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朱雀玄武破军七杀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七十九章朱雀玄武破军七杀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锥心的感觉了,看着那急速行驶的黑sè桑塔纳,萧朝虎的心在瞬间便提升到了口腔,如若是只有他一个人,萧朝虎当然不会如此担心和着急。 像他这种在境外执行过特殊任务常年奔波在生死边缘的人对于危险有着天xing的jing觉,现今仅从急促的加速生和空气中弥漫着的火药气味就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 此刻萧若雪还沉浸在自己小时候的记忆里,根本就没察觉到身后危险的逼临,待萧朝虎抱着她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后,萧若雪这才察觉到自己刚才差点就和死神打上了招道。 事情发生的很是突然,刚开始时萧若雪还没咋感到害怕,待桑塔纳从她身边约五十个厘米左右穿插过去时,萧若雪这才发现自己整个身子如坠入了冰窖,一身全是冷汗。 站稳身子后的萧朝虎,立马就把萧若雪放下,安慰道:“姐,没事了,过会儿,咱俩就回去”。 萧朝虎不怎么会安慰人,但他脸上流露出的关心还是让萧若雪很快就安下心来了,萧若雪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着,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jing神些,但脸上所流露出的表情还是让萧朝虎感到很内疚。 真的,自己好像从来都没让姐姐安稳过,从昨天的龙凤酒楼风波到今天的撞车事件,似乎姐姐跟随着自己来到宝庆市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街道上发生了伤人的时间,又还是在光天化ri下,整的动静确实有点大了。 没过多久,事情就整的宝庆市的整个高层都知道了,在华夏国,对于枪支的管理甚是严格,涉黑势力火拼,只要不动用热武器,即便你整死几个人,再加上事情闹的不是人人皆知的话,官面上的大佬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你真的是动用热武器,那么,就对你不起了,你的帮派再怎么牛逼,最后的下场也只有一个,灰飞烟灭。 一辆接一辆的jing车以及急救车穿过各个街道呼啸而来,痛苦声,怒骂声,以及jing车的鸣叫声交织在一起,看着如同逃难似的人群在jing察的协助下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萧朝虎便带着萧若雪往后移开。 刚才被车子撞到人很快的就被抬往到救护车上去了,现场立马就被jing戒了起来,拉起了一道道黄线,不让人进入车祸的现场。 带头的竟然和萧朝虎有过一面之缘,那就是当初萧朝虎救下田妮后,在现场碰见的一个jing官,此刻的萧朝虎也没心情去和他打招呼,看着现场已经逐渐被控制了,萧朝虎也没心思再待下去了。 便和萧若雪慢慢的退出了现场,也许是因为刚才受到过惊吓,此刻的萧若雪便像一个无助的孩子般紧紧的拉着萧朝虎的手,萧朝虎很久没生出杀气来了,回来这么长时间,萧朝虎还没真正有过这种感觉,当时,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的话,说不定此刻 的自己真的有可能已经看不见自己的姐姐。 原本他并不想加入到市委书记田伟民和他政敌这盘棋具中去,但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迫使他不得不加入进去。潜龙在深渊,也许你感觉不到他的威严,可当他真正的飞龙在天时,整个大地都要为之惊动。 这几年的铁血生涯,萧朝虎并不是没有自己的人脉,在国际上他也挣下偌大的威名,手中也有不少隐藏的势力,只不过最后因为兄弟林文忠的事情,才使得萧朝虎心灰意冷,突兀的就消失不见了。 但如今为了自己的姐姐萧若雪,萧朝虎也不得不开始动用自己的那些隐藏势力了,因为对方太过强大了,能够作为国内顶尖门阀田家的政敌,可见对方后面的势力和人脉是何等的吓人。 对方雇来的杀手竟然敢在光天化ri下动用枪支,可见站在这些杀手身后的人势力何等的滔天,以前,萧朝虎一直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做人观念,但若是对方真的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时,他也绝不含糊。 作为男子,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去捍卫的,比如尊严,比如最亲近的人受到委屈。萧朝虎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就是自己的姐姐了,现今姐姐一次又一次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萧朝虎再也冷静不了。 一路上萧若雪一句话也没说,也没埋怨萧朝虎,但萧朝虎看在眼里却很是不好受,当初自己刚回来时,还曾大发宏誓,要替自己的姐姐萧若雪挣一世荣华,可回来后,发生的事情,却一次一次让姐姐担心和害怕。 回到家里后,萧若雪便返回了房间,而萧朝虎也没心思去安慰萧若雪,现在的他满脑子里都是仇恨,但他也不是一个懵懂急躁的人,因为他心知,凭借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斗不过隐藏在那些杀手背后的幕后者。 萧朝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先是从柜子最下层拿出一个黑铁装饰的小盒子,打开盒子后,萧朝虎便从中抽出一把寒光闪烁的军刺,军刺全都以玄铁石打造而成,净重二十七斤,主身长四十五公分,成菱形,带血槽,这把军刺陪着萧朝虎,一路下来,不知道饮了多少一方大佬的鲜血。 萧朝虎先是拿起专用的防尘布轻轻擦拭着,看着闪闪发光,吞噬着鲜血的军刺叹道:“老兄弟,又要麻烦你了,希望这次,你还能像以前一样,助我度过这一难关”。 默默的端详约一支烟的时间,萧朝虎这才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回原处,然后从小盒子下面拿起一个黄豆大小的电子元件,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这才把它放到自己的耳边,声音忽地威严了起来道:“是朱雀么,我是暗影,给我通知玄武,破军,七杀,就说我召见,让他们在最快的时间前来华夏国的云中省宝庆市,有任务”。 万里之外的韩国汉城,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正陪着一个漂亮的韩国美女压马路,在听到萧朝虎的传呼后,立马,舍弃了身边的漂亮女伴,往不远处的一个偏僻的地方走去,很是激动的嚷道:“大哥,终于听到你的声音了,你知道么,这一年来,我们四个跑遍了五湖四海,都在到处找你,好了,不说了,我立即通知玄武,破军,七杀,马上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