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谁懂伊人芳心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五十五章谁懂伊人芳心

()说这话时,萧朝虎的底气也不是很足,但出于男子天xing的劣根xing,看见漂亮的女子,总会不由自主的试图去接近人家,即便这个概率只有千分之一成功,但他还是主动的去邀请。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张秀怡也明白了很多道理,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事情,或有的人,一旦错失了,再回头去追逐时,很多东西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到如今,自己好不容易再次碰见了,如若要是自己再坚持着自己女孩子那可有可无的矜持,那么,错过了这次机会,自己是否还会有下一个机会呢。 无数次的思念,无数次的盼望,无数次的希冀,如今眼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为了不让自己再次于夜深人静中再次去追忆歉疚后悔,张秀怡便落落大方的给应承了下来。 二月份的宝庆,暂时还归属于冬季,遵循着自然环境的规律,天sè黑暗的很早,好在此时,萧朝虎身处在宝庆市一中,周围到处装饰着白炽灯,淡淡柔和的光线映照,透着温馨和满足的味道,似迷幻又似真实。 与之萧家村的夜晚相比,夜生活要丰富了很多,也热闹很多,即便此刻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半钟了,大街上的人流也不是很少,间或可以见到几对热恋中的情侣亲密的黏在一起,于昏黄的街灯下尽情的释放着彼此的青chun和活力。 萧朝虎和张秀怡并排走在街道上,双方因为以前念书的时候并不怎么接触,再加上萧朝虎的xing子也不是很能说会道,一路走了下来,双方竟然找不到什么话题来打破眼前这似乎有点尴尬的气氛。 彼此双方虽然未曾主动开口说话,但不知为何,和张秀怡走在一起,萧朝虎总感觉自己的心似乎平静了很多,少了很多烦恼和不快,自己似乎也很沉溺于这种气氛。 对于张秀怡,萧朝虎了解的不是很清楚,毕竟那个时候的自己一颗心全扑在了毛云烟的身上,对于班上的其他女孩子,萧朝虎倒真的没怎么去注意过。 如若不是在宝庆市一中校园里碰见张秀怡,换在其他不是很熟悉的地方,即便自己与张秀怡面对面的碰在了一起,萧朝虎也认识不出来张秀怡。 高中时候的张秀怡因为身子没有发育完好,瘦弱单薄,如同一只丑小鸭,可反光如今的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脸庞jing致,如同一只美丽的天鹅。 同样的一个人,位于不同的时间段,却散发出不同的魅力,这不得不说是上天对这些女孩子最大的恩宠。 随着改革开放的风气逐渐进入到宝庆市这个小城市里,一些见识开阔,手中有点闲钱的睿智的人便趁着这股风cháo逐渐开始富裕了起来,正因为见到这些先富裕起来的人,越来越多的人便开始放下手中的正式工作,进入到承包私人实业中去了。 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人的聪明和智力确实任何动物比拼不了的,这还没多久,宝庆市的商铺便多了很多,萧朝虎和张秀怡走了没多远,就走进了距离宝庆市一中约一千五百米左右的一个烧烤摊。 与之正轨的饭店相比,烧烤摊的门面要简陋了很多,只有八张桌子,但优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快捷方便,资金需求量也不是很大。 两人显然来的时间不是很凑巧,正好碰上了客流量最密集的时段,桌子上大多数都已经坐满了,只有边缘角落了的一张桌子上还剩下三个空位置,但也坐了六个年轻人,四个男子,两个女子,桌子上摆满了啤酒瓶子和吃剩下来的杂物,冷乱不堪。 如若是张秀怡自己一个人的话,就是烧烤的食物再怎么好吃,她也不会走了进来,但因如今好不容易碰上了萧朝虎,只为了能够和萧朝虎多一点时间待在一起,张秀怡最终还是放下了自己心中的那份坚持,跟随着萧朝虎的脚步走了进来。 烧烤摊的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皮肤粗糙,手脚壮大,脸庞黝黑,从他的面貌上来看,是一个勤劳朴实的人,替他打下手的是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妇女,样貌不是很漂亮,但好在面目温顺,神sè柔和,如同邻家婶婶,正因为这样,她的生意还不错,客流量也蛮大的。 