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八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虽然早就见识了彭清清青chun无敌的美丽了,但这次,在家换过衣服后,化过淡妆后的她更加惊艳,之前,萧朝虎,还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小女孩子来看,可如今,看到化过妆后的她,那种万种风情不是一般的女子所能比的过的。 彭清清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jing致的脸庞少了些羞涩,多了点妩媚,上身穿着一件白sè的羽绒服,脖子上系着一条暗红sè的围巾,下身也是一条纯白sè的休闲长裤。下脚下也是一双白sè的运动鞋,从远处看过来,整个人就是一身白,如同融入那千年冰山的万年白雪中,纯净的就仿佛不是生活在这三千大千世界,百万菩提众生中。 彭清清走到萧朝虎身边,笑靥满面的开着玩笑:“咋了,没见过美女哈,看你这摸样,好像真的没见过女人似的”。 此时的彭清清显然心情很好,焕发出不一样的青chun活力来了。 萧朝虎收回看向彭清清身上的视线,有点尴尬的道:“不要取笑你萧大哥了哈,古语不是说的好么,参军三年,母猪赛过貂蝉,何况还是你这个我们萧家村的第一美女呢”。 话刚出口,萧朝虎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生怕再次弄得彭清清心底不愉快,有点躲避似的把头转往彭清清看不到他脸上神情的方向去了。 但显然萧朝虎猜测错了,彭清清兵没有真的生气,而是催促道:“快走吧,时间不早了,我还想在市里面多逛下街”。 萧朝虎扶着摩托车的车身,先让彭清清上了车,待她坐稳后,这才熟练的转动钥匙,脚踩油门,摩托车猛地一声向前面冲去,正安静的坐在车尾的彭清清,随着惯xing,不由自主的向萧朝虎身上撞去。 一时之间,萧朝虎便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子撞在了自己身上,耳鼻之间顿时弥漫着女孩子身上特有的气息,微微鼓起的胸脯因为惯xing的原因,紧紧的贴在了萧朝虎的后背。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的女孩子的身体,感受到身后那微微鼓起的柔软,刹那之间,萧朝虎顿时迷失这醉人的感觉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所有。似乎整个天地如同活了过来,青草悠悠生长,满地山花烂漫,鸟儿在欢声歌唱,到处充满甜蜜和温馨。 直到身后彭清清嘴唇吐出不满的声音时,萧朝虎这才从那醉人的天地间苏醒了过来。 萧朝虎有点尴尬的道:“唉,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长时间没活动了哈,手艺有点生疏了,小丫头,你要相信我,我的技术可真不是吹的,让我熟悉下,你就会体会到了我的技术娴熟”。 听着这有点不知所谓的借口,彭清清因为女孩子特有的矜持,也不怎么好于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毕竟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萧朝虎占了便宜,真的要是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最后尴尬的还是自己。 彭清清便不再说话,一时之间,两个人就这么不言不语。空气中仿佛也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彭清清坐直了身子,隔着萧朝虎约有五十几个公分,由于刚才发生了那尴尬的事情,彭清清心里有点担心,是故,只好伸出纤纤玉手轻轻的环抱着萧朝虎的腰身。借以来避免和萧朝虎身体上的接触。 看着前面不远正专心开着摩托车的萧朝虎,彭清清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心底里却是思绪万千,从小到大,在她心底里,一直都是把萧朝虎当做自己的哥哥来看待,偶尔之间,两人也会开些看似有点过分的玩笑,但毕竟心底里就是那么认为他是自己最亲近的,可以呵护自己的亲人。 可如今发生了身体上的接触,在不觉中,心底里那片情感便复杂了起来。 萧家村距离宝庆市主城不过二十来里路,本来还想好好的打量下路边山野和田地之间的风情,但由于刚才和彭清清在身体上发生了片刻的接触,萧朝虎心底里也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对彭清清,自己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也不是很清楚,说喜欢吧,那也不怎么像,说不喜欢吧,可是在每次见到她时,心中还是有淡淡的欢喜,可那毕竟只是欢喜,与之自己曾经所经历过的初恋,却相差了很多,那种少年时候的朦胧情感,是那么的刻骨铭心,每次一想起来,心中出了疼痛外,更多的是遗憾。 