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重逢毛云烟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九十七章重逢毛云烟

()三月初的宝庆市,六点半钟左右,天就大放光彩了,街道边,早起的人,天sè刚一放亮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为了能让自己,让自己所爱的人在生活物质上过的好一点,这些质朴,容易满足的勤劳的人已经开始辛勤地工作了, 宝庆市的经济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大多数宝庆市本地人家境都很殷实,在市zhèng fu的大力发展经济下,一些在宝庆市街面上有地皮的人在zhèng fu的补助下过上了好ri子,一小部分的人甚至已经开始买上了小车,但大多数的人还得为自己的生计在奔波。 随着外面不少有钱人逐渐涌入到宝庆市,这就造成了宝庆市马路上小车开始逐渐增多,原本还算宽敞的道路上交通变的开始拥挤起来。好在萧朝虎虽然很是担心陈宏夫妻俩,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着急也不会有用, 正因为这样,萧朝虎此刻并不急于赶时间,一路上骑着从曾虎清那借来的摩托车走走停停,闲暇时间也打量了下车道旁边的各个店铺和建筑物,看着街道旁边上忙碌的人群,充分地体味着这难得的清闲, 大约过了一个半的钟头时间,萧朝虎这才把摩托车开到了宝庆市一个人民医院前不远处的一个大型休闲场所前,萧朝虎把车停在这家名叫大家乐的休闲场所的门口,望着正门上装饰的富丽堂皇的三个大字大家乐,心里面不由的很不平静起来, 四年前,这还是一个树林,就是在这里,自己第一次碰见了毛云烟,认识了那个令自己夜不能寐女子,也是在这里,他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二个转折点, 如果当初他没有来这,也许此时,自己根本就不会有如此很不舒心的感觉,自己也许还如以前一样继续在上大学,正因为毛云烟无言的拒绝,最终让萧朝虎下定了决心离开了学校,参加了军队。 有人说过,人生就是由不同的转折和机遇串联在一起,一旦你错过了人生中的一个机遇和转折点,那么你的人生就会偏向另外一个岔路口,你的人生就会变成另外一个摸样,对于这话,萧朝虎以前也也许会觉得很不为然,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见识过无数的起起落落,现今回想起来,觉的这话很是认同。 再往前延伸,历史就是由人在不同的机遇创造出来的,从而影响了数千万人的命运,如果没有这些先辈的努力和拼搏,那么也许人类还会停留在原始社会阶段,定不会发展的如此之快,萧朝虎从摩托车下来,从衣服里掏出一根红南京,点燃了后,狠狠地抽了一口,让香烟烧出来的味道久久地遗留在自己的肺部, 想起那个刻在自己记忆里面的那名女子,萧朝虎的手也莫名其妙的颤抖了一下,那美丽的容颜,那悦耳的声音,那纤细的腰肢,还有那双灵动的眼睛,究竟是是她在自己生命中最重要,还是彭清清在自己心目中最重要呢, 似乎这是根本就说不清楚的话题,毕竟现在伊人不知身在何处,再怎么去思念,去牵挂,也变得不怎么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还如以前那样的美丽动人,清纯可爱,令人去呵护和爱护她,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忽地,萧朝虎只觉自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女子气味,心也在刹那间跳动了起来,那感觉真的很让人欢喜。出于本能的反应,萧朝虎抬起头便往那熟悉的气味方向看去。 即使是在数不清的人海中,萧朝虎还是第一眼就看见了她,她穿着一件白sè的羊毛衫,脚上一双白sè的高跟鞋,还是如当初一样,随意地扎着一条马尾辫,在行走的人群中, 在午后阳光地沐浴中,是那样的柔和,是那样的吸引人,看着即将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她,萧朝虎有点犹豫起来了,叫她还是不叫。 如今的她是否还会想起自己曾和她相处的那段美丽的ri子呢,十步,九步,八步。。。。眼见她越走越近,近的萧朝虎都能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也许可以错过美丽的夕阳,也许可以错过绚丽的骄阳, 也许你还可以错过人生中最美丽的时光,但如果你要是错过了人生中那最重要的感情的话,那你就将会再以后的ri子为这一犹豫而终身歉疚和后悔, 正当萧朝虎鼓起勇气叫住她的时候,这时,萧朝虎的耳边忽然传来一把柔和带有磁xing的男声道:“毛云烟,等等我”,听到这话,自己思念牵过了无数次的女子先是犹豫了一会儿,接着最后还是停住了身子,慢慢的调转身子转向那叫她名字的男子走去。 