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谁能抵挡住你的容颜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五十章谁能抵挡住你的容颜

()坐在萧朝虎身边的彭清清在听到郭建国这话后,出于女孩子的矜持和礼貌,站了起身来,笑着对郭建国道:“郭叔,你好,我叫彭清清,现在是萧朝虎的女朋友,以前经常听萧朝虎说起过你的事情”。 尽管萧朝虎并没在自己面前提起过郭建国,但彭清清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见萧朝虎和郭建国谈话的语气,就知道两人定是很熟悉,身为萧朝虎如今的女朋友,彭清清自然懂得在别人面前替萧朝虎挣面子。 彭清清这话说的很是得体,落在萧朝虎耳中,觉得很是欣慰,不由得便向彭清清看了过去。 地地道道的大厅里人虽然不是很少,但好在此时并不是正饭点的时候,趁着这空隙,郭建国这才有时间过来和萧朝虎叙叙旧。 和萧朝虎聊了一下,并趁着这机会向萧朝虎道了一声谢,感谢萧朝虎救了自己的侄女郭怡雨。 听到自己刚才搂过的那女孩子竟然是郭建国的侄女,萧朝虎心中没来由暗叫一声好险,如若刚才自己在那女孩子身上做的小动作被郭建国发现的话,那依照郭建国的xing格,说不定就会给自己一个巴掌。 古人说的好,红颜祸水,此事不假啊。 看着郭建国拉开柜台后面的帘子走进厨房后,萧朝虎这才对彭清清道:“刚才多谢你了,谢谢你替我挣了不少面子”。 作为熟客,自然与之那些寻常的客人来说,萧朝虎还是占有优势的,萧朝虎和彭清清聊了没多久,郭伊雨便端着饭菜走了过来。 地地道道的生意真的是越来越好了,还没待萧朝虎和彭清清吃完饭,大厅里的桌子就已经被人占满了,眼见人流量越来越大,萧朝虎虽然很想和郭建国好好的聊一下,但一看他忙得满头到处都是汗,便也没再去打扰他了。 似乎早就习惯了萧朝虎吃饭的速度,如今再次见到萧朝虎那秋风扫落叶般的速度,彭清清也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彭清清虽然不怎么在意和惊奇了,但在场的人还是被萧朝虎这吃饭的速度着是给惊艳了一把, 尤其是地地道道中的那些女客人,陪伴在她们身边的男子大多数都是些很有风度的男子,那里见过萧朝虎这种粗犷的男子,生活在和平年少年男女,怎能了解那种常年奔波在生死边缘的人呢,正因为这样,在他们的小心思里根本就不能够体会到萧朝虎此时的心情。 即便萧朝虎的脸皮已经很厚了,可如今,被这么多青chun无比的女孩子这样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萧朝虎还是有点那么的不怎么自在,尴尬的对彭清清笑了笑道:“清清,你要是吃饱了,咱就走吧,你看,人家像看怪物般的看着我,即使我无所谓,可也要替你想想”。 看着萧朝虎这无地自容的表情,彭清清笑了笑道“萧大哥,没想到你也会害羞,在我心里面,还以为你从不知道害羞这两个字怎么写了”。 被彭清清打趣。萧朝虎憨憨的道:“如若你不在乎,我就真的无所谓,被人看几眼,又不会少些什么,何况你也知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人,饿着的时候,那会考虑这么多”。 听萧朝虎这么说,彭清清想了想:“我吃饱了,那咱俩还是走么,如今时间也不怎么早了,咱俩还是去中心广场玩会儿吧”。 别过了郭建国,萧朝虎就和彭清清出了地地道道,吃完饭后,感觉就是很不一样,特别是对萧朝虎这种修炼不动根本诀的人来说,饭菜就是他体内能量最好的补充,此时,太阳已经开始下山,夕阳的余晖映照的半空如同涂了一层层红布,甚是漂亮。 能够和彭清清在这样的特殊ri子走在一起,闻着不远处,女孩子身上那悠悠传来的香气,萧朝虎觉得心里很是安宁,映照在夕阳的余晖下,彭清清如同那山中的jing灵般,灵动深远。 和女孩子约会的感觉真的很不错,特别是自己所在乎的女子,这事情要是放在以前,萧朝虎想都不怎么敢相信,自己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和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在夕阳的余晖下漫步在街道边。 当时的自己曾一直都在想着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能够和毛云烟这样什么也不用考虑的漫步在街道上,对于女孩子的心思,萧朝虎就一直猜不明白,就是到了今天,萧朝虎还是没弄明白毛云烟心中是怎么想的, 说喜欢自己吧,可从来没给过自己约会她的机会,说不喜欢自己吧,可也从来没当面的拒绝过自己。也没见她身边有过和她看似很亲密的男子。 正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耳边忽地就传来彭清清那柔好听的声音道:“萧大哥,你在想什么呢,怎么越走越慢了呢”。 