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还有我在为你牵挂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四十七章还有我在为你牵挂

()这话可不是说说就完了的,当初的他心里面只有姐姐萧若雪一个人,并没有其他值得自己所在乎的女孩子,如今,彭清清已经答应了自己做自己的女朋友。 身为一个男子,如果不能让自己身边的女子过上好ri子,那就真的对不起身为男儿身这三个字呢,现今的彭清清因为年幼,心思单纯,也没曾走出过宝庆市,见识过外面的ri子,一腔芳心暂时还系在自己身上,还不怎么在乎自己是否有事业和地位。 但萧朝虎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于灯红酒绿中见识过太多的人和事,知道人这一生在每个时间段都会发生改变的,如若到那时,自己还是这样一无所有,见识过外面的花花世界和成功人士的男人后,彭清清还能如眼前这样,一直把她那颗芳心系在自己身上么。 即便以后,彭清清还是如眼前这样,一直把她那颗心放在自己身上,难道自己就真的那么不顾及脸面和尊严,让她一直跟随着自己过着这平凡的ri子么。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才是一个男子真正值得努力和向往的。 眼见萧朝虎和自己说着话,便开始走神了,彭清清便有点生气,伸出小手来,轻轻的便在萧朝虎的胳膊上捏了一把,凑过身来,吐气如兰的在萧朝虎耳边道:”萧大哥,想什么呢,咋又开始走神了哈“。 萧朝虎尴尬的笑了笑,转移话题的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去和你闺蜜打下招呼,咱俩就去约会去“. 市委书记的妹妹和儿子遭人暗杀,这么大的事情再怎么隐瞒也隐瞒不了,没过多久,整个宝庆市的黑暗势力的大哥级的人物都收到了消息。 如此逆天的事情发生在宝庆市,这些混迹于黑暗中的偏门人物那里还能大意的了,这事情如若是不处理好的话,是要出人命案的事情,放在谁身上,谁也不敢大意。 市委书记的权利有多大,即便是没有身在体制之内的普通人也能察觉到其中蕴含的力量,正所谓破家小吏,灭门县令,在华夏这个权力机构至上的国度内,一个小小的jing察,还不属于体系内的,就能让一个普通的人家里家破人亡,更不用说是一个市的市委书记了。 风声刚刚传来出来,整个宝庆市的上空便充斥着一股异样的气息,混迹于黑暗中的那些大佬们,便在第一时间内,把自己所信任的心腹,叫了过来,吩咐下去,加快人手不顾一切的要把暗杀市委书记妹妹和儿子的凶手给找了出来。 宝庆市的地下势力虽然错综复杂,但位于最顶端的也不过只是冯岸华的中兴社和李杰的红星帮,这些看似很风光的大佬,此时心中却没表面上那么的平静了,一山难容二虎,这似乎就是人类自从有了文明历史来,就已经深入到人心中去了。 但无论冯岸华还是李杰再怎么嚣张,再怎么痛恨对方,恨不得对方马上就死掉,但因受制于潜规则,两人再怎么在私下里给对方下眼药,也不敢当真亲率着数百人在世人面前火拼。 正因为如此,即便经历过了差不多十年的明争暗斗,两人还是拿对方没办法,甚至在公共场合,还得一脸笑容的和对方似老朋友的打招呼。 如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冯岸华和李杰也不得不联起手来,把自己手下所有限制下人手都撒了下去,以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那个暗杀市委书记妹妹和儿子的凶手给抓了起来。如若不能尽快的把这事情给解决掉,一旦惹得市委田书记不满意的话,搞个什么严打的整风运动,那么最终遭殃的还是他们这些混迹于黑暗之中的偏门人物。 黑暗中的人虽然在做正事上无法和官面上的人相提并论,但在找人这方面并不比官面上的人物逊sè多少,毕竟他们是这个城市的地头蛇。 这个时候的报纸管辖的还是很严,如若没有得到上面掌管舆论方面的领导同意,根本就上不了报,正因为这样,事情还不是闹的满城风雨,大多数的普通人还不曾知道市委田书记的妹妹和儿子在光天化ri之下遭到暗杀,差点丧命。 知晓这个消息的只不过是那些官面人物和在现场的人,以及这些混迹于黑暗中的地头蛇。 萧朝虎和彭清清走出了校园,回过头一看,见那拿着吉他的年轻男子和那叫丹丹的女孩子也跟随着走出了校门。 萧朝虎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彭清清,问道:”怎么你那闺蜜还要和你在一起么“。 