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为伊人搏一世荣华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章 为伊人搏一世荣华

()萧家村位于宝庆市南约二十里,属于宝庆市直接管辖的属地,整个村子约两百来户人家,村庄里大部分人姓萧,村庄三面环山,占地约十公里,典型的南方村庄的布置和格局,除了三面环山外,村庄的正zhong yāng还有一条小溪蜿蜒贯穿了整个村庄, 各家各户依照着小溪流的走势错落的占据着。南方的冬天,天黑的很早,此时,虽然还只不过九点多钟,但村庄里就已经开始黑压压的一片了, 除了守家的狗吠声外,间或还夹扎着小孩的哭喊声,尤其是婴儿的哭声,更为这村庄带来了活力,三年的军队喋血生涯,让萧朝虎不但在身体上成长了起来,就连心里和思想上也开始成长了起来, 听惯了部队的哨子声和打靶的枪声,见多了炮火和血肉在面前起飞的血腥画面,现在偶尔间听到下孩子的那充满活力的哭喊声,心底里没提有多高兴, 是啊,军队再好,可也不能永远的待在军队里,像自己这种没什么门路和关系的的人在军队里即使表现的还优秀些,可也没什么用,本来自己有机会提干,留在军队里的,可就因为自己背后没人,家里没有什么钱,最后三年服役期满后,不是还得规规矩矩的退了下来, 虽然这些只是表面上来用来糊弄世人的一番表面说辞,借以来隐藏自己作为华夏国最优秀的军队龙牙的真实身份,但毕竟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份惨痛经历还是历历在目,恍如昨ri重现, 要不是因为发生那件可以影响自己一生命运的事情,此时的自己也许还曾待在南非,抑或正行走在战火纷飞的中东, 三年时间的血风腥雨,比之一般生活在和平年代的经历要丰富许多,回想起曾经的经历往事,萧朝虎心底里便变的暖和了起来,是啊,即使不能留在部队, 可毕竟部队教给自己的那些东西却可以让自己于这个世界上可以更好的生存下去,再说,天下,这么大,自己身为一个汉子,何处不是自己可以落脚的地方,何必要为那些不开心的事情烦恼呢, 因为是晚上,萧朝虎不能很好的打量村庄的全部面貌,但依照自己的粗略估计,这个村庄三年来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化,眼见自己视野所处,全是黑压压的一片, 视野一面远处也见不着全貌,萧朝虎就熟练的从行李袋里掏出一把手电筒来,白sè的光线划开了黑暗,给黑暗中的人带来希望,也替黑暗中行走的人指出行走的正确路线。 行走在颠簸不平的肮脏的小路上,虽然三年没有回来,但故乡的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东西就像刀刻在记忆深处,不论自己走到何处,也永远忘不了这里的一草一木。 没一会儿,萧朝虎就回到了自己曾经居住的地方,这是一间大约一百八十平米的土砖堆砌成的房子,三进三出,除了中间是客厅外,两边就是卧房,房屋后面就一排土砖堆砌成的低矮的平房,里面夹扎着茅房,猪圈,木材。 手电筒映照在自家房子的大门,大门已经开始斑驳褪漆,破旧,连大门上正中间上挂着的照妖吸财镜上也已经灰尘密布,房子是自己父母遗留下来的, 可如今居住在这的只有自己嫡亲的姐姐了,还有一个年老多病的nǎinǎi,想着即将要见到自己三年来一直想要见的嫡亲姐姐和nǎinǎi时,萧朝虎心中还有有点忐忑的, 近乡情更怯这句话也许此刻最能诠释出萧朝虎这时的心情吧,丑媳妇终究是要见父母的,虽说自己回来之前就给自己的姐姐发过电报,但自己电报上说的是明天才能回, 如今自己提前一天,也不知道能否给自己的姐姐和nǎinǎi惊喜呢,相对这个村庄而言,萧朝虎并不是什么外人,可相对于村庄里那些鼻子通灵的狗来说,萧朝虎那可就是彻底的外人了, 毕竟三年的岁月,那些曾经的回忆已经躲藏在实现不及处了,萧朝虎一进村庄,村子里的狗就开始沸腾了起来,叫个不停, 村庄就这么大,一点小动静,立刻间就可以把村里的人全部给惊动了。好在今天的天气比较冷,村里的人并没有多少闲人在外面闲逛,是故,虽然,萧朝虎进村,并没碰见熟人, 再加上萧朝虎的家是在小溪流的下游,与进村的道路隔得极近,下游的居住户较少,因而也没引起村庄里的人很大的注意, 萧若雪刚刚服侍后nǎinǎi睡下,躺在床上,盖着厚厚棉被,平时的她此时应该已经有些许睡意了,但不知道怎么今晚就是睡不觉,想起明天自己就要见着那个分别快三年的小弟了,萧若雪心底里就变的舒适了起来了,不知小弟他长高了么,是否还想以前那样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姐姐的叫着。 正想着自己和和弟弟相处时的温馨画面,忽然就听到村庄里面的狗在不断的叫着,只有陌生人进村,这些看家的狗才会闹得这么凶。眼见年关将至, 该不会是有些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想来村里搞点东西用来过年吧。