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那些年混过的人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四十九章那些年混过的人

()由此可见,如若只论学校风景,整个宝庆市,没有那一所学校能够比得上宝庆师范的,宝庆师范不但风景美丽,更是盛产美女,从这里走出来的美女约占整个宝庆市所有学校中的百分之四十五点五。 在萧朝虎年高中的时候,宝庆市便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中出尖子,十中出混混,师范出美女。 与之其他学校那种主抓学习成绩的相比,师范却主要以艺术,幼师,技术专业为主,正因为这样,那些成绩不怎么好,但长相漂亮,英俊的少年男女大都蜂拥而至,再加上宝庆师范在省里很受那些常委会上的大佬看重,所以,这些年的发展到时越来越有上涨的势头。 萧朝虎和彭清清走进地地道道大排档时,大厅里已经坐了不少的年轻人了,看那年龄,大多数应该就是些在校园里的学生,大多数是成对的坐在一起,毕竟今天是一个特殊的ri子,那些刚刚谈好的朋友,抑或那些相处在一起很久的男女朋友此时也趁着这个节ri,带着心仪的那个她走出来。 此时还没到午饭的最佳时间,一楼的大厅里还有几张桌子还没坐着人,萧朝虎带着彭清清走了进去,还没待萧朝虎走到那空闲的桌子旁,这时便从挂着窗帘后的厨房中走出来一个长相很是甜美,年约十六七岁,手中端着菜肴盘子的女孩子。 不知是因为走路过急,抑或是那承载着菜肴的盘子温度过高太过烫,还是什么原因,那端着菜肴的女孩子在和萧朝虎擦肩而过的时候,就那么凑巧的手腕一歪,脚步一个踉跄,那承载着菜肴的盘子就突兀向邻近的一张坐着一对男女的头上袭去。 盘子里承载着的是一些汤水和牛肉,刚从锅里面出来,滚烫滚烫的,还在冒着热气,如若真的要是溅到谁的皮肤上的话,烙印下一个疤痕的话,那就真的会很让人难堪的。 事情来得太快了,跟随着萧朝虎身后的彭清清在看到这一幕时,忙嚷道:“萧大哥,小心”。这话还没落下尾音,那年约十六岁左右的女孩子身体便向地板上倒去,而那承载着饭菜的盘子便向最近的一桌男女头上袭去。 身在其中的萧朝虎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发觉了,这些年来修炼不动根本诀,已经让他的思维力,敏捷力,反应力上升了不值一个层次,这在旁人眼中是根本躲避不开的事情放在萧朝虎眼里,根本就不是一件什么事。 萧朝虎右手轻轻一搂,搂着了那女孩在的腰,在那女孩子满是惊异的目光上,带着那女孩子转了一圈,神乎其技的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下便把那正向桌子zhong yāng落去的盘子给接住了。 如此惊人的一幕,落在大厅中所有人的视线里,自然是充满爆炸xing,这个年代的年轻人,生活在城市里,由于不用吃什么苦,身子虽然看似强壮,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力量,对于那些身手极强悍的人,这些生活在和平年代,但却很是向往那些血腥,杀戮生活的年轻男子自然很是崇拜。 萧朝虎这一手很是惊艳,不仅是众人被他所迷住了,就连被萧朝虎搂在怀里的那个小妹子,此时也是一脸崇拜的看着萧朝虎,根本就没发觉到自己此时已经被萧朝虎给放了下来。 从男人的角度上来说,萧朝虎心底里自然很是想再次把这女孩子多搂一下,好好体会下她那身体惊人的柔软xing和弹xing,但一想到彭清清此时就在自己面前,自己如是不怎么老实,于这光明正大中占人家小妹子的便宜的话,定会惹起彭清清大发雌威。 过了好一会儿,大厅里的女孩子才有人尖声叫了出来,这是什么跟什么啊,自己身为当事人都没怎么大声叫了出来,可不只为何,这些身在大排档内的旁人却这么卖力的尖叫。那年约十六岁的小妹子小心思里如是想道。 放开了那女孩子后,跟随着萧朝虎身后的彭清清这才走赶忙走到萧朝虎身边,低声柔和道:“萧大哥,你没事吧,刚才可真的把我给吓坏了,生怕你再次受伤”。 萧朝虎看了看一脸紧张着自己的彭清清一眼,爱怜的抚摸着彭清清的秀发道:“你萧大哥是什么人呢,这一点小事怎么能伤害到我呢,至少让你受惊和害怕了,这我真的很过意不去”。 你说什么呢,咋我觉得你这话,让我感觉生疏了不少了,我现在可是你名义上的女朋友呢,不关心你,我能去关心谁啊,彭清清有点不满的瞪了一眼萧朝虎道。 