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陪着彭清清逛街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五章陪着彭清清逛街

()听到萧朝虎这话,曾虎清可真的是大开眼界了,以前和萧朝虎在一起,从没怎么见萧朝虎和女孩子说过什么话,还以为萧朝虎不怎么会讨好女孩子,可从现在他对彭清清说的那些话和脸上所流露出的表情来看,这哪里还是那个面对着女孩子木讷不知所措的人,这明明是一个经常混迹于花丛中脸皮比城墙还要厚的老手了。 一句很平常的夸奖女孩子的话,可在萧朝虎那复杂的表情和那略带深厚感情的语气里渲染出来的感染力还是那么的让人很容易就相信了他的真诚。 要是曾虎清这心里话落到萧朝虎耳朵里,萧朝虎定会大声的大喊冤枉的,以前你的他确实在面对这女孩子时,有那么的一点木讷,可也没曾虎清想的那么的不堪。 更何况这些年来,他确实没怎么和女子说过这样的话,只不过是这几天在姐姐萧若雪的教导下,学了几招追女孩子的高招,她姐姐曾提点了他几句说,追女孩子,无非就那么的几点,胆大心细脸皮厚。 对于姐姐萧若雪的话,萧朝虎向来就把他奉之为真理,再加上他确实很在乎彭清清,也很希望经常看到彭清清的笑容,所以萧朝虎便彻底放下了自己以前自以为是的所谓男子尊严。 见萧朝虎此时的模样,似乎就如同沐浴在佛光中,正五体投地向着佛祖朝圣,那语气真诚的就连最先进的测谎仪也探测不出来,那丰富的如海洋般的神情就连曾在纽约获得过最佳金马奖的演员也自愧不如。 彭清清先是那么的矜持了下,接着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悦,娇笑出声来,似小女孩子般问道:“真的么,在你心目中,我真的有那么的好么”。 那当然啊,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问我身边的铁哥曾虎清,看我有没有说过什么谎话,萧朝虎如是道。 见萧朝虎把自己拉出来做挡箭牌,曾虎清和萧朝虎相处那么久了,自然知道萧朝虎的心意,神情很是庄重的道:’嫂子,我可以向你打包票,萧朝虎说的是真的,比珍珠还要真,我们同学三年,我可从没见他和那个女孩子说过话“。 曾虎清为了让萧朝虎在彭清清心目中的光辉形象更加高大了起来,自然就拼命的替萧朝虎脸上贴金,可就因为太过拼命,反而在言语中留下了漏洞。 曾虎清这话刚一从口中道出,萧朝虎就觉的坏事了,果然,刚开始时,曾虎清所有的话还只进行到一半时,彭清清脸上还是充满了欢喜和有愉悦,可听到最后一句萧朝虎从没和女孩子说过话,彭清清的脸sè就稍微的变了变,不过很快又恢复到原来喜庆的样子。 彭清清的脸sè虽然变化的时间不到那么的一秒钟,但此时的萧朝虎一直把视线投放在彭清清的脸上,当然很快的就察觉到了,赶忙补救道:”清清,没听曾虎清在那里胡乱吹捧我,实际情况是这样的,高中时候的我,为了能让我姐姐萧若雪在以后的ri子里生活的好一点,自然就把心思放在了学习上,再加上我那时xing格有那么的一点孤僻,和人不怎么爱交往,所以没怎么收到异xing的青睐“。 听了萧朝虎这番话后,此时的曾虎清这才反应过来,似乎自己有点吹的太过了,青chun年少,正是对异xing身体结构最感兴趣的时候,朦胧情怀似梦如画,谁都曾经历过那个阶段,正处于花季的彭清清自然很是清楚,可自己为了能让萧朝虎在彭清清面前的印象更加高大些,却吹出了这样的一个不着边际的谎话来。 曾虎清有点尴尬的笑了笑,便没怎么再自作主张的替萧朝虎吹捧了。 看着曾虎清那英俊的脸庞上露出那尴尬的似笑非笑的笑容来,彭清清先是看了一眼有点不安的萧朝虎,忽地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道:”我可还未曾小气到那个地步,再说我吃醋也不会吃到那上面去了,放心吧,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看到彭清清笑出声来,位于客厅里的萧朝虎和曾虎清两人同时把那刚刚快要跳动到心口的不安心收了回来。两人同时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见彭清清这么说,萧朝虎便伸出粗糙的大手握着彭清清的纤纤小手道:”清清,能够遇见你,认识你,得到你的青睐,这是我萧朝虎这一辈子觉的最幸福的事情,至于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等那么一天,我真的能解开心结的话自然会更能说“。 看着萧朝虎眼里流露出的炽热感情,彭清清低声应承了一声道:”我等着你“。 和萧朝虎相处了这么久,自己就是被他身上所蕴含出来多种人格魅力所感染,也曾想多次向他打探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不一样的故事,可每一次,都是被萧朝虎找借口给转移了话题。 