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六章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别过了彭清清后,萧朝虎就向村尾的家走去,和彭清清在小树林里聊了一段时间,天sè已不是很早,姐姐萧若雪已经起来了,正在忙碌着做饭,nǎinǎi因为年龄的原因,还躺在床上睡觉, 和姐姐打过招呼后,萧朝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俯下身子在冰冷的地上做了两百个俯卧撑,这才停下来,换了件干净的衣服,从裤兜里掏出一包jing装白沙,熟练的点燃,深深的猛吸一口, 待香烟的味道在肠胃中沉寂下来,这才缓缓的吐出,看着烟雾在房间的上空中慢慢消散,最后在空气中消失不见。想起刚才偶然间和彭清清聊起过的高中生活, 萧朝虎脸上便流露出一种遗憾的表情,似乎于这时想起了很多被遗忘的事情了,想起了晴朗的夏ri午后,那个从自己身边走过,一身白sè连衣裙的女子,想起了自己为了和她再次相见一面时, 傻傻的待在烈ri下几个小时的画面,现在回想起来,是有点幼稚,还有自己曾默默的写过情信,那份淡淡的暗恋感觉似乎还曾停留在记忆深处,想到信,萧朝虎忽然记起自己曾一共给那女孩子写过三封情信, 前面两封那女子还曾接手过,至于看了还是没看,那就不怎么清楚了,最后一封信却还被自己收藏着,为了追回那如水的青chun年华,萧朝虎,有点不由控制的与房间的纸箱中翻起来,忙碌了没多久,就在纸箱的最底层找到了自己曾亲手写过的情信,把纸箱放回原处后,萧朝虎拿起了那份承载着自己最美好的情感的却没送出去的情信,铺了开来,看着信纸上不断跳动的情愫: 毛云烟: 展信开颜: 哎,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写这封信之前,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动手给你写信了,毕竟前些ri子,你脸上的冷漠还历历在目,作为一个男生,毕竟也有着自己淡淡的尊严,可 人生就是这么的无奈,如湖面上漂浮的浮萍般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最终会落向何去,可当忽然间听闻,你即将从我的视线范围中永远的失去时,再也控制不住心中对你那份深深的眷 恋。 人生在世,匆匆数十寒暑,于千万人之中,于正确的时间里,遇见自己想要遇见的人,遇见那个可以让自己欢喜,忐忑,不安,甜蜜心仪的人,是那么的不容易,正如前些年, 陈奕迅所唱的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十年》歌词中所说的,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知道你,我们都是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缘分这东西,虽然飘渺虚幻,但它毕竟真 实的存在于这个世间上,缘来天注定,缘去人自夺,种什么样的因,收什么样的过,幸运的是,我能在这样的地方,在你最美丽的时刻遇上了你,碰见了那个自己一直想碰见,却 从未碰见过的人。 佛说,每颗心生下来就是,残缺孤单的,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半生,只因能于与生命中的另一圆满的一半相遇时,不是疏忽错过,而是拥有能和她在一起相处的机会。 曾记的和你初次相见时,那是一百多个ri子前的一个夏ri的午后,你静静的坐在那,和着身边的女子细声的说着话,那淡淡的宁静和温馨的画面远远的定格在我记忆的深处,并 没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在记忆中有所腿sè,我从不相信那个什么一见钟情的东西,因为深知,在这个冷酷的城市中,太纯粹的东西已经开始禁受不住这做城市的冷漠考验了,更何况 这还是传说中的东西,可当着莫名其妙的东西当真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这才感觉到自己以前所想的是多么的可笑,那种想见你,却又不敢见得心情,有着欢喜,不安,疑惑,矛盾 ,甜蜜,酸甜苦辣咸似乎便在那短短的几天里尝遍够了。 三十三重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疾病单相思最苦,百来个的riri夜夜,煎熬像yin影死死的缠住着我,cháo水般侵蚀着心,我原该与你擦肩而过,可那一刹那间的对视,成为我一生 中的错,从此让心灵的孤岛上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视线就如同游丝般在你身后缠绕。 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从没好好的和你说过一次语言,每次在面对着你时,心中所想的千言万语,却总是堵在嘴边,诉说的不清不楚,我也弄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也有可能是太 过在乎,面对着你时,总是心中多了些羞涩和不知所措。我也曾拼命的跟随着你的脚步,可在每一次的努力后却成为又一次的无可奈何。 