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初见田家丫头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四十一章初见田家丫头

()随着不少外地有钱人涌入宝庆市,一些港台流行歌曲逐渐充斥在宝庆市的各个店铺中,特别是香港的四大天王刘德华,张学友,郭富城,黎明 逐渐开始被宝庆市的市民所熟悉,他们所唱的流行歌曲也逐渐在各大商铺粉墨登场。 虽然说四大天王的名号早在九二年就已经被香港人给叫出来,但因宝庆市处于南方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这些年来,受到地域的影响,直到 这时才逐渐被宝庆市民所熟知。 此时刚过正午,正是街道上人流最多的时候,也是车辆最多的时候,萧朝虎一个人走在主街道上,耳边不断传来张学友那独特的嗓音:你知道 吗,爱你并不容易,还需要很多的勇气,是天意么,好多话说不出口,怕你负担不起。。。也许轮回里早已经注定,今生该还给你“。 随着歌声的逐渐感染,萧朝虎不觉中又想起了彭清清,想起自己曾和相处的点点滴滴,还有她那可爱的一塌糊涂的小女孩子xing子,似乎此刻, 正从歌声中走了出来,jing灵古怪的看着自己微笑。 一想到彭清清,萧朝虎心情就愉悦了很多,刚才心中升起的满是暴戾的,不择手段的想法便不翼而飞,迈开步子就yu转过街头向宝庆市一中的 方向走去。 刚走到街头的转弯处,忽地,耳边就传来一阵擦擦的车子急速行驶的声音,并于车子急速行驶声音中夹杂着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尖叫声。听到这 把充满担忧,痛彻心扉的尖叫声,萧朝虎不由地抬起头来便往声音的发源地看了过去。 只见入眼处,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正心慌的急速的向着向主街道的正zhong yāng处奔去,街道正zhong yāng一个年约四五岁长得很是可爱的小男孩满 脸害怕的叫着,而在这名四五岁男孩后面约十来米处一辆黑sè的桑塔拉轿车正向那位于正zhong yāng的男孩子撞了过去。 眼见一起惨案就要发生在自己面前,萧朝虎再也顾及不到世俗的惊异,不动根本诀于不觉中便充斥在身体中,整个身子便如下山的猛虎似的向 那位于街道正zhong yāng的男孩子冲了过去。 那速度真的是快如闪电,如狂龙出海,站在街道上的人群大多数只觉眼中一花,萧朝虎便已经出现在街道正zhong yāng的那个小男孩身边,就地抱起 那小男孩一滚,向那尖叫的女孩子身边滚了过去, 黑sè桑塔纳擦着萧朝虎的身子撞了过去,转眼间就消失在主街道上,那因急速行驶带出的力度即便只是擦着萧朝虎的胳膊,但也因力度太过强 大,萧朝虎只觉半边身子一麻,汩汩流出,不一会儿就把护在怀里那个小男孩子的衣服全都给打湿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那年轻的女子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黑sè的桑塔纳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待那辆黑sè的桑塔纳消失在众人视线后,在 场的行人这才从惊吓中醒悟了过来,开始议论了起来。 没一会儿,街道上到处都开始传开了,不断有人在骂那开桑塔纳的司机,萧朝虎站住了身子,把怀中的小男孩交给了那年轻的女子。 那女孩子赶忙把那小男孩护在怀里,关切的安慰道:”童童,不怕,不怕,小姨在这“. 那小男孩子受到如此惊吓,只懂得哭,话也因为害怕说不出一句来。 但在那年轻女子的不断安慰下,那小男孩也逐渐停止了哭泣, 待怀中的小男孩停止了哭泣,那年轻女子这才带着那小男孩走到萧朝虎身边,来对萧朝虎道:‘这位大兄弟,刚才真的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 ,我真的不敢想象我家童童会发生什么”。 刚才因为事情太过突然,萧朝虎没来得及仔细打量眼前这名女子,现在这年轻女子站在萧朝虎身边,萧朝虎这才开始仔细的打量了下,只见这女子眉如青黛,眼如秋水,瓜子脸,唇红齿白,身高约一米六五左右,身上的衣服不是很时髦,但却很整洁,脸上所流露出的气质很不一般,但因刚才受到惊吓,至少,是在萧朝虎回到宝庆市后,从没见过如此有气质的女子。 声音如黄莺嘀叫,清脆好听,说的不是宝庆市的土话,而是京城口音。但因刚才受到惊吓,此刻的表情不是很欢悦。 萧朝虎笑了笑道:“没事,我也是刚好经过这,凑巧而已,如若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啊”。 眼前的女子应该不是一般人,要是放在以前,萧朝虎还是想和此女子搭上线,但如今么,自己心中已经有了彭清清,对于其他的女孩子,萧朝虎也没什么心思去讨好人家,再说,于光天化ri下,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用多想,眼前这女子抑或这女子的家人定是得罪了不少人。 