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宁负天下人不负卿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七十八章 宁负天下人不负卿

()自从宝庆市市委书记田伟民的儿子和小妹于光天化ri下在大街被人开车袭击后,迫于市zhèng fu的压力,混迹于宝庆市黑暗方面的大佬全都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拼命的把手下的心腹撒了出去,去探听消息,以便在第一时间把凶手给揪了出来。 古人说的好,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在华夏国这个权利之上的国家,男人的尊严大多数都是自身拥有的权利所体现出来的。 一个市的市委书记,放在整个华夏国来看,也算不得上一个大官,但在他所管辖的地方里,却真真实实的是一方土皇帝,自从太祖爷带领老一辈的将军和元帅打下偌大的整个江山后,太祖爷为了平衡各方大佬手中的权利,便制定了党掌枪杆子和官帽子,zhèng fu管经济与发展。 即便现在的市委书记没有以前在古代的那种掌人生死的权利,但他处的那个位置体现出来人脉和关系网不是一般的人所能想象的出来的。 为了能在市委书记面前展现出自己的才能,抑或想靠上市委书记这颗大树,市公安厅。以及宝庆市下面的一县级市,七个县公安体系全都动员了起来,于各个公共场所设防,但为了不扩大影响,大都数公安干jing都是便服出jing察。 一连几天,整个宝庆市上面的天空都变的压抑和萧条起来。各sè人物都在使出浑身解数,以便能在这件事情中捞到足够的好处。 这些上不得台面上的哦事情也只是在一个小圈子里流传,那些为了生计忙于奔波的广大宝庆市民根本就感觉不出来着几天宝庆市的天空的气氛发生了变化。 对于这件可以影响很多人命运并作为当事人的萧朝虎早已没放在心上了,现在的萧朝虎,整颗心都投放在萧若雪身上,为了能让萧若雪像正常的女孩子一样享受到女孩子应有的生活。 萧朝虎和萧若雪走在一起,从来都是萧若雪走在前面,萧朝虎跟随在后面,长大后,依旧是这样,但不知道今天为何,萧若雪并没走在萧朝虎前面,而是微微的落后萧朝虎半个身位。 这距离即能很好的突显出萧朝虎的男子的自信心,又能让萧朝虎在第一时间留意到萧若雪的脸上表情,此刻宝庆市的天气还算很好,太阳早早的就出来了,照耀在人的身上,给人一种很暖和的感觉,街道上不是的响起一些叫卖的吆喝声和小孩子玩闹的争吵声。 市井气息很浓,但更显人xing的真实xing,没有尔虞我咋你死我活的生存压迫,小孩子脸上即便很是脏污渍,但笑容却很是甜美,比之萧家村要有生气的多。 萧若雪也不是第一次来宝庆市,以前萧朝虎在宝庆市念高中的时候,萧若雪作为萧朝虎最亲的人,也曾以姐姐的身份去过宝庆市一中开过家长会,但那次前去宝庆市一中,萧若雪并没怎么在宝庆市溜达过,也没见识到宝庆市的整个全貌。 正是因为这样,萧若雪看到啥东西,都要走上去,看一看,摸一摸,见自己的姐姐终于能够像正常的女孩子一样充满着好奇。 女孩子在逛街这方面,真的要比男子强上很多,彭清清如是,现在萧若雪也是这样,两人就这样走走停停走走,不知不觉中,萧朝虎就和萧若雪走过了四条主街道,穿过了十几个小巷道,来到了宝庆市中心广场。 白天的中心广场没有晚上那么热闹,但与萧家村比起来还是热闹了好几倍,萧朝虎来这已经好多回了,但萧若雪还是第一次来,看着中心广场上的那些在父母带领下开心玩着耍闹着的小孩子,萧若雪没来由的羡慕和嫉妒起来。 在萧若雪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如此温馨的画面,自从懂事后,父母便离开了她和萧朝虎,那个时候的她才六七岁,萧朝虎才三四岁,好在那时的nǎinǎi身子还算矫健,这才把她和萧朝虎带大,待自己年龄大了一点的时候,自己便开始照顾萧朝虎了。 为了让自己的弟弟能够有个好的前程,萧若雪依然只在念到小学五年级就没在去学校念书了,每次一想到这,萧若雪就觉的有点心酸,如果不是有着小弟萧朝虎要照顾,萧若雪很早就没有勇气活下去。 没有经历过萧若雪这种心酸的经历,是体会不到此刻萧若雪心中所真正的想法的。 看着萧若雪一直等着人家小孩子和父母亲热玩耍的画面,萧朝虎便不由得伸出手来拉着萧若雪的小手道:“阿姐,是不是想爸妈了”。 恩,确实有点想了,也不知道他俩老在那么过的还好不,我真的有点想他们俩了,萧若雪轻轻的道。 见萧若雪似乎真的很是想念父母,萧朝虎便道:“姐,那今年清明节,咱姐弟俩就去看看他们两个老人,也让他们知道,我们现今活的很好,也很开心”。 萧若雪收回投往正在父母陪伴的小孩子身上的视线看向萧朝虎点头道:“恩,我也是如此想,到时咱俩一起去”。 回来了这么久,也没去看望自己的父母,萧朝虎觉的自己很不孝,其实说真的,在萧朝虎心里,父母的印象真的很单薄,毕竟,父母离去的太早了,在萧朝虎还未满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撒手离开了他,如若不是姐姐萧若雪一直在贯彻着父母的印象,萧朝虎早就已经把他们给遗忘了。 在华夏国,自古就有家国天下这说法,在古代,家曾一度排在国的前面,因为历史原因,动不动就会改朝换代,但一个家族的兴旺往往要历经好几个朝代,正因为这样,在古人心中,家族的利益一直是自己奋斗的动力。 有的人为了家族的兴旺,为了子孙能够过上好的ri子,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到了近代,因为从小就接受爱国教育,国家的利益重于一切,这才使得现今的人并不怎么看中自身家族的利益。 但在不违反国家利益这一铁律,家族的利益在华夏国人眼中还是排在第一位的。 望月阁还是如以前那样,庄严,圣洁,翠绿如滴,萧朝虎拉着萧若雪的手正想向望月阁上面走去,忽地,耳边响起了急促的jing笛声,甚至还能听见jing笛声中夹杂的枪声,呜咽的jing笛声由远及近,很快的就向望月阁这个方向行驶来。 萧朝虎的敏捷力是何其敏锐,一听到夹杂在jing笛声中的枪支声,萧朝虎就感觉出了大事了,像他这种常年奔波在生死边缘的人,对于枪支所发出来的声音是何其的耳熟。 事情发生的很是出人意料,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辆高速行走的黑sè桑塔纳给撞飞了,黑sè桑塔纳横冲直撞的就向望月阁的方向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