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咫尺之间不是天涯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五章咫尺之间不是天涯

()仓促之间,萧朝虎也不可能作出什么惊采绝艳可以媲美那些曾获得诺贝尔提名的诗,但他的古文化功底毕竟比之一般的人要深厚很多,这首近似散文般优美却带点伤感的现代诗刚从他口中吐出,站在他身边的彭清清就被他所给惊住。 像她这种喜欢古诗词的女孩子,自身对中国的古文化也曾有所涉及,中国古典诗词如画,意境深远,流传千古的优美诗词不计其数,可那毕竟是jing心雕刻下来的,反复修改的,那里有人能像萧朝虎这样,于片刻之间当着她的面,就做出一首这样优美伤感的诗词。 女孩子大多数是感xing的,心里细腻,就好像是水做的,惊奇片刻后,脸sè便变得害羞了起来,被自己所熟悉的人如此夸奖,心底里虽然充满着欢喜,但女孩子天xing的矜持,还是让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萧朝虎。 这首近代诗其实写的不怎么样,韵味也压的不是很足,细细体味起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但毕竟是自己所熟悉的人做给自己,称赞自己容貌的,是故,在彭清清心里面也成了一首佳作了。 很长时间没看过女孩子害羞的神情,再次见到这醉人的情景,萧朝虎便不由得开始口花花了起来,毕竟,在每个男子心里面,都有着想占漂亮女孩子便宜的恶习,萧朝虎,身为一个正常的男子,当然也不例外,只见萧朝虎像灰太狼哄小白兔司的笑着道:“小丫头,不要崇拜哥,你要是心里感动的话,就过来,让哥亲一个”。 说着,就假装把头向彭清清那张jing致的脸庞凑去,彭清清虽然和萧朝虎分开了长达三年的时间,但从小青梅竹梅,那里会不知道他那有sè心没sè胆的xing格,仰起脸对着萧朝虎笑着道:“你要是敢亲我,我就去找若雪姐,看若雪姐怎么收拾你”。 一听小丫头把自己亲姐姐萧若雪的名头搬出来,萧朝虎便软了下来,有点尴尬的道:“清清,你就大人不见小人过了,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我就是开个玩笑,再说,你也知道从小到大,我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你跟我这么久,你应该很了解我的为人,我就是在嘴上占占便宜”。 见萧朝虎在自己面前吃憋,彭清清刚才些许的羞意便不翼而飞了,并扬了扬自己手中的诗集,露出那双雪白的手臂对着萧朝虎,孩子气似威胁的道:“我可是学过柔道的,你下次要是再这样调戏我,可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打你给大麻花脸”。 望着那张近在眼前的美丽脸庞,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味,听着她那略带点孩子气似的威胁语气,萧朝虎再也控制不住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萧朝虎一笑起来,就再也控制不住了,整个树林的上空中就弥漫着他的笑声。透过流动的风向远处传了出去。 彭清清被他笑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生气的拿起手中的诗集向萧朝虎的肩膀砸去,边砸便道:“我让你笑,让你再笑话我”。 那生气时微微嘟起的小嘴,呼吸出的气息扑面的打在萧朝虎身上,要是每天能够这样和她相处在一起,那不知会有多么的幸福,难怪古人有云,冲冠一怒为红颜,即使遭到万世骂名,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尝试。 依萧朝虎如今的身手,就是国内最厉害的特种兵,只要他不愿意让别人靠近他身边,就没有人能靠的近他,更不用说是彭清清这种只练过几天柔道的小女生了。 此时的萧朝虎并没有做出闪避,彭清清手中的诗集没费什么吹灰之力就砸在他的手臂上,虽然不是很疼痛,但萧朝虎还是装作出一番痛苦的模样,口中不停的嚷道:“我不笑了,你不要再打我了,要是再打下去,你把我给打成全身瘫痪,我可得一辈子赖着你了”。 彭清清显然是被他气急了,并没有停下手来,而是继续跟随着萧朝虎的脚步,用书集去砸他,小嘴不停的在道:“让你欺负我,欺负我,就是把你打得全身瘫痪了,你赖我一辈子,我也认了,今天,本姑娘要是不出了这口气,就这么跟你熬在这”。 女孩子毕竟在身体上要弱于男生,追逐了一段时间,彭清清便感觉到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只得停下脚步来,站在原地喘起气来,脚步虽然停留了下来,但嘴上并没有消停下来,而是继续在道:“今天我就放过你了,下次我就没这么便宜你了”。 望着不远处不断喘着粗气的彭清清,萧朝虎走了回来,来到她身边的不远处,笑着道:“你要是还不解气的话,就打我两拳出出气". 