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萧大哥清清也会吃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七章萧大哥清清也会吃醋

()由于此时,聚集在此地的人口颇多,萧朝虎又因想占个好的位置,一路走了过去,自然就会与人有过碰撞,刚开始时,那些被萧朝虎挤压到边缘去的人还yu张口大骂,但在看到萧朝虎那一米七八的身高和强壮的身体后,就很知趣的把嘴巴给闭了起来。 场上唱歌的女子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身材很是颀长,身高约一米七左右,脸上化了淡淡的妆,一张脸很是jing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唇红齿白,脖子上挂着一条纯白sè的项链,jing致的耳垂旁穿着耳洞,穿针上挂着小巧的装饰品,乌黑的满头青丝随意的披在肩膀上,纤细的腰肢不堪一握,胸脯鼓鼓涨涨的,随着她唱歌的时候间或的晃动,穿着打扮很是时髦,长得很是好看,于这个偏僻的小城很是少见。 用句后世网络上很经典的话来说,那就是童颜 巨 ru,对男子的杀伤力很是强大。 在场的大多数是些年轻的男女,看到这么极具魅力的女子,大多数男的是情不自禁的猛瞪着那女子的胸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萧朝虎自然也不例外。视线眨也不眨的就投到了那场上女子波涛汹涌的胸脯上。 站在萧朝虎身边的彭清清见着萧朝虎此时的模样,小心思里便不那么的知味了,小声的冷哼了一句:“男人真不是一个好东西”。 见身边的姑nǎinǎi生气了,萧朝虎哪里还顾得上场上那女子,立马就把视线从那女子身上收了回来,投放到彭清清身上,低声赔礼道歉道:“清清,不要生气了好不,在我眼里,你就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有你在我身边,其他的女子在我心里就他妈的全是缥缈虚幻的浮云,一百个她加起来,也抵不过清清你的一根小手指头”。 现在的萧朝虎可是学乖了,脸皮也在磨练中变得越来越厚了,这么肉麻的话就那么冲口i而去。 处于恋爱阶段的男女果然不是有一般的人能够想象的到的,这些旁人听了差点连饭也吃不下去的肉麻话,可处身于其中的人却百听不厌。 彭清清也不是真的很生气,只不过是气不过萧朝虎长时间把视线投放在其他的女子身上,见萧朝虎如此说道,便很快的就不生气了, 女孩子的心思真的很难猜,就如同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心中虽然已经原谅了萧朝虎,但嘴上还不是不肯放过似的道:“既然我在你心中这么完美,那为何你还那么一动不动的瞪着人家,好似就想把人家过吃了似的”。 这话可不怎么好回答,萧朝虎正费力的转动着念头时,恰在这时,场上的那女子已经唱到了最后一句,场上也响起了热烈般的掌声,趁着这空闲段,萧朝虎低声的在彭清清面前道:“清清,我向上去唱首歌,但唱完歌后再给你答复”。话一刚落口,还没待彭清清反应过来,萧朝虎就向场上走了过去。 萧朝虎拿起话筒,凭借着以前在部队所学到的伪装技能,很是自然的张口就道:“下面就由我给大家唱首歌,这首歌送给我最在乎的人,希望你每天快乐幸福”。 萧朝虎用手示意那点歌的老板更放磁带,没过多久,萧朝虎就和着dvd中的带子唱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里,你长的这么美丽叫我不能不看你,看不到你我就迷失了自己,好像牵你的手,走过风风雨雨,有什么困难我都一直陪着你,直到天荒地老,直到天长地久,直到爱的路上只有我和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里,你长的这么美丽叫我不能不看你,看不到你我就迷失了自己,有时候你很调皮,总是让我着急,一颗心总是为你跳个不停,只要一闭上眼睛,总有千万个你,你的影子总是充满在我脑海里。不能够不想你,也不能够忘记你,总是在梦里看见你。好想对你说,我真的很爱你,对我的心不要再怀疑.。。。。 萧朝虎的歌喉并不是很好,也不是唱歌的料子,唱着唱着,他便想起了曾和彭清清一起相处过的事情来,感情便更加炽热起来, 听着萧朝虎那略带忧伤旋律的歌声,被夜风吹过的岁月,那些曾经让人心醉的朦胧情怀,似乎于此刻缠绕在在场的所有男女心中,当你容颜逐渐在岁月的洗涤中慢慢褪sè的时候,谁还能曾记忆到你那年初见你时候的惊艳。谁还能记得那年的那个只为能与你多相处一秒,苦苦的于白雪中站在你宿舍中傻傻的等候你的那个他。 那些年我们一起度过的ri子,那些让我们欢喜却青涩的脸庞,那些我们似青橄榄的羞涩初恋,那些因为只为与心仪的人多说一句话而欢喜整天的画面。随着萧朝虎的这首歌和一一开始闪现在众人脑海中。 萧朝虎虽然没有唱出原汁原味,但却唱出了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那份被隐藏已经的心动, 站在下面的彭清清痴痴的望着夜风中那个站在台上歌唱的男子,心里顿时充满了酸甜苦辣,这么多年来,还未曾有个男子这样对待过自己。 人是感情动物,这个世界正因为人类具有了别的生物未曾有过的丰富感情,这才能位于万物的最高层。