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谁的眼泪载得住谁的轮回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八章谁的眼泪载得住谁的轮回

()先是向彭清清的父亲彭正东知会了一声,告诉他自己带着他家女儿去宝庆市,得到彭正东的同意后,萧朝虎这才推着彭清清家的摩托车和彭清清走了出来。 路过自己门口时,萧朝虎便把摩托车停在了自己门口,和彭清清走进自己家里面,跟姐姐萧若需说了声,让她知道自己的去向,不必担心自己。 看着彭清清那青chun逼人,人比花娇的模样,萧若雪心底里不知道有多么的开心,哪里会阻止,而是亲热的拉着彭清清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清妹子,以后要常来看姐姐哦,若是我家小弟,对你不好的话,你得来找姐姐,姐姐给你撑腰,帮你狠狠的教训他”。 彭清清听了这话,先是向萧朝虎扮了可爱的鬼脸,似乎在向萧朝虎炫耀什么,这才低声的在萧若雪耳边亲热的说道:“若雪姐,我就知道你疼我,以后你可得照应着我”。 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个美女在自己眼前如此亲切的笑谈着,萧朝虎没来由的生出一股羡慕加嫉妒的情绪,可最后想了想,又觉的好笑,自己吃醋也吃的太没边际了,一个是自己的亲姐姐,一个是自己名义上的女朋友,这真的是那跟那啊。 萧若雪和彭清清两人亲切的笑谈了好几句后,就把萧朝虎和彭清清给送出了自己家门口, 待萧朝虎和彭清清上了摩托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中时,萧若雪这才欢快的哼着小曲走进了自己的家里。 宝庆市毕竟是一个地级市,虽然较之南方的上海,南京,深圳等市来说,在经济和人口基数上来说,要远远不及,但同萧家村或者那些偏僻的县级市来说还要繁华很多。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镂,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辛弃疾的这首青玉案元夕描绘的宋朝时元宵佳节街道边所呈现出的炎树银花,流光溢彩艳丽繁华的臣民同乐的景象, 上下五千年,中国古老的文化遗传,随着各界王朝的变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但那些传统的节ri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给遗传了下来。 如今的元宵佳节当然比不上封建王朝那因朝廷而参与进来绚丽夺目的活动,但因宝庆市还刚处于改革开放的初级阶段,大多数的人思想中还存留于元宵佳节那欢乐的景象中。 是故,宝庆市的各个街道倒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ri子里繁华一片,人流如山如海。 萧朝虎和彭清清把车停留在城西一个大商场里,锁好了车之后,萧朝虎就和彭清清开始融入漫山遍海的人群中去了。 西城因为地理环境和历史遗留问题,向来就是处于宝庆市四个主街道的末尾,这里龙蛇混杂,三家九流的人充斥在城西的各个角落里,耍杂技,跑龙套的人比比皆是。 但因这里的的人大多数处于宝庆市的社会底层,是故,那些古老的文化传统在这里被诠释的很是完美。这里的元宵节ri活动倒搞得似模似样。 街道边摆满了乱七八糟的廉价装饰品,几个刷杂技的人就那么的在街道旁边摆起了道具,吆喝声不断的从远处传来,在那几个耍杂技的人身边围了一大群的行人。间或还有不断的人向那边涌出。 彭清清显然没怎么见到过这种热闹的场面,眼神中充满了向往,萧朝虎对这种没什么实际有用处的表演不怎么感兴趣,但见彭清清眼里充满了希冀的目光,于是也只得拉着彭清清的小手随着人流向那耍杂技的地方涌出。 耍杂技的的那几个人见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便更加得力的卖弄了起来。 这几个人显然就是靠这活混饭吃的,那些花俏的惊险动作落在萧朝虎眼里,惊不起半点涟漪,可落在这群普通的百姓中,却很是惊险,间或还夹杂着一些女孩子的尖叫声。 萧朝虎看的很是无味道,便把视线投到彭清清身上,因为街道上人群过于庞大,彭清清担心自己被人群冲开,是故,柔软的小手一直紧紧的抓着萧朝虎那略带粗糙的大手紧紧不放,整个人就好似贴在萧朝虎身上似的,此时,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场上那几个耍杂技的人卖弄着那很是惊险的动作。 红润的小嘴抿的紧紧的,生怕一时控制不住,很不淑女的尖叫出声来。 看着她那可爱的小女孩子模样,萧朝虎心中一柔,便伸出左手来,轻轻的把彭清清护在怀中,让她看的更加舒服些。 