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五十三章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但为了能够和彭清清于这红尘俗世中走的更远些,萧朝虎还是无奈的把心中那突然而至生出来的念头压了下去,对彭清清说道:“随你,今天你做主,你想玩什么,我就陪着你,好不”。 那咱俩就随便走走吧,对于其他的我没什么要求,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就好了,彭清清双手抱着那个刚从地摊上套来的小狗熊对萧朝虎说道。 原本萧朝虎还想和彭清清去再看场电影,可见眼前的女子如此说,萧朝虎便只好同意的道:“那行,咱俩就去前面的望月阁上走走咋样". 作为土生土长得宝庆市人,对于望月阁自然不是很陌生,望月阁成立于民国初年,由当时的宝庆市士绅集资筹建的,用以来纪念那些死在战乱中的勇士,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新中国的建立,望月阁逐渐成了宝庆市的一道旅游的风景了, 只要来过宝庆市,如果没有去过望月阁,那就不能算真正的来过宝庆,毕竟,望月阁代表着宝庆市的近代历史,在这里,你可以通过上面的墓碑介绍,了解到宝庆市的文化。 望月阁以前彭清清也来过,不过,那个时候是和廖丹丹还有宿舍的几个女生一起来的,长这么大,彭清清还未曾和男子来过这。如今和着萧朝虎一起来,彭清清总感觉心中好像多了点什么,似幸福又似甜蜜。 看着和自己并排走在一起的萧朝虎,彭清清觉得自己很是满足,如若今后不发生什么,眼前这男子似乎就会永远的陪着自己走下去,直到自己生命的尽头。 望月阁的人流量比之中心广场似乎还要密集,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萧朝虎心中不得不感叹一声,宝庆市的人口还真多啊,平时在大街上并不怎么有这种感觉。 为了不让彭清清被人挤到,萧朝虎只得再次充当起护花使者的重任,替彭清清开道,走完了阶梯后,来到了望月阁上面后,由于望月阁占地面积颇大,这才感觉眼前的人流似乎舒缓了很多。 阁楼小桥流水,假山树林,草坪,石桥,古树布置的很是规范,层次分明,格局很是宏伟,深得仿古韵味,置身于此,仿佛跨越了空间和时间,让你的思绪于不觉中回到了六十年前,跟随者那些先烈和勇士的脚步,见证着那个时代的中国的心酸与苦难,见证着她的不屈与伟岸。 即便此刻还未到chun天,但此地的植被树木仍旧是青翠yu滴,石桥下的流水争相湍急,充满着活力,昂扬奋发,风景如诗如画。 一路上走来,间或还可以见到几只可爱的小鸟在望月阁的上空掠过,那清脆的鸣叫声似乎在预示着chun天即将到来,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从空中降了下去,望月阁上的路边开始弥漫着淡淡的ri光灯的光晕时,萧朝虎和彭清清便来到了烈士墓碑前。 这里的人流量显然比别处要密集了很多,毕竟这里是整个望月阁的最中心,也是整个望月阁最庄严的地方,这个年代的人大多数还很朴实,在他们的骨子里还是蛮尊敬这些为了守护家乡不受到战火波及的勇士们,正因为如此,当萧朝虎和彭清清到达这里时,忽地就感觉到气氛开始庄严和沉重了起来。 看着那些跪拜在烈士墓碑前的人,即便是萧朝虎这种xing子冷淡,对与自己不怎么亲密的事和人无所谓的人,可在看到这一幕时,萧朝虎还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心仿佛在这一刻热烈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当年自己在党徽好国旗下宣誓一样,热血沸腾了起来。 男儿何不带吴钩,醉卧沙场君莫笑,对于这些保家卫国的先烈们,即使他们中有很多人的名字不被后人所熟记,但他们所留下来的传说还是一辈一辈的流传下去。正因为有了这些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中国这才能于灾难中恢复过来,逐渐成为世界上最耀眼的那颗璀璨的明星,成为西方各国中的那条巨龙。 对于军人以及那些先烈们,彭清清原本觉得他们离自己很远,远到以为自己根本就接触不到,可如今,在看到那一排排墓碑以及上面那一圈圈鲜花时,此时的她这才感觉到原来他们离自己这么近。 待了好长一段时间,轮到萧朝虎和彭清清了,两人便很是诚心的在那些墓碑面前叩了个响头。借此来悼念下先烈。 走出了墓碑后,过了好久,两人这才从那庄严和凝重的气氛中舒缓过来,眼见时辰也不早了,萧朝虎便和彭清清走下了望月阁,经历过了望月阁那一幕,彭清清便更加对萧朝虎好奇了起来,问道:“萧大哥,当年你参军时,有没有上过战场啊”。 还没待萧朝虎回答,耳边忽地传来一把小女孩的声音道:“大哥哥,你看着花好漂亮,买给漂亮姐姐好不”。 