由于两人隔的极近,再加上彭清清把外套给脱下来了,身上只穿着一件高领的毛线衣,那具已经开始逐渐发育好的身子颇具规模。鼓鼓的胸脯被高领子毛衣格勒出一道动人的风景线,鼻腔间充溢着女孩子身上独有的气息,让萧朝虎那颗不安的心又开始躁动了起来。 想起眼前还有正事要办,萧朝虎赶紧收拾好了一下心情,从书桌上拿起一只水笔和一张a4的草稿纸开始演算起试题来, 高中的数学试卷大多数分成三个大部分,第一个部分那就是选择题,第二个部分是填空题,最后一个部分就是问叙题,总分数一百五十分。题目也是从易到难。 一般的人解数学试卷大多数从选择题开始,但萧朝虎却反其道而行,从最后一道大题开始解算。萧朝虎平时和人相处时,基本上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没什么时候有个正经的样子。 可如今一旦做起事情来,就把全部jing力给投入了进去。那忽然而至的气势所造就的自身魅力很是吸引人,坐在他身边的彭清清和他相处的不是很远,可以说是近在咫尺,不一会而,彭清清就被萧朝虎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和魅力给吸引住了,眨着大而漂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萧朝虎。耳边却传来萧朝虎在试卷上动手解决试题所发出的笔尖划在白纸上的轻微沙沙声。 时间在彭清清柔和温情的注视下和萧朝虎的全身心的演算下,慢慢的流淌着就走了过去,待萧朝虎把试卷上的空白全部填满好,也意味着萧朝虎已经完美的把整张数学模拟试题给演算完了。 萧朝虎写完了最后一个字后,把水笔停放在书桌上,然后这才伸了个懒腰,笑着对身边的彭清清道:“清清,看下时间,你萧大哥一共用了多少时间”。 听到萧朝虎的说话声后,彭清清这才把视线从萧朝虎的身上转移到挂在摆置在书桌旁边的闹钟上,视线一接触到闹钟上的数字,顿时便吃了一惊道:“五十八分钟,还没到一个小时,萧大哥你真的很厉害呢,这套试卷的标准时间可是两个半小时呢”。 听到彭清清那略带惊奇的声音,萧朝虎心底如喝了蜂蜜似的,花费了这么多的jing力,最终的目的还不是想在彭清清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见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后,萧朝虎开口道:“清清,你我换个位置,坐这张椅子,我坐你的小马扎,你帮我打打分,看这套试题,你萧大哥能够得到多少分”。 此时的彭清清也真的很想知道,萧朝虎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究竟能得到多少分,是故,她也没怎么拒绝,就会萧朝虎换了位置,坐到萧朝虎刚才坐过的那张椅子上,从抽屉里拿出试题答案,照着试题答案一个个题目比对下去。 彭清清依照着答案一路比对下去,越看越惊奇,看到最后,彭清清惊讶到张起了她那张唇红齿白的小嘴,久久的不能做声,过了好一会儿,彭清清这才从惊讶中回回味了过来。 站起身来大声的嚷着:“萧大哥,你真的好厉害,清清我好崇拜你,我从没见过如此厉害的人呢,一张标准时间两个半小时,总分一百五十分的试卷你竟然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却拿了一百四十七分的成绩”。 蹦蹦跳跳的像个小女孩子似的抓着萧朝虎的衣着紧紧不放,整个身子却因为太过欢喜靠在了萧朝虎的身上呢,呼出的如兰花般的气息扑面的袭向了萧朝虎。 忽地,被一具柔软充满芳香气味的女xing身子给这样近距离的抱着,那微微隆起的胸脯不断的挤压着萧朝虎的胳膊,胳膊处传来的阵阵柔软通过血液和传入神经的流动如同cháo水般侵袭着萧朝虎的脑海,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眼前展现出一片似水流年的场面,刹那间,萧朝虎就迷失在这动人的天地里。 萧朝虎也不是没接触过长的漂亮的女子,毕竟像他这种长年在外面奔波和在境外执行特殊任务时,所接触的人大多数都是置身于这个世界权力结构金字塔上层的人。 眼界和视线的开阔不是一般的人能比的了的,但是对于怎样和女子相处,萧朝虎真的还没有啥子经验,更不用说能和女孩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了。 是故,第一次和彭清清这么亲密的接触,萧朝虎除了脑海中一片空白外,就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过了好片刻,彭清清这才从醒悟了过来,自己如此这般,是有点那么不怎么淑女了。 彭清清缓慢的拉开了与萧朝虎之间的距离,退到书桌的另一边去了,隔着萧朝虎有着几十公分的距离。 彭清清的身体刚从萧朝虎身上离开,萧朝虎就从那迷人的天地中苏醒了过来,看了看一眼带着羞涩的彭清清后,很知趣的没再在这个话题上持续下去,而是转移话题道:“清清,今天天气这么好,咱们俩去宝庆市里面转转好不”。 难得萧朝虎这么主动的约会自己一次,彭清清也想多点时间和萧朝虎相处,于是就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萧朝虎见彭清清应承了自己,于是就站起身来,对彭清清道:“你换身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彭清清待萧朝虎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出去后,这才把房门给关上,走到衣架旁边挑了粉红sè的外套和一条紫sè的镶着花纹的长裤。 这次,萧朝虎等待的时间不是很长,一支烟刚刚抽完,打扮的焕然一新,清纯如雪,芳香醉人的彭清清就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