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那些年我们一起混过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二章那些年我们一起混过

()但人民大学,这可是宝庆市一中很久都未曾考上了的,听说当年龙少军考上了首都人民大学,消息传了开来,甚至惊动了宝庆市的市长陈子明。 如此爆炸的消息,即便是三年后的彭清清也时常从老师口里听说过这名叫龙少军的名字。 所以在听到曾虎清口中吐出龙少军三个字时,彭清清才忍受不住心中的好奇xing插话问道。 曾虎清先是看了眼萧朝虎,最后才把视线投到彭清清身上,笑了笑道:“是啊,不过,要说厉害的话,还是你萧大哥厉害,当年你萧大哥的成绩可是学校里最拔尖的哦,如若他没去参加啊高考,否则的话,说不定,那年的云中省高考状元可就是你萧大哥的”。 听了曾虎清这话,彭清清一下子愣住了,不久前,萧朝虎替她补习数学时,她已经被萧朝虎那变态的解题能力给惊吓主了,如今再从曾虎清口中听到这一消息,彭清清便变得有那么的一点不知所措起来了。 许久没见到萧朝虎,曾虎清心里面也有很多话想和萧朝虎说说,同样,萧朝虎也是如此,想和曾虎清好好的聊下。 毕竟和他关系很好的朋友没有几个,在这个世界上,人际关系很重要,如若想成就一番事业,没有一些信得过的朋友和兄弟支持,想成就一番事业那就是异想天开。 能融入萧朝虎的朋友圈子里,彭清清心底里还是觉得蛮高兴的,三人说笑着便走出了月星游戏厅。 依照曾虎清的意思,本想在宝庆市最好的三星级大酒店清风大酒店置办一桌酒席的,但萧朝虎却没同意,说太浪费了,又没有什么气氛,最后在彭清清的建议下,三人去了曾虎清所租的三室一厅。 在就是年代,游戏厅可是一个赚钱的行业,短短的年许时间,曾虎清就把当初投入的资金给赚了回来。 曾虎清所租住的房子离月星游戏厅不远,所处的位置也很便利,租房下面就是一个很大的商场,旁边不远处就是一个农贸市场。 那个时候能在市里面置办起一个游戏厅和有着自己的房子,在世人面前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了。 彭清清家里面虽然在萧家村说起来是很富裕,但相对于宝庆市里的那些成功人士来说,在他们那些位于宝庆市经济和权力地位金字塔上层的人眼中,可真的算不上是什么。 所以在见识了萧朝虎的朋友后,彭清清心中便起了些变化,虽然她不是一个嫌穷爱富的女子,但如若能在物质生活过的好点,是个女孩子都会这样想的。 看一个人不能看他的表面,得从和他交往的朋友圈子中来看,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和萧朝虎交往在一起的人,彭清清到如今虽然还只是见到了曾虎清,但从曾虎清身上看,透过曾虎清的言谈举止,彭清清还是能敏锐的感觉到曾虎清一直都是以仰望的态度在和萧朝虎说话。 彭清清虽然单纯,但不傻,和萧朝虎相处了这么久了,虽然知道他身上藏了不少秘密,也曾主动的去询问过,但萧朝虎显然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坦诚的跟她诉说,她也不再怎么探寻究底的去追寻。 眼见萧朝虎和曾虎清久别相逢,有很多的知己话要诉说,她便很聪明的静静的跟在他们身后, 走了没多久,三人就来到了曾虎清所租住的地方。由于平时只有自己一个人住,曾虎清家里没有什么备用的食物,是故,三人就在租房下面的不远处农贸市场买了些肉食和蔬菜。 因为冰箱里还摆着几箱啤酒,三人就没再买酒了。 单身男子所租住的地方就是凌乱,萧朝虎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彭清清显然是第一次见到,曾虎清一打开房间,入眼处,偌大的客厅里到处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乱物,黑sè的长沙发上随处可见一些杂乱的衣服,裤子,衣服,袜子。 偌大的圆桌上还没被唰过的碗筷,空余的啤酒瓶子也随意的点缀在那,给人一种散乱,不堪的杂乱错觉。 四十多平米的大厅如若收拾的整洁的话,那可以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但如今,被那杂乱的衣物,肮脏的碗筷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看到大厅里的散乱,曾虎清微微的苦笑了下,对彭清清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我也不知道会碰上你们,否则的话,我就会先收拾整理”。彭清清笑着道:“没关系,你们先找个地方说说话吧,我先去帮你收拾后,随后我就去给你们做饭”。 哪里能让客人这样的,还是你先和虎哥去我卧室里坐会儿,那里比这要干净些,等我收拾完后,做好了饭菜再来叫你们,曾虎清笑着道。 