那男子见毛云烟停了下来并向他走去,马上就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赶了过来,刚才因为太过欢喜和激动,萧朝虎由便把整个心思全部放在了毛云烟身上,没怎么留意外面的情况,更加没有注意到那名男子来,此时听到这把声音来, 这才开始留意起那名男子来,那名男子年约二十四五岁左右,全身都是名牌,长的也很好看,也很阳光,是那种很容易讨女孩子欢心的男子,那男子走了过来,很自然地就就伸出手去牵毛云烟的小手, 眼见那男子走了过来,并很自然的来拉自己的小手,毛云烟也只是短短地犹豫了几秒钟,就让那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牵着她的手,看到这一幕,萧朝虎心如雷击,脑海里一片空白,这么长时间的牵挂,思念,在这一刻,似乎全部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是无尽的愤怒和伤害, 咫尺天涯,这句话也许就是萧朝虎此时最真实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儿,萧朝虎这才从这无情的打击中清醒了过来,放眼望去,毛云烟已经和那男子走在了一起,此时那男子已经牵起了毛云烟的小手,,看那幸福的表情,甚是亲热。 萧朝虎顿时怒火冲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伸出右手,握紧拳头右拳狠狠地击打在摩托车的龙头上,曾虎清这辆摩托车车是定制的,全身都是用jing钢打造而成的,坚硬无比,价格堪比一辆小车, 就是用砍刀狠狠地劈在上面,一时三刻也对车辆没什么伤害,就是一般的农村猎枪打在上面一时三刻破坏不了什么,更何况此时萧朝虎因为怒火攻心,并没运用起不动根本诀的真气,仅用的只是血肉的拳头,萧朝虎的拳头打在车玻璃上,那车玻璃只是稍微地晃动了一下, 发泄不了心中的怒火,萧朝虎神智似乎也变得不怎么清醒了,只是机械地抡起自己的拳头,一下,两下,三下。。。。。狠狠地砸在玻璃上,也不知砸了多少下, 忽地,只听“彭”的一下,那全身jing钢打造的摩托车龙头竟然承受不住萧朝虎这么没命似的重击力量,从中间裂开了,哐当一声,车玻璃顿时碎开了,半片钢条掉落在了地上,鲜血沿着萧朝虎的手不断地湍流到地上, 萧朝虎此刻也不觉疼痛,身心的痛苦与之内心所受到的伤害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钢条碎裂的声音引起了大家乐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呼啦一下,涌上来了上百个人,上百道视线就落到了萧朝虎的身上。 数千年文化遗传,看热闹似乎就成了华夏国人的天xing,那名男子见萧朝虎这边围了这么多人,处于好奇xing的驱使,也很快的就地牵起毛云烟的手向这边走了过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家乐门口的保安也怕事情传到自己老板那,牵连到自己的身上,, 于是很快地就赶了过来,不一会儿,两名保安手持电棍,匆忙地赶到了萧朝虎身边边,两年保安中的一名年纪比较大的男子,先是很温和的说道:“先生,这是公共场所,麻烦你不要在这里闹事,你要是真的想闹事的话,那就回家闹去 萧朝虎心里本就不快,听到这话后,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那两名保安,没再做声,看也不再看他们第二眼,那两名保安见萧朝虎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很是气恼,这两人能够在大家乐这样高级的娱乐场所看场子,自身也有那么一两下子,更何况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两名保安中的那个年轻男子更加受不了这样的气,只见他手拿jing棍,骂道:“先生,没给脸不要脸,你要是再不把你那破车给我开走,等会儿。我就让你爬着离开这”。 说着,还是很嚣张地拿着jing棍指着萧朝虎的头,看那样子,萧朝虎要是真的再不把车开走的话,他就真的会把jing棍砸在萧朝虎的脑袋上,萧朝虎的jing神本来就不怎么正常,他一面混迹于铁血生涯中, 一面又喜欢过些安静平稳的生活,再加上,此时受到毛云烟和那名男子的刺激,那本因在家里休息已经逐渐稳定下的暴力因子此时又开始沸腾了起来。