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套住你我一辈子的幸福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六章套住你我一辈子的幸福

()彭清清放开了搭在萧朝虎手中的手,因为地摊是摆在地面上,彭清清不知似看中了什么东西般,就蹲下身子,从那地摊中拿起了一对戒指,戒指很漂亮,纯白sè的,样式也很新颖,彭清清一看就喜欢上了。 萧朝虎见彭清清神情欢喜,便开口向那中年妇女摊主问道:“老板,你这对戒指卖多少”。 这个时候的人大多数还是很淳朴,卖东西都不怎么哄抬价格,不像是在后世,如有看见你看中某一样东西,卖东西的老板就会往死里抬高价格。 那中年妇女先是看了看彭清清手中的那对银白sè的戒指,然后才道:“这对戒指虽然样式新颖好看,但是仿制的,不是纯银的,你小两口若是喜欢的话,大娘我就按进货价一块钱卖给你们”。 听了那大娘的话,彭清清脸颊微微一红,但也没怎么解释,神情带点少女的羞涩。 萧朝虎便从身上掏出一块钱递给了中年妇女,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拉着彭清清从大娘的摊位上走了出来。 从摊位中出来了之后,彭清清便把那对戒指中女款递给了萧朝虎,见彭清清欢悦的神情,萧朝虎自然知道该怎么办,就从彭清清手中接了过来,右手拿着戒指,左手握着彭清清的纤纤小手,往彭清清的右手尾指上套去,待戒指套在彭清清的右手尾指上后,这才深情的低下头小声的在彭清清耳边道:“清清,天长有多长,地久有多久,我从不想知道,我要求很低,只希望能用这枚戒指套住你这一生,同时套住我这一生的幸福”。 听了萧朝虎这话,彭清清心中泛起了莫大的惊喜,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感,转过头来,小嘴就向萧朝虎的嘴唇亲了过去。 轰的一声,萧朝虎如同置身云端,整个人就那么的飘啊飘,幸福的找不到东北,还没待萧朝虎来得及回味,彭清清就从萧朝虎身上退了回去。 看着萧朝虎那傻傻的样子,彭清清嫣然一笑道,这是奖励你的。 这是那跟那,自己还未来得及体味到彭清清那柔软嘴唇上传过来的味道,自己的初吻就这么没了,这该死的老天,怎么就不提醒下我,让我早点做好准备,萧朝虎在心中暗暗的悱恻着这作恶的老天爷。 虽然很是可惜,但毕竟和彭清清的关系又进了一步,这也还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萧朝虎只的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道。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么多年来风雨同济,一路上走了过来,有过欢喜也有过悲伤,有过别离,也有过相聚,能在这芸芸众生中,万千世界中凑巧相识,这种缘分真的很是难得。 看着身边靓丽可爱的一塌糊涂的彭清清,萧朝虎心中万分感概,上天还是公平的,给你关闭了人生中的一道门,却又在你蓦然回首万分失意的时候偷偷的给你打开另一道门。 正如同维拉亚极所说,在这茫茫人生中,我总能越过众多的肩膀看见你的身影,这不知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无奈。 也只有经历过那种令人难以无法忘怀的事情才能道出有情人心中的那种心酸与沧桑,对于维纳亚极这话,萧朝虎也很是认同。 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每个生存于世的人一生中所走过的轨迹是不同的,也许在你眼中,是一种幸福,但在旁人眼中却变成了一种笑话。 对于自己这前二十年的时光,萧朝虎还是觉得很满意的,虽然上天夺走了自己的父母,但却让萧朝虎认识了彭清清和萧若雪,萧朝虎是个知道感恩的人,从不觉得自己生于草根阶层,而变得怨天恨地。 人不能选择自己的降生之地,但能选择自己生下来后所要走的人生轨迹,人分为三六九等,有些人一生下来就位于社会权利的最高端,但有些人一生下来就处于市井之中。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平等的,经历过这么多年的时间磨练,萧朝虎自然是很清楚,但身为一个男子,有着自己必须该承担起来的责任和义务,所以萧朝虎从小就抓空心思,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以期能于这俗世红尘中过的好一些。 如若不是,当初他也不会选择退学,投身军旅之中,可惜的是,毕竟自己出身草根,没有世家子弟一生下来就具有的庞大资源和人脉,在这红尘中讲究人脉资源的现实中,他还是不得不从部队里黯然退了下来。 如今的萧朝虎也变得现实了起来,虽然说他身上具有百人敌的武艺,但随着社会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个人武艺于这尘世中没有太大的用处,看着眼前彭清清欢笑的模样。