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三生石忘川河彼岸花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九章三生石忘川河彼岸花

()九十年代的男女两人相处谈朋友,可不比二十一世纪那个网络手机遍地的时代,那个时候,大多数谈朋友还是处于借书还书用书信来表白的自己心中所要诉说的情意,因为娱乐方面严重缺乏,处于恋爱中的男女最经常光顾的地方就是电影院了。 自从和萧朝虎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后,这还是萧朝虎第一次邀请自己去看电影,在没答应做萧朝虎女朋友前,彭清清也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幻想过和以后的男朋友手牵着手走在落满梨花的林荫道上,也曾想象过和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和自己心仪的男子一起去电影院看场浪漫的电影。 但因自小而被输入的保守观念所限制,再加上这些年来,也未曾有心仪的男子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所以,到如今,自己已经长成了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了,自己还未曾和年轻的男子单独去过电影院。 如今见萧朝虎如是说,彭清清便没怎么拒绝,而是点点头应承了下来。 从小到大,萧朝虎也没怎么交过女朋友,也不知道怎么和年轻的女孩子相处,但这些年来,在外面也见过了不少形形的人,再加上他是真心的很在乎彭清清,所以他便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和彭清清多点时间相处,毕竟追女孩子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感情这东西还是得在ri常生活中慢慢的培养。 宝庆市做为一个地级市,所有地级市该有的东西他还是有的,做为九十年代城市娱乐主体的电影院,宝庆市市zhèng fu也曾颇费了一番功夫整修了一番, 宝庆市电影院位于城南的商业区,占地规模不是很大,但外围的布置规矩倒也蛮古典化的,给人一种似乎位于古代的错觉,电影院由于人流过于密集,是故,在大门外,那些有着商业天分的人便在电影院门口摆置起零售小商品来。 今天由于是元宵佳节,来看电影的人颇多,萧朝虎和彭清清随着人流走进了电影院,先是去售票处买了两张电影票,然后这才在电影院门口买了两瓶矿泉水和瓜子花生等小零食。 两人来的还是很巧,刚好赶上了电影上映的时间。 萧朝虎牵着彭清清的小手依照电影票上所编好的位置一路寻了过去,因为还没正式上映,电影院中天花板上的照明灯弥漫着,照耀着整个电影院,视野还是很开阔,萧朝虎拉着彭清清的小手费了好大的劲,这才从人群中挤了过去,来到自己位置上。 萧朝虎和彭清清坐下去没多久,萧朝虎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电影院内的布局,电影就开始正式上演了。 白sè的镁光灯透露出的光线逐渐转变成柔和的淡黄sè,从投放室内散热出的着光线缓缓流淌在正前方的那偌大的屏幕上。 因为今天是元宵,多数的人待在家里面和自己的亲人过着节ri,电影院内的人流大多数是年轻的少年男女。 众人前来电影院看电影,并不是只是专门的来看上面所播放的情节,而是来寻找恋爱中的那份感觉。 对于生长在新世纪的这些年轻男女,由于近些年来经济条件不断变化,宝庆市的大多数人都已经脱离了温饱的底线,有着闲钱和jing力去追寻jing神上的触觉。 看着电影院内的那些年轻男女脸上弥漫着的幸福和笑容,萧朝虎感觉的很满足,似乎自己这些年和兄弟们在境外出生入死的付出,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这些少年男女大多数涉世不深,在他们那些简单的脑海中,似乎能每天这样和自己所在乎的人沐浴在阳光的映照和于夜晚中倾听夏虫的低吟是理所当然的。 电影院毕竟不是一个很正规的场所,缺少了庄重厚实凝练的氛围,多了些娱乐欢笑轻松。 片子还刚刚进入,电影院内大多数的少男少女还在低声的和自己身边的人说笑交谈着。 间或还夹杂着少女那黄莺般清脆的声音和少男那刚开始变换音道的难听的嗓音。 彭清清靠着萧朝虎而坐,两人刚开始是还没感觉到什么,可随着身边的那些年轻男女亲热的低声说笑和耳边忽地传来那充满诱惑的亲嘴声还有衣服撕磨声。 空气中似乎便多了一丝暧昧的气息。