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于清清面前展露身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八章于清清面前展露身手

()经历过这么久的相处,彭清清心中已经认同了萧朝虎的存在,听到萧朝虎这话后,彭清清便也有点动情的道:“萧大哥,相信我,一旦我考上了大学,待我年纪到了,我就会和你结婚,以后我就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照顾你,让你不在孤单,好么”。 听到彭清清这话后,萧朝虎只觉心中翻起了巨浪,那突然被幸福所冲击的头脑顿时如短路了似的,什么东西也想象不出来了。 自己这次真的是占大便宜了,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眼前的伊人给骗到手了,这可是彭清清第一次给自己的承诺,虽然说还要等到四年后,可就冲彭清清这一句话,萧朝虎就是再等四年,也值了。 像他这种常年奔波在外的男子,见惯了尔虞我诈,两面三刀的事情,内心的柔软早就被尘世间的各种磨难给摧残的心硬如铁,如今在彭清清的似水般柔情下,那颗坚硬的心也开始柔和了起来。 一时之间,萧朝虎幸福的找不到什么语言来诠释着自己此时内心的真正想法,忽然之间,彭清清只觉自己身体一轻,整个人就离开了地面,被萧朝虎就那么的抱着离开了地面。 萧朝虎一只手搂着彭清清的腰肢,另一只手搂着彭清清的双腿,双手紧紧的把彭清清抱了起来,置于自己的胸前,兴奋的像个小孩子得到奖励般似的绕着街道开始奔跑了起来。 刚开始时,彭清清还有点担心,但见萧朝虎脚步稳健,也便没再怎么担心了,舒服的躺在萧朝虎手中,透过街道旁的路灯下散发出来的光线默默的注视着萧朝虎的侧脸。 萧朝虎相貌并不是很英俊,但他浓眉大眼,眼神深邃,额头宽阔,方面大耳,笑起来,很是阳光,仔细打量下,还是很有吸引女孩子的魅力。 在这红尘俗世中,男子不比女孩子,女孩子只要是长得漂亮点,舍得下身段,依靠那些有势力的男子,还是能够在这人脉和资源占据最重要的世俗中有一番作为的,但男子就不一样,男人如果出生于草根阶层,没有什么资源和人脉关系可以凭借的话,如若想在这芸芸众生,十丈红尘中成就一番事业的话,除非遇到时势造英雄局势动乱的大年代,否则的话,想成就一番事业,真的很难。 千百年的儒家文化和传统观念流传下来,国人已经于潜移默化中把这观念深深地烙印在自己自己脑海里,成为了一种习惯,和平年代,更是缺少了那种时势造英雄的机会。 萧朝虎这种不安分的人,如果要是放在古代,依照他这种xing子,要不就是流传千古的风流人物,要不就是遗臭万年的枭雄人物,骨子里那种xing格并不是一下子想改变就能改变的。 如今虽然说他对自己的目前生活已经很满意了,但男子生存于尘世中,体内拥有的冲劲和热血并不是安稳一段时间久立马消失不见了的。 躺卧在萧朝虎怀中的彭清清此时能深刻的感觉到萧朝虎对自己如海洋般炽热的情感,不由得便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了下萧朝虎的脸庞。刚刚冒出没多久的胡渣子隐隐的刺着彭清清的小手,但彭清清并没怎么注意,而是依旧很温柔的抚摸着萧朝虎的脸庞。 如此近距离的和自己最在乎的女子相处在一起,萧朝虎心中自然不是如表面上那么的平常,心中早已经变得热血沸腾了起来,美人在怀,没有哪一个男子能承受的住。 所谓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对于美人和权力,是这个世界上男人永远追求的,即便是在这条路上,布满了荆棘凶险,大多数男子还是如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的向前涌去。 如今伊人已然在怀,可自己却还很是落魄,要名没名,要势没势,虽说,眼前的女子从没在物质上向自己要求过什么,可萧朝虎却仍然是心里不好过。那种无以名状的感觉依旧如游丝般缠绕在他心中。 过了好一会儿,萧朝虎这才把彭清清给放了下来,牵着彭清清的小手向前面走了过去。 握着彭清清的小手,闻着她身上传来的兰花般香味,萧朝虎暗暗地对自己道:“自己是时候做一番事业了”。 萧朝虎和彭清清如同回娘家的小两口似的手牵着手走在人流逐渐减少的街道上,心中很是欢喜,便逐渐放慢了脚步,慢慢的压起马路来了。 两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随便走着,走着走着,夜sè便越来越暗淡了下拉,大街上也没几个人了,除了挂在街边柱子上的路灯散发出发黄的光线外,便没再见着什么可以观看的景物了,眼见天sè也不早了,虽然萧朝虎还是很想和彭清清相处在一起,可因为担心姐姐萧若雪牵挂,便没再向后面走了。 