沉浸在杂技的惊险中的彭清清显然是没感觉到,依然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那正在耍杂技的几个人。 南方的女子在个子上显然在先天上比不过北方的女孩子,相对着北方的女子来说,要矮上那么的几个公分,彭清清身子也不是很高,只有一米六五左右。这在南方说来,身高已经算很不错了,但和萧朝虎这身高一米八多的男子比较起来,显得有点娇小。 萧朝虎和彭清清隔的极近,加上此时萧朝虎又把彭清清护在怀中,是故,萧朝虎能清晰的感觉到彭清清身上的那独有的少女气息,扑鼻的发香刺激着萧朝虎的触觉神经,看着怀里的心仪女子,萧朝虎心中忽地生出一种陪着她走到天荒地老的念头来。 眼见人流越来越密集,那三个在场上卖力的表现的几个耍杂技的人便在众人看的最jing彩的时候停了下来,和那几人一起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便拿着一个农村里用以来洗练的脸盆走了出来,双手握着脸盆绕着人群一个接一个的走了过去,道:“在场的老少爷们,妇女姐妹们,赏几个小钱吧”。 看热闹这东西,从古到今,无论在那个朝代,都不是很新鲜的事情,但一旦要自己掏钱去看的话,那就是十不存九,没一会儿围在场地的人便散了一大半,但还有有很多人留了下来,从自己口袋里掏出几张小额的纸币或硬币向那妇女手中的脸盆中丢了进去。 过了没多久,那妇女便拿着覆盖了半层纸币和硬币的脸盆来到了萧朝虎和彭清清的面前。彭清清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子,再加上从小家境就很不错,在钱财和物质上倒没受过什么委屈,身上也有不少的零花钱。 于是彭清清就很自然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块的纸币丢了进去,站在她身边的萧朝虎见彭清清如此,为了能在她面前留下好的印象,没办法,于是也只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块的纸币扔了进去。 像萧朝虎这种因为见惯了生死的人,鲜血和杀戮练就的神经已经让他的感情变得很冷漠。不是自己所在乎的人,就是那人死在自己面前,萧朝虎也不会动弹半分,眉头也不会皱上一皱 九六年的时候,五块钱也不是一个小数了,一般像他们这种卖艺的街头杂技团,大多数人给的都是一块抑或五角,如今见萧朝虎和彭清清两人这么大方的就扔下十块钱,那拿着脸盆四处讨钱的中年妇女不由的就把视线投到萧朝虎和彭清清的身上。 视线刚投入到萧朝虎和彭清清身上,那中年妇女便在心中暗道,好一对金童玉女, 像她这种走南闯北的四处漂泊的人,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一张嘴最能说会道,只见那中年妇女向前一步,走到彭清清面前,隔着两个站位道:“小妹子,你心底这么好,大姐也没什么能耐可以回报你的,大姐今天就在这祝福你和你身边的这个小伙子白头到老,幸福一生”。 看热闹本来就是中华儿女的天xing,是故,随着那中年妇女的话一落音,在场的男男女女,老少爷们全都把视线投到了彭清清的身上。刹那间,数百道视线都投到了彭清清的身上,从小到大,彭清清虽然知道自己长的很不错,也知道有不少人喜欢把视线投到她身上看,但那些毕竟只是暗地里偷看她,那里经历过如此大的场面。 眼见众人全都把视线投到自己身上,一时之间,彭清清不知道该咋办,只懂得紧紧的用小手抓着萧朝虎,萧朝虎虽然年轻,但这些年所经历过的场面比这大的海里去了,数百人的目光投到他身上,根本惊不起半点涟漪。 只见他笑了笑对那中年妇女道:“谢谢大姐,希望承你吉言,我会好好的对待她的”。 听到萧朝虎这话,彭清清芳心里顿时充满了甜蜜,似乎只要是萧朝虎在自己身边,便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得住萧朝虎的,于是便勇敢的抬起头来和萧朝虎面对着在场的数百道目光。 那中年妇女见萧朝虎如是说,便也笑了笑,没再怎么做声,毕竟她和彭清清萧朝虎也是萍水相逢,也没什么深厚的交情,而是继续拿着自己手里的盆子向后面走去。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彭清清心中虽然很是欢喜,但出于女孩子的矜持,再加上她也不怎么习惯被这么多人所看着,于是在那中年妇女离开之后,就牵着萧朝虎的手向外面走去。 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后,彭清清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显然是在平缓着自己刚才还没来得及缓过的心神,萧朝虎待彭清清彻底平静了下来,这才对彭清清道:“清清,眼看你就要开学了,到那时你我相处的机会就不会太多了,趁今天这个难得的好ri子,我请你去看场电影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