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怎么讨好彭清清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四章怎么讨好彭清清

()两人说说笑笑,说起了曾经的一些高中往事,忆起曾经的青chun年少,猖狂无知,说到高兴处,两人便开怀大笑了起来,晓了没多久,待两人彻底从那青chun年少的记忆中回复过来。 卧室外便传来了彭清清那好比黄莺嘀叫的清脆声音道:“饭菜我已经置办后了,你们俩先出来,去厨房洗个手,就过来吃饭”。 听到彭清清的说话声,这时的两人才想起自己的肚子好像确实有那么的饿了,便很快的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向大厅走了过去。 萧朝虎和曾虎清那个说笑了半天,两人都是长身子的年轻人,体能消耗的很快,没过多久i就感觉到饿了,如今你闻道客厅里传来的阵阵饭菜香,哪里还抑制的住,听到彭清清已经把饭菜给置办好了,赶忙从床上走了下来,往客厅里走去。 经过彭清清的小手收拾后的客厅,早已无当初的冷乱和肮脏了,如今客厅里已经焕然一新,甚至连房间里的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起来。 两人依照彭清清的吩咐,先在厨房里洗了下手,然后,曾虎清这才从客厅的角落里拿出两瓶青岛啤酒。 彭清清是个女孩子,不怎么会喝酒,萧朝虎也不怎么勉强,只是让曾虎清给她拿了瓶饮料。 彭清清家境在萧家村算得是是最好的一户了,从小到大,也没在物质上是受到过什么委屈,也没干过什么劳累的农活,但因从小就受到母亲贤惠的影响,彭清清倒对女孩子该学会的事情倒一件也没落下,在母亲钱淑芬的耳濡目染下,除了学会刺绣外,还烧的了一手好菜。 那个年代的女孩子可不比现在的这些非主流的九零后,除了叛逆之外就什么也不会。 萧朝虎自然的坐在了彭清清身边,曾虎清便挨着萧朝虎坐了下来,看着四方桌上那sè彩夺目,溢彩流连的jing致菜肴,虽还未曾入口,但从桌子上菜肴散发出来的香味,已经引诱的萧朝虎差点流下了口水。 坐在他身边的彭清清见到萧朝虎那模样,心中觉的也很是欢喜,对于女孩子来说,自己所做的饭菜能得到自己所在乎的男子满意,也是一件值得很高兴的事。 于是看向萧朝虎的眼神也温柔了很多。 萧朝虎本来已经有点饿了,现今又看到如此jing致的菜肴,加上伊人又陪伴在身边,顿时胃口大开,拿着筷子就夹起桌子上的菜肴开始大吃了起来。 曾虎清也是如此,见萧朝虎动了筷子,也没再怎么矜持,于是也就跟随了起来,拿起筷子向桌子上的菜肴夹去。 萧朝虎和曾虎清的吃相都不怎么好看,仿佛是刚被从牢房里放出来的饿鬼般,几天都没吃过饭似的,相对曾虎清和萧朝虎的狼吞虎咽,秋风扫落叶般难堪的吃相外,彭清清吃饭的时候可要淑女多了。 萧朝虎和曾虎清两人先是吃了一碗饭垫了下肚子后,这才拿起桌子上的啤酒对饮了起来,没过一会儿,两人的啤酒瓶子中所盛满的酒已经见底了。 因为难得和萧朝虎碰面,曾虎清待两人的啤酒喝完后,又从箱子里拿出四瓶啤酒开始对饮了起来。 见着两人像长不大的孩子般互相对吹着啤酒不肯认输的情景,彭清清笑了笑,没怎么做声,只是静静的看着萧朝虎,间或的替萧朝虎和曾虎清那偶尔的盛上两碗饭。 看着彭清清那贤惠的样子,喝了不少酒的曾虎清便开始羡慕起萧朝虎起来,虽说自己身边也曾有过不少漂亮的女孩子,但这些女子与眼前的彭清清比较起来,却还是有那么的不足。 对于男子来说,女孩子的相貌虽然说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但女子贤惠,善良,温柔这几种xing格却让男子更加沉浸在其中。 毕竟再美丽的容颜也抵不住岁月这把无情的刀,但贤惠,温柔,体贴,善良这些女孩子身上所独有的魅力却不会随时间的变更会有所消失。反而会在时间的沉淀下更叫具有韵味。 自己最好的兄弟能有这么优秀的女孩子陪在他身边,自己心中很是为他高兴,但间或间心中还是有那么的一点失落,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碰见这么优秀的女子,和她相伴着走过这一生。 喝到最后,萧朝虎和曾虎清便和尽了兴,便也没在怎么喝下去了。 待萧朝虎和曾虎清喝酒喝最后,彭清清便起身给萧朝虎和曾虎清倒了两杯醒酒的浓茶,酒足饭饱后,彭清清便去厨房里忙碌去了。 看着彭清清那曼妙的身影消失在两人视线中,曾虎清便羡慕的开口道:“虎子哥,真羡慕你能拥有一个如此漂亮贤惠i的女朋友,当年高中时候,我和龙少军还曾担心过你呢,现在想来,还是觉得不怎么真实,也许当初毛云烟的拒绝是一件好事”。 听到曾虎清提到毛云烟这个名字,萧朝虎便叹息了声,从口袋里掏出两根jing装白沙,递了一只给曾虎清,然后才把剩下的一根叼到嘴边,打开打火机,先是给曾虎清点燃,然后才把自己嘴边的香烟给燃着,猛吸了一口道:”也许吧。