听到彭清清这话,萧朝虎就向彭清清看了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在不觉中,彭清清就走在自己前面很远了,萧朝虎连忙加快了步子跟了上去,笑着对彭清清道“没什么,我不过在想送你什么礼物为好,你也知道,今天的这个ri子对我很重要,可以说是我生命中一个最重要的ri子了,以后,如若回忆起来,定会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 见萧朝虎说的如此浪漫,彭清清待萧朝虎走了上来,便把身子靠在萧朝虎身上幽幽的道:“萧大哥,正如你以前对我所说的,天长有多长,地久有多久,我从不想知道,也从不怎么去明白,在我心里面,只要你能够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萧大哥,有个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你这么优秀,迟早有一天会被其他的女孩子给抢走了,到那时,我真的不敢想象,我该怎么过下去”。 在萧朝虎心里,一直在担心着有朝一天,彭清清在见识过更优秀的男孩子,会那么突兀的就从自己的视线范围中消失了,可从没想过,在彭清清心里,也会有着自己一样的想法。 看着近在眼前,靠在自己身上的彭清清,萧朝虎伸出手来爱怜的抚摸着彭清清的秀发道:“清清,还记得以前我向你表白说过的话么,执子之手,与尔同老”。 执子之手与尔同老,这话听到耳中很是温馨,可世事难料,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生活在红尘俗世中,能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白发苍苍这有多难,即便如今还生活在象牙塔中没经历过什么风雨的彭清清也知道,但有萧朝虎这话,彭清清也觉得很是满足了。 真想就这样一辈子生活在你呵护的感觉中,彭清清呵气如兰的在萧朝虎耳边柔声说道。 有着这样一个美丽却有善良温顺的女子陪在自己身边,放在那个男子身上,都觉得这一辈子没有白活了。 女孩子的身体就是与男子不同,即便彭清清就只这样轻轻的靠着萧朝虎,可因萧朝虎比彭清清高上少许,闻着彭清清身上传来的悠悠香气,以及她那身上独有女子气息,萧朝虎便觉自己的心在刹那间不断加速,似乎在这眨眼间的时间中已经快跳了出来。在不觉中,萧朝虎便感觉到自己身体起了反应。 彭清清靠在萧朝虎身上,呼吸着萧朝虎所呼吸出来的空气,没一会儿,就感觉到萧朝虎的呼吸开始急促,心跳的规律也在不断的加速着。 作为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虽然以前从没接触过男子的身体,但毕竟处于花季中的女孩子自然也知道一些该知道的常识东西,眼见萧朝虎呼吸如此急促,彭清清心中自然知道,定是自己靠得太近,引起了萧朝虎的原始反应。 还没待彭清清想清楚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忽地就感觉自己身子一紧,萧朝虎的双手就缠绕了过来,环在自己的腰间,耳鼻间就充斥着萧朝虎那呼吸急促的男xing气息。 即便是隔着一层厚实的衣衫,萧朝虎仍然能感觉到彭清清身上柔韧xing极佳的女xing身子带给自己那无比美好的触觉,差点就让萧朝虎失去了理智。 身为女子,毕竟在这方面的自制力要比男子要强上很多,只是一刹那间的迷失,彭清清就反应了过来,出于女孩子自身的矜持,彭清清便试图去把环在自己腰间的萧朝虎的手给弄开。 可此时正处于情动中的萧朝虎似乎就根本没感觉到彭清清在拒绝,依旧如刚才那样,甚至开始把手往彭清清的胸前移去。 眼见萧朝虎似乎越来越过分了,彭清清此时似乎也害怕了起来,如玉的泪珠沿着jing致的脸庞滴落了下来,小嘴一张,便向萧朝虎的胳膊咬去,被彭清清这么一咬,萧朝虎便觉肩膀一痛,失去的理智刹那间便恢复了过来。 看着彭清清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萧朝虎只觉眼前似乎就被一盆冷水给迎面给扑了过来,刚才升起的那段刹那间就被给浇灭了,赶忙放开了彭清清,伸出右手来就地给了自己一巴掌,“清清,真对不起,对不起”。 这一巴掌,萧朝虎因为心急,没怎么控制着力量,打在脸庞上,没一会儿,就肿起来了,原本彭清清见萧朝虎如此对待着自己,小心思里还是有点怪责萧朝虎的, 可见到萧朝虎就这样毫无声息的给了他自己一巴掌,看着他那肿起来的脸,彭清清便觉的有点心疼了,也没怎么去怪责萧朝虎了,而是伸出她那白皙细嫩的小手去抚摸着萧朝虎的脸:“我又没怪你,你咋就这样下得了手呢,你看,都肿起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消呢,你也真是得,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怕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