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该做点事情了呀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三十九章 该做点事情了呀

()听了大哥这话,在他身后的小弟们立即如灌了兴奋剂似的,拿起手中的武器便向张汉添和他身边的两个人涌去。那高高扬起的片刀,钢管在昏黄的光线中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嘹亮的牙齿向张汉添身上落去。 形式危机,张汉添和他身边的两个人哪里还顾得上脸面,撒开腿就向萧朝虎身后跑去。 张汉添和身边的两个人就这么一跑,便把萧朝虎彻底凉在街道的正zhong yāng处,按照萧朝虎原先的想法,是能不动手便不动手,可如今,眼前的这些小混子言语上涉及到彭清清,萧朝虎自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个人,就有逆鳞,就有自己值得用生命去捍卫的东西,更何况,彭清清此时已近在萧朝虎心中,是神一样的存在,容不得别人有半点不敬。 听到眼前这般小混子竟然要把彭清清绑架回去去作那苟且的事,萧朝虎心中已经起了杀心,只见萧朝虎向前一步,如猛虎下山般,冲进了刀光闪烁的人群中。 少年猖狂,热血一上涌,什么东西便顾忌不上,眼前的这些人大多数是未成年人,还没经历过世俗的碰碰撞撞,心中没什么大的害怕,见着萧朝虎就这么冲了上来,脑子一热,下手就那么的毫无顾忌下来,十来把片刀,钢管,就那么照着萧朝虎身上落了下去。 萧朝虎是什么样的人,作为华夏国曾经最厉害的特种部队狼牙的出身的人,一身武艺于这俗世中那可真的是称得上高手中的高手了,除了那些守卫在华夏国权力最高层次首长身边的侍卫外,萧朝虎还有点顾忌外,其余的所谓什么涉黑的金牌打手红棍,萧朝虎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更何况只是这些为曾经过系统般训练的最底层混子。 那剃着平头的带头青壮汉子,一见萧朝虎靠了过来,手中的片刀便如流水般向萧朝虎身上袭了过去,作为这十来个小混子的带头人,手底下自然有一点功夫。 刀光闪烁,耍的很是威风,但实际效果不是很大,根本就触及不到萧朝虎的身子,萧朝虎脚步缓慢的移动,不断的变换着位置,每换一个位置,便有一个小混子倒了下去,一旦被萧朝虎拳头砸中的人,倒了下去,便丧失了战斗力。 为了不让彭清清等待的时间太过长久,萧朝虎便加快了速度,放开了手脚,在他的拳风袭击中,不一会儿,整个小巷子里便躺满了人,就连那带头的平头也未曾抵挡住萧朝虎的一拳。 萧朝虎因为他出言辱及到彭清清,手上的力度便加大了几分,那带头的平头和萧朝虎的拳头相碰,被萧朝虎手中拳头所散发出的力量所迫,卡擦一声,整个胳膊便萧朝虎给折断了,人也被拳头里带出来的劲力给轰向半空,跌往八米开外的地方去了。 砰的一声落在了铺满碎石的小巷子中,落地后,身子抑制不住还被剩余的力量带着翻了几圈,这才停顿了下来,顺着那平头的嘴唇,耳鼻不断流下,没过一会儿,整个人就如同从血海中爬了出来,身上到处都被给染红。 看着萧朝虎那不可一世的神情,张汉添心中顿时只觉双脚不受控制,一个人颤栗的如同风中的落叶,随风飘荡。这还是人么,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六个人被对方十来个人追着砍,到如今,只剩下自己三个狼狈不堪的靠着脚丫子四处狂奔这才捡回了一条小命,反看人家萧朝虎,即便手中没有武器,眨眼间,就把追着自己砍的十来个人给放到在地,就连那个和自己身手差不多的平头,也承受不住萧朝虎的一击。 看到这里,张汉添心中不仅大叫了起来,幸亏自己上次没有和萧朝虎闹僵,否则要不然的话,自己如今也是那个小平头的下场了。 萧朝虎虽然心中起了杀心,但最后下手的时候还是留了一手,并没有痛下杀手,要了这群人的xing命,毕竟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在国外了,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有了很多的顾忌了。 即便是手下留了一点情面,但他所展露出来的身手还是让现场的人受到很大的冲击,倒在地下的那些少年在见识了萧朝虎那逆天的身手后,身上虽然很是疼痛,但也不敢流露出半点来,只得紧紧咬着牙齿,低声哽咽着,不让自己的疼痛所带出来的尖叫触及到萧朝虎。 萧朝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群少年道:”我叫萧朝虎,以后如若有人想来报复我的话,尽管过来找我,但若是有人使出下三滥手段对付我的女人的话,那我就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能动的就不要装死,带着你你们的兄弟给我滚“。 