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六十八章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能够成为冯岸华手下的第一大悍将,论身手和勇猛,杨高自然算的上是最红星帮最jing锐的人,多年的血腥磨炼,使得他的心境和意志力比之一般的特种兵还要强悍很多。 正因为这样,在萧朝虎强势jing神控制下,他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并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以武力去破坏萧朝虎模拟出来具有强大jing神里力力量。 在这个世界上,受制于人类自身身体上的限制,也只有在速度上达到极限,这才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击倒对方,让自己的对手没有丝毫的反抗力。 数千年的文化锤就了华夏国博大的武术派系,只要是个正常的华夏人,定会为自己身为华夏人而感到骄傲。 上千次的训练使得杨高对自己的身手很是自信,这么多年来,从没失手过的他在碰见萧朝虎后,就忽地感觉自己真的算不得上什么。 面对着杨高那声势浩大激起拳风,萧朝虎只是那么随意的轻轻把萧若雪和张秀怡护在身后,对着杨高袭击过来的拳头迎了上去,两人的拳头在空气中相交。 喀嚓一声,杨高便被萧朝虎拳头上散发出来的爆发力给轰上半空,整个身子打着旋转向后面跌去,摔的半死,竟然无法凭借着自身的力量站起身来。 刚开始进来的小混子在看到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时,这才忽地感觉自身冷汗不断的在冒出,这还是人么,人能够有如此厉害么,对于自己帮派里第一高手杨高的实力,他们自然很是清楚,平常十来个兄弟,只要没带上武器和杨高空手交手,没有谁能够抵得住杨高那恐怖的身手的。 一山比一山高,古人说的诚然不假,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那么几个逆天的人才,不是他们这些混迹于黑暗中的小混子所能招惹的住的。 冯岸华看着自己手下的第一猛将,竟然在一个照面下就被萧朝虎给弄的毫无还手,此时的他这才知道,眼前此刻的这个年轻的男子确实有底气说出那样嚣张的话语来。 来之前,他不是没安排人手的,原本他还想利用手下人多的优势,群殴萧朝虎,抑或找个机会把萧朝虎在暗中做掉,这些年来,他虽然已经逐渐漂白了自己的身份,但骨子里的那种狠劲不可能就会这么消失掉。 如若不是心狠手辣,他也不可能混到这个位置,但只要是人,就有害怕的东西,如今的他身在此地,根本就不敢拿自身的xing命和全家的幸福去赌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作为红星帮的帮帮主,手底下自然有几把热武器,如若是换个环境,自己和萧朝虎真的到了不死不了的地步,冯岸华也许会那么狠心的赌一把,雇请杀手用枪支把萧朝虎给干掉。 可如今,自己确实还没和萧朝虎闹到不死不了的地步,多年时间的磨炼让冯岸华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决定,决定和萧朝虎处理好关系,不去招惹这个自己看不清楚深浅的神奇男子。 冯岸华踏前一步笑着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今天我终于见识到了,今天的事情,你说怎么处理,只要是在我冯岸华能够承受住的范围内,我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这是两人第一次面对面的交谈,从冯岸华进来的那一刻起,萧朝虎就以另外一种特殊的方式和冯岸华过上了招,到如今冯岸华主动开口说话,不用说,自然是萧朝虎胜出了,冯岸华落了下风。 听到冯岸华从嘴里说出这话后,萧若雪那颗即将跳到嗓子的心便彻底放了下来,长长的呼吸出一口气,长这么大,第一次碰见这样的情景,真的很让她不适应,如今的她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好待回到家里盘问自己这傻弟弟。 人在屋檐下,怎么能不低头呢,即便冯岸华不想当着自己的手下向萧朝虎低头,可为了自己今后的安全,冯岸华还是没办法选择这样。 得饶人处且饶人,萧朝虎自然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如今已经见到冯岸华低头了,萧朝虎便也没再怎么咄咄逼人下去了,只要是人,总有自己做人的底线,一旦超过他所能忍让的底线,说不定,就会搞的两败俱伤。 见冯岸华这么说,萧朝虎便道:“我要求很低,从今往后,我不想在宝庆市看到这三个招惹我姐姐萧若雪的年轻人,另外我还要你给我一个保证,就是让你手下的人给我放亮眼睛,若是我姐姐在宝庆市再次碰上今天这种事情,到时我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 说完这话后,萧朝虎便暗中运起不动根本诀,顿时萧朝虎身上便如同沐浴着一层圣光,双眼刹那间光芒四shè,就那么凛冽的扫视了一圈,被萧朝虎的视线所扫到。 在场的红星帮帮众包括冯岸华在内,如同置身于一个奇异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萧朝虎就是那个世界的真正主宰,任何忤逆和违背萧朝虎都得不到好的下场。 虽然只是那么短短的几秒钟,可在红星帮帮众心中却是极大的震感,那种玄妙到根本不能用言语去形容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似乎是不去遵循萧朝虎的意愿便会惨不忍睹般。 在场的红星帮众不由自主的点头答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避免了那惨不忍睹的刑罚和痛苦。 在萧朝虎身后的萧若雪和张秀怡因为角度的原因自然看不到此时,萧朝虎身上散发出那不似人间能够出现的圣光。 依萧朝虎如今修炼的不懂根本诀的层次,根本不能让这神秘的技能维持时间很长,虽然很短,但目标已经到达了,萧朝虎便也没再怎么纠缠下去。 而是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今天这事就这样算了,我从不是一个什么好人,在我生命了,我姐姐萧若雪就是我一声中最尊贵的,如若有人让她受到委屈,我定会让他生不如死,至于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提前跟你们打了招呼了”。 说完这话后,便和曾虎清说了句:“虎清,咱们先走”。接着萧朝虎便一手牵着萧若雪一手牵着张秀怡走出了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