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再见铁哥们曾虎清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一章再见铁哥们曾虎清

()似乎游戏厅中充满着他那独特的气息,每个玩家都在尽情的宣泄着内心的狂放不羁。 对于这种氛围,萧朝虎只感觉到温馨,似乎于此时重新又回到了当初的青chun年少。 像彭清清这种漂亮的女子走到那,都会引起异xing的强烈关注,更不用说是在这个女子不怎么踏足的游戏厅中了。 彭清清盈盈伫立的和萧朝虎站在一台格斗王的游戏机背后,正在玩格斗王的一个脸上注满青chun痘的男子似乎感觉到彭清清的存在,回过头一看,就见着一个堪比仙子般漂亮的女生站在自己身后。 立时一下子就呆住了,一个心便那么扑通扑通的狂跳着,没过一会儿,游戏里的人物就被人给灭掉了。 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后,只要是个正常的男子,都会有那么一点压力的,更不用说这个从没有女子垂青的青chun痘男子了。 游戏中的人物死了,坐在格斗王机台上的那个男子迫于彭清清那绝世容颜的压力,没敢再怎么继续玩下去,而是迅速的站起了身,离开了机台。 萧朝虎见那男子离开了机台,低声的在彭清清耳边笑着道:“还是我家清清魅力大,走到那都是一道无比美妙的风景线”。 见萧朝虎如此亲昵的在自己耳边低声说话,熟悉的男xing气息扑面而来,彭清清撅了撅小嘴不满的道:“那当然是,你也不看看本小姐是什么人,也只有你这个二愣子似的不懂风情”。 伊人一颦一笑,不论是欢喜还是忧伤,所流露出的风情都是那么的有杀伤力。 围观的众人刹那间就被彭清清身上所散发出的女子风情所吸引住,无数的视线顿时之间就投到了彭清清的身上。 眼见在场的众人都把视线投到彭清清身上,萧朝虎心里便觉的有那么的一丝不安了起来,于是就那么的突如急来的伸出手来把彭清清给搂在怀里,向众人宣示彭清清的所属。 放在以前,彭清清也许会有什么不满,可到现在,这种近距离的接触,彭清清也在潜移默化中慢慢的接受了起来。 正当两人你浓我浓时,萧朝虎耳边忽地传来一把熟悉的男子声音道:“虎子,好久不见了哈”。 听到这把熟悉的声音,萧朝虎不由自主的就把视线投往到声音的来源地,只见入眼处,一个长相很是英俊的男子正从围观的人群中走了过来。 人生有三大喜事,一是金榜题名时,二是洞房花烛夜,第三就是他乡遇故知。 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虽然说不上是他乡遇故知,但在分离三年后,重新再次遇见高中时候的铁哥曾虎清,萧朝虎心中还是充满了巨大的欢喜的。 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情总是经历了才明白其中的微妙,有些人总是相处后才懂得铭记。 眼前出现的人竟然是自己高中时候玩的最铁的哥们,再次看到曾虎清时,萧朝虎只觉一股暖流瞬间流过自己的心,放开了彭清清,向前走了几步,就和曾虎清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爽朗的大声笑着道:“好小子,三年没见,你可变得越来越英俊了哈,这几年来应该有不少女孩子倒贴过来呀”。 以前在念书时,曾虎清因为长得英俊,着是赢得不少女孩子的芳心,可不比自己这个没女孩子喜欢的可怜虫,高中时可是一个女子也没看的上自己,就连自己暗恋过的女生毛云烟也没曾和自己好好的说过几句知心话,那时倒真的让萧朝虎羡慕了好大一阵子。 萧朝虎放开了曾虎清,带着曾虎清来到了彭清清面前,向彭清清介绍道:“清清,这是我高中时候最好的铁哥们曾虎清”。 彭清清很淑女的对曾虎清笑了笑道:“你好,我叫彭清清,如今是萧朝虎的女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曾虎清xing格开朗,身上充满着阳光气味,又是一个自来熟的人,听了萧朝虎的介绍后,就很自然的走到彭清清身边像熟悉了很久的朋友般道:“嫂子好,我叫曾虎清,曾是萧朝虎最后的朋友兼铁哥,同样很高兴认识你”。 原本是萧朝虎是想来游戏厅重温一下当年的青chun年少,哪知道,却在这凑巧碰见了当初的鉄哥们,在介绍曾虎清和彭清清认识后,萧朝虎便没怎么有心思继续玩游戏了,男人之间的感情可不比男子与女子之间的感情,对于长的漂亮的女孩子,男子一般都会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即使人家女孩子看不上自己,但由于男xing一生下那种骨子里蕴含着亲近漂亮的女生的情绪感染,使的男子总是在无意识中去讨好那些长得漂亮的女子。 就因尘世间有了男子这种无意识的亲近情绪,这才能映衬出女子的柔弱和yin柔之美,至于男子之间的感情,那可不是一般的女生所能明白的了的,有时候,两人明明敌对关系,关系闹的很僵,可忽然间一旦双方解开了心中的郁结,双方就会好的不得了。 男人是为了征服世界而征服女人,女人是为了征服男人而征服世界,由此可见,双方心中所想象的是多么的不同。 