眼前的这群少年,虽然猖狂,但并不笨,自然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在萧朝虎嘴中吐出这句带着你们的兄弟给我滚辱及到人尊严的话后,并没多说一句什么撑场子的话,就那么你扶着我我扶着你,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萧朝虎的视线范围中。 待那群小混子离开弄堂后 ,小巷子里便彻底安静了下来,夜风轻轻吹过,安逸柔和,仿若女孩子那心中的一抹温柔,如若不是弄堂地面上洒满了猩红sè的血液,似乎啥事情也没发生过般。 萧朝虎出手的速度很快,整个战斗持续的时间不是很长, 还没待彭清清从中反应过来,战斗已经结束了。 张汉添虽然很想和萧朝虎说声谢谢,但看了看不远处的萧朝虎一眼,见他一直把视线停留在那个年轻的女孩子身上,最后不得不无奈的把自己的嘴巴给闭上。 夜风拂面,月sè悬挂,如情人那娇嫩的小手般温柔,轻轻的吹打在街道上的众人身上。 即便萧朝虎并不怎么把自己放在心中,但张汉添还是在临走经过萧朝虎身边时,和萧朝虎说了声,感谢萧朝虎的救命之恩,如果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自己一定会报答。 见张汉添如此说,萧朝虎也没怎么拒绝,而是笑着对张汉添道:“行,你若是真的想报答我的话,过几天我就去找你”。 像张汉添这种混迹于黑夜边缘的人,察言观sè自然比一般的人要强上少许,萧朝虎虽然没有说的很明白和清楚,但张汉添也知道,萧朝虎找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以前自己和萧朝虎接触不到,如今趁着萧朝虎要了断曾经发生在星月河沙场上那件事,自己当然得好好的把握住这个机会,和萧朝虎得搭上线。 只要和萧朝虎搭上了线,自己也许就会有机会跟随着萧朝虎,谁不想跟着一个有前途的老大呢, 和张汉添说了句话,萧朝虎就拉着彭清清的手两个人便走出了这个小巷子。 待萧朝虎和彭清清走远后,消失在三人的视线范围中时,站在张汉添左边的一个青年道:“张大哥,这个男子是谁啊,怎么身手这么厉害”。 张汉添看了看那青年男子一眼道:“我只知道他叫萧朝虎,至于他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据我猜测,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身手,应该是从军队里退伍出来的”。 听了张汉添这话,那青年男子点头同意的道:“今天真的是多亏了他,如若不然,今天我们三兄弟说不定就饮恨此地,他娘的,杨占军那狗ri的,变脸也变得太快了". 想起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张汉添便觉得自己全身直冒冷汗,今天如果真的没碰上萧朝虎的话,说不定,自己三个人真的就这样被杨占军所叫过来的人给砍死了”。 既然你不仁义那我就更加不仗义了,人在江湖漂,怎能不挨刀,自己实力虽然不咋的,与杨占军硬碰硬,奈何不了他,但如今有着萧朝虎这遵大佛,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自己眼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杨占军的所有资料给整理出来,待萧朝虎来找自己时,把资料再交到萧朝虎的手上去就行了。剩下的事情就只要等待就行了。 想到这里,张汉添顿时便感觉身体似乎也好上了许多,似乎这几天所受到的苦难和辛酸也在这一刹那间消失不见了。 宝庆市城地处南方,是一座偏僻的边陲小城,距离岭南广西不过上百里路程,从市zhèng fu的五层楼顶楼看去,甚至能看到在改革开放中正冉冉上升的象征着整个岭南的深圳市。 火红的太阳悬挂在天际,使得小城的寒冷中却多了一丝暖意,在市zhèng fu庆丰路拐角处工人俱乐部近邻的一家小饭店内,萧朝虎和张汉添两人正坐在靠窗的位子上,要了一盘烤肉,一盘炒酱菜,就着卷葱的烧饼大口的吃着,现在正是中午的饭口,小饭店内坐满了人,生意相当不错。 因为下午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萧朝虎便和张汉添两人要了一瓶烧刀子,这酒便宜,但却很有后劲,喝到肚子里去,便如火烧般似乎的,痛快,舒爽。 萧朝虎是当过兵的,酒劲自然不是很差,而张汉添也是在市面上讨生活的人,酒力比之一般人也要强上少许,你来我往,没过多久,一壶烧刀子很快就被萧朝虎和张汉添两人给喝到肚子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