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为你斩碎一地桃花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七章为你斩碎一地桃花

()nǎinǎi因为年龄大了,身体不是很好,不能长时间的说话,但今天因为高兴,不由得多说了些,萧朝虎和萧若雪不忍心让她扫兴,所以也没怎么劝阻,待nǎinǎi尽兴后,萧朝虎这才出了家门向萧家村最富裕的一户也就是彭清清家里面走去。 今天的天气还是很不错,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村里面得小路也于风雪中逐渐干净了起来,行走在村里的小路上,也不用担心泥巴粘在裤脚和鞋袜上。 一路上,碰见了村里面不少熟悉的人,萧朝虎都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九六年的萧家村大多数村民还是朴素纯朴的,没什么坏心思。大多数人还是蛮好相处的。 身为整个萧家村最富裕的一家,彭清清家的房子可以说是整个萧家村最大的一户了,整个房子三进三出,房子都是用烧制过的红砖砌成的,外面的墙面上贴着纯白sè的瓷砖。 院墙外是一条约十米左右的水泥道,周围种植了不少的树木和花草。傲然的挺立于萧家村的正zhong yāng。 院落里的小树上拴着两条凶恶的狼狗,两条狼狗看见萧朝虎正从院墙外面走了过来,吐着长长的舌头,露出尖利的牙齿正对着萧朝虎狂吠着。 听着院墙里自家的爱犬在外面不停的狂吠着,正坐在自己房间里看书,温习功课的彭清清赶忙的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去,披了一件外套。 出了房门,来到大厅外,便见着萧朝虎正站在自己家外的门口,而自己家的两条狼犬正很不友善的看着萧朝虎。 枝桠一声,木制的大门被彭清清打了开来,露出了她那张如花笑脸,盈盈的站立于萧朝虎面前,言笑宴宴的对着萧朝虎道:“萧大哥,好啊”。 萧朝虎望了望裹在外套下那娇美的女子身子,笑了笑道:“不让我去你家坐坐吧”。 彭清清侧了侧身子,然后才道:“进来吧’”。 萧朝虎跟在彭清清身后,走进了萧家村最繁华的一户人家里,两人并肩走在院落里,萧朝虎笑着道:“你爸在家,我找他有点事情”。 听了萧朝虎也话,彭清清有点不怎么高兴,原本以为萧朝虎是来找她的,现在自己可是会错意了,有点淡然的对萧朝虎道:“我爸在家,你找他有什么事情么”。言语中也没有那么的欢悦了, 女孩子的心丰富细腻,萧朝虎显然没怎么和这个年龄阶段的女孩子打过太多的招道,不知道此时的彭清清已经有点生气了,还是那么风轻云淡的道:“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动不动的就寻根究底”。 见萧朝虎还趁机在自己面前摆架子了,彭清清顿时便不怎么乐意了起来了,嘟着嘴道:“我爸在前面的房间里,你自己去找他吧,我就不陪着你了”。 说完后,也不待萧朝虎回话,就向二楼自己的绣楼中走去。 看着彭清清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中,萧朝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就说错了话了,得罪了这个小丫头了。 青chun期的女孩子变脸真的变的太快了,萧朝虎只得在心里面暗叹一声,想起自己来这还是有点事情,便没再停留,向彭清清刚才所说的地方走去。 彭正东这些年来因为做生意发了一些小财,有了一点闲钱,是故,在物质上生活上比之村里面的大多数村民要生活的好一点,男人身上只要是兜里有了钱,胆气就会比没钱的时候要强很多。腰杆子也要比没钱的男子要挺得直很多。 萧朝虎在客厅里见着了彭正东,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头发剪的很整齐,脸型如大理石般雕刻过似的,眼神深邃如水,眉毛浓黑,一副中年美男子的模样。间或中还可以从他身上看到彭清清的影子。 成年后的萧朝虎还没和彭正东说过话,萧朝虎在打量彭正东的时候,同样彭正东也在打量萧朝虎,像他这种常年奔波在外的商人,看人的眼光毕竟还是有点与常人有点不同, 他虽然看不明白萧朝虎的深浅,但好歹也发觉到萧朝虎身上蕴含着的另一种难以名状的气势。 这些年,萧朝虎所经历过的事情和身上所发生的故事岂能是彭正东这种商人所能想象的到的,但自己的女儿清清小时候常年和萧朝虎相处,彭正东也没怎么给萧朝虎脸sè看, 而是很亲近的如长辈对萧朝虎道:“虎牙子,jing神神气很不错,看来军队还是很锻炼人啊”。 萧朝虎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不远的彭正东,这才道;"可不是么,小子我可是在军队了吃了不少苦啊,但人生就是这样,没有经历过炼狱般的锤炼,也锤就不了辉煌的人生, 没有留过血的手指也弹不出世界上最美的绝唱,虽然吃了不少苦,可毕竟在军队中学会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风雨过后才能见彩虹,显然彭正东对萧朝虎这话很是赞同,微微点点头道:“说的很不错,这话我觉得很有意味,就像我做生意一样,没有付出更多的心血,也得不到更好的回报”。 