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会否就这样错过了你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五十八章 会否就这样错过了你

()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和萧朝虎相处到如此融洽,命运这东西,真的很玄妙,玄妙的有点你都不怎么敢相信,当年念高中的时候,心中所属,眷念着,依靠着,牵挂着萧朝虎。 心中所思所想都不怎么敢和萧朝虎所说,少女的心思很是纠结,那种想诉说却不敢诉说的心情真的很是忐忑,原本以为自己就这样一直把那停留在花季阶段,封存着自己那最美好的记忆,偶尔在夜深人静的睡不觉的时候翻开着自己所镌刻在笔记本上的少女情愫。 那料到的是,自己所固守的意愿终究在四年后得到了他应有的回报,如今,依靠在萧朝虎身上,闻着自己心仪男子身上那似熟悉又似陌生的气息,心中除了温暖就是甜蜜。 对于怎么样和女孩子相处,以前的萧朝虎也许没怎么有经验,但在和彭清清交往了几个月的时间后,萧朝虎总算也知道了一些和女孩子相处的细节了。 待张秀怡的情绪稳定后,萧朝虎这才放开环绕在张秀怡腰间的手,仗着身高优势,萧朝虎便在放开张秀怡那一刹那间,突然把嘴凑了过去,在张秀怡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后,笑着道:“秀怡,我就不进校园了,就送你到这里,有时间的话,我再来找你”。 此时的宝庆一中,因为时间也不是很早了,校门口到没有几个人,但校门口的保安却还在值班,正因为这样,萧朝虎也不怎么担心张秀怡的安全。 在萧朝虎念高中的时候,宝庆市的治安并不怎么好,经常发生抢劫,斗殴的事情,但在新任市委书记田伟民上任后,搞了一次严打后,宝庆市的治安要好上很多,混迹于黑暗中的肮脏事情偶尔也会发生,但在明面上谁也不敢把事情闹大,在华夏国,任你在黑暗势力中混的如何风生水起,一旦惹起zhèng fu的注意,打掉你只不过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正因为看透了这一现象的本质,李杰的红星帮和冯岸华的中兴社才能够在宝庆时生存下来。近些年来,随着宝庆市的治安好起来了,一些有钱人也逐渐把眼光投向到宝庆市来了。 外地商人的涌入,替宝庆市带来了大量的钱财和物品,新产品。新观念也不断的在侵袭着宝庆本地人,城市里一些有钱的人也开始学会打扮了, 但事物总有他的正反面,外地有钱人的涌入。确实替宝庆市的经济带来了很大的增长,但同时在jing神上也给宝庆市人带来了不少的冲击,一些人的心xing也开始在不觉中逐渐转变. 对于这种转变,萧朝虎也说不清楚它到底是好还是坏,但是既然能够给宝庆市的百姓带来富足安康的生活,萧朝虎就觉的这是一件好事。 夜晚的天气不怎么好,随着时间不断的进入到黑夜,宝庆市一中门口的天气也逐渐变的越来越冷了,对于这种并没有刺骨的寒冷,萧朝虎还是没什么大的反应,但对于张秀怡这种身子骨柔弱的女子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看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张秀怡,萧朝虎就觉的很不是滋味,于是便道:“秀怡,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是很早了,再加上现今天气这么冷了,如今你我也重新相识了,以后在一起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多,你就先进去,我怕你在寒风中待的时间太长,对身体不好”。 见萧朝虎如此说,张秀怡便应承了下来,聪明的女孩子自然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偶尔的给心仪的男子撒撒娇,什么时候有底线的让心仪的男子疼惜自己。 正因为这样,在听了萧朝虎这话后,张秀怡便没再说什么,而是乖乖的就那样走进了校园。 看着张秀怡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萧朝虎心里忽地热切了起来,想起了那个从小就开始照顾自己的女子,于是待张秀怡的身影看不怎么见了,萧朝虎这才反身往家里走去。 时间如流水,细润却无声,慢慢的在人们不经意间流失。这几天来,萧朝虎既忙于自己发展事业,又忙于怎样替陈宏解决那件棘手的事情,忙的连自己也分不清楚东南西北来. 哎,萧朝虎叹了一口气,望着卧室桌上那一沓沓象征着自己最青chun美好的高中年华的书籍,心里没来由的就沉重的叹息了一下, 书桌上面摆的就大多数是自己高中阶段的第一次考试书籍和中末考试卷了.卷面很是干净,显然是经常被人整理,不用猜想,定是姐姐萧若雪替自己整理好的,那其中蕴含的是姐姐对自己最真挚的感情。 回来这么长时间,萧朝虎也没怎么去理会,也没怎么去追寻自己曾经印在心底里最难以忘记的记忆,本以为那一切都会成为历史,镌刻在自己脑海深处,那知道在遇见张秀怡后,仿佛当初最美好的青chun年华欢笑,忐忑,羞涩,朦胧的微妙感觉如同冬眠的动物似的全都苏醒了过来。 那些当初并肩作战的兄弟,那些自己曾喜欢过的女子似乎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似的,很是深刻。 理了理自己的头绪,萧朝虎茫然的看着外面因人的参与而逐渐淡褪的白雪,心想,人类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强大地能够改变大自然, 发过一阵呆后,偶尔间抬起头,却看到了书籍和试卷中间露出了一张黑白sè的照片,照片有点陈旧,但因保养的好,萧朝虎还是能看的很是清楚。 拿起相片,看了过去,只见照片上尽是熟悉的人,望着那充满笑容和天真腼腆,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同学模样,萧朝虎不由的有点开始怀念起曾经的似水青chun年华起来了。 那是高二文理分科的时候照下来的,萧朝虎因为身高的原因,站在最后,排在他左右的分别是龙少军和曾虎清,两个人分别把手搭在萧朝虎的肩膀上,笑的很是灿烂,阳光。 