萧朝虎心底里暗地做出了决定,自己得尽快强大了起来,如若不然,一旦碰到什么突发事情的话,自己就没有什么能力保护的住自己身边的幸福了。 喜笑盈盈的彭清清当然不会明白萧朝虎心中的想法,像她这种还未曾踏入社会的单纯女孩,在她的小心思里,社会是美好无暇的,能够和自己所在乎的人相处在一起,就已很幸福,根本就不会去考虑那些烦心的俗事。 萧朝虎甩了甩自己的头,让那些烦心的事情不再出现在自己脑海里,向前一步,牵起了彭清清的手笑着道:“清清,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体会到人世间最动人的感情”、 见萧朝虎嘴中吐出这话来,彭清清默然了半晌,便把头靠在了萧朝虎身上,过了好一会儿,也有点动情的道:“萧大哥,我也是,能够认识你,并能做你的女朋友,我也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这个世界上最难消受的就是美人的恩宠,如若不然,当初的周幽王也不会为了妲己嫣然一笑,而烽火戏诸侯了,吴三挂也不会因陈圆圆冲冠一怒而让清军铁骑入关。 闻着彭清清身上那少女呼出的气息,还是她身上传来的阵阵柔软触觉,萧朝虎忽地想起姐姐萧若雪曾教给自己讨女孩子芳心的秘诀了,于是便毫不犹豫的把嘴凑到彭清清的耳边,柔声的道:“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这话究竟是谁说的,萧朝虎记的不是很清楚了,但不知为何,此时脑海里就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这话最早出自话本刘三姐的台词中,这么耳熟能祥的话,像彭清清这种喜欢阅读书籍的女子,自然是从书本中看到过,当初也曾为这话而深深的忧伤过,如今再次听到这话从萧朝虎嘴中道了出来,彭清清还是很被感动了一把,只觉眼眶一阵湿润,大而明亮的眼睛中便顿时充满了水雾。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曾借贾宝玉的口说过,女子都是水做的,这话以前萧朝虎还不曾怎么相信,毕竟在他的眼里,姐姐萧若雪一向坚强du li,从为曾在自己面前露出过女孩子柔弱的一面,更不要说在他面前落泪了,再加上他后来加入中国最厉害的部队,常年在境外执行秘密任务,更加没机会见到女孩子柔弱的一面了。 可如今看到彭清清柔弱让人怜惜的一面,萧朝虎自是很为认同,觉的古人诚不欺我,但眼见彭清清双目中充斥水雾,萧朝虎还是觉的很疼心,他赶忙伸出手来轻轻的替彭清清擦拭掉眼角边的泪水,然后立马转移话题道:“清清,我记的当年你可是很喜欢唱歌,难得碰见今天这样的好ri子,我带你去唱歌咋样”。 见萧朝虎如是说,彭清清便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下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宝庆市中心广场的人流量就越来越密集了,人一多,夹杂在人流中品xing不怎么好的年轻男子便多了起来,加上此时中心广场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比较多,那些j夹杂在其中的小混混便开始不怎么安分起来,趁着人多,开始占起女孩子的便宜来。 一时之间,人群中不时的响起年轻女子的责骂声,为了不让彭清清被别的男子占到便宜,萧朝虎就紧紧的把彭清清保护在怀中。 靠在萧朝虎身上,闻着萧朝虎身上传来的男子气息,彭清清心里只觉被一阵暖流所流过,暖洋洋的,感觉到很踏实,被人呵护和怜惜的感觉真的很不错,此时的彭清清忽地生出一种和萧朝虎就这样相依相偎到天荒地老的念头。 望月阁成立于建国初年,那时候的华夏国内忧外患,外有列强欺辱,内有军阀割据,到处都是战乱,位于云中省的宝庆市当然毫不例外的受到波及,成年男子战死于沙场,年轻的女子所受到的苦难也不是那么好受,亲人抑或丈夫经久不见消息,存活下来的士绅阶层便筹资修建了这个望月阁,用来给那些战死于沙场的男子有个立足之地。也让后人有个凭吊的场所 数十年的历史遗留下来,望月阁便成了宝庆市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了,望月阁位于中心广场的最外围,占地约有三百亩,依城墙而建。仿古韵味很足,分为上下两层,周围是假山,河流,亭台阁楼错综有致,四季常青的花草树木点缀于此,给人一种很安逸的感觉。站立于望月阁二层,放眼望去,整个宝庆市的风景便置入眼前。 九六年初的时候,宝庆市还未有正经唱歌的迪吧和歌舞厅,如若起了兴趣的话,想唱歌的人便会来望月阁下面的露天歌场,萧朝虎和彭清清还未曾走到望月阁,望月阁下方就传来一把好听女子的歌唱声。 这女子显然不是业余级别的,歌唱的比原声还要好听,听到这把好听的声音,萧朝虎便带着彭清清向那声音的发源地挤去。 仗着身子强壮,萧朝虎即便是带了彭清清也很容易的就挤进了人群,占据了一个视野比较宽阔的好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