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何为血脉之亲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八十九章何为血脉之亲

()因为心中有所亏欠,觉得自己对不起彭清清,萧朝虎回到自己家门 时,不敢像平常一样,而是如做做似的小心翼翼的打开i了自己的家门。 姐姐萧若雪的房门是虚掩的,透过门的缝隙隐约的传来姐姐萧若雪和彭清清说话的声音,萧朝虎放慢自己的脚步打算从姐姐萧若雪的门口走了过去。 但不知为何,萧朝虎出于习惯,便在萧若雪的门口停了下来,耳边忽地传来彭清清安慰萧若雪的话语,话语中隐约的传来姐姐萧若雪的哭泣声。 萧朝虎没来由的觉的心里很疼,便没再向前往自己的卧室走去,原本萧朝虎也不是一个喜欢偷听人家说话的人,但关系到姐姐萧若雪,没办法,萧朝虎只得放下自己准备做一次梁上君子,偷听姐姐萧若雪和彭清清的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萧朝虎才弄明白原来并不是谁让姐姐受委屈了,而是姐姐萧若雪和彭清清在谈到彭清清父母对她的疼爱,惹起了萧若雪思念自己父母了,这才声音哽咽了起来。 何为亲情,亲情是那甘甜的凉爽,是那伟岸的蓝天,是替你撑起一片前途的毫无所求的付出,对于亲情,生存于尘世中的生灵,都有着天xing的依赖,更不用说是位于万物之首的人类了。 家国天下,数千年的儒家文化所陶冶,生活在渊源流长的华夏国,没有谁能逃脱的了这个宿命,虽然萧朝虎xing格硬朗,也从不主动和姐姐萧若雪提起自己想念父母的事,但心底里又何尝能忘记的了呢。 小时候,每次见着和自己同龄的小孩有着父母陪着,萧朝虎就一直会缠着姐姐萧若雪询问,为何自己没有父母疼爱呢,每次,只要提及自己的父母,姐姐萧若雪就会抱着自己大哭。 随着年龄的增长,萧朝虎也开始懂事了,也不再去缠着姐姐萧若雪追问自己父母的事了,但自己身上流着父母的血,对于父母的眷念又怎能说想忘记就能忘记的了的。 萧朝虎站在姐姐萧若雪的门口,静静的听着,默不作声,努力的想回忆起父母的音容相貌,但不管萧朝虎怎么去努力尝试,父母的印象也只停留在画像中。 约莫过了好一段时间,房间里的姐姐不知道是听彭清清说了些什么开心的话题来,声音便不再哽咽,而是很欢快了起来,间或还能听到自己的名字。 萧朝虎凝神听了一会儿,这才弄清楚,原来,彭清清在和萧若雪说自己向她表白时那傻傻的模样,听到这里时,萧朝虎便不再好意思听了下去,毕竟是女孩子私密的话,自己也不好再在门口驻留下去。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萧朝虎坐在自己的床上,呆呆的发了一下楞,待心神平静了下来,萧朝虎便盘膝坐在床上,默默的运起不动根本诀来,试图再次冲击任督二脉,以其能冲开任督二脉,达到另一种更高的境界。 细微的真气慢慢聚集,从刚开始小溪流淌到后来的江河翻滚,真气在体内横冲直撞了起来,向周身数百个穴位冲去,萧朝虎谨守自己灵台的清明,放任真气在体内肆无忌惮的冲撞。 视线似乎越伸越远,脑海里闪现出无数的片段,昏暗的天空,雷声滚滚,江海倒流,天崩地裂,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石块边缘,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海洋,脚下是看不穿的云雾笼罩,身后是一片荒凉。ri月星辰斗转星移,沧海变桑田。 眨眼间便是一个甲子,但不知为何,置身于此地的萧朝虎明明是一个幻影,但心底里面却很真实的感受到那种沧桑的悲凉,天际间的云彩变化着各种形状。似乎在暗示什么。 画面很是短暂,但带给萧朝虎很大的震撼,自从上次彭清清答应做自己女朋友后,萧朝虎的不动根本诀突破二层境界后,每次只要萧朝虎运功试图冲击更高的层次,萧朝虎脑海里总会出现这些莫名其妙的画面,那种感觉很让人迷惑,明明知道那只是一些虚幻的画面,但带给萧朝虎的感觉却是那么的真实。 画面虽然每次都不一样,但相同的是,每次只有自己一个人,看不到其他的万物生灵,也看不到自己最在乎姐姐萧若雪和彭清清,有时,真的很让萧朝虎害怕,如若自己即便能达到传说中的道家飞升的境界,但没有姐姐在身边陪着,萧朝虎也觉得没一点意思。 周身的穴位在真气的冲撞着,有的开始晃动,穴位上也开始生出细微的真气来了,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萧朝虎便感觉全身似乎被针尖扎过似的,周身的皮肤如被人家用刀片一片片的割开似的,疼痛刺激着神经,jing神却极度清醒,想昏迷也昏迷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