听了这话后,萧朝虎便向声音的发源地看去,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子手中拿着十几只玫瑰花,对着自己说道. 玫瑰花的花语代表着男人对自己所心仪的女子最真挚的感情。如若一个女孩子愿意接受你送的鲜花。那就证明次时的她心中也有了你的存在。这话萧朝虎也曾听人说过。但从没有机会去证明此话的真假,可不知为何在此刻看到橘黄sè路灯映照下。静静站立的彭清清在接到自己递过去的玫瑰花时,脸上所流露出的兴奋和欢喜。 萧朝虎忽地觉的自己似乎已经习惯的看到眼前此女子幸福的模样,也为自己能够给彭清清带来欢乐而感觉到高兴。夜风轻抚下。几缕秀发透过扎起的马尾辫缝隙中散落了下来。贴在彭清清的额头上。 远远看去,此刻穿着校服的彭清清,如同置身于惟美的电影场景中。像彭清清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论置身何时,何地,即便次刻的她,由于年纪的原因。身子还未长成熟。但她那jing致的脸庞,纤细的腰,以及那如雪一样白的肌肤,还是能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吸引注男子的视线, 按常理来说,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宝庆一中,应是那些开始对异xing有着蒙胧好感的少年心中最完美的梦中情人。追她的男孩子,比之萧朝虎优秀的男孩子应该不会少,可不知为何,似乎次时的彭清清与之同龄的女孩子相比,在爱情这方面要迟钝很多, jing致的情书倒收了不少,可就是没有碰见生命中那个那个可以牵动着自己少女情怀的男子,直到再次重逢萧朝虎,被萧朝虎的死皮赖脸和坚持所感动,一时不忍心见着和自己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男子落魄萧条的模样,这才应承下来答应做萧朝虎的女朋友的, 像彭清清这种从小就受到良好教育的女孩子,一旦认定了自己人生的另一半,就会从一而终,正因为这样。在第一次收到萧朝虎送的玫瑰花时,彭清清如同其它第一次和心仪的男孩子约会的普通女孩子一样,觉的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的乱跳着,幸福的有点迈不动步子,好像喝了蜜糖似的,甜滋滋的, 对于情窦初开的女子来说,其实在这个阶段,她真的要求不是很高,只要能每天和自己喜欢的男孩子见上几面,说几句知心的话就行了,以前的萧朝虎不怎么懂的和比自己年龄小的女孩子相处,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才能在人家女孩子面前留下好的印象, 可现在,在经过和彭清清相处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凭借着他那比寻常人要敏锐许多的察觉力,萧朝虎已经能隐约的猜测出彭清清的喜怒哀乐,也能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怎样及时的去让彭清清的心情变的舒畅起来。男女之间的交往,语言往往是感情最好的催化剂, 古语说的好。语言是通往彼此心灵窗的一把钥匙,有个时候,言语仓白的就如一张白纸,压抑的让人透不过一点气来,有个时候,言语,便是一瓶最好的润滑剂,可以让彼此双方在心灵上无限接近。 宝庆市白天的气候,即便此时刚从寒冬进入初chun,天气还是蛮暖和的,可一到了晚上,温度便开始降了下来了,彭清清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身子骨自然比不上萧朝虎这种受过特殊训练的人。寒冷的夜风一吹,穿着单薄校服的彭清清便本能的缩了一下身子。 站在彭清清身边的萧朝虎看到夜风中瑟瑟发抖的彭清清,心里便是一阵疼惜。随手就把身上那还粘着血迹的外套给脱了下来,并很是体贴的把外套披在彭清清的身上道:“清清,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明天你还要上课,再加上外面又这么冷,我还是先送你回宿舍去吧”。 看着萧朝虎那爱怜的神情和他那细心呵护自己的模样,心中虽然有那么的不舍就这样和萧朝虎分别,但她还是很乖巧的应承了下来。目送着彭清清走进女生宿舍后,待彭清清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萧朝虎这才转身打算离开宝庆一中, 正当萧朝虎起身离开的那一刹那时,二楼女生宿舍的一扇窗户忽地打了开来,露出了一张jing致的脸庞,笑靥如花的对着萧朝虎道:“萧大哥,谢谢你陪我了我一天,今天的我过的很开心”。 ps:书友群:291547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