自家离村口这近,家里面就自己一个女子和一个年老的nǎinǎi,要是真遇上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才好啊, 家里缺个男人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做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的。萧若雪悄悄的从床上起来,披了件外衣,从床上拿起一只手电筒,再从房间里拿起一根圆木棍。 然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向后面的低矮小平房走去,那里面可是养了一条猪和十几只鸡鸭,要是真的被那些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弄去的话,自己家的这个年可就真的不怎么好过了, 扒开了门闩,正要往屋后面的小平房走去,正在这时,萧若雪便听到了一阵低沉的敲门声。耳边也传来了一把熟悉的声音道‘阿姐,我是朝虎啊,我回来了,快来开门啊’。 姐弟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了,怎么会听不出自己弟弟的声音呢,一听到自己弟弟的叫门声,萧若雪便赶紧应道“是朝虎,阿姐马上过来,给你开门,你稍等下啊,、 说完后,赶忙放下自己手中的武器,往大厅的正门跑去,在萧家村,由于古老的习俗一直远远的流传了下来,远方归来的人一般只会从大门进来,这似乎成了乡村里的一种规矩, 是故,萧朝虎也不得不叫大门过了约十秒钟的时间,大门吱呀的一声,门开了,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长长的麻花辫缠绕在脑海边,一头乌黑的长发扎着橡皮筋,垂落到腰上, 一张秀丽的面孔全是笑容,那如花绽放的笑容在手电筒的映照下,甚是靓丽,淳朴,清洁,眼角含泪的往着萧朝虎,痴痴的没说半句话, 萧朝虎望着这个从小把自己带大的姐姐,看着她那眼角的泪水,眼眶一阵湿润,差点把眼泪给掉下来了,但三年的军队生涯,已经让他成长为一个钢铁汉子,可以为自己的亲人撑起半边天空, 姐姐廋了,脸上的虽然带着笑容,眼角边的泪水也不断滴落,在手电筒灯光的照耀下,秀丽,青chun,明媚,但那脸上的皮肤却变得粗糙了,头上那和溜溜的头发也没以前那么好看了, 看来,这三年,姐姐过的并不怎么好,萧朝虎轻轻的替姐姐擦拭掉眼角的泪水,然后这才柔和的道‘啊姐,你辛苦了,不过,你放心,朝虎回来了,弟弟定不会在让你受苦了‘是啊, 小弟长大了,小弟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只会跟在自己身后叫姐姐的小跟屁虫了,初见时的惊喜,甜蜜,转眼间这才发觉此时自己还站在门口,大门外凛冽的北风还在狂吹打着大地, 小弟脸上那被北风吹打过的脸庞还青紫着,萧若雪赶忙让开了门,萧朝虎跟在身后进了自己的大厅,把手中的行李箱放了下来,随后把大门给关了下来, 萧若雪便从四方桌子上的开水瓶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了萧朝虎道‘虎弟,喝点热水,先暖暖身子吧,你这么匆忙的赶回家里来,应该还没吃饭吧,你先在这休息下,阿姐这就去给你做饭’ 说完后,还不待萧朝虎回话,就匆忙的赶去厨房里做饭去了,萧朝虎喝了一口热水后,这才默默的看着一直在厨房里忙碌的阿姐,看着那纤细的身影在火光的映照下, 虽然那身影是有点消瘦,但那身影一直在替自己遮风避雨,如今自己已经长大了,自己可以替厨房里那个身影遮风避雨,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保护着她。 吃过饭后,萧朝虎先是像小时候那样帮姐姐收拾后碗筷,然后再冲了个热水澡,待萧朝虎洗完澡后,萧若雪已经帮自己的弟弟在另一件房间里铺好了床被。和自己的姐姐道过晚安后, 萧朝虎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煤油灯下那不断跳跃的灯火,想起如今自己所生活的ri子,心底里很是心酸,自己可以苦一点,可以贫穷些,但绝不能让自己的亲人受到半点的委屈和穷苦。 想起自己在部队里生活的ri子,部队里的锻炼虽然辛苦,但ri常生活总比家里要好很多,现在大多数地方已经是普及了电,家境稍微好一点的,家里都有电视,用的都是照明灯, 更不用说自己曾在欧美执行任务时,所经历过的灯红酒绿的生活了。可反观自己家却还停留在四五十年代,用的是煤油灯, 烧饭是用的还是土灶和才火,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让自己所爱的人过上好ri子,为了自己最亲爱的姐姐搏一世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