一颦一笑,不论是高兴而笑,抑或是难过悲伤落泪,眼前的此女子就是那么的有气质,有风情, 见彭清清似乎真的有点生气了,萧朝虎喃喃笑着讨好道:“清清,是我不好,来,不要生气了,让我们先去那边找个位置坐,待会儿我再好好和你说说话”。 彭清清看了看萧朝虎,见萧朝虎神情不是在骗自己,于是便低声的应了声,恩 那被萧朝虎解救下来的小妹子,一直想找个机会感谢萧朝虎,可是就是插不进嘴,此时,见彭清清没再回答,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向萧朝虎示谢。 这女子虽然在相貌上和彭清清比较起来,要逊sè不少,但胜在身材好,胸脯大,声音甜美。 被女孩子低声软语相求,抑或低声相谢,对于男子来说,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身为男子,被眼前这样一个标致的小妹子低声感谢,萧朝虎自然心中很有成就感。 如若放在另外一个没有彭清清在场的地方,出于男子的劣根xing,萧朝虎说不定便会在言语上再次占占这小妹子的嘴上便宜,但今天彭清清在自己身边,萧朝虎便很君子般的说了句不用谢,就带着彭清清向靠近窗户旁边的一张桌子走了过去。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身为地地道道的老板自然不可能不出面,待那老板从二楼的办公室走到萧朝虎这桌时,萧朝虎这才发觉眼前这老板也是自己的熟人。 走下来的那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强健汉子,萧朝虎刚和他一照面,就察觉到自己碰见了老熟人了,这汉子名叫郭建国,年轻时曾在山东青岛海军部队服役过,在部队当了五年兵,并被军队提上来做了班长,但最终因为在部队里没人脉和关系,加上自己出身于农村,家里没金钱活动,无奈下,服役期满,只得黯然退伍。 几年前,萧朝虎,龙少军,曾虎清,因为年少猖狂,遇事不是很冷静,经常因为女孩子的事情和外校的那些不良少年打架。 打架这事情,不是今天你逼着我跪下唱征服,就是我堵着你唱国歌,常在河边走,怎么能够不湿鞋,三人以前也曾意气风发过,也曾狼狈过,记得有一次,萧朝虎,曾虎清,龙少军等三人因为师范一个名叫林云夕的女子曾和师范的八大金刚干了一次猛架。 事情的起因其实也很简单,只不过,是哪个时候的曾虎清在龙凤溜冰场认识了林云夕,而后,在曾虎清那高超的追女孩子的手段下,林云夕逐渐就被曾虎清给吸引住了,男女之间的感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相处久了,没感觉了,就很自然的分手了。 可哪知道林云夕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在师范她有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影响力,常在师范混的学生一听到自己学校的系花被人玩了之后抛弃了,那里承受的如此的难堪,于是便在一个夏ri的午后,十数人便带着家伙堵住了萧朝虎,龙少军和曾虎清三人。 那时的萧朝虎虽然已经修炼过不动根本诀了,但毕竟还未曾在军队中经过系统化的训练,身手比之一般的混混是要强上少许,可面对着十来个专业学体育和散打的师范生,三人还是不够看的,那次,三人被人殴打的很惨。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能够下地。 如若不是碰见眼前这个叫郭建国的男子,三人所遭遇到的下场也许还会惨些,正因为郭建国对三人有恩,所以后来,萧朝虎,曾虎清,龙少军三人动不动只要有时间就会过来地地道道帮帮郭建国的忙。 一来二去,就熟悉了,间或,郭建国还会亲自传几手军队拳给三人,正因为和郭建国学了几手功夫,后来三人和别人打架时便不怎么会再次吃亏了。 郭建国的脸sè看起来要比三年前要红润了许多,由此可见,这几年来,地地道道替他挣了不少钱。 萧朝虎一件郭建国走了过来,就连忙站起身来,以晚辈的语气问候道:“郭叔叔,从脸sè上看要要红润了,三年不见了,越来越越来越年轻了哈”。 听了萧朝虎这话后,郭建国爽朗的笑着道:“虎牙子,三年不见,你可是变化很大了哈,瞧,身边都带了女朋友来了”。 那个时候的萧朝虎从来都只是单身一个人,曾虎清,龙少军也曾带过不少女孩子来过这地地道道,可自己却从没见过萧朝虎带来过女孩子。 正因为这样,郭建国在见到萧朝虎身边的彭清清时,出于心中的好奇xing没来由的多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