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漂亮气质的老板娘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四十章漂亮气质的老板娘

()常言道酒逢知己千杯少,此时的萧朝虎和张汉添自然算不上知己,但两个大男人在来此地吃饭之前,已经在路上敞开了心怀,把自己所知道杨占军所有的事情都一股脑的告诉了萧朝虎,经过此事后,萧朝虎也不怎么对张汉添冷淡了。 人一多,闲杂人员便充斥于其中了,刚进来时,萧朝虎便发觉有几个年轻打扮光鲜的混子坐在自己邻桌大声喧嚣着,但因那几人并没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在坐的大部分人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听见,继续吃着自己的饭菜,喝着自己的热酒,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也许是那几人多喝了几杯,便更加变得不可一世起来,哄闹声逐渐增大了起来 “嗡”旁边的几个小青年的哄闹再次响起,萧朝虎微微的蹙了下眉头,邻桌坐着几个打扮光鲜的小青年,一次又一次的哄闹,旁边的食客大多敢怒不敢言。 “小兔崽子!我去教训他们一下!”看到萧朝虎心中似乎有点不悦,好不容易搭上萧朝虎这条线的张汉添心中自然很是不爽,他立马放下酒杯,起身就向那几个打扮光鲜的年轻青年走去, 可刚站起身来就被哭笑不得的萧朝虎给拉住了,这里可不是城郊和乡镇镇上,这里可是庆丰路,这条路上可是整个宝庆市权利机构的上层集聚地。虽然离市zhèng fu门口还是有点距离,但如果此时张汉添要是真的跟这群打扮光鲜的年轻男子发生什么冲突的话,引起斗殴,如若再落到有心人眼中,此事就大发了。 张汉添被萧朝虎这么一阻止,没办法也只得悻悻坐下,低低骂了句:“妈的,如果在城郊抑或顺丰路老子早收拾他们了。” 萧朝虎见张汉添如此说,就笑了笑道:“算了,和他们一般见识作啥?你这脾气得改改,难道以后作宝庆市黑暗方面的抗把子也这么是到处乱放炮?” 猛然间听到萧朝虎这话,张汉添心中顿时便升起了惊天巨浪,靠,整个宝庆市黑暗方面的地下王者,张汉添心中从没如此想过,他最大的目的便是能够在他的顺丰路成为一方诸侯,可如今,在听到萧朝虎这话时,张汉添心中便觉热血上涌,身上充满了干劲。 心中虽然巴不得能成为整个宝庆市地下的话事者,但嘴上却委婉的笑道:“宝庆市黑暗王者,萧兄弟您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啊,到我三十岁线的时候能混上整个顺丰路的话事者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宝庆市整个黑暗王者?俺可不敢随便乱想。” 以前萧朝虎和张汉添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加上两人初次碰面的时间也不怎么恰当,是故对张汉添的第一印象便不怎么好,但今天因为自己忙着要把发生在星月河沙场的事情尾巴给处理好,趁着送彭清清去宝庆一中上学的机会便把张汉添约见出来。 可如今在今天见过面和张汉添聊过一段时间后,萧朝虎便对张汉添的印象好了很多,再加上张汉添做事知道分寸,能审时度势,知道进退,自己虽然不想踏足黑暗之中,但也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想要在宝庆市有一番作为的话,迟早有一天会与宝庆市黑暗上的几个寡头对上,与其那时措手不及,不如现在就着手培植自己的势力。 萧朝虎看了一眼张汉添,笑了笑道:“大丈夫生存于世,若如不能成就一番事业的话,那就真的愧对了自己这副男儿身了,不想将军的兵就不是好兵,张兄弟你说我说的对么”。 张汉添的势力虽然不是很大,但这些年混迹于黑暗中,见多了复杂冷漠,事不关己的惨事,自然不会因为朝虎这话,就把自己的整个身家投入到这不知道凶险的大事中去了。 见萧朝虎把话说的如此坦白,张汉添也不想和萧朝虎继续躲迷藏,直言道:“萧兄弟,你的话很有煽动xing,听了你的话语,我心中只觉热血上涌,恨不得就立即带着自己手下兄弟和杨占军火拼一场,但你也知道,我只不过是混迹于宝庆市黑暗中的三流人员,除了一个录像厅外和一个台球厅,就没其他的了,手下兄弟也不过二十来人,勉强的能够守护着自己的场子,至于发展,就真的么什么多余的能力了”。 张汉添这话说的很是明白,意思是我心中也想,但迫于目前的实力,自己根本有心无力。 萧朝虎眼见张汉添这样说,便道:“那我就先帮你把杨占军给解决掉,剩下的事情就由你来处理,至于,怎样才能成为整个宝庆市黑暗中的王者,这事我们得慢慢仔细琢磨”。 