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若相爱情珍惜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五十九章若相爱情珍惜

()在这一个月里,我几乎每天都在思索,思索着亲情,友情还有我和你之间的感情,这一个月里,我父母也给我发了好几次电报,也跟我谈了好几次心,我觉得我好对不住他们, 我也曾想利用这段时间把我的功课给补了上来,可每一次的努力却被对你的朝思暮想所诱惑,我简直活着就是在等待你的回信和你回来看我, 我也不知道我那有这么大的耐心,每当一上课,我就开始发呆,反正除了想这就是想那, 那些ri子,我真的好空虚,好不快乐,有时我也曾傻想,就这样放弃我们的学业,去培养我们的感情,我们会否很快乐,很幸福,可这是现实根本解决不了,如今你我都还处于学生年代,你xing格外向,朋友众多,人又仗义,而我xing格柔弱,我们就像是两个世纪的人, 就说现在,过不了多久我们还是得被无奈的分开,是不是我们以后还是这样天隔一方呢? 对于永远,我也曾仔细思索过,也曾痴心盼望过,可这毕竟是以后的事呀, 萧朝虎,你会怪我吗?我知道此时你一定很不快乐,我也是,你以为我忍心看你伤心吗,你知道吗,我下这个决心,需要多大的意志呀,当我在信纸上写下这段文字时,我发现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呀, 萧朝虎,真的,这是我写给你最后一封信了,以后我都不会给你写信了,再也不会了,以前,给你写信,似乎成了我ri常生活的一部分,可现在,我真的要放弃了,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象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似的, 总之,千言万语,我们是不能在一起了,长痛不如短痛,以前的一切就让它尽快的过去了,以前我给你写的那些信,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也挺肉麻的,从来没有你写的那么富有情调,那么和谐,我很欣赏你的文笔,谢谢你把它献给了我,但我还是希望以后的你能找到一个爱你的女孩,至于你写给我的那些信,我已经烧了, 希望你也把我给你的信毁了,毕竟那些信不值得你jing心呵护,还有以后,你不要给我写信了,也不要过来找我,我不值得你去珍惜, 我在这里,生活的还好,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唱歌,放弃你,我的心真的好痛,我纯真的第一次恋爱,然而我还来不及品尝它的甜美时,就被自己这样亲手给毁掉了, 哎,以后不要来找我,到那时,我怕自己控制不了,重新爱上你,你要是曾经真心的喜欢过我,你就放了我,我真的不想这样熬下去了, 好了,就写到这,我来不及向你招手告别了,好好的学习,你要是考不上大学,我会一辈子内疚的,加油,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棒的, 祝:幸福每刻,金榜题名。 忘了昨天的昨天。明天就是要走的路。 粉红sè的信笺上,字迹秀美,言辞平淡,但字里行间却孕育着一颗少女纯洁羞涩的芳心,原本以为自己一直都是在单恋毛云烟,可在忽然间看到这封迟到了快四年的情书时,萧朝虎只觉心中被堵的很是慌闷。 从她这封信笺上看来,似乎自己曾写给她的情信,她都看过,也曾给自己回过信,可为何自己从来没有收到呢,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了,再去寻找当初的缘由,恐怕也很是困难,女孩子的心思真的很难猜测,懵懂的自己根本就分不清楚其中的真假。 但如若要是有机会的话,自己定要去追查,弄明白为何自己会收不到毛云烟回给自己的情信,要不是今天的自己偶然心血来cháo,就是再过十年,自己也不会明白毛云烟对自己的情愫。 多少次午夜梦回,那道青chun靓丽的少女身影一直闪现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挥之不去,理之不清,人生似乎就这么玄妙,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忽然知道多年前自己暗恋的女孩i子心中也存有着自己的一片位置。换作只要是个正常的男子,心中应该除了欢喜外就是淡淡的骄傲。 这些年来,自己总是在竭力勉强自己把镌刻在记忆深处的那道身影模糊掉,以其不要让自己再次受到那非人的折磨和煎熬,多年心xing磨练下,加上自己生命中又出现了彭清清,这才勉强的不去思念着毛云烟。 可在忽然间看到这封信时,萧朝虎这才感觉到自己一直想去忘记和淡忘的是多么的可笑,那种镌刻在记忆深处的东西怎么能忽然间说忘掉就忘掉的了呢。 人能够在这红尘亿万生物中位于最高端,自然有着它存在的必要xing,那就是人类具有真正的感情,有着与之亿万生物不一样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天下这么大,即便自己如今已经知道毛云烟对自己有着不一样的好感,可芸芸众生,百万万菩提众生,自己又到何处去寻找她呢, 即使让自己寻找到她,可又能怎么样呢,毕竟在岁月的流失下,谁也不能保证还存留着那最初最美好的记忆。 若相爱请珍惜,若不爱,请离开,话是这么说,可真要做起来,却是那么的不容易。 难道自己就这样错失掉这份感情么,一想到这个问题,萧朝虎就觉的很是矛盾,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得不到女孩子青睐的可怜虫了,也不是当初的孤家寡人了,如今的自己名义上已经是彭清清的男朋友了,有着自己应当去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可若是真的就这么放弃掉自己的第一次那纯洁羞涩的初恋,萧朝虎心理确实有点不怎么甘心,可不甘心又能如何呢,现今的自己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对于一夫一妻的制度无可奈何。 不用说自己,就是如今位于华夏国高层的那些最具有权利的领导人,名义上也只有一个合法的妻子,如此国情,只要是生长在这片共和国的天空下,谁也改变不了,避免不了。 如此反复纠结,萧朝虎沉浸在自己的往事记忆中,直到姐姐萧若雪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的时候,萧朝虎这才从自己的jing神世界里回复过来。 在这个世界上,要说那个人是自己最在乎的人,除了萧若雪外,就没有谁了,为了萧若雪,就是让萧朝虎上刀山,下油锅,与天下人为敌,萧朝虎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如今的和平年代,家族和血脉关系便是华夏国最大的一道特sè风景,只要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气息中,谁也掩盖不了家族和血脉的留在人心中的尊贵和骄傲。 在萧朝虎的这一生中,即便是奔波在生死边缘,抑或是在遇到军中大佬,他都能坦然面对,可在面对着姐姐萧若雪那如花的娇颜时,萧朝虎总觉的有一种无言的压力。 那种压力很奇怪,不是害怕,好像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尊敬和敬仰,仿佛就好像在拜神着心中的神祗一样。 听到萧若雪的叫声,萧朝虎赶紧把那张粉红sè的信笺给放了回去,用一本数学教课书压好后,这才应承道:“姐,我马上过来”。 姐姐还是如以往一样美丽动人,光彩夺目,身上充满着女孩子似水温柔般的气息,不知道是萧朝虎的错觉,还是什么原因,在萧朝虎从军队退役回来后,这段时间和萧若雪相处,萧朝虎发觉姐姐萧若雪似乎越来越漂亮了,似乎连xing格也开来了很多,有时,也能和萧朝虎打闹好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