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姐其实我真的很厉害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六十九章姐其实我真的很厉害

()待萧朝虎一行人走远后,冯岸华这才沉重的叹了口气,望着萧朝虎等人的背影,冯岸华顿时思绪万千,当年自己一个人孤身从东北前来宝庆,是何其的落魄,靠着自己的狠劲和付出终于混到如今这地步,那时的自己是何其的义气风发。 可现在呢,在面对着萧朝虎那逼人的气息时,却是如此的无奈,即便今天的事情不会很快的就传了出去,可这世界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今天在自己的地盘被人这样赤果果的给打脸,传出去的话,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波。 像他们这种混迹于黑暗中的偏门人物,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脸面,在他们这类人心里,有时脸面甚至要比自己的xing命还要重要,如若是实力相差的不是很悬殊,说不定,冯岸华真的会尽起手下的人手,和萧朝虎来个你死我活的争斗。 对于被自己所差点废掉的那几个公子哥儿,萧朝虎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即便他明知道那三个年轻的男子家里的势力定会不低,但他也知道,在华夏国这个古老的国度里,很多东西不知自己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东西都是浮云。 出了龙凤酒楼后,萧若雪便恢复了她做姐姐的范儿了,很是果断的就把自己的小手从萧朝虎大手了里给抽了出来,一脸认真的对着萧朝虎道:“小弟,到如今了,你是否有什么话要对姐姐我说”。 看着姐姐一脸认真的模样,萧朝虎觉得有点压力山大了,但从小姐姐的话,萧朝虎不敢忤逆,见姐姐如此问道,萧朝虎也不再敢打马虎眼了,同样很是认真的道:“姐姐,我不是想对你隐瞒什么,真的只是害怕你为我担心,在这个世界上,我可以不在乎所有人的目光,但不论我走到那里,我心中永远只会在乎着你对我的目光和看法”。 一路相濡以沫的互相扶持走了过来,姐弟俩的感情自然比一些有着完整家庭的姐弟要深厚很多,听着萧朝虎说出这番话来,萧若雪便不在于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送走了张秀怡和曾虎清后,萧朝虎便和萧若雪回到了自己刚置办好的新家。 一路上姐弟俩没怎么说虎,而是默契的行走在一起,回到了家里后,萧若雪第一时间便是去看望了nǎinǎi,陪nǎinǎi说过一番话后,这才从nǎinǎi的房间里出来。 萧朝虎所购置的这套房是三室一厅的,三个人刚好每人分了一个房间,与之萧家村相比,新家的布局条件要好上很多,在萧朝村,大多数的村民用的还是煤油灯,可在宝庆市里面,百分之九十八的宝庆市民都用上了电,有点条件好的都用上了电话和电视。 萧若雪不愧是一个贤惠的女子,在她的小手收拾下,整个房子显得很是有生气,也很整洁,有女主人的房子比之没女主人的房子真的要强上的不是少许,与之曾虎清那凌乱的房间相比,萧朝虎觉的自己的生活充满了美好。 女孩子都是爱干净和整洁的人,今天因为高兴,萧若雪也喝了一点小酒,再加上后来出了一点事情,因为萧朝虎反应速度快,萧若雪这才没受到很大的伤害。 但一番惊吓下来,萧若雪还是有点不怎么适应,冲完凉后,萧若雪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回到房间后,萧若雪便换上了一套纯白sè的睡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床上,想起了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个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小弟有如此厉害,她并不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女孩子,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了,心中本想好好的和自己的小弟萧朝虎好好的谈谈,但她又不想逼迫萧朝虎,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房间里铺着地龙,很是暖和,萧若雪从小就忙碌过了,以前在萧家村一直都要忙活着照看家中的鸡鸭鹅和猪,现在来到宝庆市,手头上没有什么活可以干,萧若雪还是有那么的一点不怎么适应,坐在床上倒真的一时间睡不觉。 萧朝虎冲完凉后,换上了姐姐亲手替他洗过的衣服后,来到大厅,见姐姐萧若雪的房间里还亮着灯,想起在回来的路上,姐姐问过自己的那番话,犹豫了半晌,萧朝虎还是决定敲开姐姐的房间,好好的和她谈下,跟她诉说一下这几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如今眼前的这个女子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了,以前因为害怕自己有那么一天,就这么消失在人世界,很多事情都没能跟自己的姐姐诉说。 