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市委书记田伟民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四十二章市委书记田伟民

()赵至国整理了下自己的头绪,然后这才开门见山的道:”胡局长,刚才在顺丰街道差点发生了一起开车杀人案,其中的两位受害人竟然是市委 田书记的妹子和他的儿子,这么大的事情我不敢胡乱做主,于是便在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向你反应希望你给我支个招“。 ”什么,田书记的妹子和儿子差点遭到刺杀,是真的么“胡跃进失声道,即便以胡跃进这种位于宝庆市权力机构上层人物在听到这一消息,顿 时也差点给吓住了,于不觉中失了礼数。 赵至国肯定的再次应了句,得到赵至国的肯定,胡跃进缓缓吸了口气道:”你先暂时安稳住田书记的妹子情绪,并马上安排jing力尽快的寻找 到那辆桑塔纳,我立马向上面反应“。 身为宝庆市的公安局长,自然知道此事重大,发生这样的事情,再怎么去掩盖,也掩盖不了的,看来,这宝庆市的天即将风云变sè了,这一次 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倒了下去。 宝庆市市委大楼一号楼中,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中年,此时正坐在一张黑sè的沙发上,在他手上拿着一张报纸,离他约五十公分处的桌面上 摆着一杯浓茶和一个最新出款的摩托诺拉手机, 而在他不远处的厨房里,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少妇穿着围裙正在厨房里忙碌着,间或有洗菜切菜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过来。 叮铃铃,忽地,位于桌面上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那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报纸拿起手机,先是看了下号码,见号码是从市公安局局长胡跃进 家里打了过来的,这才按了下接听键。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胡跃进的恭敬声音道:“田书记,你好,刚才接到顺丰街道派出所赵所长的电话说你的妹妹和儿子在顺丰街道上差点 遭到一辆黑sè桑塔纳车子的袭击”。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童童和妮妮遭到袭击”田伟民失声的嚷道。 虽然说田伟民来到宝庆市担任市委书记的时间不是很长,也不过只有那么的年许时间,但作为第一个靠向田伟民的干部,胡跃进从没见过田书 记如此失态过,不论是在常委会上还是在私下里,可哪知道现在在听说过自己最在乎的人遭到袭击,田书记还是如常人般失态。 “不过好在人没事,只是受了一点惊吓,听说被一个年轻的男子给救了下来,现在那名年轻男子正和田老师,还有你的儿子正在顺丰街道派出 所”。 听到了自己的妹子和儿子没受到什么伤害,田伟民便很快就恢复了状态,道:“你立马给我吩咐下去,调动能调动的人手给我彻底清查那辆黑 sè桑塔纳”。 那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少妇忽然听到这话,就从厨房里冲了出来,jing致的脸上一下子就布满了晶莹的泪珠,急切的问道:“老田,童童和妮妮怎 么了,你到是说话啊,急死我了”。 挂了电话,田伟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看了看了看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心中满是愧疚,伸出手来就把那年轻少妇拦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替那 年轻少妇擦拭眼角的泪珠,然后这才柔声道:“静儿,没事,妮妮和童童只不过受到惊吓,人没受到伤害,现在在顺丰街道派出所,我们这就 去顺丰派出所把他们给接回来”。 萧朝虎身上的伤看似很厉害,淋漓,实际上没有伤到筋骨,只不过是皮外伤,加上他从小就修炼不动根本诀,身体体质比之一般人要强上 很多,在那年轻女子的帮助下,伤口上敷了点云南白药,便不怎么要紧了。 原本萧朝虎觉得很不好意思让那女子给他敷,但因那女子总是坚持,说因受到自己的牵连,这才让他受伤,劝说不了,萧朝虎只得顺从她,那 女子的动作很是轻柔,生怕力度稍微加大点,便会让萧朝虎感到疼痛,看着那女子小心翼翼的模样,萧朝虎心中忽地没来由的想起自己的姐姐 萧若雪来,以前小时候,因为调皮,经常和村里面的男孩子打架,每次受伤后,便是姐姐萧若雪如此这样照顾自己。 想着自己的姐姐,萧朝虎的眼神便变得柔和了很多,那女子帮萧朝虎敷好药物后,抬起头一看,只见萧朝虎看向自己的眼神甚是温柔,被他那 双深邃明亮的眼神所注视,那年轻女子脸sè微微一红便于不觉中觉得有点不怎么好意思来。 过了好片刻,萧朝虎这才发觉自己如此打量着对方,有点不怎么道德,于是笑了笑解释道:“不好意思,刚才看见你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 在不觉中想起了我的姐姐来,所以。。。”