彭清清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开始变的坐立不安了起来。 那个少女不怀chun,处于青chun期的男女似乎对异xing的身体构造有着无比的好奇xing。 萧朝虎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安的,像他这种长年奔波在欧美以及中东那些发达和贫穷不堪的地区,见多了生死荣辱,似他这种年龄的男xing不知道和多少女子发生过比较亲密的关系了。 他虽然没有真正的和女子发展到那种地步,但这些年来也见多了这些场面了。 更何况现在只是这种少年男女承受不住异xing身体构造的诱惑,情不自禁的避着人在灯光柔和昏暗的视线下亲嘴的小场面呢。 萧朝虎的听力和触觉毕竟比一般的人要灵敏很多,时间没过多久,萧朝虎也开始淡定不了。 以前的他毕竟没有自己喜欢的女子,对这种事情也没怎么有多大的好奇xing,加上自己多年来修炼不动根本诀,心xing也比之大多数的人要坚定很多。 可如今不比以前了,那时候因为时刻处于生死之间,没有多大的jing力去想,可如今自己已经从那战火嘶鸣的动乱地退了下来,再说,眼前还有一个长得比天仙还要漂亮的正牌女友。 耳边传来女子那充满诱惑的亲嘴声,不断的刺激着萧朝虎的视觉神经,萧朝虎控制不住,忍不住转过头往彭清清身上瞧去。 昏黄的灯光下,彭清清如同那云深不知处的山中jing灵似的,jing致的脸庞因为受到电影院内那些男女亲嘴的声音影响。一抹羞意弥漫在她脸颊下,红润的小嘴紧紧的抿住,白嫩的小手因为心境的变化,有点那么的不知所措。 伊人近在身前,鼻孔间充盈着芬芳的女子气息,萧朝虎一呆,不由自主的伸出粗糙的右手向那张jing致的脸庞上摸了过去。 正处于羞涩和不安中的彭清清根本来不及有半点反应,萧朝虎的右手就落在了她那张jing致的脸庞上。 啊,彭清清出于女子受到不明情况自然的反应,待发现是萧朝虎后,彭清清这才把那吐到嘴边的尖叫声给收了回来,小嘴只那么的低声嚷了一句。 直到此时,萧朝虎这才发觉自己好像是有点那么的不怎么地道了,尴尬的把手从彭清清的脸颊上收了回来,低声的胡乱解释了一句道:“清清,我见你坐在这一动不动的,还以为你中邪了”。 这纯粹是没借口找借口,彭清清又不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这么明显笨拙的借口也太禁不起推敲了。 明明是想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占自己的便宜,可在被自己发现后却找来一个这么拙劣的借口。 萧朝虎见彭清清不说话,心知自己的光辉形象于这一刻丢落到太平洋中去了,只得面对着彭清清傻笑。 见萧朝虎这般傻傻的二愣子模样,彭清清忽地扑哧一笑道:“萧大哥,我看你现在这傻傻的模样真的可以去演电视剧了”。 还没待萧朝虎做出回答,耳边又传来彭清清那脆脆的声音道不过你这傻愣愣的呆样子我真的很喜欢,以后可不要再这样趁我不注意时再占我的便宜了。 傻愣愣呆样子这几个字如果从一些关系不怎么熟悉的人口中说出,那就是取笑人的话,但要是从自己的女朋友或关系好的异xing朋友口中道出,却成了另外一种意思了。 萧朝虎听了这话,厚着脸皮嘻笑着道:“清清,你可是我的正牌女友,我要是真的想占你便宜,可以光明正大的占,哪里用的着这样偷偷摸摸,我萧朝虎是什么样的人,你我从小就青梅竹马,相识了十数年,还不了解我么”。 我真不知到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不好的错事,让我在这辈子遇见你这个无赖,并且还答应做你女朋友。彭清清横了萧朝虎一记千娇百媚的笑容。 见彭清清难道如此高兴,萧朝虎趁着她兴趣正浓时,便开始趁这个机会讨好起彭清清来:“清清,不是你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事,而是我,你可知道,为了能与你在今生相见和相识,我可是在佛前求了五百年,于这五百年中我走遍了千山万水,修了五世的尘缘,才能和你在这辈子相见”。 女孩子大多数是感xing的,心里细腻,在她们心中,每时每刻都在做着五彩缤纷美梦,希望着某一天的某一个时刻,梦中所想的白马王子脚踏云彩,驾着马车前来迎娶她。 少女情怀似梦如雾,明知道萧朝虎口中吐出的这番话,是在讨她的欢心,但彭清清还是被感动了,毕竟在她心中,她所要的只是那种被自己所在乎的人细心呵护。 眼见萧朝虎如此着紧自己,彭清清便温柔的把头靠在萧朝虎身上。 萧朝虎使出了浑身解数终于成功的博得了彭清清的欢心,一时之间,心中充满了幸福。 美人在怀,萧朝虎便安静了下来,伸出右手来轻轻的把彭清清的纤细腰肢给拥在怀里,抬起头把视线投到正前面的大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