既然现在已经从那战火混乱的地方退了下来了,打算好好的陪着自己的姐姐过ri子,那么,隐藏在自己心中的那些事情有和不能诉说的呢。 萧朝虎轻轻的敲了敲姐姐的房门,正沉浸在自己记忆的萧若雪听到萧朝虎的敲门声,便从床上走了下来,把房门给打开了。 萧若雪本来人长的很是漂亮,如今身上又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sè睡衣,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是妩媚动人,充满着女子诱惑的气息。 由于萧若雪刚冲完凉,洗过头发,乌黑的头发就那么随意的披在肩膀上,随着萧若雪的走动,那被风吹起的发丝偶尔就会飘到萧朝虎的身上。 闻着姐姐身上那熟悉的气味,萧朝虎觉的很是温馨,似乎只有和姐姐在单独相处时,萧朝虎这才感觉到自己好像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男子生存于这个世界上,身上具备着多重xing格,即有铁骨铮铮的男儿风采,也有长不大的孩子气息。 在外人面前,萧朝虎可以算的上一个很有男子气息的人了,但在姐姐萧若雪面前,萧朝虎身上再也看不到半点铁血冷酷的气息。 可萧朝虎再怎么在xing子上有孩子气,但他毕竟已经长大了,看见漂亮的女子也会有着正常男子的反应。在看到姐姐萧若雪那曼妙的身子后,萧朝虎的一双眼睛便再也舍不得转移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一直以来,萧若雪都把萧朝虎看做成那个还未曾长大的小孩子,但今天在看到萧朝虎于龙凤酒楼所展现出来的威严和铁血,再加上现今见到萧朝虎看着自己那副表情时,萧若雪这才真正的从心里上把萧朝虎当作一个可以承担起责任和义务的男子看待。 也不知道是不是姐弟俩从小就太过熟悉还是怎么,萧若雪倒对萧朝虎看着自己的身子并没有什么不好的适应,心中除了有点小小的羞涩外,倒也没说什么,不过,现今的萧朝虎已经长大了,萧若雪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样,于是萧若雪在回到自己的绣床上时,就把床上的那床被子缠绕在自己的身上,盖住了她那曼妙的身子,只露出一张jing致的脸庞。 待萧若雪盖住了她的身子后,萧朝虎这才把视线从姐姐身上转移了,跟随着姐姐,走到了姐姐的床铺边,尴尬的笑了笑道:“姐,我是来向你坦白的,你不是有很多话要同我说,如今我也来了,你有什么疑惑就说出来,只要是我能够回答的出来的,我都会跟你讲,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才是我最亲的人,也只有你才会疼惜我”。 萧若雪移了移自己的身子,靠近萧朝虎,漂亮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萧朝虎,端详了好一番,这才开口道:“虎弟,你说的对,自从父母离开我们后,我就和你相依为命,说真的,你就是我的心肝宝贝,知道不,你参军后的每一天,只要我有空闲时间,我就会想念着你,牵挂着你, 姐我没念过什么书,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姐姐却知道,你是个男子,你是我家最大的希望,即使姐姐我舍不得你离开姐姐去参军,但我最后还是选择了同意,因为我知道,男儿在世,只有经历过疼苦般的磨练,才能见到真正的彩虹,才能在这个世界上走的更远些”。 听了萧若雪这话后,萧朝虎便伸出了手来,轻轻的抚摸着姐姐那jing致的脸庞,喃喃的道:“姐姐,你知道么,这些年来,我常年奔波在外,于境外执行任务,有好几次都差点回不来了, 一次,我一想到了你,一想到你一直在担心我,在牵挂着我,在苦苦盼望着我回来,我就没曾轻易的放弃过,多少次午夜梦回,只要一想到你在千里之外替我祈祷,我就全身充满着力量,正因为是这样,我才能从九死一生的战场上存活下来”。 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情,萧若雪已经隐约的猜测出萧朝虎定是在军队里吃了不少苦,要不然,自己的小弟也不会拥有如此恐怖的身手,可在听了萧朝虎这话后,萧若雪这才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原来这几年来,自己的小弟是如此的不容易啊。 一想到自己差点都见不到萧朝虎了,萧若雪便觉眼眶一阵湿润,晶莹的泪珠便沿着白皙的脸庞留了下来,滴落在萧朝虎的身上。 看见自己的姐姐又流下了眼泪,萧朝虎便更加手忙脚乱了,赶忙伸出手去替萧若雪擦拭掉眼角的泪水。那副手忙脚乱的样子看的萧若雪想笑。 女孩子似乎就是这样,xing格很是多变,明明刚才还因担忧萧朝虎而哭,可在转眼间看到萧朝虎手忙脚乱的模样,便又笑了起来了。 扑哧一声,萧若雪轻轻敲了敲萧朝虎的额头,笑着道:“姐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