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宝庆市各方势力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三章宝庆市各方势力

()曾虎清听了萧朝虎这话后,仔细的思索了下,觉的萧朝虎说的很有理,这年头,经济确实发展的很快,就连身处在宝庆市这个偏僻的小城都能很清楚的感觉的到。 曾虎清点了点头道:“我觉的你这注意很不错,如若你要是缺少原始资金的话,只要你开口,兄弟我虽然不是很富裕,但这三年来,也挣了不少,金额大的话我拿不出来,但几万块钱我凑凑还是拿得出来的”。 这个时候的几万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此时的国家公务员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四五百块钱。 见曾虎清如此说,萧朝虎也很感动,自己只不过一句话,曾虎清就真的愿意拿出自己整个的家当来帮衬自己,能有这样的兄弟,是谁都会知足的。 萧朝虎道:“暂时我还不需要,但要是真有的有那么的一天,我会来找你,我们俩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想说什么谢谢的话,你有这心我记着”。 说着话时,萧朝虎指了指自己的胸膛。男人之间的感情不是女孩子所能想象的到,那种只有经历过这才能明白的。 顿了顿萧朝虎继续道:“你把宝庆市所有的势力给我说下,让我先熟悉下情况,毕竟如果以后要是产业做大的话,在宝庆市混饭吃,可能会有机会和他们打交道”。 高中三年,再加上毕业后在宝庆市待了三年,常年混迹于宝庆市,对于宝庆市各方面的势力,曾虎清还是很清楚的。 见萧朝虎如此问,曾虎清赶忙整理了下头绪道;“在宝庆市地下势力中,当然以李杰的红星帮和冯安华的中兴社最为突出,红星帮主李杰听说是从东北那边过来的,手下有着青木,破军,赤狐三个堂, 每个堂主下面有着数十上百人手,三个堂主中以破军堂堂主刘全身上最好,红星帮的江山有三分之一是他替李杰打下来的,也以他最深的李杰的看中,至于青木堂堂主李将来,却是因为和李杰沾点亲戚关系,才被李杰给提了上来的,此人yin翳好sè,但因很会讨好李杰,所以这才在红星帮占了一个堂主的位置。 至于最后一个赤狐堂堂主郭建国,也不是一个很简单的角sè,十数年来替李杰出谋划策,吞并了不知多少小的帮派”。 听到红星帮这个名字,萧朝虎忽地记起前不久曾和彭清清去龙凤溜冰场的事情来,那时的他在溜冰场门口教训了两个小混混,后来却因此事差点和红星帮的一个堂主冲突起来。 依照曾虎清所叙述的,那天自己在溜冰场碰见的那个带头的青年,从他那前呼后拥的排场来看,应该就是曾虎清口中所说的青木堂堂主李将来了”。 也只有他仗着李杰的名头才那么的猖狂和嚣张,萧朝虎如此想到,毕竟像那些追随李杰早年打下江山的元老才不会那么愚蠢的如此看中个人脸面,动不动就是数十小弟跟随。整的比市委书记莅临的动作还要大。 随着时代的进步,那些早些年涉黑的捞偏门的大哥级人物早就很知趣的漂白了身份,在华夏国这个特许的国度,涉黑的人再怎么势力滔天,一旦涉及到国家的利益,国家上层权力人物只要那么的动一动嘴皮子,再怎么有有实力的偏门人物也会灰飞烟灭。 因为早就认清了这一现实,萧朝虎这才没有踏足到这个黑暗的势力圈子中去,反而是选择了从头开始,正正经经的从社会底层开始拼搏起。希望凭借自己曾经在军队中学到的技能于这芸芸中中,替身边亲近的人搏一世荣华。 此时谈兴正浓的曾虎清显然没意识到萧朝虎在听到红星帮青木堂堂主李将来的名字后,开始变得思绪飘忽了起来,而是继续的说着道:”在涉黑势力中,除了本土冯岸华的中兴社能和李杰的红星帮相提并论外,其他的小势力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头来,冯岸华曾当过兵,于境外打过仗,是个沾染过血的退伍兵, 身手在涉黑势力方面中的各大帮派首领中可以算的是最厉害的一个了,听说当年他刚出道时,曾一个人追着拿着开山刀追着十数马仔狂奔几条街,他为人很讲义气,跟随他的那些早年兄弟,到如今他功成名就后,个个都获得了他丰厚的报酬,听说现在在宝庆市zhèng fu中,市公安局副局长孙立本也是他曾曾经在部队的连长“。 曾虎清为了能让萧朝虎弄清楚宝庆市各方面的势力,可是很卖力的整理头脑中所知道的那些资料。 