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好一首凤求凰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四十四章好一首凤求凰

()走过了林荫道,穿过了小桥流水,阁楼假山,转过了几次弯,约摸走了十五分钟的时间,萧朝虎终于走到了曾印刻在自己生命记忆中的教学楼 了,看着那六层高的教学一楼,萧朝虎猛然间发现自己还是真的很在乎,很在乎这个地方,毕竟自己最美好的两年半的时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这里有他最美好的记忆,这里承载过他那最羞涩的青涩初恋,这里有着他太多太多的回忆。 默默的注视着四楼最靠边的那一间教室,踟蹰了半晌,萧朝虎还是没有勇气踏上楼梯,物是人非事事休,曾经的那些人已经不在了,属于自己 的那个年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再次强迫自己去追忆那些人和事,受到伤害和难过的不会是别人,只会是自己。 萧朝虎摇了摇头,有点漠然的转身离开,向着另一条水泥道路上走了过去,长长的身影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有点落寞和沧桑。 宝庆市一中作为全市最好的中学,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整个学校约有五千多学生,初中部约有一千八百多人,高中部约有三千多人,教学楼 就有四栋,宿舍楼也有三栋,女生宿舍楼位于足球场后面。 虽然萧朝虎从没进过女生宿舍,但萧朝虎毕竟也曾在这所学校待过两年半的时间,对于学校的各个地方还是蛮熟悉的,一路上走了过来,碰见 了那些穿着充满活力的高中女生,看着她们那年轻的身子,萧朝虎的心地便安心了不少,顷刻间那点不喜也如枯叶随风飘落了。 足球场上不少的年轻少年正激情四热的展示着他们的青chun,二十多人追着一个足球沿着足球场正不断的狂奔着,间或传来沙哑的大叫声,穿着 单薄的少年身上被汗水掩盖,有的甚是狼狈,但他们并不怎么在乎,依旧在狂奔着,追逐著。 足球场边缘的草地上,几对穿着校服的少年男女正安静的坐在草地上,隔着几毫米的微距正低声的呢喃着,倾诉着别人听到很是肉麻,但自己 听着却百听不厌的情话。 多么美好的青chun年华,多么好的花季雨季,似水年华,如若没有经历过,谁又能诠释出其中所蕴含的真正意味呢。 女生宿舍似乎永远是男生心中最美妙的一道风景线,无论时间怎么流失,只要人类没有灭绝,女生宿舍便是那些身在学校中的男生口中谈论最 多的话题。 还没到女生宿舍,萧朝虎就发觉,站在女生宿舍下面的男子如同西方那些绅士般,正襟危坐的站立于女生宿舍,等待着心仪的女子。 看着这熟悉的一幕,萧朝虎没来由的就想起自己高中时也曾这么呆傻的干过这些事情,可惜的是,那是的自己并没有胆量站立于女生宿舍等待 着自己心仪的女子,而只是远远的躲在她视线不及处,远远的看着她,看着那个让自己今生都难以忘记的人。 高中时候的感情是最单纯的,那个时候的男女之间正处于对异xing最有好感的阶段,感情并没夹杂着其他的因素,如白雪般纯洁,晶莹剔透。 所以即便现在萧朝虎已经有了彭清清,偶尔之间回忆起自己曾经那稚嫩的初恋,萧朝虎依然感觉到有着别样的味道。 和所有人一样,萧朝虎也是静静的站立于女生宿舍下面,两眼静静的注视着女生宿舍的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时间,也没见到彭清清从楼下走出 来。 闲着无聊,萧朝虎就把视线投向足球场上,可看了没多久,萧朝虎便觉没什么意思,接着就把视线转了回来,看向了女生宿舍门口。 正在萧朝虎等的心都酸了的时候,萧朝虎便听到一把男子嚷叫的声音,萧朝虎转过头,向声音的发源地瞧了过去,只见一个年约十七岁,长相 很是英俊,身高约一米七五,穿着很是时髦,健康阳光的男子抱着一把吉他,正面对着女生宿舍的二楼。 这男子的相貌很是不错,xing格也很开朗,一点也不内向,即便是在公共场所,面对着数百人的眼光,也一点不怯场,只见他大声的对着二楼宿 舍的一个房间大声嚷道:“丹丹,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看到这一幕,萧朝虎便是一惊,这是在学校,可不是在社会,这个男子胆子也太大了吧,宝庆市一中管制的这么严,对学生谈恋爱的事情看的 很是重,一旦被学校所知晓,轻则小过,重则留校查看,甚至严重的会开除学籍。 