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萧大哥你不会对不起我吧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八十六章萧大哥你不会对不起我吧

()只要是个男子,被自己所心仪的女孩子以这种崇拜的神sè神情的注视着,是谁也顶不住,萧朝虎在其他方面都很强势,但在男女之间感情这方面却很懦弱,懦弱的有点不怎么相信自己,如若不是彭清清答应做他女朋友,到现今,萧朝虎也许是一个不怎么会和女孩子相处的木讷男子。 人无完人,再强势的人也有他无能为力的时候,也有最脆弱的时候,幸运的萧朝虎在感情上最失落的时候,有着彭清清陪着他,这才能让他的xing格温顺了很多。 少了杀戮和铁血的萧朝虎,看起来神sè要比以前好很多了,每次只要和彭清清在一起,萧朝虎就感觉的时间过的太快了,这次也是,不知不觉中,就过来四十五分钟了,到了下课的时间了。 下课铃声一响,校园里便开始热闹了起来,林荫道上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了,为了避免在校园里碰见张秀怡,萧朝虎就赶忙对彭清清道:“清清,既然你今天都请假了,那么你就和我一起回去,陪我姐姐说说话,顺便看下我新买的房子好不”。 虽然如今自己整个心都已经交给了萧朝虎,但在校园里自己也有不少闺蜜,如若是碰见了自己那些玩的很疯闺蜜,当着萧朝虎的面,如若是说出几句女孩子私密的话语来,彭清清也觉的会有点不好意思。 见萧朝虎如是说,彭清清便点点头道:“那好啊,我老早就想去看看了,顺便问下萧姐姐,看你这段时间是否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来”。 嘴上虽然如此说道,但彭清清也没真的觉得萧朝虎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来,毕竟彭清清对自己相貌和身材还是很有自信的,萧朝虎即便很优秀,也不会一下子就会被别的女子给抢走,当然此刻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张秀怡,如若是知道的话,那就不会是笑靥盈盈的跟萧朝虎说话了。 好歹现今的萧朝虎已经知道怎么和女孩子说话和相处了,在听了彭清清这话后,心中还是有那么的一点担心,但脸上的神情却没办点变化,很是自然道:“清清,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除了你能够看上我这人外,那里还会有别的女孩子看上我,你有不是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把你追到手了,我那里还会有其他的想法呢”。 从萧朝虎脸上看不出来什么,彭清清见萧朝虎似乎有点委屈,便像哄小孩子似的语气道:“好了,好了,萧大哥,我相信你,你不会是这样的人”。 说完后,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还一直看着萧朝虎的脸。似乎相信了萧朝虎的话。 眼见校园里的学生越来越多了,萧朝虎也不敢再在宝庆一中待下去了,毕竟自己也曾在此学校里待过两年多的时间,现今还是有很多老师认识自己,如若真的碰见一个曾教过自己书的老师的话,有彭清清在自己身边,自己真的不好解释呢,总不能说自己是来这看自己的小女朋友的。 穿着校服的彭清清跟随在自己身边,一路上惹来不少男学生的目光,但每个看向彭清清的男子都被萧朝虎凶恶的眼神给瞪了回去,见萧朝虎这么着紧自己,彭清清即觉的好笑又觉的很温馨,被人呵护和照顾的感觉真的很好。 起初,彭清清还只是把萧朝虎当作大哥哥看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长时间的和萧朝虎相处,彭清清心底里已经认同了萧朝虎作为自己男朋友的事实了,正因为这样,彭清清也越来越不在乎旁人的目光了,从林荫道走到宝庆一中的校门口,彭清清一直和萧朝虎手牵着手。 刚开始,萧朝虎还没勇气去主动牵彭清清的小手,毕竟自己当初也曾在校园里是一个风云人物,校内校外,认识自己的人还是蛮多的,再加上如今张秀怡也在宝庆一中教初三,万一要是真的在校园里碰见的话,那得多尴尬,搞不好,彭清清和张秀怡大吵一顿,那最后,自己得多得不偿失啊。 心中虽然不怎么愿意,但见彭清清主动来牵自己的手,萧朝虎也不得不拉着她的手,和彭清清相处了这么久了,萧朝虎也明白了彭清清的xing子了,若真的自己不愿意的话,彭清清定会有几天不高兴。 冒着被张秀怡撞见的风险,萧朝虎一路上都胆惊的,双眼不断的在纠正实现,并暗中都把不动根本诀的真气也给运转了起来,以便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最好的反应。 好在老天这次并没怎么刁难萧朝虎,从林荫道走到宝庆一种校门口大约三千米的路也没碰撞到一个熟悉的人,更不用说碰见张秀怡了。 门口站着两个年轻的保安,在见着萧朝虎和彭清清走了过来时,其中一个年约二十多岁的身高约一米八左右的保安,看着萧朝虎又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目光,视线一直投放到彭清清身上。 这个保安,萧朝虎还是有点印象,当初自己和张秀怡吃完夜宵后,送张秀怡进宝庆一中时,正是这个保安值班,那保安在见萧朝虎和彭清清走到校门口时,出于男子想在漂亮的女子面前留下印象,正打算出来阻拦询问,但在无意间接触到萧朝虎那冰冷的目光时,便不由自主的把脚步给停了下来。 美女虽然好看,人人喜欢,但有些人,根本就是惹不起的,那年轻保安能够在宝庆一中当保安,自然也有点识人的眼光,能够同时脚踏两只船,而不被女子弄得疲惫不堪的人又那里会有那么简单,更不用说,当萧朝虎刚才看向他那目光中带着冰冷,铁血的气息。 所以那保安很是识趣的把脚步给停了下来,默默的看着萧朝虎和彭清清的视线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待萧朝虎和彭清清走远后,这才狠狠的吐了一把口水,低声骂道:“又一朵好白菜给猪拱了”。 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站在他身后另一个理着平头的保安接口问道:“小张,咋了,谁惹你这么生气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刚才碰见一男一女,心里有点不怎么舒服,发了下感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