萧朝虎是什么样的人,张汉添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萧朝虎的身手很是变态,是一个人能挑二十来个成年人的猛人,得到萧朝虎的承诺,张汉添自然便充满了信心来了。 张汉添点头道:“有萧兄弟你这句话,我还怕什么,以后我就跟着你干,你叫我向东我就不敢向西”。 萧朝虎道:“张兄弟,你这话太重了,你要是相信我的话,以后咱兄弟就一起努力”。 话刚说出口呢,饭店的后屋门帘一掀,走出一名艳丽娇俏的少妇,鹅蛋脸,丹凤眼,描得淡淡的眉,露出一抹动人的妩媚,黑sè紧身连体皮裙将她柔软的腰束的紧紧的,更加突出了胸部的高耸, 裙摆下,纯黑棉丝袜紧紧包着她纤细修长的腿,黑sè高跟鞋踩着水泥地,“蹬蹬蹬”迈着充满诱惑力的脚步,走到喧闹的小青年那桌前,似乎小声说了句什么。 萧朝虎背对窗,透过视野,正看她个对脸儿,在九六年中期这个时代,这名艳丽少妇的装扮可以说极为前卫了,尤其是她似乎天生知道该如何表现自己女子天xing的妩媚,那黑sè连体皮裙和高跟鞋,裙摆下丝袜的雪白一抹,处处动人心弦, 如此诱惑力的少妇,即便萧朝虎身边并不缺少美女,可也忍不住盯着她多看了几眼,心里微微叹口气,真是一个天xing的尤物。 妩媚少妇的低语并没有使得那几个小青年的笑闹收敛,哄闹声反而大了起来,其中一名短头发的小青年大声笑道:“老板娘,这样,你陪哥几个喝杯酒,乐呵乐呵,哥几个就全听你的!任由你摆布! ”话说得极为暧昧,其它青年都不怀好意的笑起来。 “于子,都是街面上的人,这点儿面子都不给吗?”妩媚少妇气得脸蛋飞上两朵红云,声音也渐渐大起来。 “面子要熟人才有,你陪哥几个喝一杯,咱们熟络熟络,那当然就有面子给!”短发小青年嘿嘿笑着伸手去拉妩媚少妇,妩媚少妇退了一步,高跟鞋不小心绊到桌脚,收不住脚,竟然一下坐倒在邻桌的萧朝虎怀里,淡淡的甜香萦绕在萧朝虎鼻端,萧朝虎甚至能感觉到少妇皮衣下柔柔的腰,嫩嫩的臀,那种美妙滋味妙不可言。 妩媚少妇惊呼一声,急急从萧朝虎怀里挣扎站起,鲜嫩的脸蛋通红,更添几丝娇柔的媚意。 萧朝虎再次蹙起眉头,这于子又是谁?大庭广众的调戏妇女,成什么样子?怎么感觉好像回到了旧社会。 眼见小青年哄笑成一团,于子还要动手动脚,萧朝虎忍不住插嘴道:“哥几个,差不多就得了,别太过份。这样吧,今天你们这桌算我请,哥几个给我个面子。” “给你面子?你他妈是谁?”于子扬起眉毛,一脸不屑。 长这么大,萧朝虎还未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如此落面子 若这不是身在市zhèng fu附近,萧朝虎早就起身动手,甩这几个混子几巴掌。 坐在萧朝虎旁边的张汉添一见萧朝虎的神情,就知道萧朝虎心中定是不想在此地动手,于是赶忙站起身来,向邻桌的几个混子走了过去。 张汉添呵呵笑着,凑了过去,在于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于子先是不屑一顾,接着不知是为何,脸sè便开始变得有点苍白,将信将疑的看了萧朝虎一眼,然后就低声和他身边的几个兄弟说了几句。几人踟蹰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没敢做什么动作,就那么的便径直走出了这个小饭店。 随着那四个打扮前卫的年轻男子的离开,小饭店里的气氛便似被刚开始释放了出来,由不安转为平和宁静,饭店里的客人也开始低声交谈了起来。 那年轻少妇容貌甚是美丽,穿着也很前卫,但xing格似乎也很淳朴,有着女孩子天xing的善良,那少妇见萧朝虎替自己解了围,便把刚才因为突发事件而扑倒在萧朝虎身上的那份羞涩给隐藏于心里, 莲步轻移,走到萧朝虎身边道:“小兄弟,刚才谢谢你了,如若不是你,今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你们桌子上这顿饭就算姐姐我请你吃的,不过,姐姐我还是想劝说你一句,你最好这短时间不要来着条街道,我担心他们会报复你”。 这少妇表面上看起来很时髦,似乎不是什么正经女子,但心底里还是蛮善良的,还知道来提醒自己,听了这年轻少妇的话,萧朝虎心中如是想到。 萧朝虎淡淡道:“没事,就这点事,我还不放在心上,如若有事,我可以避开”。 萧朝虎和那年轻少妇都是第一次见面,不是很熟,初次见面,自然也不是很熟络,那打扮前卫,身材迷人的少妇只不过是因为萧朝虎替她出了一次头,出于心中的不安这才上来和萧朝虎说了这句话。 待萧朝虎说完这话后,那年轻少妇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有点事情,先去厨房了“。 说完这话后,就离开萧朝虎,向门帘后面的厨房走了过去。 虽然那年轻少妇说她替萧朝虎和张汉添这桌买单,但萧朝虎在离开时,还是从衣服口袋里掏了两张十块面额的纸币放在了收银柜前。毕竟两人只是萍水相逢,萧朝虎也不想占这点小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