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水穷之处待云起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七十一章水穷之处待云起

()年年岁岁花相似,花花岁岁人不同,这话说的诚然不假,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点遇见同样的一个人,所遭到的待遇便会不一样,自己有缘能够与毛云烟相识在似水流年的高中,却没有缘分在感情上更进一步。 即便如今的自己已经知道毛云烟对自己的感情了,可茫茫人海,天下这么大,自己又将去何处寻找呢,就算老天垂青自己,让自己能够找到毛云烟,并且毛云烟对自己的感情还如从前一样,可又能如何呢,毕竟如今的自己不再是当初的那个萧朝虎了。 现今的自己已经有了名义上的女朋友了,也有着自己因该去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了,是男人就应当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把那封字里行间透露出少女情愫的信笺放回原去后,萧朝虎便静静的盘膝在床上,运起不动根本觉,待真气在体内运转三周天后,萧朝虎便集中jing神力和全身的真气去冲击任督二脉,任督二脉作为整个人身体上的中转站,控制着人大多数的动作,如若能够把任督二脉给打通,萧朝虎的不动根本诀便会再上一个层次。 据那神秘的老头口头诉说,不动根本诀分为九个层次,取九九归一的算术境意,每上一个层次,人的便会被激发出来,作出平常人根本不能够做到的动作,传说到了第九层,可以飞升仙界,对于飞升,萧朝虎自然不会相信,但是能够让自己的身手更加上一个层次。萧朝虎倒是很相信,毕竟,很多事情都已经很是彻底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过, 上次自己突破是在彭轻轻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时,由于心境极度安宁和平稳,似乎进入了那道家所说的虚无境界,这才在不经意间的突破。 可后来,无论萧朝虎怎么努力,境界就是上不去,现在趁着自己的心境还算稳定,萧朝虎便想再次冲击一下任督二脉,真气先是如小溪般缓缓的流淌着,接着随着体内真气的不断膨胀,真气便如河流般在萧朝虎体内翻滚,撞击。 那种如万千虫子咬啮的疼痛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忍受的了的,萧朝虎谨守着自己的空灵,慢慢的聚集着四周那些四处奔波,冲击的零散真气,指导着这些真气向自己的任督二脉冲去。 随着真气的逐渐增长,一时之间,萧朝虎便感觉自己的身子好似一边处于冰冷的寒窖下,一边身子便如同千度高温火焰烧烤似的,整个人好似要被分裂开来。 即便以萧朝虎如今的意志力和忍痛能力,还是没能承受的住,不由自主的便嚷出声来,好在萧朝虎此时的神志还算清醒,为了不让隔壁的姐姐担心自己,萧朝虎只得咬住嘴唇,不让疼痛声传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有那么短短的分把钟,抑或是半个小时,可身在其中的萧朝虎却感觉到度秒如年,恨不得自己就这么昏迷了过去,不再忍受这非人的痛苦。 待萧朝虎从痛苦中醒来过来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上沾满了乌黑的物质,好似摔进了泥巴坑里,甚至还能闻到身上淡淡的臭味。 身子上虽然很是难看和不好闻,但身心却很是愉悦,不用说,自己的境界似乎又突破了,即便没有突破第三层,但第二层的境界也稳定了很多。 萧朝虎看了看镜子中狼狈不堪的自己,赶紧冲进了卫生间,再次冲了一个澡,待身上那难闻的气味退干净后,萧朝虎这才穿了衣服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萧朝虎这才慢慢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姐姐萧若雪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nǎinǎi因为年龄大的原因,还躺在床上没有起来,看着姐姐那曼妙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萧朝虎觉的很是温馨,人生就应该是这样,有着自己所在虎的人陪着,就每天醒来的时候看着她也是一种幸福。 和姐姐打了声招呼,萧朝虎便出了房间,沿着街道开始跑步起来,以前在军队的时候,萧朝虎经常和身边的兄弟们背着数十公斤的装备沿着道路不平的山路训练,回来后,因为种种原因,萧朝虎便没能再坚持下去。 现今有了条件,萧朝虎便再次坚持起自己曾经晨跑的习惯,清晨的宝庆市,空气还算新鲜,行人也不是很多,正因为这样,显得宝庆市很是宽阔,萧朝虎沿着主街道一口气奔了十里路,待跑到宝庆一中门口时,无意间竟然让他碰到刚出来晨练的张秀怡。 萧朝虎和张秀怡昨天刚刚见面,今天清晨便又碰巧的撞见,萧朝虎微微笑着邀请道:“秀怡,早上好,要不,咱们一起晨练”。 能够和萧朝虎单独相处,即便只是短暂的一段晨练,张秀怡也很是欢喜,自然不会拒绝,待张秀怡同意后,萧朝虎便和张秀怡并排着身子沿着主街道一路小跑起来。 街道上的行人不是很多,随着萧朝虎和张秀怡两人的奔跑,街道上便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很是吸引住路人的目光。 张秀怡毕竟是个女孩子,体制自然比不上萧朝虎,两个人跑了一段距离后,张秀怡便开始觉的气闷起来,速度也越来越缓慢起来了。 见张秀怡如此,萧朝虎便也停下了脚步,两人便在不远处的老人休闲场地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为了让宝庆市的老年人在剩下的时间里活的热闹些,zhèng fu便出资免费的替宝庆市的老年人建筑了这样一个专供老年人休息的公共场所。 此时因为时间还早,老年休闲场所的人不是很多,只有几个年老的人在学着玩太极,太极作为华夏国最受欢迎的一门武术,自然有着它流传下来的价值。 由于历史原因,很多正宗的武术已经消失在现今的世界里了,但太极这么武术却很是顽强的流传了下来,只是现今的人玩的太极只有花架子,没有真正的威力。 太极玩起来的招式很是好看,张秀怡显然以前没怎么见到人家玩太极,现今碰巧在这见到有人玩太极,心中自然很是好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直落在那位玩太极的大爷身上。 像萧朝虎这种经历过生死锤炼的人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此太极非彼太极,这位大爷玩的太极只有观赏xing并没有什么大的杀伤力,原本要是自己一个人的话,萧朝虎自然不会把视线落向那大爷身上,但见身边的张秀怡似乎很有兴趣,萧朝虎便也只得装作很有兴趣。 现今的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木讷xing格不懂讨好女孩子的人了,在和彭清清相处过一点时间后,萧朝虎也学会了如何去和女孩子相处,如何去讨好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