。 没什么,我知道你是个好人,那女子退后半步,坐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道。 好人,听到好人这两个字,萧朝虎心中似乎想笑出声来,像他这种人,要是当得上好人这个称呼的话,那这个世界上都是好人了。 萧朝虎笑了笑没做声。 那年轻女子见萧朝虎不说话,出于女孩子的矜持,便也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坐在那。如同那山中的jing灵般宁静。 小孩子毕竟不是大人,惊吓后没多久,就开始困乏了起来,靠着那年轻女子的大腿就睡了起来,那年轻女子见那小孩子睡得不怎么舒服,就把 他抱了起来,让那小男孩侧躺在自己的怀里。 缺少了说话声音,这房间里边安静了起来。 没过多久,门外走廊上便传来一阵阵脚步声,随着那脚步走动的声音偶尔还夹杂着说话的声音。 吱呀一声,虚掩的大门边被人推开了,接着就从门外走进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萧朝虎只认识一个,那就是站在最后面的赵至国,带头的是一 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国字脸,浓眉大眼,眼神深邃,身材强健,在他身后的却是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少妇,眉如青黛,眼如秋水,长得很是 漂亮,第三个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身体微微的发福。 那年轻少妇一走了进来,就加快了速度向那坐在椅子上的年轻女子走了过去,边走边道:“妮妮,你没事吧,可把嫂子给担心死了”。 眼前这年轻少妇很是漂亮,但却没有那种不端庄的气质,一看就是那种大家闺秀,这时的她心中虽然很是着急,但她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气息还 是让人很惊艳。 那种气质不是一般的女子所能拥有的,没有几十年的潜移默化,是不可能培养出如此有气质的女子出来的。 自然不用仔细思索,萧朝虎就明白了眼前这年轻少妇的身份,果然不出萧朝虎所料,那叫田老师小名妮妮的女子一见那年轻少妇问话,就抱起 那小男孩站起身来道:“嫂子,我和童童都没事,只不过是受到了惊吓,这次幸亏了这位大兄弟,如若不是他,我真的不敢想象童童会发生什 么事情”。 说完这话后,小名妮妮的田老师便再次把视线投放到萧朝虎身上,眼神中充满了感激。 看到那年轻女子把视线投放到自己身上,萧朝虎笑了笑,没怎么做声,不是他不想说话,只不过此时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声。 以前的他常年生活在血腥与杀戮中,接触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枭雄,毒枭以及一些酒吧里的拜金女郎和小姐,还有街道上的一些小混子。 长时间的和这些社会黑暗面上的人接触,萧朝虎的xing格变得压抑起来,jing神也不怎么正常,更不用说会无缘无故的去救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了 如今回到了家乡,在姐姐萧若雪的照顾下,xing子开始平顺了起来,人也阳光了很多, 那小男孩刚刚进入梦乡,还没睡的很沉,房间里一下子就进来了好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就把那小男孩给吵醒,那小男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睁 开了双眼,看见了那年轻少妇,马上就叫嚷道:“妈妈,童童害怕”, 看到自己的儿子那害怕的眼神,年轻少妇心里面没来由的一痛,忙伸过手把那小男孩接了过来,抱在自己的怀里,低声安慰道:“童童,不怕 ,不怕,妈妈和爸爸在这”。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萧朝虎心里面没来由的一阵羡慕,母爱是那甘甜的凉爽,母爱是那遮天的大树,无论身在何地,都能替自己的儿女撑起一 片天空。可自己呢,自己拥有记忆后,就没了父母的踪迹,身边就只有一个姐姐,虽然说这些年来,萧朝虎一直都不怎么肯去回忆自己父母的 面貌,嘴上也经常和姐姐说,不怎么在意,可每当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的时候,总是没来由的去想起自己的父母。 人生于天地间,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开始,围绕在你身边的便是你自己的父母,是他和她教会了你说话,是他和和她让你了解道人世间的一切 ,也只有他和她才能毫无保留的把你当做心中最珍贵的宝贝。正因为如此,数千年文明流传下来,便多了一句话,那就是万事孝为先。 回到了自己母亲的怀里,在妈妈的低声安慰下,那小男孩的情绪便彻底安宁了下来,赖在妈妈的怀里小声的道:“妈妈,童童不怕,童童长大 好也要像爸爸一样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