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姐弟情深互相依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七十章 姐弟情深互相依

()萧若雪本就生的很是美丽,在萧家村可是被公认的一朵花,与彭清清被村里的年轻男子封为萧家村的两朵金花,因为年龄的原因,萧若雪的身上便比彭清清多了一中妩媚的气质。 那中成熟女子的气息子自然不是小青涩小女孩子所能够相比的了的,如此近距离的和萧若雪相处,闻着萧若雪身上的熟悉的气味,不觉中,萧朝虎便又放心下来了。 待萧若雪不再哭泣,情绪稳定了下来后,萧朝虎继续说道:“姐姐,如今你也知道我的厉害了,以后你就不要再替我担心了,我能从九死一生的战场上存活下来,就说明我的命格是多么的坚硬,现今我最在乎的事情,就是能够天天看到你欢快的笑容”。 姐弟俩相依相偎了这么长时间,彼此双方已经镌刻在对方记忆深处,那种深刻到骨子里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平常人所能想象的出来的。 见萧朝虎这么说,萧若雪轻声的说道:“恩,姐姐知道你厉害了,但你也要知道,作为姐姐,心中自然是牵挂着你,希望你每天过的开心,我可以后不希望你再像今天一样了, 姐姐虽然没有接触过武学,但也明白个人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其实姐姐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对于权势,金钱,财富,我并不怎么在乎,我在乎的是能够在姐姐这一辈子里看着你成家立业,这样的话,百年之后,姐姐就是下去也有脸面和父母见面”。 心肠再怎么坚硬的男子在面对着萧若雪这如水柔软般的女子时,也硬不起了心肠去辜负着她,见萧若雪说出这话后,萧朝虎不得不应承下来道:“我听姐的,以后只要姐姐没受到别人的委屈,我就不会去主动招惹人家,不过,姐姐,你可得答应我,一旦你要是受到什么委屈,你得跟我说,好不”。 好不容易央求得萧朝虎答应自己的要求,萧若雪自然便很欢快的答应了下来。 见萧朝虎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后,萧若雪便转移话题道:“虎弟,我看那个张秀怡的女子对你很是有好感呀,你们是不是以前早就认识了呀”。 由于在龙凤酒楼发生了突发事件,最后,张秀怡便没有机会和萧若雪单独相处,再说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萧若雪自然不能探根究底的询问人家张秀怡,在待萧朝虎答应自己的要求后,萧若雪的心情也好上了很多,这才有心思询问起萧朝虎的终身大事来了。 九六年代的那个时候,可不比如今,那个时候的男子或女子成家的比较早,特别是在农村里,成年男子和女子只要没有在上学,一般十七八岁就成亲了。可不像如今的年代,三十多岁还没成亲的人一大把。 见姐姐萧若雪问起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来,萧朝虎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和张秀怡认识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听完萧朝虎和张秀怡之间的故事后,萧若雪便变得有点伤感了起来道:“想不到张秀怡对你的感情这么深厚,为了你,竟然放弃了在大城市发展的机会,而是再次回到宝庆市来,只是希望能够再希望碰见你,人家姑娘对你这么好,你可不的辜负人家啊,你要知道,身为女子,碰见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男子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作为女子,萧若雪自然也不能免俗,在听到这件事情后,免不了心情便有点伤感了起来。 以前在念高中的时候,没有女孩子喜欢,萧朝虎觉的自己很是可怜,可如今,有着彭清清和张秀怡这两个极漂亮xing格又好的女子喜欢,单独和其中一个女子相处时,萧朝虎觉得自己很是幸福,可一想到,如若是是两个女子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那自己今后的生活可不会这么容易了。 虽然说身为男子,天xing就这样,越被漂亮的女孩子所中意,心中的满足感便更充溢,但萧朝虎也知道,现实毕竟不是书本上虚构的爱情故事,在华夏国这个儒家影响几千年的古老国度,特别是在太祖爷打下江山后的近代史上,出于保护女子应有的地位,如今想在两个女子之间如鱼得水,那是很不容易的。 在看到萧朝虎一脸纠结的模样,萧若雪便笑着道:“傻弟弟,是不是现在感觉到被多个女孩子喜欢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么”。 见姐姐的心情好上了很多,萧朝虎便道:“那有啊,你也不看你弟弟是什么样的人,不i就是两个小女孩子么,在你弟弟心里,可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呢,待再过段时间,你看看,她们俩是否会对我百般顺诚,我叫她们俩往东,她们俩绝对不会往西”。 说出这句话时,萧朝虎的底气不是很足,但为了在姐姐面前替自己挣面子,萧朝虎还是不服输的说出这话来,毕竟潜意识里,能够得到张秀怡和彭清清的青睐,自己已经很是知足了,说不定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这辈子才能够有如此的好事呢“。 为了照顾萧朝虎的脸面,萧若雪还是微笑着道:“这我当然相信了,你是我弟弟,我不相信你,相信谁呢”。 虽然萧朝虎还像和姐姐说些话,但见姐姐萧若雪的jing神也不很好,于是萧朝虎便没再继续着把话题说了下去,而是站起身来,对萧若雪道:“姐姐,你今天也累了,早点睡,我就不打扰你,祝你做个好梦,记得要梦见我哟”。 说完后,萧朝虎便俯下身子,在萧若雪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顺便替萧若雪掩盖好被子,这才转身走出了姐姐萧若雪的房间。 待萧朝虎关上了房门后,萧若雪便喃喃:“爸妈,你们看见了么,弟弟他已经长大了,我们生活的也很幸福,你们在那边也要快快乐乐,记的保佑着我们”。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萧朝虎先是从衣服了掏出一根烟,点燃后,抽了一口,看着那烟雾缭绕的逐渐消失在空气中的烟草气息,接着再从压在书桌旁的教科书中掏出那张从萧家村带了过来的信笺。 再次看到毛云烟那熟悉的自己,萧朝虎的心绪便久久不能平静了下来,原本以为一切都是自己在单方面的自作多情,可在偶然间发现夹杂在课本上的这封毛云烟亲笔写的情信时,这才明白自己当年的付出没有白费。 生长在这个红尘俗世中,对于自己的第一次初恋,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就不能彻底的把它给忘记掉,毕竟那是的自己的感情是最真实最纯洁的,萧朝虎自然也不能够逃避的开。 当年的自己可是真的很喜欢她,喜欢着那个甚是文静的女子,每次在看到毛云烟时,萧朝虎总会觉的自己的心在刹那间加速,即便没能与之和毛云烟面对对面的说话,但能够每天看见到她的身影时,就能高兴一整天。 人生就是这么的转转多变,很多东西就那么的在岁月的痕迹下逐渐被模糊掉,如若是没看到毛云烟给自己写的这封回信时,说不定,再过几年,毛云烟便彻底只能存活在萧朝虎记忆深处里。 可如今再看到这封信笺时,萧朝虎的心思便不再怎么安定了,可若真的想要再次寻找当初的那个印刻在自己心中的女子时,真的很是不容易,但若不去寻找,可心底里却又有点不舍。 好像如若没去找寻的话,心中总会觉的很是遗憾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