像萧朝虎他这种男子,因为xing格和家境的原因,是故在念高中的时候,和他玩的很要好的朋友也没几个,除了曾虎清外和另外一个叫龙少军的男子外,就没几个好的朋友了,至于女孩子,那可真的很可怜,高中三年除了曾和暗恋过的女子毛云烟说过几句话外,就没和其他的女孩子打过交道了。 那时候的女子可不比现在这些九零后的非主流女子,她们有着自己的矜持,一般男子若不是很主动的和她们交流,她们可就不会主动的和你来说话。 所以那时候的很多人,因为xing格内向,同窗三年,很多人直到毕业,也未曾和班上的女孩子说过话。 再加上那个时候的萧朝虎因为成绩在学校里属于最厉害的那几个,又从不主动的和女孩子说话,在女子心里,自然而然的就把他当成那种xing格很自傲不好打交道的人。 所以在萧朝虎的记忆里,三年的高中生涯过得很平凡,但值得骄傲的是能认识曾虎清和龙少军两人。 曾虎清和龙少军可不比萧朝虎,他们两人可不是一个很安分的主,xing格开朗,加上两人人又长的很英俊,经常和学校里的那些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子纠缠在一起。 为了曾虎清和龙少军两人与那些漂亮的女孩子之间的桃花事,萧朝虎可不知和他们两人曾和社会上的那些小混混或学校里的那些不学好的男生干过多少架。 三人之间的感情便在这无数次和校内校外的坏学生和小混混中逐渐加深的。 男人之间的感情只有经历过苦难的磨练和挫折,才能逐渐开始深厚起来。 曾虎清和萧朝虎相处了三年的时间,对于萧朝虎的感情,那可是很深厚的,能再次见到萧朝虎,并看到他找到如此漂亮的女子,心底里很是为他高兴。 当年自己和龙少军两人身边总是有漂亮的女子围绕,而作为自己最好的铁哥们却总是一个人孤苦伶仃。 他也曾和龙少军曾多次劝说过萧朝虎,但当时萧朝虎的xing格就是那样的,如若不是自己心中所喜欢的女子,萧朝虎根本就没什么心思去搭理。 劝说了数次后,两人拿他没辙,只得任由他那么孤苦伶仃的一个人。 对于萧朝虎曾喜欢的那个女子毛云烟,曾虎清也是见过了的,那是一个很文静很秀气的女子,有着江南那子那特有的气质,初次见到她的男子,定会被她那种蕴含这古典美的魅力所吸引住的。 可惜的是襄王有梦,神女却无意,流水有情,落花却无意,无论萧朝虎付出多大心思和努力,终究还是没办法赢得毛云烟的青睐。 曾虎清也曾郁闷的想过,萧朝虎舍弃高考,离开宝庆一中的最大的原因也许就是毛云烟的拒绝。 那时的他知道萧朝虎追求毛云烟失败的消息后,也曾和龙少军多次的劝说过萧朝虎。 如今分别三年后,再次见到萧朝虎,却见他身边多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作为兄弟的他当然很替萧朝虎感到开心。 萧朝虎和曾虎清分别了三年,自然有很多话想也说,但游戏厅里显然不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地方。 曾虎清笑了笑对萧朝虎道:“咱兄弟俩好久没见面了,如今好不容易的碰上了一面,咱们可的好好闹热闹热下,你说好不”。 听了曾虎清这话后,萧朝虎回头看了眼彭清清,见彭清清点了点头。知道她没什么意见,于是也便应承了下来。 这一路上,通过两人不断的谈话,萧朝虎终于知道自己为何会有由此之巧能在游戏厅里碰见曾虎清。 原来是,当年萧朝虎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学校,不知所踪,曾虎清也和龙少军也曾去班主任那打探过萧朝虎的消息,但萧朝虎那时的离去是受到军队的影响,学校迫于军队的的压力,哪里会不知好歹的把萧朝虎的踪迹给透露出来呢。 所以,曾虎清和龙少军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打听到,失去萧朝虎的消息后,两人却是不同的反应,曾虎清却是没什么心思读书,胡乱的混着ri子,最后拿了个高中毕业证就出了校园,在家里的帮助下,便在宝庆市开了个游戏厅,混着ri子过。 至于龙少军因为家里的自身条件不是怎么好,于是便舍弃了曾经的胡闹和猖狂,醉心于学业中,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考上了首都的人民大学。 人民大学是培养国家公务员的摇篮,没什么门路的农家子弟,一旦考上人民大学就等于半只脚踏进了zhèng fu部门。 听到龙少军有如此的出息,萧朝虎也为他感到高兴,毕竟在华夏国这个有着数千年文明的国家,受到千年的儒家文化影响,士农工商这四个字可是深入人心的,一时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 听到龙少军这个名字,和萧朝虎并排走在一起彭清清忍不住插口惊奇的问道:“啊,想不到龙少军竟然是你们的兄弟啊”。 宝庆市一中身为云中省的重点中学,教学质量当然首屈一指,每年也有那么的几个学生可以考上清华北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