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谁都不可以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六十六章谁都不可以

()身在其中的人自然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和凌乱的叫喊声,做为宝庆市最上的上档次的酒楼,这些年来不管是混迹于黑暗中的边缘人物,还是身在体制内的官员,都没什么人敢在这里闹事。 常年时间的安宁,造就了在这守场子的小混混们有点变的目中无人了,如今一听说有人敢在红星帮的地盘上闹事,这事情要是被传了出去,以后的红星帮那还能在宝庆市混的下去。 身为华夏国最厉害的特种部队狼牙出来的退役人员,多年的生死边缘,萧朝虎手中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枭雄和一方大佬的鲜血和xing命,对于门外传来的急促声音自然是不怎么放在心上。 虽然如今已经从部队里退了下来,可多年时间的军队荣誉还是让萧朝虎全身充满着特种兵那独有的特殊气息和自傲,还是让他在第一时间压制住现场。 一想到自己的姐姐萧若雪和张秀怡差点被眼前的这个年轻的男子给侮辱,萧朝虎心里就很是不舒服,再也顾忌不了什么,拿起手中的啤酒瓶子继续向那剩下的两个年轻男子的大腿上扎去。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看到了希望的那两个男子,在看到萧朝虎那略带狰狞的表情时,便知道事情已经不由自己的控制了,出于人xing自身就应具有的求生本领,在看到萧朝虎手中那带着鲜血和杀气的啤酒瓶子时,身不由主的便向后面退去。 不用说这几个没经历过血腥风雨生活在和平年代从没吃过什么苦头的年轻男子,就是那些常年奔波在生死边缘,拥有一身非凡身手见惯了生死的凶残人物,在面对着萧朝虎这种几乎可以傲世天下的超级身手,也只得无能为力。 咔嚓两声,那两个年轻的公子哥儿的大腿便被萧朝虎给敲碎了,疼痛通过传人神经延伸到大脑,失去双腿支持力的两个年轻男子崩的一声跪倒在地上,英俊的脸上布满了痛苦的表情。 萧朝虎从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在他的前几年的时间中,手中不知道握着多少人xing命,像他这种人早就在国家顶尖权势人物中挂有名头。 对于几个混迹于宝庆市这样地级市的几个富二代和官二代,萧朝虎自然不是放在心上,当初在军队时,那些红二代的家里权势还不够吓人么,可是为了替自己最好的兄弟挣回那口气,他不是照样的殴打,差点都把那些红sè家族的嫡系子弟给打残废了。 如若是最后惊动了军委副主席,再加上自己本身确实在这些年来替国家做了不少事情,说不定自己就真的要上军事法庭了,回来这么长时间后,萧朝虎那暴躁的xing格在和姐姐萧若雪的相处下,已经改变了很多。 正是因为这样,萧朝虎早就废掉了这三个年轻男子了。 急促的脚步声这才忽地从门口给传了进来,十来个拿着钢棍的红星帮小弟在一个大约三十五岁左右的光头男子的带领下如cháo水般涌了进来。把房门口立马给堵上了。 包间里一下子多了十来个人,场地虽然足够,但气氛却变得很是压抑了起来,从小都没出过远门也没见识过什么大风大浪的萧若雪一小子看到门口涌进来这么多人,而且每个人都气势汹汹的瞪着自己的弟弟,萧若雪心中虽然很是害怕,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走了出来,站在萧朝虎的面前,好似当年小时候一样,只要萧朝虎闯了祸,萧若雪必然就会站在萧朝虎的最前面。 看着姐姐眼前此刻的表情,萧朝虎心中除了感动外,还夹杂着淡淡的心酸,自己都这么大了,姐姐似乎还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小孩子看待,萧朝虎自然很是了解自己的姐姐,像姐姐这种xing格的女子,能够于这种形式下还能站出来,可见自己在姐姐心中的地位。 萧朝虎轻轻的一拉,把萧若雪落拉在自己身后,低声的对萧若雪道:“姐姐,没事的,相信我,你弟弟我会很快的就把眼前的事情给处理好的”。 见萧朝虎这样说,萧若雪也不好在如此多的人面前和萧朝虎起争执,于是便很听话的站在了萧朝虎身后。 那三个年轻男子一见那光头走了进来,就赶紧嚷道:“太平哥,你要替兄弟做主啊”。 萧朝虎很是不耐烦的瞪了那嚷叫出声的男子一眼,吓得那男子再也不敢做声了,刚才发生的那血腥的一幕还在眼前,自己如若是真的惹怒了眼前这煞星,说不定这煞星真的就把自己做掉,做为一个聪明人,他自然知道如今最好的做法就是闭嘴不说话。 那光头自然不是那些小混混能相比较的,能够做为龙凤酒楼镇场子的人,总会有那么一两下子,如若要真的是个愣头青的话,冯岸华自然不会把他派出来。 从萧朝虎身上散发出来那逼人的气息中感觉出来,眼前此刻的男子定然不是一个寻常的人,也只有他这种见过鲜血的人才能感觉到萧朝虎那种骇人的杀气。 正因为这样,那光头这才第一时刻制止住手下的兄弟前去群殴的想法,不是猛龙不过江,混迹于宝庆市黑暗中的他自然明白这句话中所含有的深刻意味。 做为冯岸华手底下最能打的人,这些年来替红星帮的冯岸华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也和不少身手厉害的人交过手,以前和人交手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底气的,但在接触到萧朝虎那冰冷冷的目光和那眼神中散发出来的噬人的气息时, 那光头犹豫了,但处在他这个位置上,特别是还当着自己这么多小弟的面,他不得不出头道:“兄弟,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那光头是聪明人,自然不会一上来就用言语去刺激萧朝虎,他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那双看人的眼睛虽然不是火眼金睛,但也在一般情况下也不会看走眼。 在萧朝虎身边的女子虽然穿着不是很华丽,但相貌漂亮,同时也真的怕萧朝虎是条过江龙,所以即便自己知道包间里的那三个年轻男子的真实身份,也不敢在萧朝虎面前太过嚣张。 见眼前这光头这么会做人,萧朝虎也没怎么咄咄逼人,而是很淡然的道:“这事情不会就这么完了,谁给我姐姐受委屈,我定然叫他一生不得安宁,至于你红星帮的事情,我看你还做不了这主,如若真的像解决处理好这事情的话,我看你还是最好通知你老大冯岸华”。 一听萧朝虎说话如此嚣张,跟随着那光头过来的小弟立马被掀起了滔天的怒火,嚷嚷着就想上去给萧朝虎一点教训,但那光头却立马阻止道:“好,既然我做不了主,那你给我点时间,我立马叫人去上报”。 原本萧朝虎并不想把事情给闹大,可在看到姐姐萧若雪那么毫不犹豫的为了自己勇敢的站在自己身前,萧朝虎便也不想再隐瞒自己的真正身份和势力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姐姐再替自己担心,萧朝虎便想借着这件事情,闹的整个混迹于宝庆市黑暗的人都知道自己的真正势力,那样的话,姐姐以后在宝庆市便会安全很多,再加上他也想让张汉添看清楚自己的真实势力,以后坚定不移的跟随着自己。 自己是时候该出来做点事情了。有得必有失,说不定自己通过这件事情,一举双得的顺便也把星月河沙场上的那件事情给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