此时,两人已经离开了主街道,身处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弄堂里,随着这些年宝庆市zhèng fu逐渐把主要jing力用于新城的规划上面,这里在以前原本还算热闹的街道,便逐渐荒僻下来,原本住在这里的人也逐渐开始搬走了。 三年前,萧朝虎曾和龙少军,曾虎清三人经常流连于此,对这个小弄堂还是蛮有感情的,这里曾承载过萧朝虎,龙少军和曾虎清三个人太多的记忆,所以在不觉中,萧朝虎就带着彭清清走到了这里。 正在两人准备离开此地时,弄堂前面的一个岔路口传来厮杀的喊叫声,间或夹杂着男子受伤后的呜咽声,甚至能听到兵器相碰的迸发出来的尖锐声。 由于此时街道上没多少人,整个街道很是寂静,是故,即便是彭清清这种不懂武功的小女子,也能清楚的听到弄堂岔路口传来脚步移动的嘈杂声。 听到这纷乱的声音,出于女孩子天xing柔弱的本能反应,原本和萧朝虎并排走在一起的彭清清便向后退了一步,躲到萧朝虎的身后,心里因为害怕,彭清清便紧紧的拉着萧朝虎的衣着。 看到彭清清如今的模样,萧朝虎心里很是不高兴,如果不是自己心血来cháo,想来此地追寻当初的记忆,这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和彭清清早就回到了家里,给自己第一次和彭清清约会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此时的彭清清也不会受到惊吓。 萧朝虎其实不是一个很喜欢管闲事的人,只要事情不是冲着自己而来,萧朝虎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可如今,正当自己和彭清清玩的最尽兴的时候,便便发生这样不协调的郁闷事。 萧朝虎当然就不会善干罢休,萧朝虎看了一眼受到惊吓的彭清清,在她耳边柔和的道:“清清,没怕,有我,没事的”。 听到萧朝虎这话,彭清清心里便开始安定了下来,脑海中不由得便闪现出当初自己和萧朝虎在龙凤溜冰场的画面,那个时候的萧朝虎是那么的有男人魅力,面对着数十人的小混子也没怯过场。 彭清清点了点头道:“萧大哥,我不害怕,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萧朝虎伸出手来揉了揉彭清清的头,笑着道:”等下,你闭着眼睛,不要看,一切都有你萧大哥“。 彭清清听话的闭起了眼睛,萧朝虎待彭清清闭上了眼睛,便快步的向弄堂的岔路口走了过去。 还未走到岔路口,岔路口率先便出现了三个身上染着,一脸狼狈的青年,带头的一个赫然就是当初曾在星月河沙场被萧朝虎狠狠教训了一顿的张汉添,此时的张汉添比起那次在星月和沙场更加狼狈,衣服破烂,身上染满了,手中的片刀也有点残破不缺了。 和他站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也是如此,满身是血,可见,三人被人追赶的很是狼狈,经历过一番苦战。 猛然间碰到萧朝虎,张汉添心中顿时便真的是五味俱全,酸甜苦辣,既充满了欢喜,又满是不安,欢喜的是如若萧朝虎出手相救,自己这次可就能脱离虎口,捡回这条小命,不安的是,自己毕竟未曾和萧朝虎有过太深厚的感情,当初自己还曾在星月河沙场被萧朝虎出手教训过。 能在这个小弄堂里碰见张汉添,萧朝虎还是有点意外的,不过,对于张汉添,萧朝虎心里也没有多大的厌恶,毕竟当初张汉添也曾在星月河沙场卖过自己一个面子,把插手星月河沙场的幕后黑手给招待了出来。 对于这种涉黑的小混子,萧朝虎心中没有多大的好感,如若这次事情没有惊吓到彭清清的话,就是张汉添在自己眼前被人砍死,萧朝虎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只当做没见过张汉添,免费看了一场现实般的香港黑社会斗争片。 追在张汉添后面的十来个染着乱七八杂的小混子,刚从弄堂里追了出来,便见着萧朝虎站在街道的正zhong yāng,而在他背后约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正盈盈伫立着一个长得似天仙下凡般的少女,jing致的脸庞,纤细如无骨的腰肢,九万青丝扎成一个漂亮的马尾巴,于夜风昏暗光线中,甚是吸引人。 于这么偏僻的小巷子中遇见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女, 那带头的穿着鼻孔,剃着平头的带头少年心中便是一阵欢喜,嘴上立马嚷道:”兄弟们,加把油,先砍死张汉添,再把这女子带回去,大家乐呵乐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