这我哪知道,估计应该不是,或许他们只不过是想出来透透气,两人单独的相处在一起,再说,刚才我也曾问过丹丹,问她是否和我一起去外面,但被她拒绝了”。彭清清道。 说完后,彭清清就很自然的的把小手放在了萧朝虎手中,让萧朝虎牵着她的手。 见对方不是跟随自己和彭清清一起去玩的,萧朝虎便放下了心,潜意识了他还是不喜欢和别人待在一起,如今的他心中所想的只是想和彭清清好好的待在一起,偶尔间说说些知心的话语。 在女生宿舍待的时间不是很长,此时时间还是很早,大概是下午三点多钟左右,还未曾到吃饭的钟点,萧朝虎中午刚和张汉添在那个妩媚少妇的饭店里吃过中午饭, 期间又碰到市委书记的妹妹和儿子遭到人家暗杀,消耗了不少体力,身上也带着伤,但因那叫妮妮的女子包扎的很好,伤口早就不痛了,甚至连那身上沾染的鲜血都曾被那女子小心的给清洗掉了,所以,即便是彭清清和他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也未曾发觉。 但他毕竟是个人,即便有着不动根本诀的心法支持,身体还是没有脱离肉身的限制,出了那么的鲜血,神sè自然不能和没受过伤一样,在校园里,彭清清虽然碰见了萧朝虎,但因为自己的闺蜜就在自己身边,便没怎么注意萧朝虎, 可如今出了宝庆市一中,没有旁人在身边,彭清清便把整个注意力放到了萧朝虎的身上,没过一会儿,彭清清就发觉到萧朝虎身上有点不怎么对劲。 见彭清清一直瞧着自己,萧朝虎便觉不好,果然不出她所料,彭清清就从萧朝虎胳膊上察觉到淡淡的血迹,还没待萧朝虎做出什么掩饰,彭清清就把小手搭在了萧朝虎的肩膀上,颤抖的去解萧朝虎的外衣。试图去应证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东西没有欺骗自己, 眼见自己已经掩饰不了,萧朝虎就故意装作无所谓的道:“没什么,只不过是刚才来找你时,在街道上被一辆小车给刮了一下,出了点小血,我已经抽空包扎好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可此时的彭清清根本就不管这些,毫不犹豫的就掀开了萧朝虎的外套,待看到萧朝虎胳膊上用白布缠绕裹的密密麻麻的渗出血迹的伤口时,彭清清便把她那jing致的脸贴在萧朝虎的伤口下,眼泪便如下雨般哗哗的流了下来,滴落在萧朝虎的伤口上。 本已经逐渐开始愈合的伤口,在眼泪的侵蚀下,便又开始渗开,混杂着咸味的泪水不断的刺激着萧朝虎的痛觉神经,一时之间,疼痛便缠绕心间,但萧朝虎却不敢有丝毫异动,生怕更加刺激着彭清清。 哭了一会儿的彭清清,便把头抬了起来,看着萧朝虎道:“萧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心痛自己的身子,可也得为我和若雪姐考虑,你若是再这样,我就告诉若雪姐了”。 萧朝虎见彭清清把自己的姐姐萧若雪的名字都抬了出来,知道此时的彭清清已经真的很生气了,便只得实话实说的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中午,我刚好和朋友吃了饭,从饭店出来,刚过转弯处,就见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子正过马路,而在他面前不远处便有一辆黑sè的桑塔纳闯了过来,眼见一幕惨案就要发生在我眼前了,所以,我那时便毫不犹豫的跑了过去,抱起那小孩,这才让车子给擦伤了”。 见萧朝虎不是和别人打架斗殴而受的伤,彭清清便放下了心来,细心的替萧朝虎穿好外套,这才道:“是见义勇为啊,那我就不告诉若雪姐了,你还疼么,要不,咱们先去医院看看怎样”。 萧朝虎这辈子什么人都可以不在乎,但他最着紧的还是那个从小把自己带大的姐姐萧若雪,生怕姐姐受到担心,眼见彭清清不把这事告诉萧若雪了,萧朝虎心中便安下心来了,笑了笑道:“没事,想当初,我在军队时,这点小伤根本就不算什么,如今,这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不用担心,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萧大哥的体质比寻常人要好很多么”。 彭清清想了想,觉得萧朝虎所说的也是,自己和他相处了有一段时间了,也见识过他那有点变态的身手,这点小伤对他来说,也许真的算不上什么,只不过,是自己关心则乱而已。 话是这么说,但此时的彭清清可真的就不再敢牵着萧朝虎的手了,生怕自己弄到萧朝虎的伤口。 没经历过风雨,曾能见彩虹,没有尝过被人呵护和牵挂的感觉根本就是不能体会到此时萧朝虎的心情的,见彭清清这样,萧朝虎即感动,又觉点有点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