物是人非事事休,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在岁月这把无情的利刃下,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有点人甚至是一辈子再也无法交际,有点人却是值得用自己一生的时间去怀念和记忆。 人生于这天地间,有个时候真的很无奈,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根本容不得自己去做出选择。 看着照片上曾虎清和龙少军,萧朝虎便觉的心里欢喜了起来,毕竟如今的自己还有着这最好的朋友相陪过。 默默的点了根烟,吸了起来,看着那淡淡的烟圈在空气中不断消散,萧朝虎便在不觉中想起了自己刚进入军队,在四九城待过的那一段时间来。 那时的自己很是单纯,在部队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偶尔间放风的时候便去四九城的街道上逛逛。 记得有一次,自己曾在一个偏僻的小巷道上救起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子,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生,从她的谈吐中可以看出来,定是一个生长在豪门世阀中的嫡系女子。 三年没见到她了,不知道她现在还好么?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四九城里,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子静静的行走在街道上,在她身后不远处至少跟随着四个便衣保镖。 四九城的夜晚在没有纷争的晚上,的确很是漂亮,在这么美丽的夜晚,本来只要是个人,就会感觉的很快乐, 可是在今天晚上,却有一个女子,心里很是不快乐,这个女子就是许伊,和萧朝虎相处的那段时间应该是她这一生中过的最快乐的一段ri子了, 她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到现在的这个地步,今天的她在家里就一直觉得心里老是在乱跳,好象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可是思索了半天,就是感觉不起那个地方不对, 因为有了牵挂,于是只好跑出来散下心,希望把那份不安驱逐掉,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哪个令她熟悉而又难忘的地方,如今这个地方还是如先前一样热闹,繁华, 街道上的男女还是那样的欢乐,每个人都在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展现在世人面前。 人来人往,诠释着青chun的魅力和少男少女的最美丽的一面,许伊望着这熟悉的一幕,在门口伫立了良久,这才缓缓地推开酒店的门,走了进去,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走到当初萧朝虎救了她之后,把她带在这里吃过饭坐过的那桌, 小姐,想要点什么东西呀,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在许伊耳边道,许伊抬起头一看,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服务员还是先前的那个,看到这个女服务员,在不觉中,那个救过自己的男子似乎此刻就如同i站在自己面前。 虚幻毕竟不是现实,再怎么想念,可是那人却不能在自己时限范围内出现了,如若真的有那么一天,能够再次遇见他,自己定得好好的和他说说话,近距离的接触他。 当烟燃到了尽头时,萧朝虎这从回忆中苏醒了过来,本想再次修炼下不动根本诀,可不知为何总是沉不下心来,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外面月sè如白绸缎似的,映照的连远处山头上的白雪也要逊sè不少,寒风偶尔间吹过窗户,发出零碎急促的声音。 萧朝虎把照片放了回去,手指搭在了一张看似书卷的书籍上,手感忽地觉得不是很对,连忙把那试卷抽了出来,便露出了一张信笺。 信笺很是漂亮,即便经过了好几年的时间,还是很干净,上面写着五个秀气的小字,转过萧朝虎。 看着那熟悉的字迹,萧朝虎忽地感觉心中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砸到了,心在刹那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竟然是自己暗恋几年的女孩子毛云烟亲手写的。 萧朝虎颤抖的打开了信笺,开头便写着:萧朝虎,展信开颜。幸福万年长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我几乎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了,每次在梦中见到你时,却不能清楚地看见你的模样,我也不知道叹过多少会气了, 对了,上次你写了回信没,我至今都没收到,也许是被班主任拿了。 没关系,看来是我没这个福气, 此时,写这封信,我百感交集,有冲动,有空虚,但更多的是伤感,我想分手,我们从此各走各的路, 别问为什么,我很清醒,以前的冲动是一个误会,我们的相见更是一个错误,其实我认为爱情是很美的,但她却不属于我的这个时候, 即使她比我想的还要甜美,可以后呢,以后的苦涩和寂寞谁能解呢, 对于女孩子来说,谁不希望天长地久呢,谁愿意要一时的快乐而放弃一辈子的幸福呢,也许现在的我觉得你是我的依靠, 可随着时间的无情变迁,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呀,谢谢你对我讲过那句:我不能保证永远的爱着你,但现在我还是很喜欢你。 至今我也没有怀疑,因为我知道有些承诺永远也做不到, 我真的很感谢你,毕竟你从没有骗过我,虽然心中还有些不甘,可这也是没办法,我不会忘记你爱我的那些ri子,我会把以前你和我之间的那些事情当成最美的回忆收藏在我脑海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