两人都是见过了大场面的人,没一会儿两人就聊的很融洽起来,期间两人也就南巡首长大力发展改革开放的话题聊了几句,虽然话题不是很多, 但萧朝虎偶尔间的只言片语,往往就点中了关键点,越聊,彭正东心里越吃惊,心里也开始对萧朝虎更加友善了起来。 时间在两人的闲聊下悄悄的流逝着,最后,萧朝虎这才想起自己来这的正事,是来这借摩托车去市里面买车的,彭正东一听萧朝虎要借车,二话没说就点头答应,并在萧朝虎即将离开自己家时,拍了拍萧朝虎的肩膀亲切的道;“虎牙子,有时间就常来我家坐坐”。 萧朝虎点了点头道:“恩”。 彭正东见萧朝虎答应了,这才对着楼上房间里的彭清清道:“清丫头,你萧大哥就要走了,你下来替为父送送你萧大哥”。 楼上的彭清清正郁闷的生着气,小心思里正烦恼着呢,但她毕竟是一个孝顺的女孩子,见父亲开口了,也没怎么拒绝,就那么袅袅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萧朝虎推着摩托车,彭清清正一脸不情愿的和他并排走在一起,静静的一句话也不说,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萧朝虎看的有点想笑,但他也知道此时的彭清清正在气头上,也不敢笑出声来,只得竭力憋住笑声。 两人沿着村庄的小路走了一段距离,阳光淡淡的照耀在两人身上,拖起两道残影。 眼见就快走到自己家了,彭清清还是没说半句话,投也不抬的默默的跟着自己,萧朝虎只得先开口道;“小丫头,不要再生气了哈,你看你,脸上都上都快挂起一个酱油瓶了,这样下去就不漂亮了哈”。 彭清清抬了抬头,看了萧朝虎一眼,还是没怎么做声,萧朝虎没怎么和生气中的女孩子相处过,也不知道怎样讨好女孩子和安慰人家,只得没话找话的道:“清清,要不,等下我去市里面有点事,萧大哥带你去市里面玩下,怎么样啊”。 彭清清也不是真的很生气,只是气不过萧超虎老是把她当小女孩子看,不会主动的去安慰她,见萧朝虎这样低声下气的来讨好自己,心情也开始变的好起来了。 彭清清点了点头有点开心的道;“看你这么乖得份上,本姑娘就原谅你了,给你个面子,我就陪你去市里面玩下,有着本大美女陪着你,让你在别人面前涨涨面子”。 萧朝虎看着那如花笑容,本来想出言打击下她,但想了想,好不容易哄得她脸露笑容,要是自己再说了一句什么不该说的话,到头来,受气的还是自己。 萧朝虎只得顺着彭清清的语气说了下去道;“我定是上辈子在佛前敲烂了五千个木鱼,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上,才能于这一世得到我们萧家村第一美女的垂青’。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萧朝虎夸奖,但彭清清还是有点害羞的道:“真不要脸,谁会垂青你这个什么风情也不懂得木头”。 话说的不怎么好听,但那言语中却夹扎着不为人知的淡淡情怀。 好像有点男女朋友之间女孩子向心爱的男子撒娇的神情。 萧朝虎先是回家和自己的姐姐说了要去市里面买货车的事情后,待萧若雪点头同意后,这才推着从彭清清家借来的摩托车,来到萧家村前面的村口等候彭清清。 此时,天sè,也不是很早了,太阳已经开始半悬空在萧家村的上空中了,但也不是很晚,大概早上九点半钟,冬天的太阳不是很毒辣,照耀在人身上,给人一种很暖和的感觉。 从没有过等待女孩子的经历,萧朝虎感觉有点怪怪的,那是一种很难以说出来的感觉,似甜蜜又似无奈,矛盾的很,等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明明知道她就会过来,但却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过来,也不可以随便走动,怕的是,自己走开后,就会错失和自己所等待的人在第一时间里相遇到。 萧朝虎,先是往村口的方向看了看,可是视线所及处,还是没有见到伊人的芳踪,闲着无聊,萧朝雪靠在摩托车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根jing装白沙烟,点了起来,默默的吸着烟,看着香烟的如游丝般在空气中逐渐变淡,逐渐到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摩托车下面的空地上已经杂乱的散落着四五个香烟头,彭清清这才从村里面缓缓的向萧朝虎所待的地方走了过来,本来因为等待的时间太过长久,萧朝虎心底里已经开始变得不怎么耐烦起来,但看着路上正袅袅走向自己走来的那个曼妙的身影时。刚才的那点不耐烦早就被抛到脑外去了,剩下的只是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