彭清清摇了摇头温柔的对萧朝虎道:“萧大哥,谢谢你,今天我真的很高兴,好久都没这么高兴过了,谢谢你陪着我胡闹‘”。 萧朝虎伸出手来,轻轻的很自然的替她抚开额头间的乱发问道:“是不是高中压力大啊”。 ”恩“彭清清轻轻的点了点头道。 萧朝虎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曾经好歹也经历过高中那炼狱般的习题的摧残,对高中这两个字有着难以言及的情愫,谁都青chun年轻过,谁都有过自己拿少年青chun情怀。 依稀还记的身边女同桌那白衣飘飘的身影和那青chun逼人的稚嫩脸庞,依稀记的那因成绩不好而挑灯夜读的美好画面,依稀记的晚自习后夜晚中于宿舍和班级男同学讨自己班上和隔壁班那个女孩子长的最好看。 最美好的流年岁月,谁会曾真正的去忘记过了,偶尔回想起来,心中除了充满了淡淡的温馨和宁静外,间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 萧朝虎和彭清清两人安静的站在树林里,阳光透过树林上面稀疏挂在树枝上的叶片,淡淡的照在萧朝虎和彭清清的身上,就像初恋的情人轻柔的抚摸着情人娇羞的脸庞。给人一种纯净无比的错觉。 彭清清比萧朝虎小三岁,今年刚刚十六岁,正是女孩子最美丽,最容易让男子生出去保护她一辈子的冲动的花季年龄。阳光照耀下的她,柔和的阳光轻轻的抚摸着她那jing致如画的脸庞,文静的不言不语,如观音菩萨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子,可爱的一塌糊涂。 萧朝虎望着彭清清那灵动,纯净的如寒潭中的冰水的眼眸,柔声的道:“世界万物,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只要谨守心中那份坚持,我相信你的成绩一定会好起来的,再说你现在才高二,还有一年半的时间,萧大哥相信你,一定会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彭清清家就只有她一个女孩子,身边没有什么至亲的兄弟姐妹,家里条件在这萧家村可以算是最好的了,父母对她很是疼爱,但人活在这红尘俗世中,生命中除了亲情外,还有其他很多的情感,男女之间的爱情,姐妹之间的友情,亲兄妹之间的呵护之情。同龄之间玩伴的知己之情。 虽然有着父母的关爱,但缺少亲哥哥和亲姐姐的关怀之情,彭清清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点的遗憾的 自己有了记忆之后,彭清清一直跟随在萧朝虎身边,随着逐年逐月的朝夕相处,年龄的逐渐增大,在彭清清心里,萧朝虎逐渐就被她当成了亲哥哥看待。成为生命中的另一份熟悉却温暖的情感。 自从三年前,萧朝虎参军后,便一直没有在她的视线范围中消失后,她也曾ri夜担心过,但随着女孩子特有的第二xing征逐渐出现后,容貌越来越美丽了,有着不同的男生追求,萧朝虎的身影已经逐渐开始从她脑海里消失了。 少女情怀如诗如画,随着接触到不同的人和物,彭清清的眼界开阔了起来,逐渐开始迷恋起纳兰xing德的诗词来,也曾于夜深人静的时候被纳兰xing德那人生只如若初见的凄美语句所感动。 一旦芳心被投入心湖中的石子激起涟漪后,想逐渐再次回复到以前宁静 清淡的境界就困难很多了,这也是她的成绩开始下降的原因。 偶然的相遇,蓦然的回首,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是在百年之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再次见到孩提的玩伴,看着他那熟悉的笑容,听到他那自然的劝说,闻着从他身上散发出独有的男xing气息,彭清清忽地觉的心中平静了少许。似乎环绕在自己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 被人呵护的感觉真的很好,很温馨,眼见天sè也开始不早了,树林旁边的小路上逐渐开始出现村民劳动的身影了,彭清清就笑着对萧朝虎道:“我该回家去了,下午要是你和若雪姐在家里的话,我就去你家和若雪姐说说话,好不”。 望着和自己站在一起眉开眼笑的女孩子纯净的笑容,萧朝虎赶紧点头道:“大美女来我家,我家可就真的蓬荜生辉了,看来我得沾沾你的光,今年得行桃花运了”。 彭清清听了萧朝虎这番话后,咯咯娇笑了几声,没怎么做声,但显然可以看出今天的她心情很是不错,只见她向萧朝虎摇了摇手,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在萧朝虎脸上扫视了一圈,这才袅袅的向树林的出口处走去, 萧朝虎和彭清清,一个住在村头,一个住在村尾,不在同一个地方,是故,两人并没有走在一起,待彭清清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不及处,萧朝虎这才缓慢的向村尾的自己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