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暗香浮动月黄昏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七十七章暗香浮动月黄昏

()对于萧若雪来说,能够每天和萧朝虎这样相处,并能天天亲手替萧朝虎做饭菜,和在身边照顾着萧朝虎,就是她每天最重要的事情。 但她也知道,自己是不能一直陪着萧朝虎走下去,走到生命的尽头,萧朝虎有自己的人生要走,自己也有自己的幸福要去寻找,但她希望在萧朝虎还未曾成家之前,自己以姐姐的身份陪着他,欢喜着他的欢喜,悲伤着他的悲伤。 十多年的长时间相处,萧朝虎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了,被萧朝虎夸奖,作为女孩子,心底里甚是欢喜,更何况,现在的她也不再是萧家村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姑娘家了。 在见识过萧朝虎那过人的身手和龙凤酒楼的奢华,以及社会上的一些黑暗后,萧若雪的心境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没有那一个女孩子不欢喜别人称赞自己的,同理,萧若雪也是,在看到姐姐萧若雪脸上欢喜的模样,萧朝虎继续道:“姐姐,你若是和我走在一起,别人绝对不会认为你是我姐姐,而是认为你定是我妹妹”。 没大没小,姐姐你也敢打趣,话是这么说,但萧若雪还是笑脸如花,显然萧朝虎这话说到她心里去了。 我咋敢打趣你,我说的是真的,如若你不相信,那今天咱俩就去外面逛逛,让别人来评价下,是否你看起来要比我小些。 姐弟俩笑闹着,没怎么留意,萧若雪的整个身子便扑在萧朝虎怀里,闻着姐姐身上那熟悉的气味,此刻的萧朝虎倒没生出什么男子应有的反应,而是很温馨的轻轻的搂着萧若雪。 萧若雪静静的依赖在萧朝虎怀里道:“小弟,你说姐是不是很没出息,你看昨天,姐姐差点让你在你铁哥曾虎清和你那女同学张秀怡面前丢脸了”。 那里会呢,你不知道,在曾虎清初次见到你时,都差点被你给惊艳住了,至于张秀怡,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xing格,其实在她内心里,还是有点怕你的。 会怕我,不会,我以前又不认识她,再加上,我感觉的出来,你那女同学张秀怡对你很不错,吃饭时,我留意到她的视线就一直停留在你身上。 接着萧若雪又想了想,好似想通了什么般,笑着道:“是不是她真的打算和你以后在一起,难怪我怎么总觉的她好似在有意讨好我”。 那当然呀,想进我们萧家的大门,那必须得姐姐你点头答应才行,你也不想想,你弟弟是多么优秀的男子,也只有姐姐你觉的我老是长不大,还像一个小孩子似的。 见萧朝虎如此说道,萧若雪便有点不满意了,伸出纤纤玉手在萧朝虎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道:“在姐姐心中,你永远就是那个跟随在姐姐我身后留着鼻涕的小男孩,无论今后你达到什么地步,你在姐姐心里就是当初的那个你,知道不”。 说真的,这么多年,在萧若雪的细心照顾下,萧朝虎心底里已经深深的依赖上了姐姐萧若雪了,有时候,真的仔细去想想,要是以后姐姐成了家,有了小孩,跟随另外一个男子生活在一起了,那种感觉对萧朝虎来说,真的就好像天都塌陷下来了。 萧朝虎有时也觉的自己的jing神不怎么经常,对姐姐萧若雪的感情好像也不是单纯的姐弟之间的感情,那种感情很是复杂,有时真的让萧朝虎觉的自己得了jing神分裂症了,萧朝虎也觉的让姐姐萧若雪一直待在自己身边,对姐姐很是不公平, 可一想到如若姐姐不能陪在自己身边,又觉的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好像大海上的浮萍一般随波逐流,找不到方向,一个人孤零零的,但若是说自己对姐姐萧若雪的感情是男女之间的爱情,那也不像。 如自己要是和彭清清,抑或张秀怡单独相处,或近距离的在身体上有接触的话,萧朝虎立时就会有男子应有的冲动,可对着姐姐萧若雪,即便两人再怎么在身体上有多么亲密的接触,萧朝虎就是生不起半点冒犯的心思。 以前,萧朝虎还没怎么感觉得到自己这种畸形的复杂情感,可自从经历过无数的生死,从军队退役后回到家里,看到姐姐萧若雪为了自己而付出了自己的整个青chun后,萧朝虎这种心思就越来越浓烈了。 说不清,道不明,很复杂。这或许就是古人所有的正因为太过在乎了,便变得有点不可理喻了。 吃完饭后,萧若需经不起萧朝虎的央求,便同意和萧朝虎去外面逛街,为了不让自己久等萧若雪,萧朝虎待和姐姐吃完饭后,自己下厨收拾好碗筷。 对于和女孩子约会,等待的时间是最受煎熬的,以前和彭清清一起来宝庆市,萧朝虎可是吃够了等彭清清的苦,现今轮到等自己的姐姐了,也还如是,女孩子似乎在打扮上总是慢男孩子很多。 打扮过后的萧若雪,清纯的就如邻家小妹般,扎着可爱的马尾辫,上身穿着一件白sè的绒毛外套,晶莹的脖子下面套着一条纯白sè的围巾,下身穿着一条白sè的直通裤子,脚上踏着一条白sè的皮鞋,整个人一身白, 白sè相对于其他的颜sè来说没那么显眼,但穿在萧若雪身上却穿出了另外一种夺目的sè彩,手臂上还挂着一个女士小包包,看着萧若雪穿着自己给她买的一身衣服,萧朝虎这是才发现自己的眼光还是蛮准的。 这身衣服是萧朝虎从四九城带回来给萧若雪的礼物,以前在萧家村时,即便是过年,萧若雪也舍不得穿上来,但不知为何,今天在答应和萧朝虎去外面逛街时,却把这身衣服给穿了出来。 今天的萧若雪显然是经过jing心打扮的,jing致的脸上化着淡妆,小嘴上也涂了一点唇膏,眉毛也被描了,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外形上来看,根本看不出来,萧若雪以前一直就没走出过萧家村,没啥见过世面。 萧若雪穿了这身衣服出来了,见着萧朝虎傻愣愣的模样,心中甚是欢喜,笑盈盈道:“小弟,姐这身打扮还看的过去”。 这那算只看的下去啊,姐姐此刻的样子,就是古代的沉鱼落雁,闭月羞月四大美女见着你,也只得肝胆一声,自愧不如呀,萧朝虎见姐姐心中欢喜,自然想尽一切办法去讨好和奉承。 见萧朝虎说的如此夸张,萧若雪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犹豫了半晌,又想回房里再换一套衣服,但萧朝虎却赶忙走了上去,拉着萧若雪的小手道:“姐姐。这身衣服真的很好看,咱就去外面走走,带着你这么漂亮的女子,你弟弟我脸上可不知道要生sè多少,倍儿般有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