命运这东西真的看不怎么懂,当年我也曾为毛云烟彻夜辗转不安过,以为没有了她,我的天空便昏暗一片,可那知道,三年过后,如今清清答应做我女朋友后,我便再也不曾在梦中见过毛云烟的身影了,就连她那张曾让我夜不能寐的脸我也记忆的不是很清楚了“。 听了萧朝虎这话后,曾虎清同意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曾经的青chun年少,猖狂无知毕竟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也慢慢长大,更加便的现实起来了,也更加开始变得珍惜眼前的人来了“。 谁都曾年轻过,谁都曾无知过,但人终究会长大,终究会成熟,终究会该承担起的责任也会承担起来。 看着手中的香烟的烟圈逐渐在客厅上空消失,萧朝虎先是看了看厨房里忙碌的彭清清一眼这才笑了笑道:”能够得到清清的青睐,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了,为了她,为了我的姐姐萧若雪,我定会努力的发展下去,让他们过上好的ri子的,哦,对了,曾虎清,那个叫尹黛兰的女子还和你有联系么“。 尹黛兰这个名字当年可曾是宝庆市一中所有男子心目中最值得谈论的,那时的她无论走到那,都会引起一片sāo乱,作为宝庆市一中的校花,不仅歌唱的好,舞蹈跳的好,本身所具有的魅力也很不一般。不过,最终,还是被曾虎清以无赖的手段给俘虏了芳心,成为了曾虎清名义上的女朋友。 那时的尹黛兰在宝庆市一中,基本上没有那一个人不知道她的名字的,即便是在三年后的宝庆市一中,说起尹黛兰这个名字,还是会让很多人记得。 听到尹黛兰这个名字,曾虎清苦笑了一番,有点jing神不那么景气的道:”在你走后没多久,我就和她分了,好像高考后,她考上了首都的zhong yāng艺术学院,如今我也没怎么和她联系“。 见曾虎清兴趣不是很高,萧朝虎便没再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了,而是劝慰了一句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凭借你现今的条件,我相信,你若真心去追求一个女子,找个比尹黛兰要好的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萧朝虎也不是怎么会安慰人,但见曾虎清神情落寞。还是说出了这一番话。借以来抑制曾虎清新中淡淡的失落。 曾虎清自然知道萧朝虎的心意,心中暖暖的,便也没怎么说话,在这个世界上,只要在社会上拥有地位,还怕没女孩子喜欢么,再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子难道不好找么,更何况如今自己也混的不是那么悲惨。 被萧朝虎开导了下,曾虎清便把那因听到尹黛兰这个名字刚升起来的淡淡失落感给强压了下去。 待萧朝虎和曾虎清把手中的香烟燃到只剩一小截时,收拾好厨房里的琐屑事情后的彭清清便笑靥盈盈的走了出来。 萧朝虎和曾虎清见彭清清走了过来,便停下了正在谈论的话题,以前那些早就过去的风花雪雨,萧朝虎也不想让彭清清知道,虽然说自己和毛云烟之间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但女孩子毕竟心眼要比男子小,如若当初那些根本未曾发生过的事情传到彭清清耳中,引起了什么不好的误会,到最后受到折磨的还是他萧朝虎。 萧朝虎和曾虎清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傻的在彭清清面前露出什么风声来,见彭清清走了过来,萧朝虎就站起身来,向彭清清走去道:“清清,今天真的是辛苦你哦了,你做的饭菜真的很好吃,长这么大我可还是第一次此吃到这样的美味佳肴”。 嘴巴上很是甜蜜的奉承彭清清,心底里却在暗暗的说了声,姐,对不起了,为了能够给你早ri把彭清清拿下做你的弟媳妇,我只有对不起你这些年来替我做的那些美味了。 彭清清得到萧朝虎的赞美,心底里虽然很是欢喜,但当着萧朝虎的朋友曾虎清的面,彭清清还是有点矜持的道:”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又不是没吃过若雪姐做的饭菜,比起若雪姐的厨艺,我还是有自知自明,有着那么一段距离的差距“。 萧朝虎心中虽然很是赞同,但嘴中可不能这样说出来,而是以很肯定的语气道:”这可我没觉得,在我眼里,还是清清你做的饭菜最好吃,这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觉的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