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里,每到夜晚就来看你,你长的这么美丽,叫我不能不看你,看不到你我就迷失了自己,只要一闭上眼睛,眼里就是千万个你,好想牵你的手,走过风风雨雨,无论有什么困难,我都陪着你,直到天荒地老,直到爱的路上只有我和你。。。。 唱着唱着,下面便有不少的男女被萧朝虎的歌声所感染了,不由自主的和着曲子陪同起萧朝虎唱出声来了。随着众人的合唱,不一会儿便引来了宝庆市中心广场的人的注意,越来越多的人便拥向了萧朝虎所在的地方去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向自己这边涌向了过来,萧朝虎因为担心彭清清受到人流的拥挤,还没待这首歌落下帷幕,萧朝虎便放下了手中的话筒,向彭清清走了过去。 随着萧朝虎的走到彭清清身边,在场的众人视线便落在了彭清清的身上。待萧朝虎走到彭清清身边的时候,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cháo水般的掌声便响了起来,久久未曾停顿。 九六年的时候,宝庆市里大多数的人还是善良单纯的,还未曾被改革开放过后所带来的后遗症给冲击到,再加上在场的大多数的人都是年纪偏小的少年男女,此刻的他们中也有不少经历过那些羞涩清纯的淡淡的初恋,所以在看到萧朝虎和彭清清这对金童玉女后,都很自觉的以掌声来祝福他们。 昏暗的灯光下,映照着彭清清的如花娇颜,萧朝虎先是向彭清清笑了笑,然后这才道:“小丫头,我唱的还可以吧”。 看到站在自己身边不远的萧朝虎,彭清清这次没再和萧朝虎顶嘴了,而是温柔的笑了笑道:“还可以,看你刚才的表现还不错,我就不再追问你刚才的事情了”。 眼见自己又逃过一劫,萧朝虎便也彻底安下心来了,以前的他因为没有父母陪伴,xing格有点那么的不怎么正常,再加上自己心中也未曾有过值得牵挂的女子,xing格很是孤僻,冷漠,也不怎么去注意别人的感受,可如今因为有了彭清清,心中便多了份牵挂,随着和彭清清的不断相处,受到她的不断影响,萧朝虎的xing格也变的正常了起来。 正以为太过在乎彭清清,所以萧朝虎就舍不得彭清清受到半点委屈,因为此时的彭清清已经成为了他jing神上的神邸,容不得别人插下半点手头来。 这是一种很病态的感情,已经彻底超过了世俗的男女之情了,不过,此时的萧朝虎可能连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萧朝虎笑了笑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走吧,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我看你也不愿意上去唱歌,再说时间也不是很早了,我们俩也该回家了”。 彭清清低声的应承了一声,算是答应了,萧朝虎把唱歌的钱给了那老板,就带着彭清清往人群中走了过去。 众人看着萧朝虎和彭清清的视线消失之后,这才低声交谈起来。 八卦向来就是年轻男女的最爱,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他们闲谈的最佳目标。一时之间,人群中便响起不同版本测传说了。 萧朝虎和彭清清两人并行走着,看着夜风不断吹拂着彭清清,被风吹卷着的秀发随风轻轻飘着,摇曳的昏暗灯光下的伊人如置梦幻,纤细的腰肢不堪一握,清秀的脸庞jing致如玉,晶莹剔透。萧朝虎便有点抑制不住,向前一步,便轻轻的把彭清清拥在怀中。 双手从彭清清身上缠绕了过去,搂住了彭清清纤细的腰肢,低声在彭清清耳边呢喃道:“清清,我可真的是越来越离不开你了,真的好希望你快点长大,那样的话,我可就能天天这样陪伴在你身边了”。 耳边传来自己所在在乎的心仪男子的细声柔语,闻着萧朝虎身上传来独特的男子气息,以及萧朝虎那粗糙的大手传过来的温度,彭清清一时之间,只觉自己心中被幸福所填满,恨不得放弃学业,就这样和萧朝虎厮守终生,一直走到自己人生的尽头。 可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毕竟生存于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是不能受到自己所能控制的,自己如若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很不孝顺,对不起父母那淳淳教诲了。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父母才能这样无悔的替自己付出那么多,虽然说在父母心中,从不希冀自己有什么回报,但是自己也得努力争口气,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替父母脸上争点光。 十六岁的女子,内心还是很单纯的,还未曾踏入社会,被社会上的红尘俗物所沾染,此时的那份少女感情还是蛮真挚的,对于萧朝虎的感情还是很真实的,何况这还是九六年,那个时候的女子,因为受到古老的三从四德的影响,内心深处还是对自己第一个喜欢上的男子有着深深地情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