从此女子身上所流露出的气质来看,她所得罪的人应该也来头不小,如若不然,对方也不敢在光天化ri下开车前来刺杀这小男孩。这里可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这里可是宝庆市zhèng fu高层居住的地方啊, 再说自己如今不再是一个人了,有了自己牵挂的人和在乎的人,能够不得罪对方就不得罪对方。 那女子见萧朝虎如是说,先是一愣,接着便迟疑道:“你救了我家童童,能不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萧朝虎笑了笑道:”我叫萧朝虎,好了,不说了,我也该去医治下我胳膊上的伤,先走了“。说完这话后,萧朝虎就yu转身离开,可正在这时,街道上便涌进来了十数个全身武装的jing察,神sè匆匆的向自己这边跑了过来。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又是在市zhèng fu不远处的街道上,不一会儿,顺丰街道派出所便听到了消息,赵至国便赶忙带着十数下属向这里跑了过来。 赵至国一看到眼前这女子和那小男孩,身上没来由的就涌出一层层冷汗,脚也开始抖索了起来,整个身子便开始颤抖了起来,这他妈的真是倒了血霉了,市委书记的妹子和儿子竟然在自己所管辖的地方遭人袭击,差点丧了命,这要是被市委书记田伟民知道的话,自己头上的这顶乌纱帽定然是带不上了。搞不好自己也有顿牢狱之灾。 心中甚是害怕,但因职责所在,赵至国不得不走了上来,在那年轻女子身边约五米处停顿了下来,而他所带来的十来个jing察便把萧朝虎,那年轻女子和那小男孩给护在zhong yāng. 此时的赵至国那里还有一个派出所所所长的派头,只见他低眉顺眼的巴结道:”田老师,依我看,我们先还是去派出所里,待田书记知道此事后,我们这才做打算“。 牵连到市委书记的妹子和儿子,给赵至国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擅自做主,所以这才以商量的语气跟眼前这女子道,听到田书记,萧朝虎心中 一动,在宝庆市,姓田的书记也不是只有一个,但要赵至国这个派出所所长都如此极力巴结的,那只有市委书记田伟民了,自己正不知道该怎 样和田伟民搭上线,如今,老天就这么帮忙,本想离开的萧朝虎便停下了脚步。 那叫田老师的女子似乎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女子,虽然刚刚遭到惊吓,但也没怎么故意刁难赵至国,而是轻轻点了点头道:”那就依照赵所长所 说的办,我们先去你那,待我哥哥知晓此事后再做打算“。 说完这话后,就把视线投到萧朝虎身上,然后才道:”萧兄弟,你看你能不能先留下来,待我二哥来了之后你再走行么,至于你胳膊上的伤, 我想,赵所长那定然能有治疗的伤“。 ”有,当然有,我们那经常备有治疗外伤的药,如若伤的严重的话,我立马叫人去医院里把医生请了过来“,说完这话后,赵至国忙对身边的 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的jing察道:”小徐,你先走一步,去人民医院把张医生给我请了过来“。 那叫小徐的jing察见所长如是道,应了声,就转身跑开了。 萧朝虎,那名姓田的女教师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小男孩在一群jing察的护送下,向派出所走了过去。 待到了派出所,那赵至国便把萧朝虎一行人带到了他的办公室,并很麻利的替三人各倒了一杯茶,然后这才退了下去,他不是不想和这女子多 说几句话,只不过,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得立即把事情逐级的上报上去。 以他如今在宝庆市zhèng fu权力机构的地位,根本没有身份直接接触到市委书记田伟明,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后,他便来到派出所的一个接待处, 拿起电话就开始拨自己的顶头上司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便响起了一个中年男子的爽朗的声音道:”是老赵啊,如今这时间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 电话那头的人是赵至国的顶头上司,曾经也是他在部队的老上司,如今的宝庆市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胡跃进,如若不是得到胡跃进的提拔 ,现今的赵至国还不过只是派出所的一个jing员。 两人因为私交关系很不错,是故,在私下里,胡跃进也不怎么摆上司的谱,而是以朋友般的语气和赵至国说话,如若不然,按照官场的潜规则 ,那里会有领导先开口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