即便此刻她正在忙碌着,可在看到萧朝虎和张秀怡走了进来下,她还是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来,客气的招呼着萧朝虎和张秀怡。 待看清楚了自己店面内没有多余的位置,只剩下角落旁边的位置后,老板娘小声的劝阻了下,但萧朝虎是什么样的人,几个小混子,萧朝虎根本就不怎么放在眼里。 萧朝虎要了两瓶啤酒和四个鸡腿还有十个羊肉串后,这才带着张秀怡向那角落的那张还剩下三张空位置的桌子走了过去。 人在清醒的时候还能管控的住自己的情绪,可一旦头脑被酒jing侵蚀后,思维和自制力便会变得不怎么理智了起来,平时一些想做的事情恪守法律道德的压制,不怎么敢付诸行动。 眼前的这几个年轻男女,显然如是,少年热血,冲劲颇大,再加上喝多了,脑子不是怎么清醒,忽然间看见身边多了两个陌生人,其中甚至有一个长的很是水灵的大姑娘,出于男子天xing的xing格,看见漂亮的女子就想在口头上占占便宜的天xing。 醉酒后的几个不良少年便开始口花花的调戏起张秀怡来了,更过分的是其中的一个甚至吹起了口哨,嬉皮笑脸的对着张秀怡道:‘美女,来哥哥这,陪哥哥几杯酒,哥哥给你买衣服”。 随着他的声音传了出来,和他在一起的几个人便也趁机哄笑了起来,没一会儿,就把在座的客人视线给吸引到他们身上去了。 刚开始时,还有人想出来打抱不平,可随着被那桌的男子眼睛一瞪,便没怎么有人敢出头了。 萧朝虎是什么样的人,经年累月的奔波在生死边缘下,只稍微的观测了下旁人的反应,就已经知道了眼前这几个定是宝庆市一中周围的小痞子,如若不是的话,在座的众人也不会有如此的反应。 常年混迹于街道上的小混子,在道上虽然没什么人脉和影响力,但相对于那些生活在社会上最底层的普通人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威胁力的,毕竟数千年的儒家思想陶冶下来,把人们仅余的那份血劲也给磨平了, 生活不是电影中的风花雪月,也不是小说中虚构个人英雄,在现实中,谁都有自己最在乎的人去守护,去抚养。多一件事不如少一件事, 正因为这种观念深入脑海,刻在记忆深处,是故,在场的数十人即便眼睁睁的看着张秀怡遭受小痞子的调戏,也没有一个人敢冒遭报复的风险来出头的!那几个喝醉的小混混见已方已经把场面给控制住了,酒醉人胆,竟然毫不顾忌的伸出他那肮脏的手去抓张秀怡, 从小就生活在书香家庭中的张秀怡那里见过这等场面,在她的脑海里,人生就是纯洁无暇的,如今突然间碰到这等场面,出于女孩子的天xing,自然的就往后退了一步,躲在了萧朝虎的背后。 前一刻,那小混子还在做着chun秋好梦,以为美人在怀不再是梦想,那知下一刻,便感觉如同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砰的一声,一个还为开盖的硬装啤酒瓶子就砸在他头上,酒瓶破裂,溢出来的酒水撒的他满身是水, 整个身子承受不住啤酒瓶子所散发出来的力度,框铛一声,砸在了正在趁机哄笑的另一个同伴的身上,由于事出突然,那个倒霉的孩子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会事,就被殃及到了,两个人如滚地葫芦似的很是狼狈的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剩下的那两个小混子过了好半晌,这才反映了过来,两人便不约而同的各自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啤酒瓶子向萧朝虎的头上砸了过去,嘴上并大骂道。草, 原本萧朝虎只是想给这几个小混子一点小教训,可当那两个小混子口中蹦出来草,这个字来,萧朝虎心底便没来由的一怒,刚收回出的力度于刹那间又提了上来,一个漂亮的鞭腿, 两个小混混还没来的及接近萧朝虎,就被萧朝虎的鞭腿给踢了个正着,倒载葱的滚了回去,下场比之前的两个同伴更加悲惨,竟然无法倚靠着自身的力量站起身来! 短短十数秒的时间内,原本很是嚣张的四个小混子便落到眼下这个下场,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张秀怡根本就不敢相信,即便张秀怡再怎么不懂世故,此刻的她也能隐约的猜测出萧朝虎的不平凡来, 剩余的两个小太妹一见自己所倚靠的人这么禁不起萧朝虎摧打,看到自己所依靠的人落到如次悲惨的下场后,生怕萧朝虎也这么来给自己几下,于是便开使可怜兮兮的扮可怜道:“这位大哥,真对不起,是我们不好,下次我们再也不会这样了哈,求你这次就原谅我们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