自己只是三年没来这学校,如今的高中生可比自己那是的学生要彪悍了很多了,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还没待萧朝虎想清楚,那年轻男子便开始试调吉他,没过一会儿,吉他那优美的旋律声音变开始飘扬在女生宿舍的门口,和着吉他那优美动人 的旋律,那男子便开始放开声音唱了起来:走过西厢扑鼻一阵香 ,隔壁小姐还在花zhong yāng 鞋子忘了原来的方向。 停在十岁情惆怅 敢问一句盆中花怎赏 要拿姑娘与它比模样 甘做花泥一片靠花旁 不是三月也能醉人肠 冬至的前一天 秀才西厢走一遍 邂逅小姐正在窗台赏花等着雨天 名诗读了几多遍,名画临摹几多卷 书生的梦还存在西厢正时少年 我又从西厢过, 十二年前的白ri梦 记下当年的你的我 水调歌头叹一首 我再从西厢过,十二年后的才高八斗 百花还在人去已楼空 那花儿长开人难留 走过 西厢扑鼻一阵香 隔壁小姐还在花zhong yāng 鞋子忘了原来的方向 停在十岁情惆怅 敢问一句盆中花怎赏 要拿姑娘与它比模样 甘做花泥一片靠花旁 不是三月也能醉人肠 冬至的前一天 秀才西厢走一遍 邂 逅小姐正在窗台赏花等着雨天 名诗读了几多遍,名画临摹几多卷 书生的梦还存在西厢正时少年 我又从西厢过,十二年前的白ri梦 记下当年 的你的我 水调歌头叹一首 我再从西厢过, 十二年后的才高八斗 百花还在人去已楼空 那花儿长开人难留 树上的鸟儿,你为何紧皱眉 地上的人儿,为一个情字醉 我又从西厢过,十二 年前的白ri梦 记下当年的你的我 水调歌头叹一首 我再从西厢过,十二年后的才高八斗 百花还在人去已楼空 那明月照清秋 我又从西厢过, 十二年前的白ri梦 记下当年的你的我 水调歌头叹一首 我再从西厢过,十二年后的才高八斗 百花还在人去已楼空 那花儿长开人难留. 这还是一个高中生么。这么好的歌喉,即便是萧朝虎这种常年奔波在欧美那些经济发达的城市,见惯了形形的人,也见识过不少很是红火 的港台歌星,可也没见过如此有天赋的人。 这首歌词来源于元曲西厢记,讲述的是张生与崔莹莹两人之间唯美的爱情,如若没有经历过专业的训练和丰富的人生洗练,根本无法唱出其中 所蕴含的意味和那意境。 歌词唯美伤感,如泣如诉,字里行间,情愫铺满怀,那种爱到深处却因限制不能在一起的无奈感人心扉,如若不是爱的极致,也唱不出这么富 有感情的歌曲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男子的歌声所感染,随着他的歌声沉浸在那种唯美的意境中,不忍从那画面中苏醒了过啦,过了好一会儿,待那男子把这 首歌曲唱完后,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 一时之间,掌声如cháo水般响起,掀起了惊涛骇浪,不断的向女生宿舍涌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以善意的眼光看着那拿着吉他的年轻男子,即使是萧朝虎也不例外,大家都是男人,都曾尝过那种夜不能寐,痛切心扉的感觉 那男子似乎从在场的人善意的目光中看到了希望,再次柔声的对着二楼的窗户嚷道:“丹丹,给我个机会吧,答应做我女朋友吧,我一定会对 你很好的”。 那女子不知是否害羞还是真的对这男子没好感,并没有立即做声,那男子还是不死心,继续嚷叫着,那神情很是让人心酸。 与此同时,二楼的一个女生宿舍里,一个扎着双马尾辫的女孩子正坐在梳妆台上,脸颊晕红,羞涩满脸,如同即将落下的夕阳,甚是娇美。在 她不远处站着一个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上身穿着一件校服,容颜秀美,正是萧朝虎久等未致的意中人彭清清。 而在她们俩不远处的床架上正坐着两个青chun活泼的高中生,此时两人正低声的交谈着,谈论的话题正是下面张扬表露爱意拿着吉他的那个男子 如此大的动作,不用说她们正处于女生宿舍的二楼,就是处在女生宿舍的顶楼,在如此疯狂的气势下,也会被波及到, 处于青chun期的女孩子,那个心中没有一个心仪的白马王子,那个叫丹丹的女孩子只不过是出于女孩子天xing的矜持,口中没有勇气应承,但心中 还是蛮欢喜的。如若不是,她也不会在听到楼下的吉他表白声,如此羞涩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