大概是男子心中那自生下来就有的劣根xing在作怪吧,因为在每个男人心中,都有那种亲近漂亮女子的心里。 车子开的很平稳,之后没再怎么发生什么突发事件,十五分钟后,摩托车就开进了宝庆市里面。 宝庆虽然比不上别的发达城市,但她毕竟是一个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像银行,车站,旅馆,电话亭,商铺该有的一样都不少。 宝庆市分为东西南北四四座主街道,整个城市占地约二十公里,南城是整个城市的经济中心,像汽车站,商铺,银行,大多数坐落于南城, 而东城却是zhèng fu部门的集中地方,市zhèng fu,武装部,水利局,税务局,国家的zhèng fu部门比较有组织的坐落于东城的每个角落,虽然不是全市的经济中心,但却是全市最庄严最有力度的地方, 这里居住的zhèng fu高层掌管着全市三百万人口的经济命脉和人生前途, 至于西城和北城,相对而言,就差了许多,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但却不愿一辈子面对土地,依靠土地存活的人便大多数逗留在西城和北城,或者是那样跑惯江湖,四处卖艺求生的九门之中的人落脚的地方。 洪锦机电位于东城靠车站的约五百米的地方,出门口就是通往省城的主要交通要道,解放前就是国民zhèng fu交通局的属地,如今却成了宝庆市唯一的一个车子售出点,占地约五百米左右, 大门口上装裱着洪锦机电四个大字,旁边坐落着几座老式楼层,居住着上百户人家,楼层虽然有点破旧,但好在能住人,交通便利,是故,能居住在这里也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 当然,这种身份的象征是相对而言的,与南城的那些官面上的人居住的场所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九五年大部分的工厂,商铺还是属于国营,特别是在邵阳这样的南方中小城市,好一点的商铺和场子,百分之九十五的都属于国有的,同样,洪锦机电于这个时候还是属于国有企业。 萧朝虎把摩托车车停靠在洪锦机电的大门口,待彭清清从车上走了下来后,这才把车停在洪锦机电的大门口旁边的一个小型的停放车辆的棚子里。 停放后摩托车后,萧朝虎便和彭清清两人朝着门口的保安室走去。 对于车辆,萧朝虎虽然不是很熟悉,但也不怎么陌生,毕竟以前也曾受到过专业的训练,对于车俩的各个部件还是耳熟能详,可是他那时接触的车辆大部分是越野车和跑车那种高档的车辆,对于这种跑山地的货车,萧朝虎接触的不是很多,所以也没怎么挑剔。 而是在那个卖车的中年妇女的推荐下,买了一辆价格约三千块钱,载重三吨的货车,萧朝虎坐了上去,试着发动了下引擎,围着空闲的场地跑了一圈,感觉了下觉得车辆的内部功能还是很不错, 下了车后,萧朝虎很爽快的付了钱,从那中年妇女手中接过了,这才带着彭清清出了洪锦机电门口,因为时间还很早,再加上自己答应了彭清清要陪她在市里面逛街,是故,新买的货车暂时停在这里。 三千块钱在这个时候可还算是很大的一笔钱了,虽然彭清清家里富裕,但她毕竟没亲手接触过这么多的钱,这时见萧朝虎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掏出三千块钱的现金结账,一时觉得有点看不懂萧朝虎来了。 萧朝虎看了看彭清清,见她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觉得有点好笑,就道:“怎么了哈,你家那么有钱,难道还会看上我这点小钱哈,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也小家子气了”。 彭清清转动了她那双大眼睛,乌溜溜的大眼睛在萧朝虎脸上打了一个转,这才有点没怎么好气的道:“本姑娘可不像你,没你那么见过大世面,再说,钱是我老爸的,不代表我有钱”。 萧朝虎感觉有点怪怪的,以前这丫头看这自己总是喜滋滋的亲热的叫自己为萧大哥,可自从去了她家后,他对自己好像没以前那么亲热了,连称呼也开始被她更改了,再不如以前那样叫自己为哥哥了。 虽然感觉有点怪,但萧朝虎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而是继续说道:“小丫头,话也不能这么说,你家里面就你一个小孩,你爸的可不就是你的,你可是我们萧家村的第一富婆,我还打算,以后我要是混的不怎么好,就死皮赖脸的跟着你混饭吃‘。 谁是富婆,真不怎么会说话,富婆这两个字多难听,一点都不知道怎么讨好女孩子,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彭清清气恼的对着萧朝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