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后,也许真的是无能为力了,你也曾劝说过我放弃,但感情这东西,并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那种刻在心目中的烙印,怎能一下子就能忘却的了。我也 曾试图在无人的夜晚,去思索,去诠释,去分析究竟是什么原因,为何那么的努力却永远无法跟随着你的脚步,有着近距离的接触可思索良久,却真的弄不明白这是为何。 你我之间,若真的没有缘分的话,为何,我能在六道之间,三千万千世界,百万菩提众生中与你偶然相遇,你又笑容独展我面前,可若真的有缘分的话,却为何,百十个ri子中 ,三分之一个年份中,却永远无法知道你心中所想,咫尺之间,却远如天涯, 原本以为即使是不能近距离和你接触,但却能在每个ri出的晨曦和月落的夜晚中,看见你的身影,感觉到你和我存在于这一片天空中,也是一种幸福,可当突然间听说你即将离 开这里,永远的消失在我视线范围中,这才感觉到害怕了起来。开始着慌了起来,那份埋葬在心中已久的心事重新又苏醒了过来,于是在你拒绝n次后,不要脸的提起笔来给你写起 信来,写上那些我走就想面对着你说的心里话,我真的很想牵着你的说,看尽繁花与黑夜的咏唱,相伴于你今后的每一个ri子里,执子之手与尔偕老。 祝:美丽幸福永远的陪着你。萧朝虎 不快烦恼远离于你身边。.12.12夜 再次看到这熟悉的字里行间不断跳动的少年情怀时,萧朝虎心底里忽地有点感伤起来,但回忆起来,却没以前那种悸动了,毕竟谁都会在时间的陶冶下,逐渐开始成长起来,香烟在不觉中已经只剩下最后半截了,差点烫及萧朝虎的手。还没待萧朝虎想清楚那女子的容颜时, 房外传来姐姐熟悉的声音道:“虎弟,出来吃饭了”。 萧朝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后,把那封承载着美好记忆的情信收了起来,放回了原处,这才向门外走去, 四方桌上摆了四份简单的家常菜,菜式虽然不是很丰盛,只是平常的家常菜,一份瘦肉炒萝卜,一份清蒸草鱼,一份红烧排骨,加上一份西红柿蛋汤,但在萧若雪的巧手下,菜肴不禁在外观上好看,味道更是鲜美。 萧若雪看着餐桌上正不断往嘴里夹菜的萧朝虎,心里面充满了温馨和幸福,从小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弟弟能这么喜欢自己所做的菜,这就是自己最值得骄傲的地方了。 nǎinǎi年龄大了,吃的不是很多,姐姐也不怎么吃,整个四方桌上那香味弥漫的菜肴被萧朝虎以秋风扫落叶般统统扫进嘴里出了。 以前的萧朝虎,吃饭的时候,也不是这么粗鲁和疯狂的,但这三年中,为了执行特殊的任务,有时藏在黑暗的恶劣环境中,几天都没有什么食物可以进口的,饿的次数多了,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习惯了。 亲人陪在自己身边吃饭的感觉真的很好,好久都没有这种幸福的感觉了,在这个世界上,幸福,有时,真的很简单,对萧若雪来说,每天睁开眼来,就能看到自己最亲爱的弟弟的脸,能亲手替他做饭吃,看着他孩子气似的叫自己姐姐的神情。 nǎinǎi见萧朝虎那狼吞虎咽的吃饭模样,有点担心的道:“虎牙子啊,慢点吃,不要噎着了啊”。 萧朝虎努力的把嘴里的饭菜咽了下去,然后这才道:“nǎinǎi,没事,姐姐做的菜太好吃了,我吃了还想吃,所以吃的太快了”。 坐在萧朝虎身边的萧若雪也微笑的对nǎinǎi笑着道:“nǎinǎi,你不用管他了,弟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足这是一件好事”。 看着眼前这对可爱的孙女孙儿,nǎinǎi忽地叹息了下道:“可真是辛苦你们俩了,nǎinǎi没用,照顾不了你们,还要牵累着你们俩”。 听着nǎinǎi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萧若雪忽地觉得很是难过,赶紧劝说道:“nǎinǎi,你可不要这么说,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和弟弟可就真的没脸了,都怪孙女没本事,不能让你在生活上过的好些”。 这些年来,这个家一直都是萧若雪一个弱弱的女子用她那稚嫩的肩膀撑起这个破落的家,看着孙女在这生活琐屑事上弱弱的身影,nǎinǎi有时也看的有点心酸。 萧朝虎此时也赶紧说道;“nǎinǎi,树yu静而风不止,子yu养而亲不在,有你在我们身边,我姐姐这才能感觉到家的完整xing,放心吧,现在你孙儿回来了,定不会再让姐姐受到委屈了”。 萧朝虎虽然现在才十九岁,可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体重七十多公斤,加上三年的境外和军队生活,让他看起来比一般的同龄人要成熟很多,听着他那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掷地有声的话语,萧若雪和nǎinǎi心中没来由的对他充满了信心。 饭后,萧若雪收拾后饭菜后,就和萧朝虎陪着nǎinǎi说了些家常话来,听着那些太祖爷时代的人和事从nǎinǎi口中缓缓道出,萧朝虎忽地就如融入了那些轰轰烈烈的大时代中去了,随着nǎinǎi的目光行走在那些从没在和平年代出现过的古老街道上。看着那些朴素的百姓因为有了盼头而露出最纯洁的笑容。 再次见证了太祖爷那绝世惊艳的风采,见证了历经沧桑和苦难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上一步一步崛起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