见曾虎清这样说,彭清清拿他没办法,只好用小手轻轻的捏了下萧朝虎,示意萧朝虎拿个注意。 和彭清清相处了这么久,自然知道她的xing格,她是那种外柔内刚的女子,一旦下定了决心,便不会那么轻易的改变的,再说他也确实好好的想和曾虎清好好的聊下,他可是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曾在星月河沙场答应过陈宏和黄晓英的,要帮他们解决掉星月河沙场的麻烦事的。 可是他毕竟刚回宝庆市没多久,对于宝庆市里面的势力划分不是很清楚。 如今见着曾虎清这个经常混迹于宝庆市的熟人,自得要好好的从曾虎清这了解清楚宝庆市的势力划分。 迫于彭清清小手的威胁和自己确实想了解宝庆市里面的势力,所以,最后,萧朝虎还是开口道:“曾虎清,清清说的对,你一个大老爷们,掺和这事干嘛,你还是和我去你卧室里好好说说话吧”。 眼见萧朝虎发话,曾虎清当然不再怎么好意思坚持下去,便答应了下来,和萧朝虎向自己的卧室里走了过去。 曾虎清的卧室大约二十个平米左右,摆了一张大床外,再加一张书桌,便没什么东西了,显得很是空旷‘. 卧室里确实如同曾虎清所说的,要比客厅里要干净了很多,两人分别了将近三年,上千个ri子没有见面了,自然有很多的话要说。 两人还是如高中时候一样,很随意的就躺卧在曾虎清的大床上,先是曾虎清跟萧朝虎说起这三年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然后就是曾虎清开始向曾虎清说起自己的事情了,对于曾虎清,萧朝虎自然不打算隐瞒,便一五一十的把这三年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从自己进入军队开始说起,于汗水洗练中学会了无数的军人技能,并因表现出sè,最后加入了华夏过最厉害的特种部队,于境外中东,欧美执行过国家最顶尖保密最高的任务。 对于其中的详情,萧朝虎并没有完全对曾虎清说起,毕竟作为军人,作为曾经最具有拥有荣誉感的军人,军人保密条例萧朝虎还是很清楚的去执行的。 说到最后,萧朝虎只是笼统的说自己因为在军队中得罪过红三代,这才不得已的从部队中退了下来的。 如此贴荡起伏的情节,听的曾虎清热血上涌,恨不得也曾追寻萧朝虎的脚步去亲身经历过。 过了好半晌,曾虎清才从那热血沸腾的场面中沉下心来,眼神炽热的看着萧朝虎问道:“那你杀过人么”。 对于十七八岁的青少年来说,热血和冲劲还未彻底被社会所磨练平,在他们那还未成熟的心里,杀戮和鲜血是他们最为向往的。曾虎清当然也不例外,再加上他和萧朝虎的关系又有那么的密切,所以他就毫不犹豫的问出声来。 看了看曾虎清那充满期待的眼神,萧朝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杀过,战场就是这样的,在那动乱不堪的地方,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 因为怕吓着曾虎清,萧朝虎也没敢细说,只是笼统的说了句杀过人,要是真的让他知道自己手中握有上百条人命,而且其中大多数人都是位于权力巅峰上的人。 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自己也早已经从那纷乱的地方退了下来,也不想再怎么去追忆。 但是有些事情压在心中,不向人诉说的话,那种憋屈在心中的感觉真的很让人难受,所以萧朝虎在碰见曾虎清时,还是把压在心中的事情给诉说了出来。毕竟目前来说,曾虎清算得上是自己最要好的兄弟了。 向曾虎清吐露出来后,萧朝虎感觉到自己心里似乎好过了很多,再也没有那种yin翳的感觉了。 似乎纠缠在自己心中已久的东西焕然一空。 曾虎清也不再是高中时候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少年了,这三年来混迹于宝庆市,并开了一个游戏厅,见识和眼光也开阔了不少,自然知道,萧朝虎能掏心窝子的把压在心中的秘密跟自己诉说,而且是在三年后两人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中。 由此可见,萧朝虎还是把自己看成最要好的哥们。自己当然也不例外,似乎这时,自己等人又回到了高中时候和校外人干架的时候情景,耳边似乎也弥漫着那句一世人,两兄弟。 这个话题因为牵涉到军队,曾虎清当然不好再继续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道:“回来后,有什么打算”。 萧朝虎道:“暂时我未有什么大的打算,先在我老家的一个名叫星月河沙场干着,等熟悉了行情后,我就打算开办河沙场和砖厂,你应该也知道,随着南巡首长莅临岭南,国民经济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我觉的,随着国民经济的逐渐增长,房地产这一行业将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