作为曾经华夏国最厉害的部队龙牙特种部队出来的萧朝虎,自制力可真的要比一般的人要强大了不止一筹,思绪只是那么的一刹那间的飘忽,很快就把心思从李将来这个人身上收了回来,很用心的听着曾虎清的介绍。 像自己如今既然决定留在家乡替自己的姐姐萧若雪和女朋友彭清清搏一世荣华,对于市里面的这些涉黑的地头虫,萧朝虎自然得去花费心思去仔细了解。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经过千百年锤炼流传下来的话自然有着他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土壤滋润, 这里不比在外面,要是在他乡的话,萧朝虎自然没有兴趣去了解,但是在宝庆市,自己有着所要用生命去捍卫的人,那里能和在外面那样,什么事情都不用去关心。 曾虎清说完宝庆市涉黑方面势力最大的两个头头后,就把话题转移到宝庆市明面上主宰宝庆市数百万人口命运和前途的父母官身上道:”宝庆市仕途中分为两大派,一个是从外空降下来的市委书记田伟民,另外一个就是本土的市长陈子民,陈子民可是宝庆市土生土长的,从李子村的村长一步一个脚印,历经李子乡乡长,洞扣县县长,县委书记,最后坐到宝庆市市长这个位置,他的升迁经历可是宝庆市市民最值得津津乐道的话题, 至于宝庆市市委书记田伟民,究竟有什么背景,我也不是很清楚,道听途说过,他好像是从四九城中走出来的红三代,如若不是身后有滔天的势力帮衬,否则也不会在三十一岁这么小的年纪当选为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至于是否是真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陈子民这个名字,萧朝虎早就听说过了,像他这种土生土长的占据着宝庆市权力巅峰的人,萧朝虎再怎么两耳不闻窗外事,也会耳熟能详的,至于市委书记田伟民这个名字,萧朝虎却是第一次听见,他当年在宝庆市一中年念书的时候,市委书记还不是田伟民。 三十一岁的市委书记,正厅级实权干部,放在整个华夏国也不是很常见,可以说能在这个年龄段当选为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的人,前途可真的不是敢想象的了。 对于华夏国的官员结构,萧朝虎还是有那么的一点了解的,除了在建国初年外,那些红小鬼因为经历过从龙之功,才有可能在那么官居一地,成为一个地级市的最高长官, 曾虎清毕竟未曾出过远门,也没见过什么大的市面,但萧朝虎不同,他曾在四九城也待过一段时间,对于位于四九城的那些金字塔上层的大佬级别的几个世家门阀的阀主的名字,萧朝虎还是听说过的。 姓田,三十一岁,又来自四九城,该不会是开国元老田老的嫡系孙子吧,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进入了二十一世纪来,当年曾追随太祖爷的老一辈开国功臣存活下来的就没几个了,也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红sè家族了,政治也更加明主起来了,学院派,江南派,北方派系的各个大佬逐渐登鼎。 但那些存留下来的开国功臣所蕴含的势力岂能小瞧,时代再怎么变,但军队中的真正掌权者却是那些开国功臣所培养出来的,枪杆子里出政权,太祖爷的这话一直延伸到现在,党掌枪杆子,zhèng fu管政治经济,两者泾渭分明。 所以在听了曾虎清这话后,萧朝虎就打定主意,希望有那么的一天好好的认识下田伟民。 待曾虎清大体上把宝庆市各方势力讲解完后,萧朝虎这才向曾虎清问道:“杨占军这个人,你是否认识”。 杨占军,你说他啊,认识啊,以前还曾和他喝过几回酒呢,不过也没什么交情,曾虎清听了萧朝虎的话后回答道。 萧朝虎笑了笑道:“没什么交情就好,你还记的我刚才跟你说过的话么,我现在在星月河沙场做事,杨占军曾叫人过来捣乱过,我应承了星月河沙场的老板陈宏和他老婆黄晓英,答应帮他们解决此事”。 见萧朝虎如此说,曾虎清便仔细的把自己所知道杨占军所有的资料给说了出来,通过曾虎清的介绍后,萧朝虎更加清楚了杨占军的底细了,弄清楚了杨占军的天狼帮只不过是一个小打小闹的不入流的小帮派后,萧朝虎便打定主意,待自己在后天来宝庆市送彭清清上学的时候,趁机会就去把此事给处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