如今,亲耳听见萧朝虎给了自己的承诺,彭清清便彻底的放下心来了,默默的看着萧朝虎。一时之间,客厅中便充满着信任和温馨的气息。 在人的一生中,有时候承诺真的一点也不值钱,但有时候,却比真金还要值钱,古人也曾说过,千金一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可见在有的人心目中,诺言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按现在这个社会上的道德准则来说,萧朝虎算不上是一个好人,在他这前半辈子中,也曾说过不少谎话,但这并不能代表他是一个讲话不算话的人。 能够给彭清清许下这个承诺,萧朝虎也是在心里思索了很久的,人生一世,草木一chun,匆匆数十年的尘世中,能够遇见一个自己喜欢并很有希望陪着自己走过剩下半辈子的时间的女子,萧朝虎也不忍心再欺瞒下去,虽然自己曾经的经历有点血腥,但如若自己就这么隐瞒下去,确实对彭清清不怎么公平。 但现今的他还是因为受到心中那所谓的大男人准则所制约,更重要的是不想让如今单纯的彭清清过早的接触到社会的黑暗面,所以萧朝虎还是只能把那些曾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给隐藏了下来。 人xing本就复杂,在这个世界上,谁也替代不了谁,也不可能从这个世界上找出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出来。 过了好片刻,萧朝虎这才从思索中回应了过来,温柔的对着彭清清道:“听说宝庆市中心广场一到了夜晚,就会变得很好玩,现在也快六点了,我带你去中心广场玩下好不”。 彭清清虽然看起来很有女子魅力,可毕竟才十六岁,还未脱离小女孩子爱玩的心xing,以前,因为没有信任的人陪着,没怎么和异xing朋友去过中心广场那玩过,现今听到萧朝虎这样说,便没怎么拒绝。 萧朝虎待彭清清答应了后,就向曾虎清问了句,问他去玩不,曾虎清本来也想跟随萧朝虎和彭清清一起去玩的话,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应承。 萧朝虎和彭清清好不容易有时间单独在一起,自己可不能就那么的跟上去,于是便借口自己晚上还有事情,萧朝虎见曾虎清如此说,便没怎么勉强下去。 宝庆市中心广位于南城门口不远处,向来就是年轻人玩耍的地方,这里有着很多好玩的东西,有着台球桌,乒乓球桌,还有唱歌的,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充斥在这。 此时虽然还刚过六点钟,但人流已经开始变得很是密集,穿着靓丽衣服充满青chun活力的年轻女子行走在中心广场,替这注入一道道青chun活力。 中心广场灯火通明,三教九流的人充斥其中,但大多数的人还是很自然的守着规矩,即便是那些混杂在人群中的小混混,见着漂亮的女子,也只是那么的在嘴上占占便宜哦,也不敢轻易动手。 毕竟这里是公共场所,谁也没有胆量在这里胡闹。人流密集,摆着地摊的人所赚的收入也会不断增加,收入增加了,那些摆着摊子的人脸上便流露出欢快的笑容来。 萧朝虎和平彭清清走在中心广场的街道上,因为即将开学,中心广场上便多了很多学生,大多数的学生都是成群结队的走在一起,像萧朝虎和彭清清这样成对的走在一起的人也不少。 总的来说,中心广场从表面上看来,还是是喜乐盈盈的,萧朝虎和彭清清走在一起,偶尔也会引来不少男xing羡慕的目光,但如今的萧朝虎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要是放在眼前,被人这样注视着,彭清清心底里还会有那么的一丁点不高兴,可现在,跟随这萧朝虎,彭清清也练就了一番很好的容忍本事,基本上开始对那些投往在自己身上的实现无视了。 萧朝虎和彭清清走走停停,偶尔彭清清看中什么jing致的小物品的话,萧朝虎便会毫不犹豫的替彭清清买了下来。彭清清挽着萧朝虎的手,很淑女的跟随着萧朝虎的脚步。 一路走了过来,街道边到处摆满了小物质,有风铃,草戒指,风筝,。。。 如此之多的小孩子物件和很受女孩子喜欢的小物件就那么随意的摆放在铺着一层布料上面。 来着里玩的大多数是学生,他们身上当然不会有很多钱,所以这里摆置的东西都不是很贵,依如今萧朝虎的财力,萧朝虎还是能买的起,再加上彭清清也不是很贪多,只有她觉的喜欢的东西,她才会停下来看看。 以前萧朝虎一个人的话,感觉来这压马路觉的一点意思也没有,可如今,有着彭清清相陪,萧朝虎到发觉自己并不怎么讨厌压马路,反而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